[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絕對

來源:故事會 作者:敖冰

  從前,金陵城里有一大戶人家,主人姓徐,名祖蔭,家財萬貫,又知書達理。可就是家里人丁不旺,娶了三房妻室,可都未得一男半女,直到娶了第四房妾,才生了一個女兒,取名靜儀。

  靜儀雖說是個女孩,可全家大小都對她歡喜得不得了,把她視作掌上明珠。令人稱奇的是,靜儀自小聰慧異常:三歲即能讀書識字,且過目不忘;四歲便能吟詩作對,有常人不及的天賦。

  一次,徐祖蔭在自家花園里散步,看著滿園鮮花爭相綻放,不禁觸景生情,脫口吟出一聯:“滿堂花醉還多事。”

  一旁正隨丫環在玩耍的靜儀,忽然應聲道:“頑石無言最可人。”

  徐祖蔭一聽,不禁大為驚訝,要知道,當時靜儀還不到五歲啊!打這以后,徐祖蔭就更加喜歡靜儀了,琴棋書畫,悉心相授。

  話說靜儀長到十七歲時,已經出落得跟出水芙蓉一般,也到了該談婚論嫁的時候了。此時,遠近都知道徐家有一個美若天仙的才女,求親的王公貴族一時趨之若鶩,幾乎踏破了徐家門檻。然而,靜儀擇婿不求富貴顯赫之家,卻聲稱只要有人能對出她的三聯,無論老幼她都愿嫁。

  半年過去了,來應征的人自然不少,可還真沒有一個能對出靜儀出的三個上聯,這讓徐祖蔭傷透了腦筋。

  這一日,有一姓王名寶鑰的英俊小生來徐府求見靜儀,他說他是聞訊特地從千里之外趕來的。徐祖蔭見王寶鑰長相英俊,氣宇不凡,心里不由先喜歡上了三分,連忙到后堂去囑咐靜儀,讓她待會出聯時切不可太偏太難,免得人家對不上來,錯過了良緣。

  靜儀聽了嘴上雖答應著,心下卻不以為然,她對自己說:“若無真才實學,我還是一樣打發他走人。”

  可等到了花廳,靜儀一看到王寶鑰,心里立刻就喜歡上了。于是寒暄過后,便嬌羞道:“公子,請聽好,奴家要出上聯了。”

  王寶鑰欣然點頭:“小姐,請!”

  靜儀吟道:“青衫磊落,莫非太白轉世?”

  王寶鑰聽出靜儀這是在夸自己,立刻應道:“環佩叮當,原來仙女下凡。”

  兩人心意相通,不由相視而笑。

  靜儀又吟:“文章千古好。”

  王寶鑰脫口道:“仕途一時榮。”

  坐在旁邊的徐祖蔭忍不住撫掌笑道:“妙,妙極!我看今天就到這里吧,第三聯過兩天再對不遲。”說罷,便吩咐擺宴,為王寶鑰洗塵,又安排下人布置客房。

  接下來的幾天,靜儀與王寶鑰不是在花園里閑庭散步,就是在書房里撫琴對弈,兩相愛慕,情意綿綿。靜儀絕口不提對聯之事,最后還是王寶鑰提出,要靜儀不妨再出最后一聯,對了之后好盡快喜結良緣。

  誰知靜儀卻沉吟半晌,好一會兒才說:“這第三聯不對也罷。”

  王寶鑰一驚:“這是為何?”

  禁不住王寶鑰一再追問,靜儀說:“先前兩聯,只因家父有言在先,叫我不要為難公子,所以出得簡單。這兩日來與公子相隨,感覺甚是投緣,所以不對也罷。”

  可王寶鑰年輕氣盛,聽了靜儀此話深以為辱,當下便道:“小生本為聯句求親而來,豈能因大人和小姐眷顧而負初衷?請小姐即出第三聯,小生若對不上,當告辭回鄉,再不敢有非分之想。”

  靜儀見王寶鑰將對自己的一腔深情于不顧,不免心中氣極,不由惱道:“這可是你說的!”

  恰巧這時,徐家有一仆人正在用錘子往墻上釘一根木楔,靜儀見了當即吟道:“壁上釘楔楔釘壁。”

  王寶鑰一聽,張張嘴,卻忽然呆愣在了那里。因為靜儀這句上聯看似平淡無奇,卻十分難對,王寶鑰冥思苦想了半天,也沒能對出下聯來。

  靜儀心里頓時一陣抽緊,真是后悔不已。

  她剛想重新出對,不料王寶鑰卻向她深施一禮,說:“小生才疏學淺,讓小姐見笑了,就此告辭。”

  靜儀忍不住垂淚,對王寶鑰說:“只要公子半年內能對出下聯,咱們依然可續前緣。”

  王寶鑰卻默然無語,轉身走了。

  一路上,王寶鑰絞盡腦汁,回到家里也日思夜想。他滿腦子只想著那句上聯,恍恍然不覺過了數月。

  一日,王寶鑰信步來到江邊,見那里泊著一條漁船,船上坐著個老翁,不一會兒,老翁搖著櫓,將漁船朝對岸劃去。王寶鑰望著老翁手中的櫓一下一下撥動著江面,腦子里不由靈光一閃:“有了!”當夜便收拾行裝趕往金陵。

  可讓王寶鑰萬萬想不到的是,當他來到徐府,那里早已物是人非。徐祖蔭傷心地告訴他說:“你來晚了,靜儀已于一月前在城外古梅庵削發為尼了,老夫苦勸無用,只得由她而去。”

  原來,自打王寶鑰走后,靜儀再也無心聯句應親,整日里只盼著他快快回來。眼見半年之期已過,卻仍不見王寶鑰半個人影,靜儀心里真是又傷心又悔恨,便要死要活地去古梅庵出了家。

  王寶鑰得此消息,失魂落魄地立刻奔古梅庵而去,好不容易見到靜儀時,她已是一身出家人打扮,頭上青絲俱剪。

  王寶鑰不禁潸然淚下:“小姐,是小生辜負了你啊!”

  靜儀卻平靜地說:“王公子,我已經不是小姐,而是出家人了,法名圓靜。”

  王寶鑰長長地嘆了一聲,固執道:“小姐,我已經對出下聯來了!你聽好,我的下聯是:艄公搖櫓櫓搖梢。”

  靜儀聽了默然半晌,說:“對得真好,只可惜……”

  王寶鑰痛聲道:“你不是說過,只要我對出下聯,你我便可再續前緣么?現在我對出下聯來了,你當守信還俗才是!”

  只見靜儀的臉變得慘白慘白,她對著佛像誦一聲:“阿彌陀佛!我既離紅塵,怎可再涉塵緣?王公子,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

  王寶鑰再三懇求,怎么也不肯離去。

  靜儀道:“既如此,我再出一聯。你若對上了,我便還俗;若對不上來,從此便不可再來糾纏。”

  王寶鑰拼命點頭,問道:“可有期限?”

  靜儀看看四周,但見青燈古佛,不由道:“王公子,你聽好了。我這聯是:寂寞寒窗空守寡。”

  王寶鑰一聽,猶若跌進冰窖,半晌說不出話來。因為這七字聯字字為寶蓋頭,且七個字將出家人的悲涼凄苦描繪淋漓盡致,是真正的難對之聯,或許就是一個絕對。他心里頓時明白,自己將讓靜儀還俗之事變得遙遙無期。

  靜儀看著王寶鑰,此時心里真是翻江倒海,卻只說了聲“我還有功課”,便進后堂去了。

  王寶鑰頓時萬念俱灰,當天就在離古梅庵不遠的一座廟里出家當了和尚。

  光陰荏苒,一晃三年過去了,那靜儀雖身在庵里,卻日日為情所苦,久思成疾,竟然一病不起,沒過多久就去世了。

  王寶鑰得知消息悲痛欲絕,這天,他來靜儀墳前拜祭。時值初夏,那墓地旁的水洼中,不知怎的竟早早開出了一朵野蓮花,王寶鑰見了不禁淚流滿面,認定這花是靜儀所變,于是仰天大笑道:“小姐啊,你的上聯‘寂寞寒窗空守寡’,下聯我已有了,你聽好了,我的下聯是:退還蓮逕返逍遙。”說罷,大笑三聲,吐了一口鮮血,便就地坐化了。

  做對聯選夫婿,看似風雅,卻不免作繭自縛,到頭來竹籃打水一場空,空悲切。現代生活中的很多錯過和無奈,也并非沒有回轉的余地,只不過是當時沒有把握好機會而已。所以,遭遇悲劇的時候,不要總埋怨命運,把握當下才是最要緊的事。

Tags: 絕對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661.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