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千萬別怪小保姆

來源:故事會 作者:曲范杰

  最近,白河市查處了兩個包養“二奶”的官員。官員有權有錢,腐敗墮落,最后落入法網,這本不足為奇,奇的是這兩個官員的罪行敗露,竟源于一個小保姆的好心腸。

  小保姆叫巧珍。巧珍是個苦命的農村女孩,爹死娘嫁人,姐姐在家帶弟弟,指望她出來打工掙錢。巧珍的運氣不錯,在勞務市場呆了不到一天,就被一個姓劉的局長看中,領回去做了小保姆,而且是先開工資后上工,這使巧珍十分感激劉局長。

  劉局長叫劉登高,三十多歲,儀表堂堂,上下班都有小車接送。小車停在樓下,下車時司機還用手罩在車門上方,生怕碰了劉局長的頭,那氣派讓巧珍見了不由得肅然起敬。可劉局長一回到家里,就什么氣派也沒有了,特別是見了女主人馬麗亞,就像老鼠見了貓,連大氣也不敢出一口。

  漸漸地巧珍就看出一些苗頭。馬麗亞的老爸離休前是個副市長,馬麗亞的兄弟姐妹也都做著大大小小的官。劉登高是個農村出來的大學生,他能當上局長,靠的是老岳父的關照。因此,馬麗亞愛指手畫腳,劉登高不得不俯首帖耳。不過,這些都與巧珍不相干,她的任務就是洗衣服,搞衛生,看守門戶,跑腿買菜。

  這一陣子,劉登高每周總有一兩天夜不歸宿,惹得馬麗亞疑神疑鬼。這天晚上剛剛放下飯碗,劉登高又要出去,被馬麗亞厲聲喝住了:“別走,老實交代問題!”

  劉登高停住了腳步:“別開玩笑,我真的有事。”

  馬麗亞道:“沒心思跟你開玩笑!我問你,前天晚上為什么不回來?”

  劉登高馬上顯出一臉的無奈,解釋說外面有許多應酬。作為一局之長,上級領導來檢查工作,你得陪吃陪喝;一幫局長哥們兒要“斗地主”,正好三缺一,你照樣得陪。反正各單位都有內部招待所,玩累了就在外邊將就一宿。

  劉登高說著嘆口氣:“前天晚上是你當部長的哥哥請客,讓我陪客兼買單。不信你打電話核實一下。”

  馬麗亞知道,目前就數丈夫花公款最方便,她兄弟們隔三岔五捉一次冤大頭,也是常有的事。她不理會丈夫叫屈,冷笑著說:“你倒成了‘三陪’了!”

  劉登高說:“你別往那上邊想,打死我也不敢!”

  馬麗亞愛聽這話,又冷笑一聲:“我諒你也不敢!”然后就吩咐巧珍,“把洗腳水端來!”

  巧珍端來了洗腳水,劉登高卻遲遲不動,這又惹得馬麗亞發火了:“怎么,還要我給你洗?”

  劉登高賠著笑臉說:“今天晚上我真的有個應酬!”

  馬麗亞不理他:“你就在家應酬我吧!”

  劉登高只好坐下來洗腳。洗完腳,還不到8點,馬麗亞就關了臥房的門,劉登高自然知道馬麗亞的意思,暗自苦笑一下,突然喊道:“巧珍,你過來一下!”

  馬麗亞一怔:“你要干什么?”

  劉登高一邊掏皮夾子一邊往外走,口中念念有詞:“讓巧珍出去買包煙。”

  順手帶上了臥室的門。

  其實,劉登高在外邊包了“二奶”,今天晚上本來是要陪“二奶”看俄羅斯馬戲團的演出的,可現在被母老虎關在屋里出不去,又不能打電話說明情況,只好以買煙為借口,讓巧珍把戲票給“二奶”送去。劉登高交代了“二奶”的住處、路該怎么走,然后悄聲囑咐道:“快去快回,千萬不能讓你馬姨知道!”

  誰知到了第二天上午,馬麗亞卻發現自己昨天晚上犯了個極大的錯誤。

  劉登高上班走后,馬麗亞也要出門,卻無意中看見了茶幾上的兩條大中華香煙,那是昨天一個下屬孝敬劉登高的。劉登高愛吸煙不假,可家里名煙多的是,他為什么還要讓小保姆去買煙?這是一個明顯的破綻,也許隱藏了什么陰謀!馬麗亞頓時火冒三丈,扯嗓子喊道:“巧珍,你過來!”

  巧珍一見馬麗亞兇神惡煞的樣子,嚇得冷汗直冒,垂首而立,不知道母老虎發的哪門子火。

  馬麗亞喝問:“昨天晚上出去干什么了?”

  巧珍說:“劉叔叔讓我買煙。”

  馬麗亞順手抄起一條大中華香煙,劈面向巧珍砸去:“鬼丫頭,想找死呀?不說實話我敲死你!”

  巧珍急忙把頭一偏,那條香煙貼著她的耳朵飛過去,“咚”的一聲,把身后一個花瓶給砸倒了。眼見馬麗亞又抄起一條香煙,巧珍忙說:“我說,我說實話!”她怕得罪了女主人,丟掉了這份工作。

  馬麗亞揚了揚手:“快交代!”

  “給花園小區的一個阿姨送戲票去了。”

  馬麗亞知道,花園小區是市郊新建的一個住宅區,位置偏僻,房價卻高得嚇人,一般老百姓是不敢問津的,只有那些有錢有車的大老板才有資格入住。這么說,劉登高在那里買了房子金屋藏嬌,包起了“二奶”?這太出人意料了,她忽地站了起來,指著巧珍的鼻子說:“說詳細,說具體!”

  跑腿送信的事兒,其實很簡單,昨天晚上,按照劉登高的吩咐,巧珍出門就坐了出租車,順利地找到了花園新村那個阿姨。那是二樓的一個兩居室,收拾得干干凈凈。女主人年輕漂亮,待人和氣,聲音甜甜的十分好聽。巧珍交了戲票,說明了劉叔叔不能過來的原因,然后又坐出租車回去,在街口買了一盒香煙。回來時聽到他們兩人已休息了,也沒敢敲門。

  巧珍說完了,又補了一句:“馬姨,我說的句句是實!”

  馬麗亞只覺得腦袋“轟”的一聲脹大了。劉登高啊劉登高,沒有我馬家的后臺,你一個窮小子能爬上局長的寶座?忘恩負義的東西,姑奶奶能讓你上臺,也能讓你從臺上滾下來!市長千金的脾氣,我今兒倒是讓你見識見識!

  馬麗亞朝巧珍揮揮手:“走,帶我去見見那個狐貍精!”

  巧珍心里盡管向著劉登高,卻不敢不去。出租車很快把她們帶到了花園小區。與鬧市相比,這里可真是個幽靜的所在,十幾幢高樓錯落有致,中間隔著大片的草地。沒有各種音響制造的噪音,更沒有小販的叫賣之聲,一些零零散散的漂亮女人,或在草地上散步,或在石子小徑上遛狗,一派悠閑自在的模樣。

  巧珍指著一幢樓上的陽臺說:“就是陽臺上有花盆的那個房間。”

  馬麗亞惡狠狠地說:“快領我上去看看!”

  巧珍突然捂著肚子蹲在地上:“馬姨,我肚子疼得厲害!”

  馬麗亞瞪了她一眼,自顧自朝樓上走去。

  巧珍見馬麗亞上了樓,急忙去小區外邊找公用電話。這小女孩也會撒謊,肚子疼是假,給劉登高通風報信卻是真的。劉登高平時對她好,她不愿意看到馬麗亞在這里大吵大鬧丟劉局長的面子,希望劉登高來收拾局面。

  馬麗亞按響了陽臺上有花的房間門鈴,一個穿著睡衣打著呵欠的女郎開了門:“你找誰?”

  馬麗亞打量那女郎,烏發散亂地披在肩上,睡衣松松垮垮地套在身上,雖說一臉慵懶之態,卻也難掩天生麗質,活脫脫一個睡美人,把化過淡妝的馬麗亞都比成老黃瓜了。這就是“二奶”,這就是有權有錢的男人們喜歡的“二奶”!

  馬麗亞現出了河東獅吼的本相:“就找你,大奶找二奶來了!”

  睡美人略有些不安:“嫂子別發火,有話好好說。”

  馬麗亞提高了嗓門:“喊我嫂子?我可沒有承認你這個小老婆!”

  睡美人道:“我什么也不是,一年期滿我就走人——我們簽過協議的!”

  馬麗亞怒火更旺,還搞合同制呢,一年換一個,年年嘗新鮮,這些男人可真是貪得無厭啊!馬麗亞把對劉登高的一腔怒火全發在了睡美人身上,她母老虎一樣撲上去,一把抓住了睡美人的秀發:“我讓你現在就滾蛋!”

  睡美人也被激怒了,她畢竟年輕,身子也還利索,“啪啪”兩個耳光掄過去,打得馬麗亞松了手:“你撒什么潑?姑奶奶拿青春掙錢容易嗎?有能耐管你的老公去!”

  馬麗亞長了三十多歲,何曾挨過打?她發瘋一樣地又撲上去,又撕又抓要拼命。睡美人倒是挺冷靜,一手招架一手就用電話報了警。她聽她的“臨時丈夫”說過,公安局那幫哥們兒跟他關系挺鐵。

  一見睡美人報警,馬麗亞反倒住了手。倒不是她怕警察,而是盼望警察早點兒來,要搞臭劉登高這個“包二奶”的壞官,自然是把這丑事越張揚越好。她不撕扯睡美人了,卻又對著屋里的擺設發火,見什么摔什么,連陽臺上那盆花兒也不放過,揮手就把它推到了樓下。馬麗亞的目的很明確,把動靜鬧大,引起人們的注意,懲罰懲罰劉登高!

  接到報案的警察匆匆趕來了,進了屋就問:“發生了什么事?”

  馬麗亞一見警察,眼淚“嘩”的一下就涌了出來:“這是我們老劉包的‘二奶’,她敢動手打我呀!”

  睡美人一怔:“什么老劉,這是馬部長租的房子!”

  馬麗亞也大吃一驚:“什么,你不是劉局長包的‘二奶’?”

  大個子警察說:“這就奇了,難道馬部長與劉局長共包一個‘二奶’?走吧,到公安局把事情說清楚!”

  到了公安局里,事情很快就弄清楚了。睡美人是馬麗亞的弟弟馬部長包養的“二奶”,劉登高的“二奶”在另一幢樓里住著呢。陰差陽錯,這事兒只能怪好心腸的小保姆巧珍。她為了拖延時間,給劉登高一個回旋余地,就在花園小區隨便指了一個房間蒙騙馬麗亞,沒想到馬麗亞不問青紅皂白就鬧了起來。

  故事的最后,自然是馬部長和劉局長都受到處罰。這里的人們在拍手稱快的同時,也生出許多感慨:小保姆隨手一指就指出個包養“二奶”的腐敗官,可見反腐的任務還重著呢!

Tags: 小保姆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658.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