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女漢子和男娘們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刀嫂身材高大,喜歡穿男裝,走路說話也像男人,人稱“女漢子”。刀嫂斜對門的鄰居是個姓崔的老光棍,他長相瘦弱,說話細聲細氣,有個外號叫“男娘們”。男娘們喜歡畫畫,他不畫花鳥蟲魚,專畫仕女圖。

  刀嫂正值壯年,是個熱心人,經常幫助年近古稀的男娘們。男娘們無兒無女,也像關心親閨女一樣關心刀嫂。雖然兩家關系融洽,但刀嫂懂得避嫌,每次單獨去男娘們家,從不到屋里去。

  這天,刀嫂去男娘們家里借扁擔,男娘們去倉房拿扁擔了,刀嫂就站在院子里等著。她無意中透過窗玻璃瞟了男娘們的臥室一眼,這一看不要緊,刀嫂不由得抿嘴笑了。原來,在男娘們臥室的里側墻上,用彩筆畫了一個女人,光線原因看不清女人的相貌,但從身段和衣著來看,是一個壯實的長發女人。刀嫂沒想到老光棍找不到媳婦,卻以這種方式想女人。她想靠近一點仔細看看墻上女人的相貌,這時,男娘們拿著扁擔出來了。

  刀嫂借了扁擔,并沒有急著上山擔柴禾,而是來到了好姐妹刁妹家里。一進門,刀嫂就笑著說起了八卦:“你說男娘們可笑不可笑,你猜他臥室墻上有什么?”

  刁妹打趣道:“你沒事跑人家光棍的臥室里干嗎?”

  刀嫂惱怒道:“我是從窗戶里看到的。”

  刁妹“撲哧”一聲笑了,說:“好,那你說,墻上有什么?”

  刀嫂便把男娘們在墻上畫了一個女人的事說了。刁妹瞪大眼睛,壞笑著說:“別是畫你吧?你不是又胖又壯、留著長頭發嗎?”

  刀嫂打了刁妹一下:“別胡咧咧,怎么會畫我呢?”

  不過說歸說,刁妹的話讓刀嫂有些驚疑,開始對男娘們墻上的女人畫像關心起來了。

  第二天中午,刀嫂找到刁妹,拉著她一起去男娘們家還扁擔。男娘們家的門半掩著,刀嫂喊了幾聲都無人應答。兩人推開門進去,找了好一陣,沒見男娘們的影子。

  刀嫂放下扁擔,對刁妹說:“趁他沒在家,快,咱們正好上臥室里看看。”

  兩人推開男娘們臥室的門,往墻上一看,刁妹“撲哧”一聲笑了,刀嫂卻氣得滿臉通紅,像一頭發怒的獅子,轉身走了出來。刁妹隨后跟了出來,說:“這是好事啊,被男人畫在墻上日日夜夜思念,說明你有魅力啊!”

  刀嫂沖出院門的時候,和一個人撞了個滿懷,抬眼一看,正是男娘們。刀嫂拿起扁擔就打,嘴里還叫罵道:“你個男娘們,憑什么把我畫在墻上?你是咒我早死嗎?”

  男娘們像做錯事的孩子,低下頭,一聲不吭。刁妹怕刀嫂再動手,拉著她向門外走,邊走邊說:“別和他一般見識,咱走。”

  刀嫂不是想不開的人,回家氣了一會兒,這事就算過去了。不料第二天出門,刀嫂發現村里人看自己的眼光透著異樣,一打聽才知道,這事和刁妹有關。

  刁妹逢人就說,男娘們暗戀著女漢子刀嫂,在臥室墻上畫著刀嫂的像,黑夜白晝地看呢。刁妹還告訴大伙,那畫像下面畫著幾十道杠杠,好像是記錄啥事的數目。人們聽了,不由得詭秘地笑了,互相遞一個眼神就悄悄走了。

  大家之所以這樣,是因為早年村里出過一件事。

  早年間村里有個光棍叫常有,家里除了兩間破草房、一張破床,一無所有。這樣的家境自然娶不上媳婦,可光棍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村里的寡婦就成了常有追逐的目標。這一年,常有院子里的幾棵梧桐樹長大了,有人要買了給閨女打嫁妝,常有手里破天荒地有了幾百塊現金。他一分錢沒花,把這幾百塊錢送給了王寡婦,王寡婦自然明白常有的用意,就收下了。

  王寡婦挺耿直,點完錢對常有說,一共是二百四十塊錢,二十塊錢一晚上,一共十二次。你隨便什么時候來都行,但滿了十二次就不要來了。

  常有遵守諾言,去過一次就在墻上畫一道杠。后來有人看到他墻上畫的杠杠,問他是記什么的,他就把這事說了一遍,還滿懷感激地說:“王寡婦這人就是講良心,去了十二次后,人家還多送了兩次。”

  現在刁妹談到男娘們在臥室墻上畫女漢子的像,還在畫像下面畫杠杠,人們自然會往那方面猜想。刁妹有心,那天還數了數墻上的杠杠,正好是四十道,說明刀嫂和男娘們的關系不是一天兩天了。

  刀嫂沒想到人們會那么想,不由得大罵起來,說:“老娘要找,也找個年輕體壯的,怎么會找那個男不男女不女的糟老頭子!”

  可有些事是越描越黑、越傳越離譜的,任由刀嫂指天發誓,全村人沒有一個相信她,時間不長,男娘們和刀嫂相好的事就傳開了。刀嫂在外地打工的丈夫聽說后呆不住了,風風火火地回家來了,一回家,兩個人就打起來了。

  刀嫂和她丈夫以前也打架,他們打架有個特點,不在白天打,在晚上打。刀嫂身板壯實,兩個人動起手來常常打成平手,在臥室里摔跤都要摔幾十個回合,分不出勝負來。直到天亮了,兩個人也累了,各自松開手,刀嫂去做飯,丈夫打掃院子。

  鄰居們有些調侃地說,這才叫勢均力敵呢,他們哪里是打架啊,人家是趁夜里沒事鍛煉身體呢。

  不過這次打架和以往不同,這次丈夫回來,兩口子打了一夜架,天亮了該結束了卻沒有結束,刀嫂的哭聲傳得半個村子都能聽見。最后,兩個人決定一起去找男娘們當面對質。

  男娘們家院門緊閉,怎么喊都不應聲。刀嫂氣急,抱來一塊大石頭,狠狠地向院門砸去。木門“哐當”倒在地上,刀嫂大步流星地跑進半掩著房門的屋子,可不到一秒鐘,又尖叫著跑出來了,一屁股坐在院子里渾身打哆嗦,說不出話來。

  丈夫不明白,狐疑地踱進屋子,也嚇得大叫起來。鄰居聽到動靜,早已躲在墻頭后面看熱鬧了,這時紛紛從墻頭上伸出腦袋來問是怎么回事。刀嫂的丈夫哆哆嗦嗦地說:“男、男娘們上吊了。”

  男娘們和女漢子之間的曖昧事因男娘們的自殺而告一段落,刀嫂和丈夫的日子平靜下來。可三天后,小村又沸騰了:刀嫂收到了一封信,男娘們不識字,這信是他臨死前托人寫完寄出去的。

  信里是這樣說的:“孩子,我給你添麻煩了,我只能以死去堵別人的嘴了。我死后,家里的所有財產都無償地送給你,作為你四十歲的生日禮物。你的生日是陰歷八月二十七日,墻上的杠杠,是我為了記住你的歲數畫的。我不識字,每年你生日那天,我都在墻上畫一道杠,從你出生到現在,你已經過了三十九個生日了。”

  刀嫂有些茫然,陰歷八月二十七日的確是她的生日,可她從來沒過過生日。因為她屬虎,生在八月二十七,按照算命先生的說法,那天是楊公忌,那天出生的孩子長大后命運不濟。她從來沒說過自己的生日是哪天,有時別人問,就說母親給忘了。男娘們是怎么知道的呢?他那么用心記在墻上到底是為了什么?

  后來,有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出來說,很多年前,男娘們曾有過一段婚姻,妻子長得高高大大的,像個男人,他們還有過一個女兒,據說,那女兒長得像她媽。

Tags: 女漢子 男娘們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657.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