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吃一刀

來源:故事會 作者:趙和松

  故事發生在江南某市。這一天早上,東風化工廠廠長老朱剛上班,就聽到辦公室的電話鈴響得一陣緊似一陣,他急忙奔進辦公室,抓起話筒一聽,電話是市第二醫院打來的,問他們廠是不是有一位名叫金德寶的工人。

  老朱說“有”,對方立即說:“那請你廠馬上來一位負責同志,有要事相告。”

  說完便掛了。

  老朱提著話筒,一對眉毛彎成了兩個問號:金德寶是廠里的司爐工,他會出什么事呢?聽醫院的口氣,好像問題挺嚴重呢!老朱來不及多想,急忙扔下話筒,飛也似的直奔醫院而去。

  到了醫院,老朱徑直找到院長,院長請他坐下,遞給他一疊化驗單。

  他接過來一看,上書:姓名,金德寶;單位,東風化工廠;診斷結論,胃癌!

  老朱像似當頭挨了一棒,呆住了。金德寶三十來歲,個子不高不矮,雖說長得面黃肌瘦,身體不很健壯,可他從來不脫班,還爭著加班加點哩!

  現在,得的竟是癌癥,等于判處死刑!老朱捧著化驗單,好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

  院長告訴他,兩天前,金德寶來醫院看病。醫生檢查后發現他病情異常,就給他作了透視和化驗,現在已經確診是胃癌;好在還是早期,可以手術切除。醫院找廠領導來,是要他們配合做好病人的思想工作,盡早來醫院動手術,切勿拖延,越快越好。

  老朱告辭了院長,立即回到廠里。找到廠醫一問,果然那天金德寶是捂著肚子來過廠衛生室,說“肚子痛”,要去醫院檢查一下。原以為是胃病發作,想不到竟是癌癥。可金德寶自己還蒙在鼓里,今天還在燒鍋爐呢!

  老朱深感內疚,連忙跑到鍋爐車間。金德寶正滿臉通紅,渾身大汗,手提鐵鏟,在往烈火熊熊的爐膛里“嚓、嚓”地加煤。

  老朱看得鼻子發酸,連忙上去說:“德寶,你……你歇一會兒吧,歇一會兒吧。”

  金德寶咧嘴一笑,連連搖頭:“不用,不用。”

  老朱說:“你歇一會兒吧。我……我平時沒有關心你……我明天就給你換工種。”

  金德寶又是連連搖頭:“朱廠長,別換,千萬別換,我喜歡這工種,人雖辛苦點,可獎金高,又有補貼費……”

  老朱說:“要換的,要換的……”說著嗓音變了,眼圈紅了,差點流下淚來。

  金德寶莫名其妙,忙問:“朱廠長,你怎么啦?”

  老朱再也不忍心看他,連說:“沒事,沒事。”轉身快步跑開了。

  金德寶一陣好笑:“奇了,朱廠長今天像得了神經病啦!”

  當天下午,老朱就背著金德寶,找到他在旅社當服務員的妻子陸麗麗。

  陸麗麗聽老朱把情況一說,又看了化驗單,差點昏倒。難怪呀,她與金德寶結婚才五年,生了個女兒才三歲,小夫妻恩恩愛愛,小日子過得火熱,如今禍從天降,她眼睛一紅就“嗚嗚”地哭了。老朱左勸右勸,要她配合做做工作,讓金德寶盡早去動手術。

  誰知陸麗麗一聽,竟把腦袋搖得像撥浪鼓,連聲說:“不行,不行。德寶知道去開刀,他、他會跳大江的!”

  老朱嚇了一跳,忙問是怎么回事。

  陸麗麗流著眼淚告訴他,就在前不久,金德寶和人打賭時說,要是他患了癌,就一不吃藥,二不開刀,能吃的時侯吃,能玩的時候玩;病情惡化,就去跳大江,誰也不連累。有人說他嘴硬,他胸脯一拍,說:“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老朱說:“這恐怕只是開開玩笑的吧。”

  陸麗麗說:“他的脾氣倔,去年也為打賭,已經用菜刀砍去了一個手指頭,不怕一萬,只怕萬一啊!”

  老朱想想也是,怪人做怪事,誰也料不到,他抓抓頭皮,地說:“那怎么辦呢?”

  陸麗麗想了一會兒,說:“事到如今,我想,能不能想個辦法,把他騙到醫院去,讓他在不知不覺中動好手術。”

  老朱覺得也別無他路了,就說:“那我先到醫院去商量商量。”說完就走了。

  老朱一走,陸麗麗眼里噙著淚,捧過他們的結婚照,想起這幾年金德寶對她的好,越想越傷心,最后把結婚照抱在懷里,俯在桌上“嗚嗚”地哭了。

  湊巧這時金德寶下班回家,見狀吃了一驚,忙上前扶起陸麗麗,問她發生了什么事。

  陸麗麗立即擦擦眼淚說:“沒事,沒事。”就連忙跑開了。

  金德寶是個勤快人,以往每天下班回家,就把家務包了。可今天,他去燒火,麗麗不讓他燒;他要洗菜,麗麗把菜籃拿走了。不但啥事也不讓他干,還端過一張藤椅,硬是要他坐下來。接著端過一盆熱水,要他洗洗臉;捧過一杯糖茶,要他慢慢喝;還打開收錄機,讓他聽“我們的生活比蜜甜”。

  金德寶看著大獻殷勤的妻子,她眼睛紅紅的,忙上忙下,一言不發,斷定其中必有奧妙,就起身抓住麗麗的手問:“麗麗,你……你今天怎么啦?”

  麗麗別轉臉,輕輕地搖搖頭說:“沒什么,沒什么。”可這一搖,眼淚又掉了下來。

  金德寶捧過她的臉說:“看你這模樣,好像我就要去死了似的,一定是有事瞞著我……”

  麗麗一聽金德寶“死”字出口,再也忍不住,“哇”地哭出聲來,她把頭緊頂著金德寶的胸脯,喊:“你嚼舌頭!你嚼舌頭!”

  金德寶這下糊涂了,他想:我今天真是碰著鬼了,在廠里,老朱也是這副模樣,難道他們都犯神經病了?

  第二天一早,金德寶剛要去上班,一輛廠車開到了他家門前。車上跳下了朱廠長,他先對麗麗遞了個眼色,接著說:“德寶,你今天別去上班了。”

  “干什么?”

  “廠里統一安排去醫院打防疫針,每個工人都要去,今天你們車間先去。看,車子都開來了。”

  麗麗也幫腔說:“快去吧,這是廠里對工人的關心哪。我今天不上班,去醫院有點事,同你一起去吧。”她話一落音,金德寶就被拉上了車,直往醫院駛去。

  一到醫院,醫生就忙著給金德寶測體溫、量血壓,一切就緒,就給他打了麻醉針。金德寶打針后,不出幾分鐘,就神志模糊,渾身發軟,很快就癱在椅子上了。醫生連忙吩咐護士說:“快,送手術室!”

  醫生打開金德寶的腹腔一看,傻眼了。他那胃里不但沒癌,連炎癥也沒有一絲半毫。這是怎么回事呢?醫生立刻把情況向醫院領導匯報。院領導立即召來幾位醫生到現場復查。結果確診無癌,便把腹腔重新縫合了。

  診斷出來的癌癥不翼而飛,好生生的健康人被錯開了一刀,自然是起嚴重的醫療事故。老朱和陸麗麗聞此消息,先是面面相覷,繼而又氣又惱,便一齊趕到院長室,一定要追查責任,院長連連點頭,說:“我們馬上進行全面調查。”

  金德寶這時也蘇醒過來了,他睜眼一看,四周一片白色,好像是醫院的病房嘛!他想爬起來,猛覺得腹部一陣發痛。伸手一摸,綁著紗布。這是怎么回事?正在這時,老朱和麗麗從院長室回來了,他忙問:“麗麗,這是怎么回事?”

  麗麗說:“還好,還好。”

  金德寶奇了:“什么還好?”

  麗麗說:“這下可以放心了,你沒有癌癥。”

  金德寶一聽,差點跳起來了:“如今檢查有沒有癌,還要把肚皮剖開來看呀?!”老朱和麗麗連聲勸他先不要激動,接著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

  金德寶聽了這個由來,一下子渾身冒火,打雷似的喊道:“天哪,原來是平白無故地挨了一刀呀!這鬼醫院,我……我……要去告他們!”他掙扎著想爬起來,老朱和麗麗連忙把他按住。

  這時候,院長和醫生已經查看了化驗、透視等材料,覺得事出有因,需要去病房找當事人了解一下情況,不料他們走出辦公室,到辦公樓的轉彎處,冷不防“砰”和一個人撞了個滿懷。

  院長定睛一看,不覺一怔:只見此人身穿勞動布工作服,上衣口袋上印著“東風化工廠”字樣,不高不矮,面黃肌瘦。這不是金德寶嗎?可他剛剛動過手術呀!

  院長正驚訝時,那人卻開口了:“我叫金德寶,是東風化工廠的工人,來找你們……”

  哎呀,果真是金德寶,院長便上前把他扶住,關心地問:“手術后你腹部感覺怎樣?”

  誰知那人卻說:“我根本沒有動過手術。”說著“呼”一下把衣服捋得老高。

  院長仔細看看他那肚子,毫無開刀的痕跡,就問:“你是金德寶嗎?”

  “是的,我是金德寶。”接著他說三天前曾來這里看病,醫生讓他過幾天來拿化驗單,他今天就是為這事來的。

  這一下,院長和醫生都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氣,心想:莫非東風化工廠有兩個金德寶?于是就問:“你們廠有幾個金德寶?”

  “就我一個。”

  院長覺得事有蹊蹺,便領著這個金德寶到另一個金德寶的病房里去。

  他想:廠長老朱正在那里,讓他辨一辨真假,說不定這件事就水落石出了。

  誰知,兩個金德寶一照面,都“啊”地喊了起來。躺著的金德寶說:“表哥,你……你怎么來了?”

  進來的金德寶說:“我是來醫院拿化驗單的。表弟,你……”

  躺著的金德寶就氣呼呼地把來由說了一遍。哪知道,進來的金德寶聽著聽著,頓時臉孔發白,最后“啊”的一聲,拳頭一捏,昏倒在地上了。

  原來,那個自稱金德寶的人,是金德寶鄉下的表兄,他既不姓金,也不叫德寶,但模樣長得倒同金德寶有些像。三天前,他來找金德寶借錢上醫院看病。金德寶靈機一動,就叫表哥等一下,然后捂著肚子跑到廠衛生室,佯說肚子發痛,要去醫院看病。廠醫填好一張特約醫療記賬單,交給了他。

  他把這張記賬單給了他表哥,還脫下工作服,讓表哥穿上,接著說:“去吧,上市第二醫院,看病不用錢,報我金德寶的名字好了。”誰知他表兄到醫院一診斷,需要化驗,化驗單要過幾天才能取,湊巧那天他們大隊有便船回村,他就乘船回去了。后來化驗的結果竟是胃癌。醫院就按照慣例,找醫療記賬單上蓋著大印的東風化工廠聯系了。

  真相大白后,麗麗氣得指著丈夫說:“原來作孽的是你自己啊,你這一刀該挨,活該!”

  金德寶早已面紅耳赤,老朱站在一旁默不作聲,他覺得金德寶的做法固然需要批評,但廠里某些制度上的漏洞也急需堵塞。倒是那些醫務人員,早已把那個假金德寶抬去搶救了。

  這件事很快在東風化工廠傳開了,后來還成了全市的一大新聞,多少人聽后感嘆不已,說道:治癌沒有癌,癌從何處來?苦酒原自釀,禍從貪小來。

Tags: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656.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