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葉小姐的彩妝店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1。三號眼影

  葉雪坐在辦公桌前,看著筆記本電腦上的賬目表。

  顯然是不太理想,葉雪不由嘆口氣。

  葉雪有一家化妝品作坊,品牌為“芙蓉不及”,取名自王昌齡的“芙蓉不及美人妝”。想當年,葉雪的爺爺曾經經營一家脂粉店“蝶粉軒”,生意紅火,甚至有當時的電影明星也慕名來買胭脂和香粉。后來家庭遭遇變故,爺爺去世后,這家店就再也沒開過。爺爺把一些秘方詳細記錄了下來,但葉雪的老爸對這些毫無興趣,就束之高閣,沒想到葉雪卻很喜歡研究化妝品,大學畢業后,不顧老爸的反對,貸款開起了化妝品作坊。

  因為作坊規模小,葉雪只做幾個主打產品:眼影、粉餅和精油。她從爺爺的配方里吸取精華,又堅持采用最好的原料,所以成本價格偏高。就拿眼影來說,葉雪不加滑石粉,主要采用天然云母,云母粉會有些亮色,雖然成分安全,但顏色并不如一些加了人工添加劑的鮮亮,加上現在人們向往國際大品牌,小作坊在外人眼里,本來就自帶“三無”標簽,所以生意一直沒太大起色。但是時間久了,也會有一些穩定的回頭客,他們的支持也是葉雪堅持做下去的動力。為了方便客人,葉雪在網上開了店,店名就叫“葉小姐的彩妝店”。

  葉雪喝著咖啡,手機忽然響了,是網店的客服小倩。小倩說,有一位老顧客想跟葉雪聊聊。葉雪有點意外,問是什么顧客?

  小倩說:“這位女士是咱們的回頭客,每次采購的金額都挺多,買過好多次了。”

  葉雪有點好奇,就答應了。

  過了一會兒,葉雪的通訊工具上,有一個叫“海晨”的好友申請,葉雪點擊通過。

  葉雪輸入:您的名字真不錯,跟那個最近很紅的模特同名。

  海晨發了一個笑臉:我就是那個海晨。

  葉雪一怔。海晨剛拿到了亞洲模特新秀比賽的亞軍,因為氣質清新優雅,談吐不俗,最近吸粉無數。

  葉雪不太相信:您開玩笑吧?

  海晨發過來一張自拍,雖然是素顏,但仍然看得出膚色底子很好。

  葉雪有點怔住了,海晨已經是知名模特了,會用自己的化妝品?

  海晨說:葉小姐,我很喜歡你家的眼影。我其實是超級敏感的皮膚,用過許多外國大牌都容易過敏,用你家的眼影和散粉卻不會,也很好上妝。

  葉雪有點受寵若驚:謝謝,謝謝!

  海晨繼續說:咱們是老鄉,我在你的店鋪介紹里看到了你爺爺“蝶粉軒”的故事。真是很巧,我外婆當年是個演員,她年輕時可是蝶粉軒的忠實粉絲,她給我講過,她是用著蝶粉軒的胭脂,拍了第一個電影海報。所以,當我看到你開的店鋪,就覺得冥冥中是種緣分。

  葉雪趕緊輸入:謝謝!我真的很開心。有什么需要的,隨時聯系我。

  海晨說:還真的有件事。一個月后,我要去英國參加一個走秀,規格比較高。我會穿一套水藍色的禮服,我想搭配你的三號色藍棕色眼影。這個眼影有個小問題,在舞臺燈光下顏色不夠閃,珠光效果不強。你能不能想辦法改進一下?

  葉雪如實說:這個問題確實存在,因為我做的眼影,只用安全的天然礦物成分,在顯色方面,就不是很出色了。讓我想想辦法。

  海晨說:拜托了,一個月后我希望能用上,如果效果好的話,我可以幫你宣傳。

  關閉對話框后,葉雪有點恍惚:讓海晨來宣傳“芙蓉不及”,是她連想都不敢想的事。

  可是,要把這款眼影做出璀璨的珠光效果,又不能加人工化學添加劑,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啊!葉雪驚喜之余,陷入了沉思。

  2。孔雀酒吧

  三天過去了,葉雪的眼圈黑得像熊貓。

  她日夜翻閱著爺爺厚厚的筆記,又從一些古醫書中尋找靈感,還親自做了多次試驗,可三號眼影的顯色問題仍然沒有改善。

  葉雪覺得身心疲憊,打算給自己放個假。安頓好了店鋪后,她定了去云南的航班。云南也是優質云母的主要產地,葉雪從這里進過不少原材料,一是散散心,二是看看有沒有別的思路。

  來到云南后,葉雪漫無目的地逛了一天,沒有什么收獲。晚上,她獨自在街上散步,天上月亮很圓,游人漸少,青石板路上灑著月光,讓人心里很寧靜。葉雪走著走著,看到街角有家古樸的小店,店名寫著“孔雀尾羽”。

  葉雪有點好奇,這是家什么店?她走過去,推開門后,才發現,這是家挺文藝的小酒吧。顧客不多,都各自端著酒杯獨酌,有人在看書,顯得很清雅。

  葉雪要了一杯甜酒和一碟點心,在靠窗的座位坐了下來,邊喝邊發呆。

  突然一個聲音在耳邊響起:“打擾了,不好意思。”

  葉雪抬頭一看,是個三十出頭的年輕男人,穿著干凈的白襯衣,看上去有幾分書卷氣。對這種搭訕,葉雪也不太在意,只是客氣而帶著距離感地說:“有事嗎?”

  男人似乎有點局促,小心翼翼地說:“很冒昧,但是你的眼妝有些暈妝了。”

  葉雪一怔,有些尷尬,惱火地想,這人有毛病吧?但看到對方一副認真的樣子,并不像輕佻的人。她按下脾氣,不冷不熱地說:“你對化妝還有講究啊?那你看我這妝還有什么別的問題么?”

  男人臉一紅:“你穿的裙子是橙紅色的,但配的唇膏顏色偏深了,反而顯不出膚色,不如同色系的好些;你用的妝前乳應該不夠清爽,所以容易暈染;還有,你的眼影是暖棕色,雖然是不會出錯的大地色,但和衣服搭配,稍微暗淡了,不如選珠光效果強的款。”

  聽完對方的話,葉雪倒是有些驚訝:“沒想到你對化妝這么在行!”并示意對方坐下。

  男人略帶感激地點點頭:“我叫葉丹青,以前做過化妝師,所以對這些稍微懂點。今天是職業病犯了,忍不住說幾句,感謝你沒把我當神經病。”

  葉雪感覺有點親切:“我叫葉雪,咱們還是本家呢。你現在還是做化妝師嗎?”

  葉丹青說:“不了,那個行當挺累人的,我跟劇組做了四五年,得了中度抑郁。后來到云南旅行,就不想離開了,現在轉行做我最喜歡做的事了。”

  葉雪問:“是什么?”

  葉丹青欣然笑笑:“當畫家,做寶石畫。”

  葉雪驚訝:“寶石畫?”

  葉丹青點點頭:“比較冷門對吧?就是用各種寶石礦物粉當顏料作畫,從事這種畫法的人不多。”

  說著,他掏出一張名片遞到葉雪手上:“這是我的店地址,如果有興趣的話,明天隨時歡迎到訪。今晚不早了,你也注意安全,我就先回去了。”說完,葉丹青站起來,有禮貌地告辭。

  葉雪拿著名片愣了一會,這個人還真是有點奇怪,不過并不讓人反感,反而有幾分有趣。

  3。寶石畫家

  第二天中午,葉雪走進了葉丹青的畫室。一進門,就聞到了淡淡的檀木香氣。葉丹青的身影在屏風后面若隱若現。

  葉雪敲了敲屏風。葉丹青從畫桌前抬起頭,看到她,驚喜地站起身:“是你啊,歡迎!”

  葉雪笑了笑,四處打量著。畫室并不大,但采光很好,墻上掛著十幾幅作品,有佛像、山水、靜物等,色彩鮮艷,栩栩如生。

  葉丹青起身忙著倒茶。

  葉雪就去細看這些畫作,特別的是,它們的顏料是各種顏色的寶石細粉,有著天然的礦石光澤,立體感格外強,層次也分外鮮明。

  葉雪看到旁邊的臺面上擺著很多瓷罐,里面裝滿各種顏色的顏料:“這些就是寶石粉嗎?”

  葉丹青說:“對,有水晶粉、瑪瑙粉、碧璽粉、海藍寶石粉等。”葉雪心里暗嘆,這價值不菲啊,又問:“是怎么個畫法呢?”

  葉丹青耐心地解釋:“根據畫的內容配色,把這些寶石粉灑在畫布上,然后用噴霧膠水進行凝固。”說著遞上一杯茶。

  接過茶,葉雪的目光又落在了桌上未完成的畫作上。

  那是一只開屏的孔雀,驕傲地展開美麗的尾羽,青藍底色上,覆蓋著許多圓形的金色光圈。色彩非常絢麗,那些金色的光圈更是閃耀如星。

  葉雪忽然一個激靈,指著尾羽說:“這是什么顏料?”

  葉丹青說:“這是青金石粉。”

  葉雪問:“青金石,青色中自然帶著金粉的顏色嗎?”

  看到她激動的樣子,葉丹青似乎有點不解,但仍耐心地說:“青金石的底色是深藍,其中金色的部分是黃鐵礦,有明亮的金屬光澤。從文藝復興時期,它就用來作畫了,只是價格昂貴,只用作點睛之筆。像咱們莫高窟壁畫,歷經千百年也不褪色的藍色顏料,有很多就是青金石。”

  葉雪點點頭:“實言相告,我是做化妝品的。我有一款藍棕色的眼影,用云母做的,珠光效果不強。如果加上一點青金石粉,你覺得會怎么樣?”

  葉丹青一怔,隨即笑了:“原來我們還算是同行業人士,不,曾經算是。這個問題,我的回答是完全可行。在古埃及,青金石粉就曾被當作眼影為女性所用了。”

  葉雪一拍腿,激動地說:“你真是天才!今天下午我就回去,實驗一下看看。”

  葉丹青說:“把你的網店地址給我吧?”

  葉雪問:“怎么,要給女朋友買化妝品嗎?”

  葉丹青臉一紅:“也許吧。”

  葉雪笑笑,留下聯系方式,起身告辭。

  4。奇幻森林

  一個月后,葉雪在電腦上觀賞了一場在曼徹斯特舉行的走秀直播。

  走秀主題是“奇幻森林”,背景是綠色的樹、盤旋的藤條,帶著原始的神秘和奇異的美感。模特們一一驚艷亮相。

  海晨走在最后,像一只從清晨森林里走出來的孔雀,邁著優雅的步子,不疾不徐地舒展著羽毛,接受著眾人欣賞的目光。

  “真是太美了!”葉雪不由贊嘆著。

  這時,屏幕上出現了海晨的面部特寫:精致的妝容毫無瑕疵,尤其是她的眼睛,藍棕色的眼影顯得深邃而嫵媚,點點金色閃耀著,像落入夜幕中的群星,美不勝收,搭配長裙的水藍色,更是相得益彰。

  葉雪忽然有點想哭的沖動。

  當天晚上,海晨的走秀上了網絡熱搜。她的微博評論也是一片喧騰,網友們對她的表現贊不絕口。

  海晨新發了一條微博:今晚的秀很開心,感謝各位朋友的鼓勵。特別感謝一位姐妹,為我定制的“芙蓉不及”珠光眼影,也歡迎大家光臨她的店鋪“葉小姐的彩妝店”。

  接下來的幾天,葉雪網店的營業額呈幾何倍增趨勢,許多熱銷款都賣斷了貨,制作車間也在加班加點地趕工。

  葉雪忙得不亦樂乎,像是打了雞血,整個人精神煥發。

  這個下午,葉雪忽然收到了一個包裹,拎起來沉甸甸的。葉雪有點奇怪,打開一看,是一個精美的卷軸盒子。

  5。尾聲

  葉雪把盒子打開,里面是一幅卷著的畫。把畫布慢慢展開,鋪平,一只美麗驕傲的孔雀躍然眼前,栩栩如生,顏色都是各色寶石粉鋪就。

  天!葉雪失聲說。這是葉丹青的寶石畫,這么貴重的畫作,她可絕對不能收。

  葉雪趕緊找出葉丹青的手機號,撥打過去,已經停機。葉雪有點意外,又在網上找到了他的店鋪地址,按照留下的電話打了過去。對方說,他們剛剛從葉丹青手里轉租了這套房子。

  葉雪急問:“請問原來的租戶去哪了?”

  對方說不太清楚,隨即掛斷了電話。

  葉雪呆呆坐了很久,悵然若失。

  過了些日子,葉雪店鋪的生意越來越忙,現有的人手已經不夠用了。她在網上貼出了招聘信息。

  這個下午,客服小倩來到她的辦公室:“葉小姐,招聘進展得怎么樣?工廠那邊實在忙不過來了。”

  葉雪吁一口氣:“快了,接下來我就安排面試,盡快補充人手。”

  小倩說:“我看外面有人等著,好像是來應聘的。”

  葉雪有些奇怪:“今天沒有約啊,讓他進來吧。”

  小倩推門出去了。葉雪起身給自己倒了杯咖啡。

  身后一個男聲傳了過來:“葉小姐,這里招人嗎?我也算是您的同行業人士。”

  葉雪還沒轉過身,就忍不住笑了。

Tags: 葉小姐 彩妝店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653.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