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守道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盜亦有道

  民國年間,豫東平原有個地兒叫渠陽鎮,這地兒出了個有名的強盜,叫張大錘。這天,渠陽鎮的教書先生劉半水出去會朋友,回來的時候晚了點,他正往前面走著,忽然有人從后面撐開一個黑布口袋,一下子就把他的整個腦袋給套住了。

  劉半水吃驚不小,一邊叫嚷著一邊打算用手把黑布口袋拿掉。可是,對方一只手拽住口袋的下擺,另一只手握著的匕首就抵住了他的腰部,惡狠狠地說:“甭動,再動我這刀子就給你一下。”

  劉半水哪里遇見過這樣的事情,當時就嚇得不敢再動了。對方也沒為難他,牽著他左轉右轉,最后來到了一座破房子前才停了下來,一把就將他頭上的黑布口袋拽了下來。這人看了一眼劉半水,驚訝地叫道:“怎么是你呀,劉先生?”

  劉半水慢慢把眼睛睜開,一看,眼前站著的人不認識。見劉半水一臉疑惑,對方又說:“劉先生,我是張大錘呀,小時候還跟你學過識字呢!”

  一聽到張大錘三個字,劉半水似乎想起了什么,早年他確實教過張大錘識字。

  張大錘一笑說:“劉先生,你別害怕。實不相瞞,我是接到別人傳過來的信兒,說有個財主要從那兒經過,讓我做一票,我這才下了手。要是早知道是你,我肯定是不會干的。你放心,我這就送你走。”

  劉半水一聽,就打算轉身離開,不料張大錘又說:“劉先生,慢著!”劉半水只好站住,張大錘說:“各行各業都有規矩,我們做強盜的也有,既然出手做了一票,不管是誰,都得留下點東西來,這叫盜不落空,要是壞了規矩可就不好了。”

  說完,張大錘走到劉半水近前,上一眼下一眼看了看,然后一伸手,把劉半水頭上的帽子摘下來,說:“劉先生,我看你這帽子挺破的,就留下來吧,改天我給你送去一頂新的。”

  傳來噩耗

  不料幾天之后,張大錘聽到一個消息:劉半水突然死了,明天就是安葬的日子。這可讓他吃驚不小,心想這兩天事兒多,欠劉先生的那頂新帽子還沒送過去呢,人怎么說走就走了?考慮到自己對不住人,張大錘定下了一個冒險計劃,決定親自前往劉府吊唁。

  當天晚上,張大錘帶上一份祭禮,偷偷地來到了劉家。等他一報上名字,劉家人登時一個個橫眉怒目起來。張大錘一看,先把打算贈送給劉半水的那頂新帽子放到旁邊,說:“我是來給劉先生送新帽子的。當初我之所以要劉先生那頂帽子,一是為了不壞規矩,二是那帽子太破了,我想借機送劉先生一頂新帽子……”

  張大錘不說這話還好些,等他話音一落,劉半水的兒子怒氣沖沖地喝道:“張大錘,你別在這兒假仁假義了,要不是你搶了我爹的帽子,老人家還不會被氣死呢!”

  張大錘一聽,疑惑不解地說:“劉先生去世,是因為我留下了他的帽子?”

  劉半水的兒子說:“你別在這兒演戲了,你肯定知道我爹把一輩子的積蓄全都藏在了帽子里,這才借口不破壞規矩留下了帽子,你這人好歹毒呀!”

  張大錘這才算聽明白了,說:“劉家兄弟,我聽懂了,你誤會我了。這中間必定有人陷害于我,你放心,劉先生出殯這天,我會給他老人家一個交代。”說完,他跪下來,沖著劉半水的靈位磕了三個響頭,然后站起身,大步走出劉家,轉眼就消失在夜幕之中。

  尋找禍首

  張大錘那樣想不是沒有道理的。在渠陽鎮還有好幾伙強盜,他們做起事兒來六親不認,民怨很深,張大錘卻信奉盜亦有道的規矩,從來不去傷害貧苦人家。前幾天,他接到強盜馬金剛手下剛收的小嘍啰劉罐子的口信,說有個為富不仁的富戶要從他那兒的路上經過,讓他務必去做一票,當時他就聽信了,這才搶劫了劉半水。發現搶錯了人,張大錘就想著借機送劉先生一頂新帽子,沒想到會出現那樣的后果。

  張大錘越想越覺得是馬金剛給自己下了套,于是他怒氣沖沖地趕往馬金剛的住處,打算殺掉馬金剛給劉半水賠罪。

  張大錘到了地兒后,飛起一腳就把大門給踢開了,大踏步到了院子里,高聲叫道:“馬金剛,你給我出來,老子跟你沒完!”

  話音剛落,屋門“吱呀”一聲開了,劉罐子從里面走了出來,一見到張大錘,嘿嘿一笑說:“我當誰呢?原來是大錘爺呀,有事嗎?”

  張大錘一看到劉罐子,氣兒就不打一處來,一個箭步跳過去,伸手抓住他的衣領,問:“給我說實話,馬金剛在沒在屋子里?”

  劉罐子先是一哆嗦,接著就恢復了鎮定,臉上依然掛著笑說:“大錘爺,你找我們金剛爺呀,今兒個估計是見不著了。”

  張大錘惡狠狠地問:“他去哪兒了?”劉罐子說:“他是主子,去哪兒我咋會知道?”

  張大錘聞言,把另一只手掄起來,就打算揍劉罐子,劉罐子一看,扯著嗓子沖屋里喊道:“半水爺爺,你快點出來吧,張大錘可是要打我了!”

  一聽這話,張大錘的拳頭停在了半空中沒有落下來,就聽屋子里有人說了話:“大錘,放了罐子,有事兒找我說。”隨著話音,一個人從屋子里走了出來,張大錘定睛一看,不由得愣住了,原來面前站著的竟是劉半水。

  背后緣由

  一看到劉半水,張大錘把手一松,愣了半天,才沖著劉半水深施一禮,說:“劉先生,你不是死了嗎?怎么會在這兒?”

  劉半水樂了,說:“我沒死,那是故意演給你看的。”

  這話搞得張大錘一頭霧水,劉半水見狀,就把事情的經過講了一遍。

  原來,這里新來了一位縣官,聽說渠陽鎮常有強盜出沒,就偷偷派人查清了這些強盜的住處,打算悉數消滅。恰好劉半水有個學生在縣里當差,把這事兒告訴了他,劉半水一聽,就想救張大錘一命,于是連夜趕往縣里,由這個學生引薦去見了縣官,言稱張大錘是個俠盜,從來不禍及百姓。縣官不相信,劉半水說道:“請給我一點時間,我證明給您看。”

  回去后,劉半水找到同族的晚輩劉罐子,讓他假稱是馬金剛新收的手下,去給張大錘送信,故意讓他把自己給搶了。

  劉半水知道張大錘不會為難自己,但肯定會留下自己身上的一件東西。果不其然,他留下了自己的帽子。回去后,劉半水囑咐家里人,就說自己的所有錢財全都在一張銀票上,縫在帽子里面了,因為被搶之后急痛攻心,一命嗚呼了。果然,張大錘得知后,親自趕過去吊唁。

  劉半水說:“我跟縣太爺打的賭就是,你肯定會來找馬金剛算賬,以告慰我的在天之靈。果不其然,你來了。孩子,強盜就是再守道,還是強盜,自首了吧!”

  張大錘沒有答言,而是問:“那馬金剛呢?”

  劉半水說:“除了你,其他強盜全都被緝拿歸案了。”

  聽到這里,張大錘的眼淚一下子流了出來,“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說:“劉先生,我聽你的。”

Tags: 守道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648.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