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聚會上的暗戰

來源:故事會 作者:吳濱

  劉暢是名海軍干部,負責一處基地的保衛工作。基地規模不大,并沒有常駐船只,主要是為在海上巡邏途中的部隊提供補給。

  有一次,上級派人檢查基地的保衛工作,來的人是劉暢的老戰友,叫陳閩。幾天下來,陳閩對劉暢說:“你這里表面看著還行,可對付真正的情報高手就不好說了。”劉暢聽了有些不服,不冷不熱地頂了句:“什么樣的高手,‘幻影那樣的?來啊,歡迎!”

  “幻影”專門以間諜身份暗訪各個單位,每次都能找到漏洞,自己卻從來沒被識破身份。劉暢早就耳聞此人的大名,有心會會對方,今天借此機會向陳閩下“戰書”。陳閩并沒有接茬,他話鋒一轉說:“這些天凈忙工作了,明天是假日,我掏錢請大伙吃個飯。”

  第二天,劉暢和幾個同事,跟陳閩來到基地附近的一家小飯館。這是當地的一家老飯館,基地還沒建成時就有,以家常菜為主。老板娘是東北人,心活嘴甜,做生意很有一套。

  大伙找了個單間,老板娘笑著來招待他們,她看看劉暢他們,套近乎地說:“我貿然問一句,你們幾位是不是部隊上的?”眾人今天便服出行,聽老板娘這么說感覺很奇怪,問何以見得。老板娘說:“你們進來一走路我就看出來了,腰板倍直步伐標準,加上附近有海軍,估計八九不離十。”

  大伙聽了這番話一陣大笑,紛紛夸贊老板娘好眼力。這本是句客氣話,可一旁的伙計順風吹上了:“這算啥,我們老板娘還能看出客人是什么職務呢!”劉暢覺得這話有點吹大了,有心為難一下對方,便順著話茬問道:“既然這樣,請你看看,我是做什么工作的?”

  老板娘客氣地說自己哪有這么大能耐,但既然劉暢問了,她就試試。說完她仔細端詳了劉暢,說:“這位白凈臉,估計常坐辦公室。神態舉止怎么看怎么像警察,我猜你是部隊里干保衛的。”

  大伙都很驚訝,沒想到竟然這么準!劉暢開始也很佩服,可轉念一想,基地和地方打交道經常由自己出面,說不定對方聽過就記住了。想到這,劉暢一指身邊的老丁說:“那煩勞你再給看看,這位是干什么的?”

  老丁是頭一次來這,自信滿滿地一拍胸口問:“我臉也白,是不是干保衛的?”老板娘瞧瞧老丁說:“你皮膚是白,但比他粗糙,估摸你待的地方雖說少見太陽,可空氣不好。”

  她說著湊近老丁,用鼻子聞了聞說:“哈哈,有門,你再伸手給我看看。”老丁不解地伸出了雙手,老板娘看了看又摸了摸說:“您這手太粗了,我有個做汽修的親戚,他的手和你一樣,這都是常年接觸機油的結果。加上身上一股柴油味,你是輪機長。”

  這回大伙真服了,紛紛附和說:“沒錯,老丁成天悶在輪機艙里搗鼓機器,這手老泡在機油里,身上絕對都是柴油味。”這下,老丁的好友老林不服氣了,慢條斯理地說:“那請你看看我,我皮膚也白,可手上沒印、身上沒味。你要說對了,我點一道你們飯館最貴的菜捎走。”

  老板娘打量了他好一會兒,不好意思地說:“我一時真看不出來。這樣吧,別光說話,先吃飯,容我再看看。”說著她招呼伙計,讓劉暢他們點菜。

  不多時飯菜都上來了,大伙邊吃邊聊,等吃得差不多了,陳閩突然指著桌上的菜問道:“這兩道菜誰點的?我怎么記得咱沒點啊。”劉暢打趣地說:“快吃完了才想起來沒點,反正不是我,誰點的誰付錢。”

  “這兩道菜是我送的,”老板娘又進來了,喜笑顏開地說,“我就在門口,一直看你們吃飯呢,尤其是看這位林同志。看過他吃飯,我就知道他是干啥的了。”

  劉暢等人不解其意,老板娘解釋說:“你們吃飯時,老丁和老林十筷子下去,大概有七筷子都夾蔬菜,這是常年在海上的人的共同特點。人在海上吃魚蝦容易,吃菜太難了。”接著她指指那兩道菜說,“這兩道素菜是‘素黃羹和‘蒜蓉什錦素菜,我偷著給上的。這兩道菜沒啥特別,問題是丁同志吃了不少,林同志卻一筷子沒動,原因就是這倆菜里有大豆、大蒜和胡蘿卜。”

  聽她這么說,老林心想要壞,趕緊辯解說自己不愛吃那三樣,老板娘說:“你要不吃胡蘿卜還說得過去,可聽你口音是山東的,有不吃大豆大蒜的山東人嗎?這是因為你在潛艇上工作,潛艇上空間小、空氣不流通,所以潛艇兵從不吃像大蒜這樣有刺激味道的,還有大豆蘿卜這些吃了容易放屁的食物。”

  絕了!大伙清楚老林就是干潛艇的,老板娘真機靈,兩道菜就把底摸透了。老林只好認輸,說:“這眼力真厲害,對海軍也真了解,我說話算數,點道菜帶走,最貴的是紅燒鮑魚吧?”老板娘說不巧鮑魚沒了,下星期才來。老林隨口一說那下星期我再來。老板娘戲謔地說:“糊弄人,說不定你明天就出海了,下星期回得來嗎?”

  這話一出,老林和劉暢極為震驚,因為老林接到命令,今晚出港巡航,這可是軍事保密行動,連陳閩都不清楚,老板娘是怎么知道的,難道說有人泄密?事態頓時嚴重了,劉暢忙打哈哈說:“哪有的事,下星期老林一定來拿紅燒鮑魚。”他這么說,一是想把事情遮過去,二是想套套對方如何知道的。

  老板娘為證明自己不是信口開河,伸手按亮了屋里的電燈,因為電壓不穩,電燈忽明忽暗地打著閃。老板娘說:“別看我說不出燈打閃和潛水艇有啥關系,可店里電壓一不穩,轉天送海鮮的準說昨晚撈扇貝時,看見潛水艇往外走,回回如此。所以我就找到規律了,只要電燈老打閃,轉天潛艇準出海。”

  外人不知道,可劉暢清楚,潛艇出海前必須給電機充電,而基地的電力線路和飯館是一條線,潛艇用電量很大,充電時電壓肯定不穩,再加上港口水淺,潛艇需要在水面航行一段才能潛入海中,這期間說不定就會在航路上被人看到,想不到這些都會成為保衛工作的漏洞。想到這,劉暢心中五味雜陳,說不清是對老板娘的佩服,還是對自己的失望。他沉吟半晌,冒出個念頭,馬上開口說:“這樣吧,今天也算我輸了,我也要幾個菜,香酥雞、杭椒牛柳,再來個孜然羊肉,打包。”老板娘聽完,向門外的伙計一一重復菜名,讓他們去準備。

  等結了賬,劉暢跟著陳閩往外走。一出門,劉暢誠懇地說:“對不起,我的保衛工作沒做好,回去一定更仔細認真地找漏洞、堵漏洞。”陳閩點點頭沒說話,他知道劉暢經過這次的教訓一定會做好。

  劉暢見陳閩沒說話,話鋒一轉問:“今天這聚會上的‘暗戰是不是你安排的?真老板娘肯定讓你用‘幻影給換了。幻影雖然喬裝得很像,可也有破綻。老板娘是地道的東北人,我上次聽她把‘孜讀成‘支,可剛才老板娘‘孜然羊肉的‘孜發音十分標準。”

  陳閩被揭穿了也不惱,哈哈一笑,說:“行啊,看來我回去也得堵一下漏洞,免得下次發個音就被看破。其實是我早就發現你太自信,為了讓你知道保衛工作的殘酷性,今天才搞了個‘演習。不過咱都得記住,幻影再狡猾也是自己人,在自己人面前出丑,總比在敵人面前出丑好。”說到這,倆人相視而笑。

Tags: 聚會 暗戰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624.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