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鐵人精神在海外

來源:故事會 作者:梁艷

  李新民,1967年6月出生,男,黑龍江省泰來縣人,中共黨員。1990年6月從大慶石油學校畢業后到1205鉆井隊工作,是鋼鐵1205鉆井隊第十八任隊長。2006年開始帶領1205海外鉆井隊到蘇丹、伊拉克打井,現任大慶油田中東分公司經理、黨總支書記,兼1205海外鉆井隊隊長。曾當選第十一屆全國人大代表,黨的十八大、十九大代表,第十三屆全國政協委員。先后榮獲全國勞動模范、創先爭優“優秀共產黨員”等多項殊榮。2011年6月29日,被中國石油黨組授予“大慶新鐵人”稱號,成為大慶油田第三代鐵人。2013年7月,李新民被中宣部定為全國重大典型——“新時期產業工人實現中國夢的優秀代表”,在人民大會堂及全國多地舉行了先進事跡報告會。

  李新民,中國石油大慶油田鋼鐵1205鉆井隊第十八任隊長,而 1205隊,是鐵人王進喜帶過的隊伍。李新民二十多年扎根井隊,他告訴我們、告訴時代:什么是“大慶新鐵人”。

  拼了命也要如期開鉆

  為了保障國家能源安全,1993年,中石油開始“走出去”,挺身進入激烈競爭的國際能源市場。

  2006年,春節剛過,李新民率領1205海外鉆井隊,來到了闖蕩海外市場的第一站——多年戰亂、被稱作“世界火爐”的蘇丹。

  2006年3月7日,他們的設備到港了,可沒想到的是,船在南海遇到了風暴,不少設備被海水浸泡過。設備到了井場安裝調試后,李新民最擔心的事兒還是發生了:三臺柴油發電機中,有兩臺被海水嚴重腐蝕。柴油發電機是鉆井的動力核心,打井、生活全靠它發電,而且必須兩臺發電機同時運轉,否則不能開鉆。

  當時,距離合同規定的開鉆日期只有14天了。甲方知道了1205隊設備受損的情況,認為他們絕對不可能如期開鉆,要求李新民撤離井場,修好設備再回來。

  接到甲方指令的那個晚上,李新民整夜都沒睡。全國知名的鐵人隊,走出國門,井架子都沒立起來就被趕走了,這砸的是1205隊的聲譽,更是中國隊伍的尊嚴。鐵人王進喜當年說:“有條件要上,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想到鐵人說的話,李新民暗暗下了決心:中國石油的隊伍決不能倒在這兒!

  隨后的幾天,李新民幾乎跑遍了所在區塊的所有中國鉆井隊,終于找到了一臺正準備大修的柴油發電機,牌子一樣,但型號和功率不同,得進行改裝。

  李新民和大家一起,一手拿圖紙,一手拿電話,讓國內的專家遙控指導他們改設備。蘇丹長年戰亂,中國國內很常見的配件,在這里跑斷了腿也很難弄到。那十來天,李新民他們沒人哪天能睡到三四個小時。五六十度的高溫烤著,可干活還得戴上厚手套,不然井場上到處都是鐵家伙,手一摸,就會燙起個泡。每天喝進去十七八瓶水,不用上廁所,都變成汗排出來了……當兩臺柴油發電機終于發出轟鳴聲,每個人的臉上都爆掉了一層皮。

  正是用這種讓人難以置信的方式,李新民率領1205隊,成功打完了在海外的第一口井……

  用在哪兒都是一塊好鋼

  2007年2月,1205隊所在的蘇丹3/7區塊,準備推廣水平井,需要一支鉆井隊挑大梁。打水平井,鉆頭、鉆桿要在幾千米以下的地層橫向穿越,即使是在大慶,他們對地質情況比較熟悉,打這種井技術難度都很大。而且,對于3/7區塊打不打水平井,甲方內部一直有爭議,首口水平井施工的成敗,事關蘇丹石油公司的戰略決策,甲方對此非常重視。

  一開始,甲方沒想把這個任務交給李新民,因為有的井隊已經在這兒干了快十年,1205隊才來了不到一年,說實話,人家對他們不信任。

  聽到消息,李新民第一時間就去拜訪甲方,帶去了對這口井的分析,還帶去了全隊所有崗位的22份請戰書,向甲方表示:“我們能打好這個頭陣!”

  討論了幾天,甲方最終決定,把這口井交給1205隊。這時,作業部總裁甩出了一句話:“李經理,我再提醒你一次,如果這口井打廢了,至少有兩個人要離開蘇丹,一個是我,另一個就是你!”

  開鉆前,李新民做好了一系列預案,梳理出20多條打水平井的操作要領;開鉆后,他24小時盯在井上,記錄分析每一米進尺,監控指導每一個操作環節。

  結果,1205隊順利完成了這口具有重大意義的水平井,還比甲方要求的提前了11天,每天能出油6000到8000桶,是其他井的2到3倍,成為中石油海外市場的“功勛井”。隨后的幾口水平井,他們也全都打得很漂亮,甲方越來越信任李新民,越來越信任1205隊,明確表示:以后3/7區塊的所有水平井,優先讓1205隊來打。

  進入蘇丹市場5年,1205隊共創出當地23項高指標、新紀錄;迄今為止,蘇丹政府共頒發了兩次代表鉆井最高榮譽的PDOC“鉆井杯”,兩次都被1205隊奪得了。

  再危險的地方也得往前沖

  2009年,中石油競得伊拉克戰后第一標,震驚了石油界,也震驚了全世界。在此之前,伊拉克的石油市場完全被西方石油公司占據。2010年10月,李新民離開蘇丹,被選派到伊拉克哈法亞,負責大慶的鉆井項目。

  在海外打井的人都知道,戰后伊拉克,是炮火連天、汽車炸彈、危險叢生的代名詞。一到井場,就像進了碉堡,被從外到內幾道防護措施保護著:鐵絲網、壕溝、防彈墻,以及全副武裝的保安。所有這一切,都在提醒著每一個到來的人:這是一個危機四伏的地方。

  這些年在海外,我們的石油人中,每年都有人把青春和熱血永遠地留在了異國他鄉。

  李新民的妻子對這些早有耳聞,一聽說丈夫要轉戰伊拉克,她急了:“這些年,你總不在家,婆婆你沒伺候過,兒子的學習你沒管過,咱們家的中秋、元旦、春節,總是冷冷清清……這些,我都認了。現在,你出國已經五六年了,隊伍也帶出去了,就算鐵人,也該回來歇口氣了。要是再去伊拉克,隔三岔五就來個恐怖襲擊,我帶著一老一小,能過安生日子嗎?”

  聽著妻子哽咽的話,李新民沉默了一陣兒,聲音沙啞地說:“艱苦的地方才有石油,危險的地方才有市場,我就是干這行的,只要有石油,再危險的地方也得往前沖。”

  2011年4月的一天,井場上,中方機械師小戴與一名伊拉克當地雇員發生了工作糾紛。當時,這名伊拉克雇員發生了誤操作,100多斤重的套管鉗一下子砸到了小戴的頭上。幸虧有安全帽保護,沒有大礙,但小戴被砸得一下子坐在了地上,半天沒起來,他忍不住向這名雇員發了火。

  這下可壞了,這名雇員認為受到了侮辱,迅速找來了當地的警察。還沒等大家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七八個手持沖鋒槍的伊拉克警員就沖進了井場,把中方人員團團圍住。得知李新民是負責人,一把槍立刻頂住了他,讓他把小戴交出來。再三解釋,都不起作用,李新民心一橫,說:“抓走我的工人,絕對不行。如果你們非要帶走一個人,那就帶走我!”緊急關頭,李新民聯絡了當地警長,幾經周旋,這場劍拔弩張的沖突才得以平息。

  這些年在海外,算上這回,李新民曾經三次直面冰冷的槍口,每一次,他都站在最前面,用胸膛、用擔當,給隊友們擋住危險。

  從1990年參加工作至今,李新民只在家里過了5個春節,只在妻子生小孩的時候請過3天假,只給兒子開過一次家長會。李新民說,自己身上總有一股洗不掉的石油味,這是鐵人老隊長的味,是中國石油人的味。李新民知道:他一輩子也離不開這個味了……

Tags: 鐵人精神 海外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612.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