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陳年舊賬

來源:故事會 作者:古斯

  夏陽是個賣水果的新人,這天,他騎著電動三輪車走村串鎮一大圈下來,到上溪村的時候發現電動三輪車快沒電了。嗨,老舊的電瓶得換個新的了,當務之急是找戶人家充會兒電。

  這時,他恰好看到村頭有一戶人家,院門外一棵大樟樹枝繁葉茂,趕忙過去,一眼看到院子里有個大爺在喝茶。夏陽說:“大爺,跟您商量件事,我車快沒電了,在您這充一會兒電好嗎?我給錢的。”

  大爺聽了,抬起頭甕聲甕氣地回了一句:“進來充唄,多大的事還談錢?對了,以前怎么沒見過你?”

  夏陽一聽高興極了,一邊把三輪車開進院子,找到插座充上電,一邊說:“我才入行不久,不瞞您說,還是第一次到你們村哩,以后生意還請大爺照顧點……”

  正說著,手機響了,夏陽一接聽臉色就變了,電話是他媽打來的,媽的聲音有點抖:“夏陽,在哪呢?奶奶突然發病,醫生說不行了,你趕快回來見上一面,不能耽誤啊,遲了就見不上面了……”

  夏陽都要急哭了,這可怎么好?家離這兒有二十里地哩,偏偏在這節骨眼上,車沒電了。大爺三言兩語問明白情況后,開口道:“小伙子,別急,你自管找車回家,三輪車和水果就撂在我這兒,少一個找我賠。”

  夏陽一聽只得如此了,忙千恩萬謝之后,去大路上攔了輛出租車,心急如焚地回了家。

  等奶奶下葬已過去三天了,夏陽這才抽出空來到上溪村。大爺家的院門開著,夏陽一眼看到了自己的三輪車,可是,車上空空如也!這是怎么回事?水果呢?

  就在這時,打屋內出來一人,身材高大,面色陰沉,看上去就讓人害怕。夏陽忙迎上前硬著頭皮問道:“大叔好,請問這家的大爺呢?”

  那人朝他看了看,一言不發。夏陽又問:“這院子里的三輪車是我的,您知道我車上的水果哪去了嗎?”

  大個子還是一言不發。夏陽心里忽然有了一個不好的預感:水果這是給扣下了。三輪車在他家停了三天,又充了電,水果權當費用了。

  好在水果并不多,大概也就100多塊錢,干脆不要了,否則惹毛他們,甭說水果,只怕連三輪車也拿不回來。于是夏陽賠著笑說:“謝謝你們照應我的車子。”說著,他試探著上前拖過三輪車,又插上鑰匙,那大個子只是冷冷瞧著,還是一言不發。

  夏陽生怕大個子攔住他找麻煩,一時緊張得不得了,好在直到出了院子,那大個子也沒有吱聲。夏陽當即一扭手把,以最快速度一溜煙地跑了。

  開到村外后,夏陽長吁一口氣,回頭看看上溪村,心里一聲冷笑:好刻薄的人,好厲害的大個子,行,我記住你們了。

  時光飛快,一晃好多年過去了,夏陽早就不賣水果了,他在城里做生意發了財。這年春節回老家時,夏陽決定給每個村的養老院捐點錢,但決不給上溪村養老院,直至現在他心里還記恨著哩。

  閑暇無事,夏陽忽然起了一個念頭:到上溪村走走,聽聽那兒的人是怎么看待這事的,需要的話就解釋一下,省得人家罵自己。

  夏陽驅車來到上溪村,隔著老遠就看到了那棵大樟樹,好多年不見,大樟樹越發高大了。那大爺也還在,只不過顯老了些。夏陽把車停在大爺家門口,下了車直接走進院子。大爺滿臉疑惑,打量著眼前這個派頭十足的人,似乎有些眼熟,但一時想不起來。

  夏陽裝作跟大爺借打火機,又遞給大爺一支煙后,借機攀談起來:“聽說有人向你們這兒每個村的養老院都捐了錢,肯定也給你們村了吧?”

  一聽這話,大爺的臉就漲得通紅,氣沖沖地說:“捐個屁!他給周邊每個村都捐了,就不給我們村捐!也不知道發的是哪門子神經。我們倒不是稀罕他那點錢,可這事氣人哩!”

  夏陽笑笑,心里暢快得不得了!他又說:“哦,我倒是無意中聽人講過這事的來龍去脈,說是捐款的這位老板當年是個賣水果的,有一年他到你們村賣水果時,家里出事,他三輪車沒電,回不去了,便央求一位大爺照看一下他的三輪車,結果您猜怎么著?”

  大爺瞇起了眼睛,問:“怎么著?”

  夏陽說:“結果幾天后人家來取車時,車子倒還在,車上水果一個不剩,被那大爺給扣下了……”

  大爺突然發作起來,一聲暴喝:“他放屁!我就是當年照應他三輪車的人,我根本沒扣他的水果!我怕水果爛了,早就發動全村男女老少把水果全給買了!”

  大爺說著,“咚咚咚”跑進屋,很快又跑出來,手里拿著一個發黃的本子。他打開本子說:“你看!”

  夏陽接過來一看,原來是本賬本,上面寫著:大牛稱三斤香蕉,小張稱二斤梨……最下面清清楚楚地寫著合計金額,132元。

  大爺嘆了一口氣,說:“好多年了,這筆錢一直在我這里保管著,我根本不知道那個年輕人是哪兒的,只好在樹上掛了個牌子,等有朝一日他來取。可他一直沒來,我都愁死了。”

  大爺說著,朝那棵大樟樹一指。夏陽順著一瞧,原來大樟樹上吊著一塊木牌,他先前沒注意看。木牌上面用紅漆寫著:水果錢在我這兒!還畫了個箭頭,指著大爺家。

  好多年過去了,字跡依舊清晰,想必是大爺年年用紅漆描一遍的緣故。

  夏陽一時心里劇震,忽又想起什么,說:“可我還聽說了,當年人家來取車,問過這事,可一個大個子就是不回答,眼神還嚇死人,這不是明擺著不肯還水果嗎?”

  大爺聽了長嘆一聲:“誤會,全是誤會。你說的那高個子,是我兄弟,他天生又聾又啞,哪里會說話喲!偏偏生著一副兇相,實際上他連只小貓都怕。嗨,這事鬧的!”

Tags: 陳年 舊賬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548.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