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吃貨扶貧

來源:故事會 作者:衡德宏

  這天,單位公布了下鄉扶貧的人員名單,丁建一看,自個兒的名字赫然在列。

  回到家,丁建把這事跟老婆說了,老婆一撇嘴,說:“你這一走一年多,我還有點舍不得哩,不說別的,這口福就要少了好多。”原來,丁建是個吃貨,不但喜歡出門尋覓美食,還喜歡在廚房里自己搗鼓,時間一長就練出了一手好廚藝。丁建聽了老婆的話,故意板著臉說:“你這人吧,覺悟也太低了,是你的口福重要還是扶貧工作重要?”沒過幾天,丁建就正式下鄉扶貧了。

  丁建的扶貧對象叫大順子,實際上,這人一點兒也不順,得過小兒麻痹癥,右腿細得像麻稈,根本沒有勞動力,平時就靠幾畝薄田,飽一頓饑一頓的,快四十歲了還是光棍一個。

  丁建聽村干部介紹說,這大順子年輕時也曾爭強好勝過,又是養魚又是開店做生意,誰知雷公打豆腐,專挑軟的欺:大順子養魚時,碰到山洪暴發,把他的魚塘沖了個一干二凈;他好不容易振作起來開店做生意,可有一次酒后抽煙引發火災,小店燒成一片白地。這之后,大順子就徹底垮了。

  丁建聽了嘆息不已,看樣子這大順子也算得上是個聰明人,只是運氣太差了,要想給他扶貧,難了!首先,大順子自個兒沒有心勁,稀泥扶不上墻了;更重要的是,扶貧離不開資金,自個兒又哪來那么多錢幫他呢?

  接下來幾天,丁建哪也不去,天天在山里瞎轉悠,也不知他轉悠什么。

  這天,丁建終于約了村干部去見大順子。到大順子家時正是中午,丁建一眼看到大順子正在吃午飯,桌上就兩個發黃的饅頭和一碟子咸菜。

  丁建也不是有錢人,吃不起山珍海味,可這樣粗陋的飯菜,連他也看不下去。還好,丁建事先去買了點魚肉蔬菜,他笑著說:“大順子哥,午飯等一下吃,我燒兩個菜給你嘗嘗。”

  聽了這話,村干部奪下大順子手中的筷子,再向他介紹丁建的情況。大順子聽了直翻白眼,有氣無力地說:“又來個扶貧干部,我這都來過好幾撥了,你們還不死心啊?我這輩子就這樣了,還折騰什么啊?逢年過節,你們能給點錢、給點肉面,我就阿彌陀佛了。”

  丁建毫不理會大順子的冷言冷語,立即在簡陋的廚房里“叮叮咚咚”地忙了起來。此時此刻,他只想燒兩個好菜給人嘗嘗,誰讓他技癢了呢?

  過了一會兒,大順子聞到了一股香味,村干部也聞到了,兩人一起說:“燒的是什么菜啊?怎么這么香?想不到丁干部還有這一手!”

  很快,丁建就笑嘻嘻地端出了兩盤菜:魚香肉絲和白蒸魚。大順子和村干部的眼都直了,也不過是兩道家常菜而已,為什么這么香喲?

  這一頓飯,三個人吃得是咂嘴有聲。到最后,大順子一抹油嘴,快活地說:“丁干部,你以后也甭扶貧了,有空的時候,來給我燒兩道菜就行。只要你能經常弄口好吃的讓我嘗嘗,我大順子就八輩子念你的好。”村干部聽了剛要斥責,丁建笑著說:“行,就這么說定了,以后我天天燒給你吃。”

  一晃好多天過去了,村干部是越來越傻眼,因為這位文質彬彬的丁干部跟以往所有的扶貧干部都不同。以往的扶貧干部個個絞盡腦汁地找項目、找資金,這位丁干部倒好,整天拎著個菜籃子買菜買肉,然后到大順子家廚房就是一通忙碌。這是扶貧嗎?不過買菜花的全是丁干部的錢,這也算是一種肚腹扶貧吧。

  又過了十多天,形勢卻有些變了,買菜的不再是丁建一個人,他帶上了大順子。村干部瞧兩人拎著菜籃子嘀嘀咕咕的樣子,好似丁建在手把手教大順子買菜。再往后,掌勺的換成了大順子,而丁建則躺在一旁的躺椅上,蹺著二郎腿指揮大順子做菜。

  村干部偷偷問大順子干嗎學炒菜,大順子一聽,苦著臉說:“這全是丁干部的主意,他說總不能光是他燒給我吃啊,他也要享幾天福,便逼著我跟他學炒菜,不然的話他就不做給我吃了。你知道的,這段時間我已經吃刁了嘴,再回頭吃自個兒做的菜,寡淡得很,沒法子,我只好跟他學。”

  邪門,太邪門了!村干部那張嘴張得有碗大,之后他找到丁建,由衷地勸道:“丁干部,你到咱這扶貧確實是委屈你了,可再怎么著也不能自暴自棄,就是做做樣子也好啊。你們單位一同下鄉的還有其他干部是吧?我聽說人家又是立項目又是找資金,正干得熱火朝天哩,你看你是不是……”

  丁建一聽笑了起來,說:“鱉有鱉窟,蛇有蛇道,各干各的,咱即使到最后扶不了貧,但落了個肚兒圓,也算沒虧了自己。嘿,你們這兒野貨野菜可真多,純天然啊,我算是大飽口福了。”

  村干部一聽,得,人家都這樣了,我操的哪門子心?隨他去吧。

  時間過得飛快,一晃扶貧期滿了,包括丁建在內的幾位同事全都要回單位述職。輪到丁建述職時,大伙兒是大跌眼鏡:困難戶大順子成功脫貧致富,年收入有十多萬元!

  有人不相信,說口說無憑,得實地驗收。丁建也不多說,領著大伙兒上了中巴直奔山里。當在一處山清水秀的地方停車后,大伙兒就看見一座不大不小的農家莊院,門楣上六個大字:大順子農家樂。

  出來迎接大伙兒的人一瘸一拐的,正是滿面笑容的大順子,看得出他的氣色相當好。丁建滿面春風地握著大順子的手,大聲說中午他請客,讓大順子弄一桌子菜來。于是大伙吹著山風賞著山景,一邊聊天一邊喝茶,不一會兒菜就上桌了,是一個胖胖的農家婦女端上來的。

  有一個同事嘗過后,大聲叫道:“丁建,這菜的味道跟你做的一模一樣!哇,還有好多野菜,絕了絕了,這野菜可算是點中城里吃貨們的死穴了。”他這一說,引得其他同事個個點頭。

  丁建笑著開了口:“你這舌頭真厲害,大順子確實是我實打實、手把手教出來的徒弟。我自打來這里后便轉悠開了,心想該怎么入手呢?后來發現這兒風景不錯,野貨又多,卻未曾開發,就萌生出一個想法,幫大順子開個農家樂。我想只要廚藝好、食材新鮮奇特、待客熱情,農家樂一定會有生意的,何況大順子是個有頭腦的人。于是,我先想方設法教會大順子燒菜,然后籌了一點錢給他做本錢,村里再借他一點,這么著農家樂就開張了。還別說,農家樂生意興隆,一年下來大順子就把借的錢全還清了。告訴大伙兒,剛才那個胖大姐現在正跟大順子談著戀愛哩。”

  大伙兒一聽,“哈哈”笑開了,說:“這才叫出奇制勝,吃貨扶貧,歪打正著,服,服了!”

Tags: 吃貨 扶貧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546.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