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一撞解千愁

來源:故事會 作者:邢東

  張昂在縣環保局上班。這天,局長把他叫到辦公室,交給他一項艱巨的任務——去環衛處開半個月的霧炮車。張昂一聽就愣了,自己好歹也算是個辦公室的科員,跑去環衛處當司機算是怎么回事兒?

  看到張昂有抵觸情緒,局長把臉一沉,一本正經地告訴他:最近省環保檢查組又下來暗訪了,暗訪最重要的一條,就是空氣質量指數。本縣有一個空氣質量監測點,是當年為了對排污企業罰款安的,用的是最先進的設備,數據直接上傳到省里。誰知這幾年那些企業關的關,停的停,罰不到款不說,縣里還因為空氣質量指數不合格,被省里罰了好幾次款。這不,縣長下了死命令,無論如何也得讓空氣質量指數合格。辦法只有一個,那就是每天24小時朝那套監測設備噴霧。局長考慮來考慮去,覺得張昂頭腦活絡,也會開車,萬一暗訪組來了,也能靈活應對,是最合適的人選。

  一聽說要造假糊弄暗訪組,張昂心里更不樂意了。可局長的話又不能不聽,他撓了撓頭,眼珠一轉,想出個理由:“局長,我是會開車,可我只有小車駕照,霧炮車屬于卡車,我沒資格開,萬一被交警抓了,那可是既要罰款又要扣分的。”

  “你啊,還是太年輕!”局長拍了拍張昂的肩膀,笑著說,“現在是全縣總動員,糊弄檢查團,交警隊那邊我們早就說好了,不會有人查你的,你只要提高警惕,別讓暗訪組的人發現你,發現了也別讓他們問出毛病來,就算立了大功。下次提拔干部,我第一個推薦你!”

  話說到這個地步,張昂只好答應。他交接了一下工作,就去環衛處報到了。

  縣里的空氣質量監測點位于城郊,安在一根高高的電線桿上,電線桿的周圍都用水泥硬化了。環衛處的司機老楊告訴張昂:這個活兒其實挺簡單,就是把噴口朝上對準監測設備,然后開著車圍著電線桿轉,開累了就停車休息一會兒,但噴霧時刻不能停,環衛處負責給他送一日三餐,到了晚上,老楊會來替班。只要熬過這幾天,就啥也不怕了。

  張昂上了車,老楊指揮著他轉了幾圈,張昂很快就學會操作了,老楊一個勁兒地沖他豎大拇指:不愧是機關里來的人,素質就是高。

  張昂慢慢悠悠地干了起來,也沒人監督他,累了就歇會兒,一天下來,身體感覺還不太疲憊,就是眼睛有些酸,為啥?他得一邊開車,一邊用眼睛的余光偵查周圍的情況,萬一有可疑的人出現,他好趕緊把車開走。

  一天平安無事,到了晚上,張昂興沖沖地給局長打電話匯報情況,局長聽了,語氣里一點輕松勁也沒有,他告訴張昂:一天沒事兒不代表往后沒事兒,表面上風平浪靜,暗地里說不定已經風起云涌。所以,以后幾天還要繼續提高警惕,一定要拿出防火防盜的勁頭來!

  聽局長這么一說,張昂剛剛放下的心又提溜起來,一晚上也沒睡好,一直在琢磨怎么“觀察敵情”,萬一來不及離開,怎么回答暗訪組的問話,直到四五點鐘了,他才昏昏沉沉睡了一會兒。

  天亮以后,張昂又來到了監測點,值守了一夜的老楊跟他交代了兩句,轉身走了。張昂上了車,又繞著監測點轉了起來,一圈,兩圈……

  到了上午十點鐘,張昂的上下眼皮開始打架了,他一個勁兒地提醒自己:不能困,不能睡!可哈欠還是一個連著一個,沒辦法了,張昂拿出風油精,倒了好幾滴在手心里,搓了搓,抹在了兩側的太陽穴上。你別說,還真管用,他的腦子頓時清醒了許多。可就在這時,他突然從后視鏡里看到從遠處跑過來一個人,這個人大概五十歲的年紀,戴著一副眼鏡,一邊往這邊跑,一邊憤怒地大聲嚷嚷著什么。

  壞了!準是暗訪組的人!雖然昨天晚上張昂想出了好幾套應對措施,可不知怎的,現在腦子一下變得空白,冷汗“刷”的一下就下來了,張昂下意識地擦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把牙關一咬,使勁一打方向盤,腳下一轟油門,霧炮車猛地躥了出去。只要沖出十幾米,他就可以把車開到大路上,到時候就算那人踩上風火輪,也追不上自己了。

  誰知就在這關鍵時刻,張昂的眼睛突然感到一陣灼痛,隨后就什么也看不見了!原來剛才張昂擦汗的時候,手上的風油精順著汗水流進了眼睛里!

  說時遲,那時快,只聽“轟”的一聲巨響,張昂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這場事故相當慘烈,好在最后關頭,張昂憑感覺拼命打了一把方向盤,可是,霧炮車的半個車頭還是頂在了電線桿上,副駕駛一側的車頭癟了下去,電線桿也被撞歪了,張昂的頭被磕了一下,手腳蹭破了好幾處。

  張昂醒過來的時候,人已經躺在了醫院里,他睜眼看去,只見局長正焦急地守在旁邊,眼睛里充滿了血絲,不用問,局長這是一直守在自己的病床邊啊!張昂眼圈一紅,帶著哭腔說:“局長,對不起,我沒完成任務,讓暗訪組的人給發現了……”

  局長眼圈也紅了,說:“張昂,你真是個好小伙!都這時候了,還惦記著暗訪組的事兒。好在這次事故你傷得不重,要不,我可要后悔死了。你放心,你根本就沒被暗訪組發現。”

  “什么?沒被發現,怎么可能?”張昂愣了,“我明明看見一個戴眼鏡的中年人朝我跑了過來,一邊跑還一邊喊著什么,他的臉都氣綠了!”

  局長笑了:“張昂,你還得感謝那個中年人呢,是他第一個到了車禍現場,也是他打電話叫的救護車。他可不是暗訪組的,他就是個花匠,住在附近,這幾天咱們天天噴水,他種的那些花花草草都快被澆死了,他跑來是想找你討說法的,沒想到你出了這么大的事故,他也不提賠償的事兒了!”

  聽到“賠償”兩個字,張昂心里“咯噔”了一下,他低聲跟局長說:“局長,車撞壞了,電線桿也撞歪了,咱的監測設備也夠嗆吧?這么大的損失,我砸鍋賣鐵也賠不起啊!”

  局長挺直了腰桿,神采飛揚地說:“張昂,你不要有顧慮!大家都知道,你是為了工作才出的事故,這損失不能讓你賠!你放心好了!”隨后,局長俯下身子,小聲說道,“你知道嗎?你這一撞,撞得真是妙!”

  張昂聽了,真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只聽局長接著說:“說來也怪,那套監測設備被你這么一撞,數據就一直處于正常范圍,再也不用向它噴霧了。張昂啊張昂,沒想到,我們發了好幾年愁,這個看似根本解決不了的大難題,竟然被你這個毛頭小伙子一撞,全都解決了!”

  什么?自己這一撞,非但沒有闖禍,反而還立功了?想著想著,張昂的頭又暈了起來……

Tags: 暗訪 車禍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545.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