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心癢難撓

來源:故事會 作者:顧敬堂

  大荒溝有個人叫賈三,特別好色,見了漂亮女人就邁不動腿。

  賈三年輕的時候出去闖蕩,掙了些錢,跑回老家蓋了一幢小洋樓,不到四十歲就提前退休了。所謂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回大荒溝沒幾天,他就瞄上了一個小媳婦——拴柱的老婆香云。

  拴柱在外地打工,留下老婆香云在家養孩子、種莊稼。香云長得唇紅齒白,干起活來風風火火。賈三每次看到香云風擺楊柳一樣打門前過,心都癢得想掏出來撓撓,但他知道這種事要講究策略、循序漸進。

  這天,香云剛走到自己家地旁邊,就聽到有人“哎喲哎喲”地叫。她定睛一看,只見賈三正衣衫凌亂地躺在溝里呢。香云急忙跑下去問道:“賈大哥,你這是咋啦?”賈三哼哼唧唧地說:“腳脖子崴了。”香云連拉帶扯把人弄出來,架著胳膊把他送回了小洋樓。

  這是賈三策劃的第一步:讓自己欠香云一點人情,然后有借口報答。從此以后,賈三整天往香云家跑,先是送點米面糧油,慢慢又開始送化妝品。每次香云一推脫,他立馬大義凜然地說:“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如果不接受我的報答,那就把我再摔到溝里等死吧!”

  和香云混熟之后,賈三開始了第二步:造輿論。他偷拍了一張自己和香云的合影,然后匿名發給拴柱。拴柱是個急性子,而香云又是個自尊心強的女人。賈三是想利用這張照片挑起夫妻二人的矛盾,這樣,自己就有機會乘虛而入了。

  第二天傍晚,賈三拎了一瓶紅酒來到香云家里。果然,香云眼圈紅紅的,顯然哭過。見到賈三來了,她微微皺了下眉頭,堵在門口問道:“賈大哥,這么晚了有什么事嗎?”賈三隨口說道:“沒啥特別的事兒,前些天聽你說睡眠不好,我特意買了瓶紅酒送過來給你。你臨睡前喝一點,既有助于睡眠又養顏。”

  香云擺手道:“賈大哥,你的好意我心領了,可我家拴柱不在,你以后就別來了,免得被人說閑話。”賈三心說:壞了,沒按我的劇本來呀!他立刻裝出義憤填膺的樣子說:“是誰亂嚼舌頭?弟妹,我問你,這段時間哥對你有過出格的舉動嗎?”

  香云搖搖頭:“這倒沒有,但是……”“但是什么?身正不怕影子斜!有些人眼睛臟瞅誰都埋汰!今天我倒要看看,他們還能說出什么鬼話來。”說完,賈三擠開香云進屋了。香云眼睜睜地看他進了屋,只好跟著進去。

  賈三從兜里掏出開瓶器,幾下扭開紅酒,對香云說:“妹子,你別和那些小人一般見識,來,哥陪你喝一杯!”香云連連推辭,死活不喝。賈三見她不上套,就自己對著酒瓶吹上了。不一會兒工夫,一瓶酒下肚,賈三嘴里罵著那些傳瞎話的人,說著說著,他一頭倒在炕上,竟然打起了呼嚕。

  香云連推帶喊的,賈三一點醒的意思都沒有。這可把香云愁懷了,孩子去姥姥家了,她有心喊鄰居幫忙把賈三抬走,又怕惹出閑話來。琢磨半天,香云搬了個凳子坐在大門口,心想:等賈三睡醒了自然就走了。

  過了三個小時,香云實在扛不住了,躡手躡腳地走到窗前一看,差點沒被氣死——賈三根本沒睡,正躺在炕上玩手機呢!

  香云轉身就往村主任家走,想讓他來收拾這個無賴。走著走著,香云忽然站住了,如果村主任問她:“賈三都干啥了?為啥到了半夜,你才想起來找人?”這讓她怎么回答呀?香云又氣又惱,恨自己開始不小心,以至于走到了說不清的地步。她跺了跺腳,轉身往家走去,嘴里罵道:“這可是你逼我的!”

  香云推門進屋,賈三假裝迷迷瞪瞪地說:“真不好意思,我咋就睡著了呢,要不你也睡會兒吧,放心,哥肯定不犯毛病。”香云抿嘴一笑:“我的哥,你的心思我還不明白呀……你要是愿意,明晚過來行不?”

  賈三一聽,高興得心都要蹦出來了,他跳到地上就要動手動腳。香云推開他說:“一晚上都忍不了?別讓我瞧不起你!”賈三強行按住心中的激動,搓著手連連點頭:“能忍,能忍,明天見!”

  第二天,到了傍晚,賈三偷偷摸摸來到香云家。門虛掩著,他推門進去,嘴里輕聲喊著香云的名字。可他走到屋里卻沒見到人,左右一打量,發現炕上已經鋪好了被褥,散發著香味,顯然是剛洗過的,桌上有一張字條:“你先躺著,我去買點下酒菜。”

  賈三欣喜若狂,脫了外衣,只穿著一條內褲就鉆進被窩里。忽然,他大叫一聲,猛地跳到地上,渾身像被一萬根針扎了一般,火辣辣地疼!

  賈三猛地掀開被褥,里面干干凈凈什么都沒有。他知道中計了,忙胡亂套上衣服,渾身又疼又癢,恨不得把皮剝了。賈三強忍著疼痛開車到了醫院,皮膚科的醫生也弄不明白咋回事,讓他先掛個吊瓶脫敏試試。此時,賈三是坐都不敢坐,躺下更是萬箭穿心,他站著掛完一個吊瓶之后毫無起色,鼻涕眼淚流了滿臉。賈三一把將針頭拔掉,轉身沖出了醫院。

  香云家的大門開著,院子里扔著一套被褥,正是之前鋪在炕上的那床。賈三啥也顧不上了,推開門闖了進去,“撲通”一聲跪在地上:“姑奶奶,救命呀!”

  香云和拴柱坐在炕上,見他進來,拴柱臉上開晴了,扭頭對香云說道:“媳婦,看來我真冤枉你了!”香云“哼”了一聲:“沒讓你白跑一趟,趕上一場好戲。”

  賈三磕頭如搗蒜:“姑奶奶,我錯了,我不該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你就饒了我這一回吧,以后我再也不敢了!”拴柱得意地笑了:“嘿嘿,知道厲害了吧……得了,媳婦,你出去吧,我也不能看著他疼死,該治病了。”

  香云出門回避了,拴柱讓賈三把全身衣服脫光,赤條條地站在那兒。拴柱拿出一捆膠帶就往他身上纏。賈三驚慌地說道:“你干啥?”拴柱冷笑道:“要害你不用這么費勁,只要不管你就行了!你到底治不治?”賈三無奈,只好任由拴柱用膠帶一圈圈把自己裹得像個木乃伊。

  過了一會兒,拴柱扯住膠帶頭,又一圈圈地撕了下來,賈三覺得好像有什么東西從毛孔里被拔了出來,頓時輕松不少。等膠帶扯完了,拴柱給賈三一瓶萬金油,他擦過之后,渾身一片清涼,頓時不疼也不癢了。

  賈三千恩萬謝,這下他真的對香云啥想法也沒有了。拴柱扔給他一套破衣服,說:“你的衣服不能穿了,再穿還得挨蜇!你穿這個回去吧。”賈三心有余悸地問道:“拴柱兄弟,你告訴我唄,香云弄的什么東西,這么厲害?”

  拴柱笑了,說:“洋辣子,學名刺蛾,是一種渾身長刺的蟲子。如果有人不小心碰到這蟲子,馬上就會被蜇起一溜小疙瘩,得疼上好幾天!洋辣子的刺蜇完人后就斷在皮膚里,只能用膠帶往外粘。”“可是被褥里面沒有洋辣子呀?再說了,一只兩只怎么這么厲害?”

  拴柱看了看窗外,說道:“我媳婦捉了二十多只洋辣子,在盆里搗碎,加上清水,然后把被套床單都在里面泡了……你如果不來認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賈三拖著半條命回家了,從這以后,他再見到美女,腦子里總浮現出一條渾身是刺的蟲子,心倒是不癢了,只覺得渾身鉆心的刺痛。

Tags: 心癢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544.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