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命中注定

來源:故事會 作者:達芙妮·杜穆里埃

  孿生姐妹

  約翰和勞拉是夫妻倆,生了一兒一女。最近,他們的女兒因病去世了,約翰帶著勞拉去意大利度假散心。

  這天,他們在威尼斯找了家小飯店,對坐著吃午飯。約翰突然發現,勞拉身后坐著一對孿生姐妹,一直盯著他和勞拉看,還不時竊竊私語。約翰不由心生疑惑,低聲對勞拉說:“你背后有一對孿生姐妹,一直盯著我們竊竊私語。”

  勞拉想了想,掏出粉盒端在面前,用鏡子偷看后面的人。這時,那對姐妹中有一個站起身,去上廁所。勞拉頓時興奮起來,低聲對約翰說:“我去洗手間和她搭話,看看她們到底是什么意思!”說完,她就走向洗手間。約翰來不及阻止她,但見勞拉不再郁郁寡歡,他不由得松了一口氣。

  一刻鐘后,勞拉回來了。約翰抱怨說:“怎么那么久,我都想去找你了……”他說著看了一眼勞拉,卻發現她臉上一副奇怪的表情,跌跌撞撞地坐了下來。

  約翰一把抓起她的手,問:“親愛的,你怎么了?不舒服嗎?”

  勞拉搖搖頭,笑了起來:“那兩個人一直盯著我們,是因為那個妹妹是盲人,她是個通靈者,能看見我們的女兒!這孩子就站在我們旁邊,穿著泡泡袖裙子,正在笑呢!”

  約翰聽了,僵硬地擠出笑臉,問:“好吧,那她們約你下次見面了嗎?”

  勞拉奇怪地說:“沒有,你為什么這么問?她們又不是騙子。”約翰松了口氣,點點頭。

  兩人吃完飯,來到外面的廣場上轉悠。但約翰忘不了那對姐妹,一直四處張望著。終于,他發現她們就站在不遠處,妹妹抓著姐姐的手臂,一雙瞎眼牢牢地盯著約翰。

  約翰心想:這下完了,她們肯定是騙子,算準了來騙勞拉!他思考片刻,對勞拉說:“這里人太多了,我們還是去安靜的地方轉轉吧。”說著,他硬是拉著勞拉離開廣場,走上運河邊的小道,甩開了那對姐妹。

  這條小道很偏僻,兩人逛了一下午,才發現迷路了。就在這時,他們聽到對面的房子里傳來一聲喊叫,像是什么人被掐住了脖子。

  勞拉嚇了一跳,低聲問:“什么聲音?”

  約翰皺著眉說:“大概是醉鬼之類的,我們趕緊走吧。”

  兩人正要離開,突然,一個戴尖兜帽的小女孩從對面房子的地窖里溜出來,跳上了運河上的船。她個子小小的,身手卻很敏捷,一路跳過四條船,消失在另一座房子的地窖里。

  勞拉擔心地說:“是不是這孩子被虐待了?我們要報警嗎?”約翰猶豫了一下,搖搖頭,拉著勞拉走了。

  又走了一會兒,夫妻倆終于找到一家餐廳,便進去吃晚餐。讓約翰絕望的是,那對古怪的雙胞胎姐妹也在餐廳里。勞拉見到她們,興奮極了,撇下約翰,和姐妹倆一起用餐。約翰只能無奈地找了張桌子坐下,開始用餐。

  節外生枝

  約翰快吃完時,勞拉回來了,她一臉緊張地說:“那個盲人妹妹說,如果我們待在威尼斯,就會有危險。以防萬一,她還給我留了聯系方式。”

  約翰一下子怒不可遏,忍不住對著勞拉大吼起來,讓她離那兩個騙子遠點。

  勞拉不高興地說:“我就知道你會這么想,但這是我們女兒告訴她的呀!她還說,只要我們明天離開威尼斯,就什么事兒也沒有了。約翰,我們還是走吧!”

  約翰心里憋著一股火,冷笑著說:“好,我們走。看她們還有什么花樣!”說完,他付了賬,帶著勞拉離開了。

  回到酒店,約翰收到一封家里發來的電報,說他兒子得了急性闌尾炎,要動手術。約翰和勞拉急壞了,他們決定,明天一早,勞拉先搭飛機回英國,約翰則開車坐輪船,帶著行李回家。

  勞拉收拾著行李,還不忘說:“這就證明,那對孿生姐妹是對的。我們是得離開威尼斯,回家看兒子,他有危險。”約翰本想反駁,卻只是翻了個白眼,不說話了。

  第二天早上,前臺打電話告訴勞拉,他們為她在一架包機上訂了個座位,一小時內就能離開威尼斯,十分鐘后會有摩托艇過來,把乘客送往機場。于是約翰把勞拉送下樓,看著她上了摩托艇,接著他回到房間,打包行李。到了下午,他便坐上渡輪去米蘭,打算到那兒住一晚,再開車回英國。

  大運河上波光粼粼,約翰見到一艘反方向的渡輪駛來,他突然發現,勞拉就在上面,身邊是那對孿生姐妹,那個姐姐挽著勞拉的胳膊,勞拉正一臉悲傷地說著什么。

  約翰吃驚得瞪大了眼睛,說不出話來,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那艘船開了過去。

  到底出了什么事?那架包機肯定沒有起飛!但如果是這樣,為什么勞拉沒有給他打電話?那該死的姐妹倆又在干什么?這是巧合嗎?為什么勞拉看上去那么著急?約翰想不出任何解釋。

  下船后,約翰先給威尼斯的酒店打了電話,得知勞拉還沒到酒店,就叮囑前臺,看到勞拉,讓她在酒店等一等。接著,約翰又坐上了返回威尼斯的船,去找勞拉。

  約翰回到威尼斯的酒店,問前臺:“我妻子來了嗎?”

  前臺回答:“還沒有,先生。”約翰感到很奇怪,他都到了這里,勞拉不可能還沒到,她到底去哪里了?

  見約翰疑惑又焦急的樣子,前臺說:“先生,要不我打電話給機場,查一下航班情況?”約翰點了點頭。

  前臺打完電話,告訴約翰:“先生,包機沒有延遲,是帶著全班乘客按時起飛的,一切都很順利。會不會是你弄錯了,你在渡輪上看到的不是夫人?”

  約翰回答說:“不可能,那肯定就是我妻子。”說完這話,約翰轉身出門,去找那對姐妹,說不定勞拉跟她們在一起。

  找了幾個小時,約翰有些絕望,他去警局報了案,把這幾天發生的事詳細地告訴了警察。警察告訴他,他們會全力幫他找尋妻子和那對姐妹,但是警局人手不夠,因為最近威尼斯有個在逃殺人犯,警察全都去搜捕那人了。

  約翰問:“殺人犯?什么殺人犯?”

  “你一點兒都不知道?”那警察驚訝地瞪著他,“整個威尼斯都在議論這件事,所有報紙、廣播都在報道!上周有個游客被割斷了喉嚨,今天早上又發現一個老伙計,也被刀刺死了。”

  約翰顫抖著說:“我們夫妻倆在度假時從不看報紙,也不喜歡跟人閑聊。”他越想越害怕,喊道,“那對姐妹一定就是殺人狂!”

  殺人狂魔

  警察好說歹說,把約翰勸回了酒店。約翰躺在床上,正想得入神,突然接到了前臺的通知,說勞拉來電話了!

  約翰一下子蹦起來,接通了勞拉的電話,只聽勞拉開心地說:“親愛的,兒子的手術很順利,一路上也很順利!我到醫院的時候,兒子已經從麻醉中醒過來了。你到米蘭了嗎?現在住在哪兒?”

  約翰不由得愣住了,他如釋重負地把今天的事告訴了勞拉。勞拉聽了很生氣,約翰只能再三保證,會在明天一早開車回家。

  掛了電話,警察又找上門來,說他們找到了那對姐妹。約翰羞愧難當,跟著他們來到警局,說自己搞了個大烏龍。那對姐妹既疑惑又憤怒,但最后還是原諒了約翰。

  為了表達歉意,約翰把那對姐妹送回了她們的住所。那姐姐對約翰說:“這事不怪你,也許你看到的那渡輪是真的。我妹妹說你也是個通靈者,只是力量比較弱。她還叫你們夫妻倆離開威尼斯。”

  約翰點頭說:“我妻子和我說了。但為什么我會在渡輪上見到她,還和你們在一起?實際上那時候她在飛機上啊。”

  那姐姐回答:“可能是你妻子一直惦記著我們。我們之前已經把地址給了她,以后有需要時可以聯系我們。”

  約翰點點頭,給姐妹寫下自家的地址和電話號碼,說:“如果有需要,你們也可以聯系我們。”他吸了口氣,“這么晚了,我得走了,都已經過了12點了。再次為剛剛發生的一切說聲對不起。”

  誰知,盲人妹妹突然緊緊抓住約翰的手,不肯放開。她斷斷續續地說:“你女兒……我看見你女兒……”然后她抽搐著癱在了姐姐的懷里。那姐姐匆忙說:“她又開始通靈了。你走吧,我能應付。”

  約翰猶豫了一下,轉身走了。他在小路上走著,突然見到了之前那個戴尖兜帽的小女孩,她正飛快地奔跑著,好像是在逃命,有個人在后面追趕。

  剎那間,約翰想起了當時聽到的嘶喊聲,他一下子反應過來:后面那人一定就是殺人狂!他要殺了這孩子!這么想著,約翰一把抓住小女孩,來到一個隱蔽的樹叢,低聲對她說:“別怕,我不會讓他傷害你的!”女孩費力地站起身,站在他面前,尖兜帽從她頭上掉下來。約翰盯著她,緊張得發不出聲音。這根本不是個孩子,而是一個稍顯敦實的女侏儒!她笑嘻嘻地看著約翰,點了點頭。

  樹叢外傳來腳步聲,那人大聲用意大利語叫著:“給我出來!警察!”約翰正想呼救,卻見女侏儒冷哼一聲,抽出一把刀,刺穿了他的喉嚨。

  彌留間,約翰突然明白了,他真的是一個通靈者。他在大運河上看到的那渡輪,帶著勞拉和兩姐妹前往威尼斯,不是發生在昨天的事,而是明天,她們是為了他的死而來的。約翰閉上雙眼,最后一個念頭是:我應該聽那對姐妹的話,昨天離開威尼斯的。這一切,難道真是命中注定……

Tags: 命中 注定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532.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