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盟軍敢死隊

來源:故事會 作者:滕巍

  獄 長

  二戰期間,德軍中尉格里尼在一次任務中肺部受了傷,被調到第五戰俘營當獄長,由此退居二線。

  格里尼是搞情報出身的,即使看守監獄也不忘老本行。

  戰俘營關押的囚犯都是盟軍俘虜,他們來自不同的作戰部隊,或多或少掌握一些軍事情報。前任獄長是個酒鬼,經常虐待戰俘,格里尼上任后宣布:誰能提供有價值的情報,就可以增加放風時間,每周還有加餐,能獲得香煙和美酒。

  面對誘惑,果然出現了叛徒。

  叛徒普藍哲夫被俘前是一個通訊員,他告訴格里尼,當地雖然已被德軍占領,但是有一支盟軍敢死隊始終伺機而動。

  “他們有四名成員,為了保密,都沒有真名,只有代號,”普藍哲夫說,“他們的代號分別是‘金錢蟒‘蝙蝠‘百里鷹和‘鯊王。據我所知,他們一直想端掉第五戰俘營,救出戰俘。”

  格里尼初來乍到,這個情報太及時了,他獎勵了普藍哲夫。

  第五戰俘營共有八棟牢房,由廢棄的兵營改造而成,分散在開闊的田野上,看起來相當暴露。為了防止盟軍敢死隊偷襲,格里尼決定加筑高墻,把所有牢房圍成一個整體,并在墻頂架起機槍崗哨,在附近布下電網,由此連成一個堡壘。到時候別說是四人小分隊,就是四百人的整編軍也不一定攻得進來。

  圈建堡壘時,格里尼驚訝地發現,戰俘營周邊的農田里種的竟然不是莊稼,而是煙草!

  格里尼立即意識到這是一筆秘密財富,絕對不能讓戰俘營外面的人知道,尤其是自己的上級,軍官倒賣煙草,那可是要掉腦袋的。好在有這些被關押的戰俘,他們被格里尼派到煙草田里干活,戴著鐐銬松土、澆水、曬煙葉……

  幾天后,有戰俘在煙草田里暈倒。起初,格里尼認為他們是在裝病,然而暈倒的戰俘越來越多,他只好請來獄醫。

  獄醫馬丁診斷后說:“他們是尼古丁中毒。煙草這種植物一旦沾上晨露或者夜雨,葉片會釋放大量的尼古丁。這些人在戰俘營里受苦,體質本來就弱,我建議讓他們在煙草田干活時,佩戴防毒面具。”

  為了不耽誤培植煙草,格里尼給所有戰俘配發了防毒面具,之后再沒出現過中毒暈倒的情況。大家下地干活時戴著面具,有時太累了,回到牢房也懶得摘下來,戴著面具倒頭便睡。

  只有普藍哲夫不用干活,因為他提供了很多有價值的情報,使盟軍在正面戰場上遭受了巨大的損失,這也讓格里尼獲得了嘉獎。

  格里尼把種好的煙草做成手工雪茄,他在肺部受傷前,是軍中有名的“大煙槍”。子彈帶走了他半片肺葉,卻沒帶走他的煙癮。現在他雖然抽不了煙,但偶爾抽一支雪茄是沒問題的,因為雪茄煙不過肺,在嘴里轉一圈便吐出來,只用味蕾品嘗余香。除了自己享用,格里尼還把這些雪茄拿到黑市上售賣。在戰爭年代,雪茄可是稀罕貨,格里尼賺了個盆滿缽滿。

  可這時,看守戰俘營的副官卻帶來一個壞消息:普藍哲夫在牢房里遭人暗殺了。

  金錢蟒

  一棟牢房共有三層,戒備森嚴,每間牢房關押十幾個戰俘,門口都有崗哨,夜里還有士兵巡邏。

  普藍哲夫是被活活勒死的,全身十余處骨折,整個身體像被巨蟒纏繞過,扭曲得變了形。

  殺手是在牢房里下的手,沒用武器,不驚動士兵和牢房里的其他人,殺人于無聲……能做到這幾點的,只有“金錢蟒”。

  格里尼知道,“金錢蟒”是特種兵中的格斗高手,身懷巴西柔術和鎖骨擒拿兩項絕技,只要被他近身,他就會像蟒蛇那樣用身體纏住獵物,越勒越緊直至獵物斷氣。

  普藍哲夫本可以提供更多有價值的情報,卻因為一時疏忽,就這么被滅口。格里尼派兵封鎖戰俘營周圍的交通,四處搜索“金錢蟒”的下落,卻是竹籃打水一場空。他氣得吐血,由此牽動舊疾,一下子病倒,什么工作都做不成了。

  戰俘營失去了長官監督,瞬間亂套了。士兵們該站崗的不站崗,連牢房也不查了,每天通宵打牌、喝酒。那片煙草田也因為疏于照料,大批煙葉都枯死了。

  這天夜里,巡邏的士兵又喝成了一攤爛泥,醉倒在牢房邊。突然,一個人影從巡邏士兵的口袋里摸出鑰匙,打開牢房門,悄悄溜了出來。人影從牢房的第三層來到第一層,牢房門口本應有兩個士兵站崗,但這晚只有一個,而且他守備松懈,竟然在站崗的時候抽煙。

  人影瞅準時機,悄無聲息地來到士兵身后,突然來了一記鎖喉。士兵還沒來得及呼救,就被揉成團的防毒面具堵住了嘴。士兵想要掏槍,雙腿卻被人影絆倒,整個人貼緊人影倒了下去,被人影緊緊鎖住……這人影正是“金錢蟒”,原來,他殺死普藍哲夫后一直躲在牢房里尋找時機逃走。

  伴隨著關節斷裂的聲音,士兵被絞死了。“金錢蟒”剛要起身,高墻上的探燈突然亮了,格里尼率領一隊士兵站在不遠處,準備阻擋他的去路。“金錢蟒”是特種兵中的佼佼者,曾以一人之力干掉過德軍的一個中隊,只要給他一把槍,格里尼的這點兵力不算什么。

  “金錢蟒”試圖從死去的士兵身上搜槍,卻發現手被士兵的軍裝粘住了,身體也和士兵緊緊粘在了一起——士兵的身上被抹了強力膠水,這是格里尼的圈套!

  格里尼“哈哈”大笑道:“這可是給‘蚊式轟炸機黏合機身用的膠水,花了我不少錢吶。”

  “金錢蟒”試圖反抗,可士兵的尸體和他牢牢地粘在一起,他連站起來都很費勁。

  格里尼點了一支雪茄,他氣色很好,前幾天只是在裝病,故意賣一個破綻讓“金錢蟒”上鉤。

  格里尼狠狠說道:“這家伙讓我虧了一大筆。”接著舉起手槍,扣動扳機打爆了“金錢蟒”的頭。

  一旁的副官說:“為什么不留他一命?說不定他會像普藍哲夫那樣提供情報。”

  格里尼笑著說:“一切都在計劃中。”

  格里尼讓副官把“金錢蟒”的尸體掛在高墻電網上,以此向盟軍敢死隊示威。

  蝙 蝠

  盟軍敢死隊有仇必報,格里尼殺了“金錢蟒”,其他人一定會來找他算賬。格里尼的計劃就是引蛇出洞,永絕后患。

  可幾天后,格里尼沒有等來敢死隊,卻等來了軍事法庭派來的軍紀官。軍紀官說,有人給上級發了一封秘密電文,檢舉格里尼身為軍官參與黑市交易,發國難財。軍紀官特來實地調查,如果檢舉屬實,格里尼將被押送到法庭審判。

  戰俘營堡壘中央的煙草田就是最好的證據,格里尼被關了禁閉。

  昔日的獄長淪為了階下囚,陰冷的牢房和糟糕的伙食很快讓格里尼染上疾病,他被送到了獄醫室。

  馬丁檢查后說他只是感冒,并無大礙,但考慮到他的肺病史,建議他去戰地醫院做徹底的檢查。

  突然,格里尼捂住胸口,表情痛苦地說:“我有心臟病……”

  馬丁趕緊從藥箱里拿出聽診器,格里尼往窗邊挪了挪,打開窗戶透氣。于是馬丁也來到窗戶邊,一只手拿著聽診器放在格里尼胸前為他聽診。這時,格里尼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掏出一副手銬,“咔嚓”一聲,將馬丁伸過來的手銬在了窗邊的欄桿上。

  馬丁驚訝萬分:“你這是干什么?”

  格里尼冷笑道:“你差一點就要了我的命,‘蝙蝠。”

  “獄長,你說什么?”馬丁仍是一副云里霧里的樣子。

  “你是盟軍敢死隊打入戰俘營的情報員,你讓我給種煙草的戰俘配發防毒面具,好讓‘金錢蟒戴著面具逃過我的耳目,混進牢房殺了普藍哲夫。檢舉我的那封秘密電文也是你發的。”說著,格里尼拿出了那封電文。他也是搞情報出身的,“蝙蝠”發完電報后一個小時,電文就被截獲了。

  “你想利用軍紀殺掉我,但你不知道軍紀官早已被我收買。‘蝙蝠,你是優秀的情報員,可惜這個要你命的情報卻沒有搞到。”

  “我低估你了。”馬丁,也就是“蝙蝠”,表情鎮定地說,他似乎早就料到了會有這么一天。

  格里尼掏出手槍指著“蝙蝠”的腦袋,讓他給盟軍總部發電文。格里尼這么大費周章,就是為了能通過“蝙蝠”竊取到更重要的情報。

  “蝙蝠”的一只手被銬住了,根本無力抵抗。他打開藥箱最底層的暗格,拿出藏在里面的電臺和小型密碼機。格里尼說一句,他便在密碼機的鍵盤上敲下相應的電文,節奏一致。

  可漸漸地,格里尼覺得有些不對勁,他精通盟軍的發報格式,破譯過大量秘密電文,可是“蝙蝠”現在的發報格式是他從沒見過的……格里尼聽到老舊的電臺內部傳來輕微的“滴答”聲,他迅速做出反應,翻身從窗戶跳了出去,躲到一堆掩體工事后面。

  緊接著一聲巨響,藏在電臺里的炸彈被“蝙蝠”引爆,把整個獄醫室炸成了一片廢墟。

  百里鷹

  “蝙蝠”暴露后想要同歸于盡的計劃沒有成功,格里尼死里逃生,他已經殺死了兩名敢死隊成員,血仇深種。

  根據格里尼先前獲得的情報,“百里鷹”和“鯊王”在其他地方分頭執行任務,因此沒有跟“蝙蝠”和“金錢蟒”聯手行動。

  現在,“百里鷹”已經完成任務趕了回來。“百里鷹”是盟軍中最出色的狙擊手,能夠射殺人于數里之外。為了躲避“百里鷹”的暗殺,格里尼縮小了自己的活動范圍,每天都待在營房里,能不出門就不出門,就連窗戶玻璃都換成了防彈的。

  這天夜里,格里尼在營房看報,突然遠處有兩聲槍響,接著一顆子彈穿過防彈玻璃射進了營房!

  “百里鷹”的狙擊槍里填裝的是特制子彈,他用前兩發子彈破壞掉防彈玻璃,打開一個缺口,第三發子彈就能從這個缺口射進來了。三發子彈必須連貫、快速地打在同一個點上,這就要求狙擊手具備高超的射術。然而因為前兩發子彈有短短數秒的緩沖,給了格里尼死里逃生的機會,子彈沒有擊中格里尼的要害,只打中他的肩膀。

  眼看防彈玻璃也擋不住“百里鷹”的子彈,格里尼干脆搬進了沒有窗戶的牢房,以禁閉自己來保證絕對的安全。這么一來,子彈是打不進來了,可也有一個問題:格里尼不能抽雪茄了。

  雖說抽雪茄煙不過肺,可以減少對格里尼肺病的影響,但是吐在牢房里的二手煙危害很大。往常格里尼都是到屋子外面抽雪茄,如今他每天只能待在牢房里,犯煙癮的時候特別痛苦。

  格里尼心想,敵暗我明,與其被動挨打,不如主動出擊。這天,格里尼冒死走出牢房,在他身前是一群受鼓動甘愿為他擋子彈的排頭兵。格里尼剛點燃一支雪茄,遠處的槍聲驟然響起,格里尼迅速在排頭兵的掩護下躲進了牢房。

  “東邊21點方向!”副官根據槍聲的位置,判斷出“百里鷹”的藏身之處,立刻帶人包抄過去。槍聲是狙擊手的命門,開槍后一旦無法擊殺目標,就會讓自己暴露。然而副官沒有在槍響的地方找到“百里鷹”,卻發現藏在樹林里的一個微型錄音機,之前的槍聲不過是錄音……他們都被“百里鷹”耍了。

  格里尼每天都活在槍聲的陰影下,時常做噩夢。這天深夜,格里尼又被噩夢驚醒,他忍無可忍,不顧一切地走出牢房,點燃一支雪茄,對著遠處空曠的田野喊道:“我知道你想殺我,但在開槍之前,你最好看看那邊。”說著,他用手指了一個方向,那里站著一群平民。只見一個德國士兵用刺刀對準了一個小男孩,小男孩嚇傻了,他的媽媽在一旁哭得撕心裂肺。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刺刀刺下去的一瞬間,槍響了,士兵應聲倒地,小男孩得救了。

  “西邊15點方向!”副官舉著望遠鏡大喊道。

  高墻上的探照燈一齊亮了,把黑夜照成了白晝,一個端著狙擊槍的瘦削身影出現在西邊的白樺樹上——“百里鷹”暴露了。

  “百里鷹”想換個地方藏身,但刺眼的燈光讓他很不適,反應慢了下來。埋伏在堡壘中的德國狙擊手迅速鎖定目標,扣響了扳機。“百里鷹”的身體瞬間被子彈射穿,跌落樹下。

  鯊 王

  盟軍敢死隊犧牲了三名成員,就此解散,格里尼安穩地活到了戰爭結束。德軍雖以戰敗告終,但在德國戰敗之前,格里尼做了個聰明的決定——主動向盟軍投降。

  格里尼不屬于一線作戰部隊,擔任獄長期間也沒有虐待戰俘的行為。他不僅主動釋放全部戰俘,還給紅十字會捐了一筆巨款,用于各國的戰后重建。由此,盟軍接受了格里尼的投降,沒有把他和那些雙手沾滿鮮血的戰犯關在一起。

  和平之后,格里尼投資成立了一個煙草莊園,專門給國營煙草公司提供種植的煙草,生意做得順風順水。格里尼搖身一變,成了叱咤商界的社會名流。而曾經在第五戰俘營執行任務、流血犧牲的三個秘密代號,似乎早已被遺忘了……

  這年,莊園的煙草長勢又很喜人,采摘的煙葉囤了滿滿五大倉,格里尼只等著把貨交給煙草公司,然后和股東們大把大把地分錢。

  突然有一天,煙草公司新來的經理宣布要與格里尼解約,理由是他們煙葉的成色不符合標準。當地煙農都是為國營煙草公司服務的,由于煙草這一產品的獨特性,私人大量種植是違法的,更不允許私人買賣。如果煙草公司拒絕收購,那么這些煙草就只能銷毀了,那可是一大筆錢!

  無奈,格里尼帶著巨款來到煙草公司經理的辦公室。他見到了那位經理,可無論他怎么說,經理就是不為所動,拒絕收購他的煙草。

  格里尼納悶了,心想:我什么時候得罪過你,你要這樣整我?

  經理似乎看穿了格里尼的心思,湊到他跟前,低聲說道:“你逃過了審判,但我記得你,你手里還有我三個好兄弟的血債。”

  “你是……‘鯊王!”

  “鯊王”沉默地點了點頭。

  格里尼逃也似的離開了煙草公司,他心跳加快,心想絕不能坐以待斃,必須除掉“鯊王”,否則麻煩會越來越多……可是,怎么才能做到不惹人懷疑呢?畢竟是和平年代,他不想因為謀殺而坐牢,而且“鯊王”是敢死隊成員,也沒那么容易被殺死。

  據格里尼所知,“鯊王”參加過海豹突擊隊,擅長水下作戰,甚至可以躺在海面上睡覺。現在雖然不再打仗,“鯊王”仍保持著游泳的習慣,每周都要到游泳館游泳。格里尼突然有了一個絕妙的計劃!

  這天,“鯊王”照常來到游泳館。他總是挑人最少的時間過來,而今天泳池里恰好一個人也沒有。“鯊王”一個魚躍進入泳池,手臂飛快地劃著水,雙腳有節奏地拍打著水花。游累了,他索性翻了個身,躺在水面上打起了盹兒。

  過了一會兒,“鯊王”覺得不對勁,他發現游泳池的水位在下降,而且下降速度越來越快,這樣下去,整個泳池很快就會干掉。說時遲那時快,泳池中央突然形成了一個漩渦,“鯊王”被漩渦吸住,身體無法控制。與此同時,泳池邊來了四個殺手,他們見“鯊王”被困住,慢慢向他靠了過來……

  原來,這一切都是格里尼的陰謀。他事先包下了泳池,并在泳池底下安裝了一個抽水機,當“鯊王”累了躺在水面上休息時,他就安排人悄悄打開閥門,放掉泳池里的水。泳池一旦沒水,就會變成一個逃不出去的角斗場。“鯊王”只熟悉水下作戰,不擅長陸戰,這時雇傭的四個殺手再上場,蒙住“鯊王”的頭使他窒息,最后重新把泳池灌滿水,偽造成一起溺水身亡的意外事故。

  夜幕降臨,格里尼在煙草莊園的辦公室里,盤算著殺手們此時應該已經完成了任務,正在回來的路上。他點燃一支雪茄,站在打開的窗戶邊吐著煙圈,然后咳嗽起來——這幾年格里尼肺病加重,即使抽不過肺的雪茄也會咳嗽。

  突然,一個渾身是血的人闖進了莊園。格里尼對著窗外發出一聲驚呼:“你沒死?”

  那人正是“鯊王”。

  “鯊王”沒作聲,他一拳擊暈格里尼,隨后迅速關上辦公室的窗戶,并從外面封住。接著,他又從外面鎖上房門,將格里尼鎖在密不通風的辦公室里。然后,“鯊王”從莊園的倉庫里拖來一車煙葉,順著辦公室頂上的氣窗,點燃煙葉,一捆一捆地燒,讓濃煙源源不斷地涌進去……

  很快,濃煙就填滿了整個辦公室,再也看不見人影。格里尼被嗆醒了,他敲打著房門,發出撕心裂肺的叫聲,卻又被劇烈的咳嗽聲代替,最終,他被濃煙熏死在自己的辦公室里。所有人都認定這是一起意外——肺病患者不聽醫囑,吸煙過量而亡。

  那么,“鯊王”是如何從泳池脫身的呢?原來,他游泳時有穿泳衣、戴泳帽的習慣,他假裝被漩渦吸住,其實是趁機脫下泳衣泳帽,揉成一團堵住抽水機的口子。殺手們當時大意了,想要提前動手,卻不知水已經不再流失,他們在水里和身經百戰的“鯊王”搏斗,勝負可想而知,全被“鯊王”干掉了。

  從煙草莊園出來,“鯊王”想去給“金錢蟒”“蝙蝠”和“百里鷹”掃墓,告訴他們大仇已報,卻突然想到他們都是執行絕密任務的,只有代號,沒有墓碑。

  這時,“鯊王”看見前面的高樓頂上掛著國旗,他眼中含淚,神情肅穆,對著國旗敬了一個軍禮。

Tags: 盟軍 敢死隊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501.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