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腳印謎團

來源:故事會 作者:夏克軍

  一場暴風雪襲擊了美國的緬因州,溫度驟降到零下30多度。保險公司的意外事故調查員肖恩,卻在這么個鬼天氣里接到了一個糟糕透頂的壞消息:他的一個客戶——莫利先生死在了卡塔丁山的雪地里。這意味著肖恩不得不冒著風雪前往現場,而且公司可能因此付出150萬美元的賠償金。

  莫利的父親是個古董商人,收藏頗豐。而莫利不同,作為“緬因州錫業”的工程師,他既不喜歡父親的行業,也不專注于自己的職業,他對賭博情有獨鐘,并且因此欠了一屁股債。父親死后,莫利為了還債,將父親的藏品逐一賣掉,時至今日,已經所剩無幾。

  據莫利太太回憶,昨天上午,地下賭場的老板福特上門追債,莫利被逼無奈,答應24小時之內還錢。他翻箱倒柜,又找出一件藏品,然后帶著去見一個客戶,莫利沒有透露客戶的任何信息,也沒有說見面地址。他駕駛著雪佛蘭轎車出門后,便音訊皆無。

  今天早上,巡警漢克在卡塔丁山公路的一個拐角處發現了莫利的車,一行清晰的42碼腳印沿著崎嶇蜿蜒的小路向山谷的松林去了。

  漢克順著腳印一路搜尋,在開闊地和松林銜接處,發現一個人僵臥在雪地上——那就是失蹤的莫利,他死了。他的胸口插著一把毒蛇獵刀,雪地上血跡斑斑。在死亡現場出現了另外兩行喬丹牌的44碼旅游鞋腳印,看上去像是從相反的方向走到現場,然后又離開而留下的。漢克順著腳印追蹤到懸崖邊,腳印就消失了。

  在漢克的引導下,肖恩來到死亡現場。因為警方設立的黃色隔離帶還沒有被撤走,現場保持著原來的樣子。漢克用凍得通紅的手指著那44碼的腳印,說道:“兇手約莫利在此交易,顯然早有預謀。他從懸崖那邊過來,殺死了莫利,然后回到懸崖,借助某種工具逃了。”

  肖恩掏出一支雪茄遞給漢克,不動聲色地問道:“漢克,警方鎖定犯罪嫌疑人了嗎?”

  “沒有,現場只有一把毒蛇獵刀,刀柄上有個圓形標志,像是私人刻制的,完全不像廠家標志。”

  毒蛇獵刀、圓形標志?肖恩突然想起一個人——地下賭場的老板福特。福特從事危險行業,所以也投了人身意外保險。肖恩對自己轄區的客戶了如指掌,這位福特先生是毒蛇獵刀協會的會員,也是喬丹的忠實粉絲。想到這,肖恩辭別漢克,立刻驅車拜訪了福特。

  肖恩簡單說明來意,接著就直奔主題:“福特,我記得你有一雙44碼的喬丹旅游鞋。”

  “是的,我也記得自己從20歲就穿44碼的鞋子,到目前為止已經穿了幾十年了。”

  “你還有一把毒蛇獵刀,上面還有個圓形標志……”

  “完全正確,但我的喬丹旅游鞋和毒蛇獵刀都不見了。”

  “那么昨晚你去了哪里?”

  “10分鐘前,警察已經問過這個問題了,但是為了我的清白,我不介意再說一遍。昨天傍晚,莫利給我打電話,他沒有籌到錢,想把一枚古幣抵押給我,并且約我去卡塔丁山的峽谷見面。真是見鬼,我居然去了,但我沒有見到他。”

  “這只是你的一面之詞吧。”

  “補充一句,我有恐高癥,怎么可能爬上懸崖還全身而退呢?好了,我受夠了,肖恩,在我的律師進來之前,請你馬上滾吧!”

  既然人家下了逐客令,肖恩便知趣地告辭。他想起來,他看過福特的投保簡歷,也暗中做過調查,福特確實患有恐高癥。盡管所有不利的證據都指向福特,但福特不可能從懸崖出入現場。那么兇手會是誰呢?肖恩決定再回現場看一看。

  巡警漢克還在附近巡邏,肖恩跟他打了招呼后,就第二次進入了死亡現場。

  從莫利的汽車停靠處到死亡現場,這一段路上的42碼腳印沒有特別之處,顯然是莫利留下的。從死亡現場到懸崖那一段路上的44碼腳印,引起了肖恩的注意。他發現這后半段路上的右腳腳印有個細小的凹陷。更讓肖恩費解的是,帶有凹陷的腳印又從懸崖邊延伸到現場的一棵松樹旁。

  肖恩嘀咕了一句:“真是奇怪,如果這44碼的腳印是兇手留下的,那么看起來他不像是從懸崖進入現場再離開的,更像先從現場去了懸崖,再回到了現場。”

  漢克看了肖恩一眼,然后補充道:“死者嘴里含著一枚看似價值不菲的古幣,如果兇手是為了謀財害命,怎么會沒發現這個寶貝?”

  據漢克回憶,莫利的尸體就躺在那棵松樹之下,松樹在一人高的位置,有段突出的樹枝與主干形成了一個V形夾角,上面殘留著一丁點灰色的粉末。肖恩用指頭輕輕擦拭了一下,有一種滑膩的感覺,他用舌尖舔了舔,立刻感覺到一種酸澀的味道,顯然那粉末不是雪的碎屑。

  肖恩又遞給漢克一根雪茄,口中喃喃道:“真遺憾,我到之前,死者尸體已經被警方帶走了,真想看看尸體上是否還有別的線索。”

  漢克接過雪茄,嘴角斜斜地笑了笑,他掏出手機,道:“你運氣好,我剛才拍過一張死者在現場的照片。”

  肖恩湊過去仔細看了看,他突然發現照片中,死者42碼旅游鞋右腳的鞋底嵌著一截松枝。

  肖恩做了一個大膽的設想:莫利事先偷了福特的毒蛇獵刀和44碼喬丹鞋,他照著那鞋制作了一副44碼的鞋底。昨天傍晚時分,莫利約福特前往峽谷,自己穿著42碼旅游鞋從汽車停靠處走到死亡現場,然后把制作好的44碼鞋底套在自己的旅游鞋上,走到懸崖后又返回現場。接著他取下44碼鞋底藏到松樹枝上,利用福特的毒蛇獵刀自殺身亡。

  在前往懸崖的途中,一截斷下的松枝刺穿了44碼鞋的鞋底,深深嵌入了42碼旅游鞋的鞋底,這就是為何從現場到懸崖的半途中,以及從懸崖到現場的整個途中,腳印出現了凹陷的痕跡。

  “但警方在現場沒有發現44碼的鞋底實物,它不翼而飛了,這很奇怪吧?”

  “那很簡單,它被山谷凜冽的寒風吹走了。”

  肖恩說這話可不是在開玩笑,他雖然現在從事于保險行業,但當初他學的專業卻與莫利相同。這一次,正是專業知識給了肖恩啟示,他認為那副44碼的鞋底是用錫制造的。作為“緬因州錫業”的工程師,莫利也一定知道,錫在13度以上,是以白色的晶體形狀存在的,低于零下33度就會產生“錫疫”現象,變成灰色的粉末。昨天夜里,卡塔丁山地區溫度最低達到零下36度,寒風呼嘯,這足以讓錫制鞋底變成粉末并且被風吹散。

  在漢克的幫助下,警察局的技術人員證實了肖恩的判斷,莫利的旅游鞋底以及松樹V形夾角處都有錫的化學成分,而且42碼鞋底的松枝確實是造成44碼鞋印凹陷現象的原因。另外,據專家鑒定,莫利口中的那枚古幣是贗品。

  與此同時,肖恩去醫院拜訪了莫利的主治醫生,得知莫利的胃癌已到晚期,時日無多了。

  一個星期后,肖恩帶著一沓文件資料約見了莫利太太。肖恩委婉地說出了自己的調查結果:莫利已患晚期胃癌,而他的人身意外死亡險還有一周就到期了。因為自殺和幾種重大疾病被排除在保險范圍之外,賭場老板福特又如索命鬼似的追債,莫利思前想后,決定制造一起“假謀殺案”。

  肖恩非常遺憾地通知莫利太太:莫利死了,但是保險公司不會賠償一分錢,因為他采取了一種極端的死亡方式——自殺。

Tags: 腳印 謎團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500.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