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真正的死因

來源:故事會 作者:童樹梅

  林海波是個二十歲的大男孩,他最近下了決心,要給黃大頭一點顏色看看。

  黃大頭是村里的第一大惡人,三十來歲,仗著村里成年男人都外出打工了,自己又有一股子蠻力氣,成天欺男霸女,壞事做盡。

  最近,黃大頭瞄上了林海波的女友曉芹,開始對曉芹動手動腳。林海波想,若任其發展,后果不堪設想!

  可林海波瘦瘦弱弱的,硬拼根本不是黃大頭的對手。經過反復思考,他決計在一座小木橋上做手腳。黃大頭住在村西頭,從村里回家必須得經過這座小木橋。

  這天傍晚,黃大頭拎著兩斤肉進了曉芹家,一看到水靈靈的曉芹,黃大頭眼睛都直了,肉麻地說:“妹子,你真漂亮!今兒個晚飯就在你家吃了……”

  曉芹的爸媽全在外地打工,家中只有她和年邁的奶奶。此刻見黃大頭來,兩人嚇得瑟瑟發抖,可又無計可施,只好接過肉下起廚來,心里盼望他吃過晚飯后早點走。

  天色漸漸黑了下來,黃大頭一邊大碗喝酒大塊吃肉,一邊硬逼著曉芹陪他一起,曉芹以身體不適為由推了酒,坐在他旁邊強作歡顏。

  黃大頭不知道,林海波一直偷偷跟著他,而且把這一切全看在眼里。看到這里,林海波已經氣得直發抖。可他沒有沖進去,而是返身回家,拿了一把短鋸子藏在衣服里,然后來到小木橋下。此時已是初冬,寒意逼人,四下沒有一個人。在橋下,林海波咬著牙鋸斷了一塊木板,他量了量長度,黃大頭上橋一定會踏上這塊木板,只要他踏上,木板必斷,黃大頭就會一頭栽下。河面雖不寬,但河水很深,酒后的黃大頭跌入冷水中,有他好受的!做完這些,林海波就躲進了橋邊的小樹林里。這樣一是防止有別人誤上了小橋;二是萬一黃大頭掉入水中,因為酒后無力爬不上來,也必須拉他一把。林海波只是想教訓黃大頭一頓,可不想殺人。

  等待的時間格外漫長,林海波一時心亂如麻:黃大頭會如我所愿踏上那塊木板嗎?怎么到現在還不來?他酒后會不會欺侮曉芹?我是不是應該去救曉芹,而不是在這里傻等?就在這時,林海波忽聽得腳步聲,抬眼一看,只見黃大頭踉踉蹌蹌地走過來。黃大頭看上去喝了不少,一路上跌跌撞撞的,等他走到小木橋邊,林海波在心里叫道:上、上,快上啊!

  只見黃大頭搖晃著身子上了橋,一步、兩步,“咣”的一聲,黃大頭突然摔在了橋板上,一動不動的,橋板也隨之斷了。黃大頭沒來得及發出一聲驚叫,就“撲通”一聲掉進了河里。

  林海波的心怦怦直跳,他迅速從小樹林里沖出來,跑到河邊一看,黃大頭人不見了!不會吧?黃大頭雖說喝了酒,但他水性極好,掉下去至少也得掙扎幾下吧?林海波愣了幾秒后,掉頭就跑,不能再呆在這兒了,免得讓人看見。

  第二天一早,村里爆出一個特大新聞:黃大頭死了,是淹死的。警察已經來過,把尸體拉走了。

  林海波知道后,身上直冒冷汗,自己竟殺了人?殺人是要償命的!一旦被警察發現,就完了……

  這時,曉芹來了。黃大頭死了,曉芹應該輕松高興才是,可她臉色蒼白,一雙手抖個不停。

  兩人一時相對無言,林海波有一肚子話要說,可又不知從哪說起。他擔心曉芹知道真相后會誤解他,正要鼓起勇氣開口交代,曉芹先開口了,她神色怪怪的,臉上全是細汗:“海波,我來是要跟你說一件事,你知道后不要離開我啊……那黃大頭,是我殺的!”這話一出,林海波驚呆了,只聽曉芹接著說:“你知道的,黃大頭對我一直沒安好心,原先只是說些瘋言瘋語,最近開始動手動腳了,再這樣下去,我遲早是死路一條,左右是個死,所以昨晚我殺了他。”

  林海波結結巴巴地問:“你殺他?你、你是怎么殺他的?”

  曉芹恨恨地說:“我早就備下了好多安眠藥,想找機會藥他,昨晚他到我家喝酒,我趁他不注意把藥放進了酒里。我算過,那些藥不會毒死他,我只是想讓他在回家的路上藥性發作,在路上睡著,好凍他一凍,讓他生場病,沒想到他掉到河里,淹死了。海波,我現在是個殺人犯,你嫌棄我嗎?”

  難怪黃大頭一掉進河里就沒影了呢,原來是藥性發作直接沉到河底了。不知怎的,林海波原本緊張的心忽然輕松了,他說:“曉芹,你錯了,實際上我才是殺人犯。”曉芹一愣,林海波又說:“你在他酒里放了安眠藥,并不會置他于死地,因為藥量不大,我才是真正的兇手,我把橋板鋸斷了,不然他不會掉進河里,也就不會死。曉芹,現在知道了吧,我才是兇手!”

  曉芹傻傻地看著林海波,說:“我們想到一塊兒了。可是海波,我才是真正的兇手,即使你在其中出了一點力,可我不放藥他就不會淹死的,你別跟我爭了……”

  林海波叫道:“我才是兇手,我不能讓你背黑鍋,曉芹,咱們說好了,如果警察找來就讓我承擔罪責,你好好活著,只要你心里有我,我死而無怨!”

  兩人爭執起來,接著一邊笑一邊流眼淚……過了一會兒,曉芹擦掉臉上的淚水,堅定地說:“海波,我拿定主意了,我們一起去自首,我不能讓你擔全責,否則心里永遠會有刺。來日方長,只要我們相愛,總有春暖花開的一天。”林海波想說些什么,曉芹已一把拉起他:“你不要再說了,我愿意跟我愛的人一起坐牢,走,自首去!”

  兩人來到縣公安局刑警大隊,警察聽完兩人的敘述,一臉的意味深長,說:“還有這樣的事?實際上法醫解剖尸體后,我們已查出死者胃中有殘留的安眠藥,現場勘查時也發現了小木橋的木板有被鋼鋸鋸斷的痕跡,但是……”警察說到這里,停了一會兒,又問:“你們還隱瞞了什么嗎?”

  曉芹和林海波對視一眼,一起搖頭。警察見狀,說:“尸檢時我們還發現死者胃中有大量的毒鼠強,這才是他真正的死因!你們確定沒用毒鼠強謀害死者嗎?”

  林海波和曉芹聽了大吃一驚,又一起搖頭,林海波說:“我們既然自首了,就不會有隱瞞的。”

  警察點點頭,對助手說:“先把兩人收監,這案件,有意思!”

  幾天后,警方通過調查,終于搞清了事件的真相。

  那天,黃大頭在曉芹家喝過酒往家走,因為安眠藥量不大,藥性一時半會兒并沒有發作。可他走著走著渴了,抬頭看到路旁一家小店還亮著燈,他便走過去準備拿瓶水喝。誰知店里沒人,事后才知道店主上廁所去了。黃大頭一眼看到椅子上有半瓶飲料和兩個饅頭,他一向蠻橫,想也不想拿起水就喝。可他不知道這水里有致命毒藥毒鼠強,原來店主好多東西被老鼠咬了,所以泡了好多毒鼠強,準備浸了饅頭毒老鼠,誰知道趕上要拉稀,就這么片刻的工夫,致命毒水被黃大頭喝了。第二天店主聽說黃大頭死了,就猜到是因為毒鼠強,可他哪敢聲張?想不到沒過幾天警察還是找上門了。

  警方通過尸檢得知,黃大頭跌下橋前,毒鼠強的毒性已發作,且足以致命。他喝下致命毒水之后,一路跌跌撞撞,走到橋上時最終毒發身亡,這時恰巧倒在事先被鋸斷的橋板上,隨后掉進了河里……

  警方認為,店主雖毒死了黃大頭,但一切并非他有意而為;曉芹和林海波雖有捉弄黃大頭的動機和行為,但那些并非是導致他身亡的最直接的原因,不過三人該承擔的法律責任是免不了的。而黃大頭之死則叫:多行不義必自斃。

Tags: 真正 死因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495.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