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奪走玉枕骨

來源:故事會 作者:劉建平

  田華是知名律師,口才犀利,專門代理有錢人的官司,賺得盆滿缽滿。

  這天,田華再次為一個有錢人贏得了官司,原告李老漢出庭后失魂落魄,當即爬到樓頂跳了下去。

  晚上,同事李立打來電話,單刀直入地說:“老田,李老漢是受害者,現在官司打輸,命也丟了,你心里沒有一點自責?”

  李立其貌不揚,領導不待見,田華更是瞧不起他。可李立總對田華指手畫腳,這不是嫉妒嗎?

  田華不無揶揄地說:“只要你想盡辦法,就能把黑的說成白的,律所和自己都能拿到高額收入,不好嗎?別忘了,你的工資或許還有我貢獻的一部分呢!吃水不忘挖井人,你是不是有點忘恩負義呢?”說完,田華“啪”地掛了電話。剛躺下,就見一黑一白倆瘦高個拉起他就走,田華掙扎道:“私闖民宅,企圖綁架,你們想進去呆幾年?”

  黑高個說:“嚇唬誰呢?從來都是我倆送人去地獄,沒人能送我倆進監獄。告訴你,你的陽壽到了!”

  田華扭頭看,自己身體還在床上,明白是黑白無常來勾魂,汗頓時下來了,趕緊求饒道:“原來是黑哥白哥,辛苦你倆跑一趟,我這里有的是錢,你們拿、你們拿。敢問,我年紀輕輕,怎么壽數就到了呢?”

  白無常嘻嘻一笑,說:“少……少套近乎,現在底下管……管得嚴,不敢拿死鬼們的錢了。你模樣周正,骨相極佳,特……特別是后腦勺這塊玉枕骨,本可有無量福壽。所謂不……不作不死,你是作死的,怨……怨不得別人。”

  白無常說話不利索,田華也聽明白了,陽壽是被自己折騰光的!

  說話間到了閻王殿,閻王臺上高坐,底下一群情緒沸騰的死鬼正在嚷嚷。田華定睛一看,其中有不少認識的,那個血肉模糊的很招眼,是李老漢!他們你一句我一句,聽得閻王胡子直翹,拍著桌子發脾氣:“老黑、老白回來了沒有?田華抓回來了沒有?”

  黑白無常一邊趕緊答應著“大王,來了”,一邊推著田華往前一送,田華一個站不穩,跪在了地上。

  閻王盯著田華看了許久,說:“你就是那個為了錢顛倒黑白的田華?你瞧旁邊滿滿一地的人,都在告你狀呢!你說你,祖上積了多少德,才給你修來一塊玉枕骨?有玉枕骨的人,有福有財有前途。可惜,你不走正道走瞎道,把自己人生揮霍沒了。言歸正傳,田華,聽準了,你的死期到了……”

  田華大聲抗議:“我反對,你們執法不公!”

  閻王一愣:“怎么不公?”

  田華站起來,說:“那玉枕骨既然是我祖上修來的,就是私人物品,不是涉案物品,我死了,這寶貝沒人繼承,所以不能讓我死;二是黑白無常半夜闖入我家,也不出示執法證,與其說我是被勾魂勾來的,還不如說我是被嚇死來的呢;三,你們執法特別粗暴,剛才把我摔在地上,膝蓋上破了皮……”

  閻王“啪”的一聲又拍了桌子,厲聲打斷道:“好一張利嘴!我最恨見到你這種訟棍。看在你祖先的面上,給你兩個選擇:一是繼續活下去,但玉枕骨送給別人;二是就此死了,玉枕骨你自己留著,在陰間受幾百年罪,投胎后帶走。”

  李老漢和一群鬼魂在一旁群情激憤,長短不齊的手抓撓著田華,大聲喊道:“太便宜你了,田華,我們要扒你的皮、吃你的肉……”

  田華迅速權衡利弊,琢磨自己掙下的千萬資產,夠自己花的了,獻出玉枕骨,總比死了值。他趕緊回道:“我要活,玉枕骨不要了!”

  閻王一擺手,黑白無常拉著田華進了一個房間,房間正中一個臺子,四周擺滿刀斧鉗錐,跟手術室沒什么區別。黑無常端來罐子,說:“這是麻藥酒,喝了吧,一會兒敲開腦袋不疼。”為了活,田華沒有猶豫,端起罐子把酒喝完了。

  田華立馬感覺頭重腳輕,意識模糊,被扶著躺在了臺子上。他隱隱約約聽見白無常說:“閻王爺……爺說要把玉枕骨……給老實巴交的李……立……”

  啥?玉枕骨給李立?田華聽到這里,徹底失去了意識。

  清晨,鬧鐘響了,田華醒來,感覺做了一個噩夢。在鏡子前打領帶的時候,他下意識摸了一下后腦勺,發現枕骨塌了進去,整個腦袋變得扁扁的。

  就算玉枕骨被換走了,但不影響掙錢是不?田華去了公司,迎面看到李立,細看之下,李立滿臉紅光,后腦勺很飽滿,氣質好像也提升了一大截。李立見到田華,停住腳步,說:“老田,不能為了錢,喪失律師尊嚴、損害社會公平。我們律師需要講職業道德……”

  田華瞠目結舌地聽著李立教訓自己,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田華氣鼓鼓地進了辦公室,拿起新代理案件的材料,看了半天,奇怪了,今天怎么一個漏洞也找不出來?

  情況不妙,田華趕緊請了假,去醫院做了腦部核磁共振檢查,醫生診斷,說大腦神經疑似被壓迫,導致反應遲緩,建議立馬住院治療。

  田華住院一個多月,錢花了不少,卻沒有好轉跡象,他心里直罵醫院無能。田華回單位上班后,發覺自己一段時間沒在單位,一些重要案件竟給了李立,而且效果還不錯,李立辦公室多了好幾面錦旗。

  幾天后,田華代理了一起工廠侵占農民耕地的案子。法庭上,在對方律師強烈的攻勢下,田華陣腳大亂,語無倫次,讓在場所有人大跌眼鏡。工廠一方最終敗訴,田華黯然離場。就這樣,田華連續輸掉幾場官司后,慢慢地,沒有人再敢找他代理案件了。相反,李立的工作、生活一切都風生水起。

  這天,田華破天荒地約李立出來喝咖啡,說有要事相談。李立喝下咖啡,人突然迷糊起來。

  李立蘇醒后,發覺自己被綁在病床上,另一邊床上躺的是田華。李立驚恐地問:“你想干什么?” 田華恨恨地說:“李立啊,我只是要奪回我自己的東西。你要怪,就怪閻王爺橫插一杠子!”

  很快,他們被推進了手術室。原來,田華決定狠心賭一把,他花光了自己所有的積蓄,聯系了一家黑醫院,約定做一臺更換枕骨的手術,然后想辦法把李立騙了進來。

  等李立醒來,發覺已經回到家中,后腦勺留下了一圈刀痕。他不知道田華對自己做了什么,到醫院檢查,醫生說一切正常。

  再說田華,他換回了玉枕骨,發覺自己的口才和思維不但沒有好轉,反而更糟了。田華到律所找領導要案子,被領導冷嘲熱諷了一番,碰了一鼻子灰。

  回家后,田華氣憤地把自己關進屋子,再也不出門了……

  終于,田華在憂郁和痛苦中死去,他再次來到閻王面前,大聲指責閻王不公:“為什么我從李立那邊奪回了玉枕骨,還是沒有回到原來的模樣,李立倒是越變越好?”

  閻王不緊不慢地說:“李立哪有什么玉枕骨?他的枕骨很厚,是個資質平平的人。可他為人正直,又肯下功夫,天天在家苦練口才,所以才會越變越厲害。其實,之前給你換的枕骨不算太糟,但你不滿足,用卑鄙手段換走了李立的枕骨。這都是你咎由自取,怨不得別人!”

  田華大吃一驚:“白無常不是說,你要把我的玉枕骨換給李立嗎?”白無常立刻上前一步,辯白道:“啟……啟稟大王,照您的要求,我們已經把玉枕骨換給了李……李老漢的孩子,作為田……田華對他的補償……”

  田華頓時明白了。當初,黑白無常給田華做手術時,田華暈得太不是時候,愣將白無常的“李……李”聽成了“李立”!

Tags: 玉枕骨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480.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