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大漠酒家

來源:我愛故事網 作者:小時

大漠之中,一切事物都了無生機,安峰嘴唇上出了一層白皮,臉色更是白得嚇人,活像大漠之中的一只孤鬼。

距他裝病從家中逃出已是半年,但如今,即使他沒病,也即將要被這死氣沉沉的大漠折磨出些病來了。

他拿劍的手往頭頂一遮,遮住那抹陽光,便看到了陽光下曬得脫皮的牌匾:大漠酒家。

他走了進去,即刻朝小二點了壺解渴的清酒,一邊飲酒,一邊休息。

少頃,酒舍里大搖大擺走進一身穿官服的大漢,朝老板娘要了酒,屁股往那兒一坐,便大聲嚷嚷起了自己最近的聽聞。

倒也真有人聽他說,只聽他道:“近日我去那白鎮辦公事,聽說了件奇事!“

眾人紛紛問:“王捕頭,何事?何事?”

王捕頭接了酒,便開始胡咧咧:“那白鎮上原有一富有人家,那家少爺娶了一少夫人,這少夫人來自醫藥世家,那可是一手好醫術,人長得更是別說,一個字:美!只可惜某年戰爭動亂,那少夫人被流寇搶了去,少爺自此相思成疾,竟活活病死了!奇哉奇哉!”

安峰喝酒的動作頓了頓,搖搖頭,繼續喝,只是一口下肚,竟被咳得嗆著了,重重咳嗽起來。

只聽王捕頭又道:“只是我卻看不起那少爺,竟為了一女人活活病死,放著那大好家業不要!窩囊廢!要換了我,丟了一個再娶一個不就是?這世界美人兒可是千千萬啊!”

眾人附和:“正是,正是。”

王捕頭看向一邊倚在墻上聽故事的老板娘,嬉笑道:“美人兒,今日我這故事講得精彩,這酒錢可能免了?”

酒舍老板娘轉身,也沒說免,也沒說不免。拿了盞茶,便放到了安峰桌上。說來也怪,安峰將那茶一飲,咳嗽竟就生生止住了。

老板娘往旁邊椅上一坐,翹起腿,睨向王捕頭,朱唇一啟,笑道:“王捕頭倒也該聽聽我這后續故事,看看可比你那精彩?要比你精彩,這酒錢我可照收。“

王捕頭努努嘴:“但聞其詳。”

“那少爺病死除卻相思,倒也與他自幼體弱多病有關,不然怎會娶個醫藥世家之女?不過...你只聽說這少爺故事,那被劫走的少夫人可還沒著落呢。”

老板娘微微一笑,不待眾人問,便又自顧自講了起來:“話說那少夫人被流寇劫走,遭遇可真真是悲慘,被流寇輪流侮辱,之后便被賣到妓院當起了風塵女子。有一日來了一官家恩客,完事之后竟憑借官家權威不給那少夫人錢。第二日那官家恩客又來光顧,只是這次......”

眾人聽到興頭上,紛紛問這次怎樣?就連安峰都下意識地將頭往老板娘的方向側了側。

老板娘便換了個坐姿繼續講:“那少夫人可是出身醫藥世家,用藥高手——也是用毒高手,數次受辱,她氣不過,一杯毒酒便將那官家恩客毒死了。之后官服通緝,少夫人便逃往大漠,開了家酒舍,賣起了酒,那酒舍的名字叫——叫——”

“大漠酒家!”人群中忽有人嬉笑著接了一句。

老板娘笑著點頭:“正是正是。”

眾人笑作一團,但笑著笑著,眾人的臉色便由笑意轉為了凝肅,繼而變作恐懼。

只見那王捕頭嘴角流出黑紫血液,明顯一副中毒跡象。

老板娘從椅子上起身,走近王捕頭,輕拍拍他的肩:“王捕頭,我這故事可還精彩?這酒錢咱就不免了吧?”

王捕頭已難以回答。

“夫人。”一片驚恐的寂靜中,安峰卻忽然開了口,他起身向老板娘走去,臉色是病容的慘白,眼中卻是熠熠的光彩,“離家半年,總算找到了你。”

版權聲明
1、本文由小時原創發布在我愛故事網,版權歸原作者和我愛故事網所有。
2、我愛故事網(5aigushi.com)已經獲得原作者授權刊登,其他媒體及報刊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Tags: 大漠 酒家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405.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