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陰陽百壽圖

來源:故事會 作者:賀小波

  江海是一位有名的書法家,他的一幅字能賣到幾十萬元。

  這天,江海正給人寫一幅“壽”字,忽然手機響了,是個陌生的號碼。對方很客氣地問:“你好,是江海先生嗎?我們是桃花鎮派出所的,剛才接到群眾舉報,有一個慣偷潛入你農村老宅行竊,正好被你的鄰居發現,合力把他抓住了。這人正被關在派出所審訊室里,如果你有時間的話,麻煩過來指認一下被盜之物。”江海一聽,立馬說:“好,我這就去。”

  江海的老家在桃花鎮桃花村,以前家里還住著個老爹,前些日子,老爹突發腦出血,人沒救過來,走了。送走老爹后,他和弟弟妹妹基本沒再回過老家,現在老屋只有鐵將軍把門。

  路上,江海猜測著,老家里會有什么東西讓竊賊瞄上了呢?想到這兒,他又有點后悔,都怨自己太粗心大意了,送走爹后也沒有翻翻他留下的舊物。

  沒過多久,江海就到了桃花鎮派出所。一個領導模樣的警察從樓里迎了出來,邊伸手邊自我介紹道:“江先生,你好,我是桃花鎮派出所的所長,我姓胡。”

  雙方簡單寒暄后,胡所長就進入了正題,他說:“江先生,這次潛入你家老宅的是個慣偷,四鄰八鄉都讓他偷了個遍。他也是派出所的常客,只是每次都因數額低夠不上判刑,最后又被放了。提起他,當地老百姓無不深惡痛絕,甚至都聯名讓我們把他送進監獄。”

  江海笑笑說:“這不成過街老鼠了?看來是夠讓人討厭的。”胡所長無奈地說:“是啊,雖然老百姓的呼聲很高,我們也得秉公辦事。這次你們村好幾家都被他光顧了……你是名人,聯系你方便些,所以我就把電話打到了你那兒。”說話間,兩人進了審訊室。

  那個慣偷剛才還叫囂著,這會兒看見胡所長領著一個穿戴講究的人進來,一下子就啞聲了,不住地偷瞄江海。

  胡所長瞪了那個慣偷一眼,痛心疾首地說:“小子,你看好了,這次指認的物品要是夠數了,可就誰也救不了你了。”

  慣偷聽了這話,知道跟胡所長一同進來的那人只是指認物品的,并沒有抓住自己的把柄,就試探地說:“胡所長,您放心,我絕對不給您出太大的難題,我偷的這些東西賣不了幾個錢的。”

  胡所長沒有搭理他,讓警員把贓物拿進審訊室,當著慣偷的面讓江海辨認。看了半天,江海點點頭說:“不錯,這都是我老爹的東西,不過都是農村常見的老物件,值不了幾個錢。” 慣偷聽了又偷樂起來,還沖胡所長做了個鬼臉。

  胡所長也不著惱,變戲法似的從身后拿出一個卷筒遞給江海,說:“江先生,那你再看看這個,是不是你寫的字?”他又指著江海,對慣偷說道,“你知道這人是誰嗎?江海先生!他不僅是老屋的主人,更是全國著名書法家,他的一幅字值幾十萬呢,不然我們也不會專門請他來辨認。”

  慣偷一愣,立刻哭喊起來:“我錯了,我再也不偷了,求您了,千萬別送我去坐牢啊!再說了,我也不是刻意奔著那幅字去的。”

  江海好像明白怎么回事了,他接過卷筒,小心翼翼地打開,這是一幅紅底黑字的“百壽圖”。胡所長著急地問:“怎么樣,是你的字吧?”

  江海沒有說話,仔細看了半天后,把“百壽圖”還給了胡所長,說:“這‘百壽圖不是我寫的。”胡所長納悶了:“不是你寫的?可這是他從你老家里偷來的。”

  慣偷一聽這話,興高采烈地喊了兩句:“謝天謝地,謝天謝地。”他還用戴著手銬的雙手緊緊抓住江海,“哥,不,叔,謝謝,謝謝您啊,您真是我的再生父母!”

  胡所長拿著“百壽圖”,仍不相信地問:“江先生,這‘百壽圖可是他從你家偷出來的,要不是你寫的,老爺子會保存得這么完好?”慣偷得意了,嬉皮笑臉道:“胡所長,快給我把手銬打開,我偷這些東西夠不上坐牢的,頂多罰個三五百塊錢。”

  胡所長狠狠瞪了他一眼,扭頭又向江海求證。

  江海指著“百壽圖”的落款和印章說:“先不說這幅作品的好壞,單看上面的落款和印章,這分明是一個叫顏之的人寫的,怎么會是我呢?”

  胡所長臉上一紅,尷尬地說:“這落款和印章到底是啥字,我們外行人根本認不出來啊。”說到這,他又懷疑地自語了句,“沒道理啊,自己兒子是著名書法家,老人還會去收藏一幅不值錢的書法作品?”

  這時,前來認領贓物的同村鄰居趙二叔看見了江海,就走上前打招呼。他不經意間瞥見了胡所長手中的“百壽圖”,不由自主地“咦”了一聲:“海子,這不是你爹上次過生日時你給寫的嗎?你爹當著鄰居的面炫耀了好長一陣子,生日過后就匆忙收了起來,說是他兒子的字值好多錢,得好好保存,不能讓賊惦記了,沒承想還是被偷了。”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這一句話讓江海面紅耳赤,愧疚不已。

  江海記起來了,他曾許諾過寫一幅“百壽圖”,在爹八十歲生日那天掛在中堂上,后來因整天忙著參加活動、應酬交際,不但忘了寫字,甚至連爹的生日也沒能趕回老家慶賀。

  一定是爹在生日前就在鄰居們面前夸下海口,之后只能背著兒女在集市小攤上偷偷買下了這幅字。想到這兒,江海不禁眼睛濕潤了。

  很快半年過去了,這天是江海老爹的一周年祭日。江海跪在墳前,燒著一幅剛剛寫好的“百壽圖”,邊燒邊說:“爹,您過陽壽時,我沒來得及給您寫這幅‘百壽圖,過陰壽時才給您寫了送去,您不會怪我吧?”

  頓時,墳前哭聲一片……

Tags: 百壽圖 竊賊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3386.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