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洗冤辨奸

來源:故事會 作者:吳濱

  戰爭年代,八路軍有位優秀的保衛干部叫陳英。一次,他護送幾位部隊的骨干去根據地開會,途經友軍連隊的駐地。連長正巧外出打野味了,副連長賀峰接待了他們。

  賀峰很快就端出幾杯冰水,讓他們先消消暑。陳英很吃驚,問他這大熱天的哪來的冰水,賀峰說:“連里建了個冰窖,由我專門負責,只招待往來的首長。”陳英聽了這溜須拍馬的話,對賀峰的行事作風有些不贊同。

  幾個人正說著話,就聽見一架飛機呼嘯而過的聲音。賀峰忙安撫道:“大伙兒別擔心,這里非常隱蔽,不會被敵機發現的。你們盡管安心休息,等連長獵了野味回來,晚上還可以打打牙祭。”陳英怕出意外,于是客氣地回絕道:“謝謝你的好意,還是趕路要緊,我們就不待了。”賀峰硬是攔著不讓陳英走,說他們連長回來會責怪他招呼不周的。

  這時,士兵林旭驚慌失措地跑了回來,說連長在打獵時被射殺了。賀峰忙讓林旭帶路,趕往現場。賀峰請求陳英也一同前去,陳英推脫不掉,便也跟著去了。

  幾個人很快就到了現場,那是一片林間空地。林旭用手指著一個方向,說:“兇手是在我身后的樹林里開的槍,開了兩槍就跑了。我沒看清那人的樣子。”陳英在林子里查看了一番,問林旭:“能給我看一下你的槍嗎?”林旭忙說:“我是勤務兵,槍法不好,平時都不帶槍的。”陳英又問:“那能讓我看一下你們連長的槍嗎?”林旭轉頭看賀峰,見賀峰點了點頭,便走到尸體旁,拿過連長的槍遞給了陳英。

  陳英打開彈匣,取出一枚子彈看了看,問兩人:“你們連長的子彈都是專門做過記號的?”賀峰接話道:“是的,連長使用的子彈上都涂了紅漆。”陳英把彈匣里的子彈都取了出來,當著兩人的面數了一遍后說:“這樣一個彈匣能裝20 枚子彈,現在只剩18枚。”說著,他從口袋里掏出一枚彈殼,“這枚彈殼是我剛剛從那邊的一棵樹上取下的,應該也是你們連長的。”兩人一看,那枚彈殼上果然也涂著紅漆。

  這時,陳英冷不丁地說:“我想,這彈匣里少掉的另一枚子彈應該就是射殺了你們連長的那枚。”“連長怎么會被自己的子彈打中?”賀峰不信。“那就要問他了。”陳英抬手指了指林旭。林旭此時面色慘白,已經慌得說不出話了。

  賀峰上前,一把揪住他,吼道:“原來你是內奸,我斃了你!”林旭邊哭邊求饒:“我真不是故意的!我真不是故意的!”陳英示意賀峰先放開他,聽他解釋。林旭頓時癱軟在地,緩了一會兒才說:“兩槍都是我開的。連長說我槍法差,非讓我打鳥練練槍。我第一槍打樹上了,開第二槍時隊長就倒下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因為怕背上叛徒暗殺的罪名,所以撒了謊。可我真不是故意的!”

  陳英對賀峰說:“我想,這次他說的是實話。剛才我去他所說的兇手開槍的方向查看,發現那里地面泥濘,卻沒有留下任何人的腳印,便對他的說辭產生了懷疑。后來我又發現了樹上的彈殼,而那棵樹的邊上還有一塊大石頭,石頭上確實有一道彈痕,我想是子彈打到石頭上發生了彈射。”賀峰按著陳英的話,查驗了一番,這才打消了對林旭的懷疑。

  在回連隊的路上,林旭連連感激陳英為他證明是誤殺,兩人說話間又聽到了敵機飛過的聲音。陳英想起早上的事,不禁說了句:“這一帶怎么總有敵機飛過?”林旭跟了句:“是啊,以前不這樣,這幾天特別頻繁,吃晚飯的時候都有。”陳英心中一動,冒出個念頭。

  回到連隊,賀峰說:“時候不早了,各位還是吃過晚飯休息一晚再走吧。”這一次,陳英沒有再推辭。

  到了晚上,眾人聚在一處吃飯。吃到一半,賀峰說要出去上廁所。

  陳英忙攔住了賀峰,賀峰說:“有什么話等我回來再聊。”正說著,夜空中突然傳來敵機的轟鳴聲,賀峰更是急著往外面走,可陳英依舊不讓賀峰走。賀峰情急之下抽出手槍對著陳英大喊:“松手!”陳英二話不說,一把拽住他胳膊,使了個掃堂腿把賀峰摔倒在地,順勢繳了他的槍。

  眾人一見,紛紛責問陳英這是干什么,陳英從容地說:“他知道敵機之前探完路,這次是來扔炸彈的,所以想趕緊逃跑。”話音剛落,空中就響起了投彈聲,奇怪的是,炸的卻是對面的山頭。

  陳英告訴大家說:“聽說敵機前幾晚都在吃晚飯的時候飛來,我就想到這可能不是巧合,而是陰謀,賀峰就是這陰謀的制造者。今天,他一再挽留我們,就是想在晚飯時一舉消滅我們。”

  賀峰一聽大喊:“你這是污蔑!你有證據嗎?”

  陳英拿出一盞燈說:“敵機夜間轟炸必須有燈火指示目標,這燈是我從這屋頂上發現的。我拿走燈,在對面山頭點了一個火把,才讓敵機錯炸了目標,而這燈就是你賀峰放的!”

  事到如今,賀峰還在狡辯:“胡說,憑什么說是我放的?”陳英不慌不忙把燈拆開,解釋說:“這個燈的延時裝置很巧妙,上面有個漏斗,漏斗里的水慢慢滴下來,和下層的生石灰發生反應,這兩者一混合就會產生大量的熱量,從而點燃最下面浸了煤油的棉布,燈就會自動點亮了。”

  說到這,陳英把漏斗里的水倒了出來:“大家看,水這么涼,還有冰碴,肯定是冰化成的。為什么用冰呢?因為直接把燈點燃放到屋頂上,放燈的人就有可能暴露,而冰需要先化成水,這人就有了從容離開的時間。關鍵是盛夏哪來的冰?誰說過只有他掌握著特供首長的冰?”

  聽到這里,賀峰啞口無言,他沒想到用來實現陰謀的冰,最后反而成為揭露自己陰謀的證據。

Tags: 部隊 敵機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3381.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