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鬼故事 > 

脖子上的紅繩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2003年的夏天,我高中畢業了,值得慶賀的是,高考成績非常理想,我被華中科技大學錄取。

  開心之余全家為了慶祝我的金榜題名,同時也想讓我徹底放松放松,決定去宜昌周邊的下牢溪去踏青。

  有心的朋友可以了解下“宜昌下牢溪”,這是宜昌比較有名的景點,主要是那里有山有水,到了夏天許多在宜昌讀書的學生都會來這里踏青游泳。話說下牢溪發源于宜昌縣的牛坪埡,自北向南流經柏木坪、白馬嶺、覃家廟、姜家廟,至南津關注入長江。下牢溪清澈見底,碧澄如玉,溪流蜿蜒曲折入層巒疊嶂之中,兩岸奇峰競秀,翠林藏鶯,繁花戲蝶,飛泉鳴琴,一步一景,幽靜美妙,秀麗動人。

  而這里也是宜昌出了名的怪地,每年這里必定會因為游泳而溺死人,都是比較年輕的學生,雖然這樣但這里依舊吸引了很多游客。

  因為宜昌是長江邊的城市,我們這里的小孩很小就敢在江里游泳,我以前就敢橫渡長江,水性不是一般的好。

  我們一家人早早的就驅車來到了下牢溪景點。游山玩水過后,感覺熱得要命。我跟老爸老媽說想下水游泳,他們都知道我的水性極好,囑咐我多加小心后也沒怎么反對,覺得他們都在岸上看著呢,估計不會出什么事。我大喜,迅速鉆進帳篷里換好泳褲就沖向水潭。

  熟悉游泳的朋友都知道,一般游泳前不是直接就下水的,而是在下水前用水拍打全身以便讓自己熟悉水溫,避免下水抽筋。

  我做好了準備工作,慢慢地下到水里,心里這個激動啊!

  剛下到水中感覺冰涼徹骨,奇怪了現在這天氣,宜昌氣溫30多攝氏度,水溫不應該這么低。我也沒多想,自我解釋應該是山泉的關系吧。

  游了將近10分鐘,家里喊我上去吃點東西,我慢慢向岸邊游去。大概離岸邊還有20米左右的距離,突然感覺左腳被一只手抓住,然后這只手拼命地把我往下拉。我一下慌了,用力踩水,接著右腳也被拉住,拖著我往下沉,而且水是冰涼的,但是我感覺被抓住的地方是像火燒的一樣灼熱的疼,我想大喊救命,卻已經嗆了好多水,憋的我喊不出來。

  我一下被拉下了水,我知道如果拼命掙扎肯定是越忙越慌的,不如先定睛看下水下拉自己的是何人。于是低下頭往腳下看去,只見一個大概1.30米左右的黑色人影,伸著胳膊死命抓著我的腳,我一害怕又嗆了幾口水。我想哭,我的生命就要在這個地方結束了?我不甘心,我想老爸老媽,我想活命……爸爸救命啊!我兩只胳膊拼命撲騰著,希望能被岸上的父母看到,可是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絲毫沒聽見有人跳下水過來營救我的聲音……我就要死了……就在這時我胸口的符發出一股暖流,我敢保證是符發出來的暖流。這時不知道怎么的符里飄出一截紅線,順著水纏到我的脖子上,接著就感覺有只手在把我拼命地往上拉,一下子把我拉出了水面。我定睛一看,水上根本就沒有人,我又惶恐地趕緊往水下瞧了瞧,下面的人也不見了。

  我一個激靈,大腦告訴自己趕緊游上岸,于是手腳并用連姿勢也顧不上了,就一心朝著岸邊狂奔去。上了岸,感覺腳上仍然有灼熱感,也顧不上咳嗽了,低頭看去在我兩個腳上有兩個黑色的手掌印子,我突然琢磨過味來,我是遇到水鬼了。

  回頭看看老爸老媽,他倆壓根就沒注意到水潭的動靜,都鉆到帳篷里避陽去了。

  本想跑過去告訴他們兒子差點兒連命都沒了,又想了想,還是算了,好不容易父母開心帶我出來游玩,別因為這再把老兩口嚇個好歹的。于是這事自己就偷偷裝心里了,心想回去得好好問下爺爺。

  我穿好衣服取下脖子上的紅繩,卻發現繩子已經變成了黑色,就像燒過了一樣。于是我把繩子裝進了口袋,而這卻引發了我回去的路上又遇到了詭異事情。

  接著我們在回去的路上遇到了一件差點兒讓我們一家三口全部喪命的事—鬼打墻。

  鬼打墻,相信喜歡看靈異故事的朋友多多少少都聽到過這個詞,通常鬼打墻的表象是走在路上分不清南北,不管走多長時間總是在原地。而鬼打墻這里的鬼卻有好壞之分,好鬼一般是在這段路發生了交通意外不肯離去,怕別人也發生同樣的事情,故意拖延人的腳步避免發生悲劇。而壞鬼卻是想拉墊背的,也許你走著走著突然發現前面是個懸崖或者河流又或者是迎面開來的車子。

  剛才我提到了一截變黑的紅線,我想跟大家說,退鬼的道具也分一次性和重復使用的,而我剛才說的變黑的紅線就屬于用過后需要銷毀的,留著反而成了邪物。為什么這么說呢,紅線本是驅邪之物,但很多法器卻起著替身的作用。因為紅線已經做了我的替身,紅線變黑說明現在它不是法器,而是冥器,成了我的替身已亡之物。法器有靈,切記切記。

  好了言歸正傳,在下牢溪和家人玩了一天將近8點的時候我們決定返回。這一天我都顯得悶悶不樂,畢竟誰遇到這事都不會有好的心情。返回的途中,我獨自坐在后座,取出黑色的紅線,看了看,又重新放回口袋。

  接著我拿著胸前的符左右把玩,符是紅色的,符正面是金色的八卦圖案,而符背后畫的是張長方形的道符,道符上用的是朱砂寫的鎮子。這個鎮子我也是辨認了好久才確定的,非常難認,看了一會兒隨著汽車發動機的聲音,我慢慢睡著了,卻做了一個奇怪的夢。我夢到一個面目猙獰的年輕人抱著我的腿,不停地對我說我不會讓你走的,我一下子驚醒了。

  這時我爸爸說了句:“兒子我們沒有走錯吧,你看看怎么走了這么久還沒到霧渡河啊?”

  霧渡河是我們回宜昌的必經之地,也是個旅游景點,長年有條河,不過河水不深。一座矮橋修在河面上,來往的車輛都要從橋上經過。聽了爸爸的話,我感覺背脊發涼,難道碰到了惡鬼打墻?我忙問我大概睡了多久了,爸爸說有個把小時了吧,奇怪了,早該過霧渡河了啊,見鬼了。WWW.GUIDAYE.COM

  對,見鬼了,我在心里這樣說著,碰到了惡鬼擋道,估計是剛才想拉我下水的水鬼。但是據我了解水鬼是走不出被溺死的水域的,那我的夢又怎么解釋?

  我漸漸沉默了,車子繼續再走,又走了將近一個小時,爸爸把車停下,他也覺得不對了。路上一輛車都沒有,而且兩個小時的車程我們早該回宜昌了,爸爸叫我給爺爺打個電話。我趕緊拿出手機給爺爺打電話,接著我把今天的事跟爺爺詳細地說了,爺爺也顯得很著急,他說:“你怎么把那截黑線留著了,那是你的替身啊,你替身已死,這是冥器了啊。”

  我一下子驚出一身冷汗,原來我夢里出現的年輕人仔細回想一下真的好像是我自己。我連忙問爺爺怎么辦,爺爺說:“法器有靈,它也不甘愿替死,本來把它丟棄就沒事了,它也找不到你。可如今你把它帶著唯有讓它成仙,它才會滿意,不但不會有損,還能保你平安。”

  我說:“怎么讓它成仙?”

  爺爺讓我站在那別動,找個打火機,再找根木棍,用黑線纏九次于木棍上,再將木棍插入地下,等爺爺說燒你就燒,燒完后立刻上車往回走,我把手機按著免提放到了一邊。

  然后跟爸爸他們講了這件事,爸爸讓我趕緊聽爺爺的吩咐照做。我聽到手機那邊爺爺不停地在念著經文,應該說是口訣,但是發音很繞口,能聽懂的不多,念了有10多分鐘,爺爺說:“燒了,不要看直接上車往回開。”

  我馬上點著了黑線,上了車,爸爸也開著車往回走。我實在是好奇心過盛,扭過頭去瞄了一眼,我看到一個光柱不停往上升,我趕緊回過頭來。車子行駛了5分鐘的樣子,爸爸突然一個急剎車,原來我們已經到了霧渡河了,不過車輪前一米卻是河水,如果再走一步我們也許要全下水喂魚了。爸爸一臉嚴肅什么話都沒說,慢慢開車回了家。

  回家后爸爸對我說:“去你爺爺那住幾天學點東西。”我點了點頭,原來爸爸一直都不讓我跟爺爺學這些的,可是這次事之后我們都改變了想法。

  友情提示:我師父說這個世界遠不是科學能解釋的。大道無形,萬物皆為道,而科學只能說是道的一種。打個比方,我想拿高處的一個東西,站到凳子上可以拿,跳起來也可以拿。科學就像這個凳子,只是道的一種,而還有許許多多我們所不知的道,人道,天道,鬼道……

Tags: 脖子 紅繩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igushi/154426.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