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鬼故事 > 

井底之手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校方派來與我接洽的人是個二十多歲的年輕男人,這讓我大吃一驚,在這種連坐出租車都要花上數小時才能抵達的偏遠鄉鎮的偏遠小學,難得會有這么年輕的老師。

  他看過我的名片,就熱情地與我握手,說道:“你好,我是洪佳勁,社光小學的老師。”

  他帶我來到學校的接待室,之前我已經在電話中告知了我的身份,加上有名片,洪老師已經知道了我的來意,這讓我們的交談相當順利,但我還是抱怨了一下到這里的遙遠路程。

  洪老師只能苦笑:“許先生,是你自己選擇要過來的,而且我很擔心你會一無所獲。”

  “是不是一無所獲,還不知道呢。”我拍了拍裝著攝影器材的袋子,說,“那么,我們可以直接過去看嗎?”

  “看?”

  “是的,看那口井。”

  “現在就去嗎?”洪老師也沒有打算隱瞞,他早就知道我來這里的目的,“許先生你不打算休息一晚,明天再……”

  “不,我打算今天就把一切搞定,晚上就回去,我把出租車都約好了。”我揚起眉毛,“我挑星期天來,就是因為學生都不在,工作起來也方便。”

  “我明白了,”洪老師站起身子,手往校園里的某處一指,說,“那口井就在禮堂的后面,我現在就可以帶你過去。”

  是的,我之所以會來這里,是因為這所學校的一口井。現在一般的學校應該沒有“井”這種東西的存在了,自從有了自來水后,井就在城市中完全絕跡,而現在大家一想到井,應該會直接聯想到七夜怪談、貞子,而我來到這里的原因是看到了網上的幾個傳言,所以說我是被吸引過來的。

  “首先,我其實很想知道……”洪老師在帶我前往禮堂后面時問我,“在網上,我們學校的那口井有什么傳言呢?對不起,我們山上的人不怎么上網。”

  網上的傳言五花八門,但我只是簡單帶過:“很多啊,有的人說,在半夜里會有半人半鬼的東西出入,有的人說會從井口伸出腐爛的手……”

  洪老師忍不住笑了出來:“就這些嗎?還挺老套的。跟我們的版本差遠了。”

  “那么,你們的版本是什么呢?”

  “常常有學生看到有人跳入井中,也有學生看到有人從里面爬出來,”洪老師正色說道,看起來完全不像在開玩笑,“最近幾個月,有三個學生親眼看到有人跳到井里,每個人都說,跳到井里的人都穿著學校制服,看起來是本校的學生。”

  “那查出跳到井里的學生是誰了嗎?”

  “沒有,我們是小學校,全校加起來只有一百多名學生,而每次只要有目擊事件發生,我們都會清查學生人數,沒有任何人失蹤,也沒有多人。”

  “有沒有可能是學生說謊?”

  “許先生,我們這里可不是大城市,在這里長大的小孩不會說謊,而且目擊者不只有學生,也有老師曾經看到過,所以傳言是真的。”

  “那你呢?看到過嗎?”

  “很可惜,我沒有見過。”

  隨著談話的進行,我們已經走到了禮堂后面,那口井也進入了我的視線。那是口用灰磚砌成的井,看上去有一定年代,幾乎可以說它是“古跡”了。

  我跟著洪老師來到井邊,深吸了一口氣,想感受一下這口井的古老氣息。“這東西是什么時候蓋的?”我問。

  “不知道,全鎮沒有人知道這口井到底存在多久了,也不知道它有多深,惟一肯定的是,在學校蓋好之前它就在這里了。”

  “不知道它有多深?難道你們沒有測過嗎?”

  洪老師彎腰從地上撿了一塊石頭,拿在手上拋了拋,說:“我示范給你看吧。”

  隨即洪老師把石頭往井里一扔,我以為會聽到石頭落到水里的聲音,但井里卻死寂無聲。我很仔細地聽,但還是沒有聽到任何聲音。

  這口井難道沒底嗎?洪老師從我臉上的表情看出了我的疑問:“很奇怪對吧?鎮上還有人懷疑這其實不是一口井,而是一個通道。”

  “通道?”

  “嗯,可能通往地獄或另一個世界吧,而那些進出這口井的鬼怪,可能就是以學生的模樣作為偽裝混入人間的,有學生這么認為。”

  “這么危險的一口井,學校沒有打算把它拆除嗎?如果哪天真的有學生掉下去了怎么辦?”

  “不是我們學校不拆,是全鎮的人都不希望把它拆掉。這口井對這里的人來說似乎是一個禁忌,好像拆除了就會發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上次在家長會上我提出這一點,結果遭到所有家長的反對。”

  我聳聳肩膀不予置評,然后從袋子里拿出照相機,開始拍攝井的四周,還為井的內部拍了一張特寫。說真的,當我探頭到井口拍攝時,腦袋里甚至出現了會不會有手突然把我抓進去的想法。

  還好這件事沒有發生,我朝一片黑暗的井底拍了五張照片。

  拍完最后一張照片后,我突然有了主意,便從袋子內拿出了迷你V8攝像機,并問洪老師:“你們這里應該有繩子吧?”

  “有,”洪老師看著我拿出的攝像機,恍然大悟,“許先生,你該不會是想……”

  “我想拍拍看里面到底有些什么,難道你不想嗎?”

  洪老師的想法肯定跟我一樣,因為不到五分鐘,他就拿了一捆繩子跑了回來。

  我把幾根繩子連在一起,再綁在攝像機上,把鏡頭朝下,綁上手電筒,放入井中。我放下攝像機的位置在井口正中央,我試圖不讓它撞擊到井壁,然后小心翼翼地往下放著繩子。

  這口井真的深不見底,綁在攝像機前方的手電筒的燈光一下就被吞噬在黑暗中。我看不出下面錄下了什么,只能等把攝像機拿起來后才知道。

  全部的繩子都送入井里后,我忍不住嘆了一口氣,一條繩子三米,這口井竟然到了三十米仍探不到底?難道這口井真的是一個通道?

  “該把攝像機拿出來了吧?”洪老師說,“我相信之前也有其他人做過類似的事情,但就是不知道這口井的底到底在哪兒……”

  我正要把攝像機拉上來時,突然,一股奇妙的震動順著繩子傳到我手上。我感覺手心一緊,然后張大眼睛瞪著洪老師。我幾乎不敢相信我嘴巴里說的話:“好像……有人在下面拉著攝像機。”

  我的手再試著往外拉攝像機,果然沒錯,有一股力量在跟我拉扯。

  “咦?”洪老師跑過來握住繩子,我們兩人合力一拉。在下面抓住攝影機的那股力量不是很大,繩子很快地開始往上,我們很快就把攝像機拉出來了。

  我迫不及待地打開攝像機,想要看看到底錄到了什么。

  我們拍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畫面。

  在手電筒微弱的燈光下,在我要把攝像機拉上來時,很明顯可以看到有一只手掌直接晃過鏡頭。雖然只是一晃而過,但手掌的輪廓卻十分清楚。

  光是這個畫面。我就能把今天的路費賺回來了。

  當天打道回府之后,我還不時跟洪老師聯絡,他說目擊事件還在繼續,還是有人不斷看到有學生從井口跳進跳出。

  如果這口井真的是一個通道,那么拍到的那只手是屬于誰的呢?

Tags: 井底 通道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igushi/154380.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