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鬼故事 > 

悲苦年代之易子而食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三丫,父親要是帶你去鎮上,說是買好吃的,給你買新衣服新鞋子,一定不要和他去啊……不要和他去啊……”最近老做這樣的夢,夢里的姐姐二丫老在我耳畔叨咕這幾句話,好奇怪!

  ——前言

  寒冬的一天早上,五歲的我穿著十分單薄的衣服在父親的身后凍得瑟瑟發抖,牙齒打顫。腳上的那雙露出腳趾的破草鞋是哥哥的,盡管不合腳,但是沒有辦法,因為我只有這雙鞋子。

  雞叫第一遍的時候,天還沒有亮,外面漆黑如墨,父親突然來到我的房間,輕聲說:“三丫,走,爹帶你到鎮上買點好吃的,還給你買新衣服和新鞋子。噓,不要吵醒其他的弟弟妹妹,就咱倆。”原本睡意昏沉的我,立刻被巨大的快樂包圍著,但是父親交代了我不要出聲,怕其他弟妹也吵著要,所以我強忍著不發出聲音,很難受很難受的忍著。

  出了門,外面好大的風好大的雪啊,冷得我渾身不自覺的猛發抖。可是只要一想到等會去鎮上有好吃的,還有新衣服新鞋子,我就快活的忘了一切,咿咿呀呀哼起了快樂的歌曲,小手緊緊的攥著父親的大手。父親臉上沒有一絲的愉悅,家里太窮了,已經半年的大饑荒了,父親為了一家的生計操碎了心。最讓人心痛的是三個月前,迫于無奈,父親和母親商量后把姐姐二丫賣給別人做了童養媳,給我們換來了一些香噴噴的肉,那是我記憶中吃的最香最香的食物了。可惜我們家里的人多,父母加上我們兄弟姐妹有九口人。雖然端上來的是一大盆,但很快就被吃的干干凈凈。后來每當我肚子很餓的時候,我就特別的想那次吃到的肉。

  走了一段路后,我們來到一戶人家的門前停下,低矮的瓦房,黑洞洞的窗戶,不像是買吃的地方啊,我有點好奇的撅起小嘴,父親帶我來這兒是干什么的?“砰砰砰”父親伸出右手緩緩地在門上敲了三下,燈亮了,從屋子里傳出悉悉索索的聲音,接著就是“吱嘎”一聲低沉的開門聲,出來兩個人。一個頭發蓬亂胡子拉扎的矮個子男人,他的身后也跟著一個和我差不多大的小女孩。我滿心好奇的打量著,心里一片空白,不知道父親究竟要做什么?

  難道是他的好朋友,倆人約好了帶各自的孩子去鎮上快樂的玩耍?如果是那樣,就太好了。

  “這……唉!”父親回頭看了我一眼,“走,進你家屋里再說吧!”

  “嗯,好。東西都準備好了。”那個女孩的爸爸輕聲地說。

  東西都準備好了?難道父親提前讓這位叔叔買好了吃的,還有我的衣服鞋子?太好了,我高興的咧開嘴笑呵呵,一蹦三跳,迫不及待的就跟著他們往屋里跑。令我失望的是,屋子里除了破舊的桌椅只剩下地上一捆繩子,什么也沒有。叔叔不動聲色的關上了屋門,這是要干什么呢?

  父親緩緩地走到我的身邊,輕聲的說:“三丫,帶你去鎮上買好吃的之前,我們和叔叔還有他的女兒一起來玩個游戲好不好?”游戲?好呀,我喜歡,怎么快樂的事情一起發生呢?叔叔的女兒也開心的拍著手跳起來。爸爸繼續說:“這個游戲呢很好玩,叫123木頭人,誰動誰是小狗。贏了的小朋友,就會得到一件禮物。不過,為了增加這個游戲的難度,我和叔叔會干擾你們倆,看誰最厲害?好不好?”

  太有趣了,我喜歡。叔叔的女兒也開心的點頭說好。我們倆各自坐在一個小凳子上,接著一起說:“123木頭人。”閉上嘴,坐直身子,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我們互相對視,一眨不眨。父親和叔叔手里都拿著一條大粗繩子來到我們的身邊。他們是來搗亂的我們一定不能中計。我像泰山一樣一動不動,叔叔的女兒定力也很不錯。就這樣我們倆被各自的父親像粽子一樣捆了個結結實實,好疼啊!我實在很難受于是哇哇大哭起來,父親不知從哪掏出一個手帕塞進我的嘴巴里。

  “你輸啦,哈哈!”那個和我比賽的小女孩十分得意,她驕傲的對她爸爸說:“爸爸,我贏了。快把我解開,帶我去買好吃的吧,我還要禮物哦!”沒想到她的爸爸從衣服袋里也拿出一塊手帕死死的塞進女孩的嘴里。

  我被嚇壞了,難道父親要把我也賣了?可是這個小女孩呢?我腦子里一片迷糊和害怕。

  “給你了,怎么處置……”父親沒有再看我一眼,而是冷冷的丟下這幾個字便把裝在麻袋里的女孩扛在肩上頭也不回的走了。

  這到底是要做什么?爸爸,你回來,你回來。

  “嗚嗚嗚嗚嗚……”叔叔在父親的身影消失在黑暗里的時候,嚎啕大哭起來。他沙啞著聲音對我說:“孩子,對不起,對不起。叔叔不想的,不想吃了你。也不想自己的孩子被吃掉。可是,實在是被逼上了絕路,與其遲早都要被餓死,不如救救可以活下來的親人吧!等到災荒年過去了,我們一定會為你們超度亡魂……啊!”

  天啊,我現在才知道接下來要發生什么事情,好殘忍的父母啊!為了活下去,把自己的子女和他人的互換,然后帶回家吃掉。我此刻才明白,姐姐大丫并不是嫁給別人做童養媳了,早在三個月前就已經成為別人餐桌上的一道菜,而我們吃的肉就是——人肉。

  他們不舍得把男孩子換了吃掉,專門把家里的女娃娃換來吃。呵呵,好一個都吃不飽肚子的年代,還如此的重男輕女啊!我這才想起夢里二丫反復和我說過的話,她早就知道我會是下一個她呀!嗚嗚嗚嗚……

  接下來,叔叔把我放進一個大麻袋里,拿著大粗棍子拼命的捶打我。哎呀,好疼啊,救命啊,弱小的我邊哭邊喊救命,巨大的絕望包圍著我,很快我就奄奄一息。

  “嗷——”突然身上的棍棒沒有了,繼而傳來叔叔痛苦的倒地聲,接著四周歸于寧靜。怎么了?我在袋子里嚇得瑟瑟發抖,只知道疼的厲害,眼淚像決堤的洪水一樣啪嗒趴地的砸在地面。

  “三丫,三丫……”一股寒冷的風吹來,袋子自動打開,我看見蒼白的二丫懸在半空,沒有腳,她……是鬼。嗚嗚嗚,姐姐,姐姐!是她救了我。“姐姐,姐姐……爸爸不要我了,嗚嗚嗚,他們都不要我了。”二丫難過極了,她抱著我痛哭流涕。該怎么辦?我不能回去了,再回去父親和家人餓極了說不定一橫心真吃了我!

  “三丫,不要害怕,以后,就讓姐姐照顧你吧!姐姐就是被人活活裝在麻袋里打死,然后被剁成好多截,丟進鍋里煮熟被吃掉的。原本姐姐要去投胎,但是擔心你,便回來看看。還好來的及時,救下了你,現在我決定不投胎了,找個地方姐姐要好好的照顧你,把你撫養成人。你也不要怨恨父母,他們是為了讓一大家子人能活下去,也有不得已的苦衷,要怨,就怪我們生不逢時吧!不要怕,來,跟我來……”二丫抱著我朝家的反方向飛去,從此我再也沒有回過家了。

  那個易子而食的年代已經不在,希望現在幸福生活的人們,能夠珍惜這份來之不易!

Tags: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igushi/154132.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