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鬼故事 > 

你要不要臉?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夏天及到,各種各樣的水果攤出現在大街小巷。

  一天,我去賣櫻桃的水果攤上買點櫻桃,那水果攤的老板是個黑老粗,一身的緊致肌肉,國字臉,臉上還橫著一道歪歪扭扭的疤。

  說實話,看著他這兇神惡煞的模樣,我特別怕他,但又感覺有點眼熟。但耐不住這攤子的櫻桃就他家的長得好看又圓潤,食欲讓我忍不住走向他的攤位。

  “老板,這櫻桃怎么賣?”我拿起一顆鮮艷欲滴的櫻桃放在陽光下擺動,紅的動人心魄,紅的玲瓏剔透,真的好想把它作為收藏品。

  “嘿嘿,三十六塊一斤,美女可以嘗一口,我這的櫻桃全都是用家傳秘方培養出來的,新鮮好看,口感也特別好。”老板一臉和善的夸著自家的水果。

  看他說到這,我也就不客氣地抓起了一把嘗起來,味道真真是好極了!

  我豪氣的小手一揮,伸出五個手指,“給我來五斤。”

  “好勒!”老板樂呵樂呵地麻利的裝著櫻桃。

  這期間,我仔細的看了看他的面相,感覺他并不是做這種小買賣生意的人,便開口問道:“叔以前是不是以殺豬為生?”

  老板愣了愣,沒有想到我會來此一問,便嘆了口氣說道:“現在殺豬的越來越多了,沒什么生意了。”

  “哦~”我提著稱好的櫻桃便走了。

  “等會兒,美女。”

  我停頓腳步,回頭一問,“什么事?”

  老板快步走到我身邊,在我耳邊輕聲說道:“你要臉嗎?”

  我本來看他向我走來時,就起了防備心,如今聽到這話,猛的后退一步,不知道他這話是什么意思?但隨即一想,便覺得他是不是在罵我?

  “神經病!”我暗罵一句,快速地往家里走去,期間,我不斷回頭看,就怕他跟了上來。

  回了家,我便迫不及待地將櫻桃洗干凈嘗了起來。

  “嗯,真好吃,入口香甜。”因為太過好吃,我不斷地往嘴里塞著櫻桃,邊看電視邊吃。轉眼間,就將五斤櫻桃吃了個干凈。

  吃的很飽,感覺有些困,就睡了過去。

  睡夢中,我感覺房間里有無數個幼青年在我身邊圍繞著,死氣沉沉。一個個的全身血紅,并且還用直勾勾的眼神窺看我。不一會兒,那無數個幼青年齊刷刷地伸出雙手掐我脖子,坐我身上,手臂,大腿,只要是有肉的地方都被他們死死的掐住了。

  而我,只能看著,卻動彈不得。痛的我眼淚直流,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鬼壓床?

  “啊呵~啊呵~啊呵~~~”當我好不容易喘著粗氣醒來時,我全身都是冷汗,而身體散了架一樣,哪都不得勁。

  “原來,這是個噩夢啊。”我抹了抹汗,起身去喝水。

  “啊!”我迅速地揪著衣服跳回沙發,一臉驚恐。

  地上滿滿地腳印,血紅色的腳印!難道那不止是個噩夢嗎?

  精神恍惚間,我又沉沉地睡了過去……

  第二天,醒來時太陽高照,而我多了一對黑青色的眼袋,身上仿佛被人踩踏過一般,就像被抽干了體力,一點精神都沒有。

  當我走到太陽底下時,全身灼痛無比。我模糊地看見前方無數個人影在我耳邊問:“你要臉嗎?你要臉嗎?你要臉嗎?”

  我被他們每個人擠來擠去,撞得頭暈眼花,甚至被踩到腳底下。

  那種感覺無以形容。

  當我整個人清醒過來時,天色已晚,我已經不知不覺地又走到那個櫻桃小攤的面前了。

  “老板,給我來五斤櫻桃。”我詫異自己怎么會又說這句話。

  手不由自主地去抓櫻桃往嘴里塞。我猜想應該會發生一段對話,我的記憶中似乎有這個似曾相識的場景,但我怎么也想不起來。

  我一邊數,一邊吃。當我吃到第十八顆櫻桃的時候,老板臉上浮現一抹詭異的笑容。

  他壓低聲音問道:“你要臉嗎?”

  “嘿嘿~”

  “啊~”老板不知道看見了什么,嚇得連滾帶爬的跑了,櫻桃也都不要了。

  無緣無故地地陷了,他掉了下去。

  我突然感覺一陣欣喜,“奇怪!不過這櫻桃全都是我的。”我不停地吃著,不停地吃著,突然,頭痛欲裂,腦海中出線了一些記憶片段。

  一個男人,賣著一擔櫻桃……還有許多人……刀……胃……腎……血的河流侵蝕了肥沃的土壤……

  沒能記起更多,這些記憶,像是被別人故意剪短的一樣。

  我想我該去醫院了。

  “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身體有什么不適?”

  “蘇梨,20歲,我最近感覺我好像失憶了?很多東西想不起來了。”

  凡丘停下手中的筆,戴上眼鏡,起身站在我身后,按著我頭上的穴位,問我疼不疼。

  我搖搖頭,“我也并沒有過摔傷。”

  凡丘皺了皺眉,說道:“等會兒你跟我去CT檢查室照一下片,先去交費。”

  我點頭。

  檢查結果出來時,凡丘的臉色有些差,他很匆忙地跟我說什么事都沒有,可能是我壓力太大了。他急匆匆地走了出去,而我卻在背后跟他說了一句話,“你要臉嗎?”

  他腳步一頓,驚恐地回頭看我,便大喊大叫地跑了,隨后跳樓自殺了。

  我如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這是怎么回事?

  當我走出這個醫院時,回頭看了一眼,似乎又有些記憶蘇醒了。而這次卻是關于這個醫院的。

  醫院標本室……無數玻璃瓶里,福爾馬林水中浸泡著標本……冷藏室里還有一張張鮮活的臉皮……

  凡丘的自殺,醫院的人慌亂了,可他們卻視我為無物。

  我撫摸了一下自己的臉龐,我終于知道自己的記憶了,活該那人死亡。

  我是一只鬼,那個櫻桃老板是殺活人販賣器官的惡人,而我是無數冤魂中的一個。我被掏空了重要器官,連我最自豪的容顏也被他割掉了。

  他把這些器官販賣給了醫院的凡丘,進行暗地交易,謀取利益,不過好在那些器官也用在了該用的地方。

  死后的我失去了殺害前的記憶。可我每天會徘徊在他的攤前,買了那些櫻桃吃了后,才知道無數的冤魂都在櫻桃里,是他們喚醒了我的記憶。

  難怪我會被太陽灼痛,難怪我會感覺自己沒有精神,難怪我能隨便的被人踐踏,而身上沒有一絲傷痕。

  難怪地攤老板看到我沒有臉后會驚慌逃跑,而那個地陷便是我弄的。

  難怪凡丘會跳樓自殺,他在給我照CT的時候,CT卻什么也照不出來。他想跑,可我會附身啊!

  那些櫻桃為什么長的那么水靈,那是人血澆灌的啊。其實根本就沒有人問我要不要臉,那只是我記憶中蘇醒的前兆。

  我縱火燒了櫻桃林,而我和他們該走黃泉路了……

Tags: 櫻桃 臉龐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igushi/154087.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