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鬼故事 > 

坐臺女為錢丟了性命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啊!救命啊!”婉晴驚叫著從噩夢中醒來。她拼命的大口呼吸著空氣,汗水順著她嬌美的臉龐滾滾而下。渾身不住的顫抖,發白冰冷的雙手死死的抓住枕頭,她感覺自己就要崩潰了。她已經不是第一次被這同一個夢所驚醒了。她已經不記得從什么時候開始的,更不知道什么時候能結束。夢里的長發鋪天蓋地的向她飛來,把她裹得密不透風,滿眼滿嘴的都是頭發。就在她要窒息死掉的時候總是會醒過來,這次也不例外。

  婉晴是一名歌吧的女服務員,也有人叫她做臺小姐。她的工作性質是;只要錢到位,什么都無所謂。婉晴看了一下表,已經晚上八點多了。她長出一口氣,習慣性的去洗漱,化妝,因為晚上才是她的世界。

  剛到歌吧不久,老板娘就來找她,說有客人點她,在花好月圓包房。婉晴嫵媚妖嬈的扭著她的大屁股向包房走去。一推開門,她看到一位戴著眼鏡的美女。她身穿黑色緊身蕾絲連衣裙,雙手抱在胸前,一雙美腿自然的斜搭在一起,腳踝上戴著一串亮晶晶的腳鏈,一雙紅色恨天高登在她腳上。渾身上下散發著高貴典雅的氣息。美!美得無法形容。婉晴好像總覺著在哪里見過,就是想不起來。

  “別楞著,過來坐吧。”這聲音幽幽遠遠,空靈得如同來自天籟一般,就是身為女人的婉晴也不得不在心里暗暗贊嘆。“哦,你找我,咱今天唱什么歌?”婉晴扭動著腰肢坐在美女的旁邊。真是怪事天天有,今天特別多。都是男人找小姐陪唱,今天來了個美女。管他是公還是母,給錢就行。“我今天來不是找你唱歌的,是有事要你去辦,錢不是問題。”美女一邊說一邊微微抬起下頜,嘴角微笑著盯著婉晴。婉晴感覺到從對方的眼鏡后透過一股寒意,冰冰冷冷的讓她忍不住打了一個寒戰。她甚至覺得對方連微笑都那么詭異。我一定是瘋了,一定是近來噩夢攪得多疑了。婉晴心里想著。“我能為你做點什么呢?”婉晴調整了一下情緒對美女說。“很簡單,你去勾引我老公,然后發生關系,我想這對于你來說應該非常簡單吧!”“呵呵,我沒有聽錯吧,你讓我去勾引你老公,你瘋了嗎?”婉晴感覺這是一出鬧劇,太可笑了。“正確的說應該是我的前夫,我要那個女人像踢個垃圾一樣把他給踢出來。”她好像嚼著冰塊兒說出的話,字字都帶著冰碴,讓人聽著發冷。“哦?”這一幕好像在哪里見過,好熟悉的過程。“他是誰,在哪里上班,我怎么接近他,事后給多少酬勞。”婉晴想,不管怎樣,有錢就好。“他是T公司的副總,他的女人是這家公司老板的女兒,我只要你們在一起的證據就好,一切你看著辦。哦,對了,順便告訴你一下,他每周末都喜歡去血色戀人酒吧,我只能幫你到這了。之后是你的事情,事成后我給你十萬元。”婉晴的心緊緊的一嗦,難道會是他?“這是他的照片,你看一下。”天啊!真的是他,怪不得這美女看著眼熟,原來她們分明是打過交道的。那時她扮演的正是正位抓小三的角色,而不一樣的是雇主由那個男人變成了這個女人。

  記憶的閘門剎那間打開。

  那是一年前的夏天,天也是這么熱。婉晴無聊的坐在歌吧的沙發里。這些天客人都不多,她都好幾天沒掙什么錢了。“婉晴,過來一下。”老板娘那高八度的聲音穿過婉晴的耳膜。她微微一笑,一定是來客人了,今天一定要敲他一筆。她扭動著迷人的蜂腰一步三晃的來到老板娘的面前。“大姐,來客人了,什么身份?”“嗯,在花好月圓包房呢,看著應該是個有錢的主,挺帥的,快去吧!哎!賺到了可別忘了大姐啊!”“放心吧,少不了你的。”

  婉晴推開包房的門,看到了一位穿著考究,一身名牌的帥哥,他正在用眼鏡布仔細的擦拭著他的金絲邊的眼鏡。“坐吧,我今天來不是唱歌的,是要和你談一筆生意。”那男人一邊帶上眼鏡一邊說。“呵呵,先生到這兒來不是風花雪月而是談生意,難道是皮肉生意嗎?”婉晴一屁股坐在那男人的大腿上,小手不安分的去撫摸他那略帶胡茬的臉。“別誤會,我只是請你去幫我演場戲。”那男人用手去把玩婉晴的頭發,放在鼻子下聞了聞。“哦?戲?”“沒錯,只要你演的好,會有一大筆酬勞,我想夠你忙活一年不止。怎么樣?”“有錢什么都好說,說說吧,什么情節?”婉晴從男人身上站起來,做到他旁邊的沙發上,并點上了一只煙,吐了一個煙圈。“非常簡單,就要你在一個女人的生日宴會上去鬧,就說她勾引你老公。這是一些照片,只要你那天當著所有人的面把這些照片發出去,再說一些讓她難堪的話并讓她放手,你就完成了。這是五萬塊你先拿著,剩下的事成后一分不少。”那男人伸開雙臂平放在沙發靠背上方,翹起二郎腿,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看著她。婉晴拿起茶幾上的照片,是一個漂亮女人和一個男人的親熱照片,有幾張還是在床上照的。“好,成交,時間,地點給我。”婉晴將那些照片往手上一拍說到。然后迅速將那五萬塊錢收到自己的包里。“哈,好,我一會兒發到你的手機上。”

  婉晴盛裝出席了那場所謂的生日宴會,她看到了那位照片上的美女。她穿著一套黑色的鑲鉆的漏背晚禮服,穿著一雙紅色的恨天高,雪白的腳踝上還戴著一條閃閃發光的腳鏈,一手拿著酒杯,正在和誰說著什么。婉晴看到那個男人給她一個眼色,就一個箭步沖到那美女身前,一杯酒水潑到她的臉上。大口罵道:“你個賤人,你勾引我男人還在這兒裝圣女,你就是一個婊子,今天我就讓所有人看看你的真面目。你個狐貍精,叫你勾引我男人。”說著,她一下撲向美女身上一番廝打。一個衣著考究的帥哥一把將她扯到一邊,大聲說:“你是誰,到這兒來撒野,你信不信我報警抓你。”“報警,好啊,報警啊!我正要讓警察來評評理,她勾引我男人,這樣的狐貍精是該抓還是該判。”婉晴一把將包里的照片拿出來揚得漫天都是。若大的酒店下起了照片雨,大家都撿起來看到了他們不愿意看到的情況。“原來瑩瑩和別人有私情啊,”大家一片喧嘩,說什么的都有。“瑩瑩,為什么,為什么你要背叛我,我那么愛你,你為什么這么做。”那位帥哥瘋了一樣拿著照片遞到瑩瑩的面前,重重的摔到她的臉上。瑩瑩就像是傻了一樣,她默默的看著這些撒在地上的照片,一邊搖頭,一邊淚流滿面,嘴里發出若有若無的聲音:“不,不,不是我,不是我……”賓客紛紛離開,宴會不歡而散。婉晴也趁亂離開了這個是非之地。第二天,婉晴便得到了豐厚的報酬。至于那位美女怎么樣了,她全然不關心。

  面對著這位美女,婉晴心里暗暗思量:“難道她沒認出來我?”她腦中畫出了無數的問號。“為什么找我?”婉晴不動聲色的問。“因為你是我見過的最會演戲的小姐。”“哦?怎么說?”“不要問太多,你接還是不接,十萬元可不是一個小數哦,我想會有很多人愿意去做這件事的。”“我接。”一想到那十萬塊錢,婉晴豁出去了。美女露出一個詭異的微笑后起身離開了。

  婉晴向老板娘告了假后回到家中。她要好好的想想該怎么辦。要是現在突然出現在他眼前,一定會遭到他的提防和厭惡。他一定最不想見到的就是自己,那該怎么辦呢?她突然想到有一個朋友是專門賣迷情藥粉的,可以在他的酒杯里放上那么一點點,再做一點偽裝。比如,假發,美瞳,等等。對,就這樣。在那昏暗的酒吧里一定能騙過他。

  婉晴做好了萬全的準備。在周末那天她來到了血色戀人酒吧,遠遠的她就看到了她的目標。婉晴扭動著腰肢緩緩的向他走去,腦海里想象著那十萬元錢鋪在床上的情形。呵呵!好極了。

  婉晴沒有直接來到那個男人面前,她只是在旁邊觀察著他的舉動。等到他微微有了醉意時,悄悄來到他身旁。她叫了兩杯酒,把事先準備的藥丸放在其中一個杯子里,把藥搖均勻,她輕輕拍了一下那個微醉的男人說:“嗨!我能請你喝一杯嗎?”那男人看有美女請自己,自然是沒有多想,接過來一飲而盡。“當然,我的榮幸。”一邊說,一邊用手去撫摸婉晴那小巧的下巴。婉晴嬌笑著躲開,還不時拋了一個媚眼。

  藥在酒的催化下很快發生了效力,男人一把將婉晴攬入懷中,在她耳邊輕聲說:“敢和我走嗎?”“怕你啊!”婉晴順利的將他帶到了自己早就安好攝像頭的酒店里,一切都在預料之中。一切只要是順利的繼續下去,十萬元就是我的了,婉晴這樣想著。

  就在婉晴做美夢的時候,一陣陰風吹過,房間里的空氣瞬間下降到冰點,好像呼出的哈氣都會凍住一樣,“哈,哈,哈,終于把你們聚到一起了,今天就是你們的死期。”一聲陰慘慘,空靈的,冰冷的女聲劃過這個房間的每一個角落。

  婉晴和這個男人同時瞪大了驚恐的眼睛,尋找著聲音的來源。一個身穿黑色蕾絲連衣裙,踩著紅色的恨天高的窈窕美女,一點一點的從墻里走出來,腳踝上的腳鏈閃著陰慘慘的光。是她,那個雇她來的女人。

  “老公,你為了攀高枝就做假照片誣陷我,還雇了一個小姐說我勾引她丈夫,你不是人,你逼死了我,我要你償命,要你們還我命來。”“不,不要,不關我的事,是他,都是他的錯。”婉晴驚恐的大叫到,她一把就把那個男人推到自己面前。“瑩瑩,對不起,我沒想你會死,我只想要你和我離婚。我不是人,瑩瑩,原諒我吧!”那個男人跪倒地上一個勁兒的求饒。“原諒你,你想的美,你找個雞來羞辱我,你霸占了我父親留下的遺產,你還在外揚言是我出軌在前,你活活逼死了我。我要拉著你們來陪我。”

  漫天的黑色長發從她的頭上四處舞動,就像是一群有靈性的蛇,越伸越遠,一點一點向婉晴他們飛來。婉晴想起了她的夢,對,夢,夢里她被黑色的長發緊緊地包裹起來,就像現在一樣,連眼睛嘴里全都是頭發,好像身體里面也都是頭發。婉晴覺得無法呼吸了,在夢里每到這種情況她都會醒過來的,她真的希望這是個夢,她還會像往常一樣醒來。

  第二天,服務員打開房門時,發現了婉晴和那個男人的尸體。尸體沒有傷痕,在尸體旁邊有一縷黑黑的長發。

Tags: 坐臺女 性命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igushi/154074.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