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鬼故事 > 

都市鬼故事之午夜出租車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王老大是個夜班出租車司機,晚上八點到午夜。今天怪了事了,眼看著到點要收車了,他還一個活沒干,白白跑了一晚上的空車,他有些不甘心,就算不賺,也不能陪吧?

  所以他加快了油門,跑上了一條較背的路,這條路沒有出租車愿意跑,黑不說,總有些難纏的醉漢,從黑舞廳走出來,有時還能遇見不給錢的主。

  因為生意不好,王老大想到了這里,他把車開的不快,眼睛看向路旁,突然他看見路邊有人招手,他心中一喜,加大了油門,只聽砰一聲,車身劇烈的一顛簸。他心里暗道壞了,一定是撞上了人,他的額頭冒出了冷汗,哆嗦地走下車,看見一個紅衣女子躺在車下,身下一灘猩紅的血,一摸鼻息,他的心涼了半截,人已經沒救了,怎么辦?

  一陣陰風吹過,兩旁的樹被風刮得嘩啦作響,像無數個妖魔鬼怪齊聲吶喊,此時的王老大由于恐懼嚇得渾身顫抖幾乎喘不過氣,他望著死尸,拿起了電話,想要報警,可是他又想起了兒子,上大學的兒子昨天打來的電話,要生活費,一千塊,他還沒湊起,如果再出了這事,他的駕照被吊銷沒了營生不說,陪給死人的可是一大筆錢,他猶豫了。

  鬼祟地看了一眼四周,想起剛才路邊招手的人,此時卻不見了蹤影,他狠狠心,從車下拽出了女人的尸體,然后扔在了后備箱里,血弄了他一身,他連忙找一套工作服換上,用沾了血的衣服擦去車上的血,然后一并把血衣扔進了后備箱。

  他把車開到了火葬場,看了一眼手機,正好凌晨,他撥打了一個電話,電話響了許久才被接起,沙啞地問:“老大什么事?”

  “小東,快開門,我在你門口。”

  “我門口,火葬場門口?”

  “嗯!”

  “大半夜的你跑這里干嘛,等著我給你開門去。”說著他把電話掛了,不一會,一個披著外衣的中年男子跑了出來,打開了大門,沒有讓王老大進去的意思,而是站在門口問:“你小子啥事大半夜地跑這來了?”

  “小東……你得救我。”王老大說完撲通跪在了小東面前,抓住他的褲腳渾身不住顫抖。

  “咋地了你起來說,咱們光腚娃娃長大的哥們,還說什么救不救的話,你就說吧,到底出什么事了?”

  “兄弟,我撞死人了……”

  “什么?”小東臉色大變。

  “兄弟我也不是有心的,今晚也不知道怎么就那么邪……”

  “可是你讓我怎么救你?”小東皺著眉拽起了他。

  “兄弟這人在我的后備箱里,我想……”

  “你想在我這里煉了?”小東驚叫,臉變得慘白慘白的。

  “哥們!求你了……”王老大又跪在了地上,小東心軟了,他瞧了瞧身后的一間小房,那里住著守太平間的老頭,此時應該早就睡了,如果他偷偷開啟火化爐,也不會有人知曉,神不知鬼不覺地毀尸滅跡倒也不錯。

  小東點點頭,沒讓他把車開進來,怕驚醒守夜的老頭,倆人趁著夜色,把女尸抬出了車,弄進了火化爐里,這東西都是電動的,只要一按按鈕就完事了。

  誰知小東按下按鈕的同時,他聽見一聲凄慘的嚎叫,趴在爐邊一看,一個火影在里面掙扎,砰一聲砸在火化爐門上,小東嚇得頭皮發麻,猛地回頭,一巴掌打在王老大的臉色,惡狠狠地低吼:“你他媽的,還說這人死了,明明活著?”

  王老大被這一巴掌打的整個人都懵了,他是摸過那女人的鼻息了,確實人已經死了,可她怎么又活了?他沒敢吭聲,反正人已經推進去了,在拽出了是不可能的了,活人和死人沒啥分別,一會都會燒成一把灰。

  突然又是碰的一聲,一股紅色的血噴濺在火化爐門上,血如蛇般慢慢流下,嚇得小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面如死灰。

  十分鐘后,火化爐停了下來,跌坐在地上的小東,定定神,打開了火化爐,倆人頓時都傻了,紅衣女人好好地站在那里,只是面無表情。

  不知道誰發出一聲尖叫,這聲尖叫幾乎穿透了這個火葬場,天空中聚集了一片烏云,咔嚓一聲響雷,劈得人耳嗡嗡作響,雷響的同時,火化爐里的女人突然化成了一縷灰,鉆進了小東的鼻子里,小東渾身一震,眼睛里閃過一絲血紅,瞬間恢復了常態。

  他拍打著嚇暈過去的王老大:“喂!老大,醒醒……醒醒……”

  “啊……”王老大低吼一聲。冷不丁一下坐下了,大叫:“鬼呀……”

  “喂!醒醒,哪有什么鬼……”小東用力打了他一巴掌,他清醒了不少,抬頭看向火化爐,里面靜靜地躺在一堆灰,他這才松了口氣。

  “老大天不早了,你趕緊回去吧!”小東一邊清理著骨灰,一邊說著。

  “噢!好的。”王老大早就想離開這里,只是見著小東自己忙活,他不好意思走。如今,小東一發話,他比兔子跑得還快。

  次日王老大被手機鈴聲驚醒,他拿起來看了一眼,是一條彩信,他打開竟然是一條視頻文件,他好奇地點開視頻,內容竟然是他把撞死的女人拖出車下的一幕。

  他的身子頓時觸電般渾身顫抖,·他驚慌得猶如冷水澆身,癱軟在地上。是誰?是誰錄了這個視頻,想干什么?勒索?

  王老大的心緊緊提著,內心忐忑不安,手上的手機成了燙手到的山芋,拿著燙手,扔了擔心。

  突然往老大的手機響了,一個怪異變形的聲音讓他的渾身一震。

  “視頻收到了吧?呵呵!聽著準備五十萬,下午我會給你打電話。”說著掛了電話。

  王老大頓時如熱鍋上的螞蟻一樣,坐立不安,他上哪弄五十萬去?這不是要他的老命嗎?他哆哆嗦嗦拿起了手機想了半天還是打給了小東,電話只響了一聲就被接起,他還沒開口,小東就問:“老大,是不是又發生什么事了?”

  “嗯!咦!你怎么知道的?”

  “猜的,你不說當時有人打車嗎?”

  “哦?我說了嗎?”王老大撓撓頭腦子里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起來了。“兄弟他一張口就是五十萬,怎么辦呀?我哪有那么多錢呀。”王老大帶著哭音的說道。

  小東沉默了,半晌后他說:“這樣他要約你見面,我和你一同去,錢你也擔心,我有。”

  “兄弟,太謝謝你了,你真是我的親兄弟呀!”王老大被感動的老淚橫生,他其實并不是壞人,要是沒有上大學的兒子,他是不會做出這種不負責的事的。

  那天他整整喝了一瓶白酒,就在他迷迷糊糊中,電話鈴響了,他慌忙接起,正是早上打來勒索他的人,那人說了一個地點,讓他拿著錢去見面,并警告他,報案對他沒有任何好處。

  王老大唯唯諾諾地說:“放心吧!我不會報案的……”沒等他的話說完對方已經掛了電話。

  王老大立刻給小東打去了電話,小東聽后咯咯地笑了幾聲,聲音極其怪異,就像女人。

  王老大的心咯噔一下,顫聲問:“兄弟你咋了,不會是昨天嚇傻了吧?”

  “放心吧!”小東冷冷地回答,隨即掛了電話,小東的莫名其妙,弄得王老大心里七上八下,坐立不安,好不容易等到了下午四點,他慌慌張張出門了,他先去了火葬場,接了小東,小東竟然穿著一條長裙,本來矮胖的身材,顯得更加滑稽,王老大知道不該樂,可是他還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笑得直不起腰,眼睛里流出眼淚,他才停止。

  不過等他看清小東的臉時,他大吃了一驚,小東的臉上竟然化了妝,僵硬的妝容,就像畫在死人的臉色,白色的粉底,就像給他的臉上了一層白霜,樣子不是可笑,而是恐怖。

  “小東……你……”

  “別管我了,錢在這里,時間要到了。”小東不耐煩地說了一句,然后率先上了他的車。王老大面帶疑惑,也上了車,在車上他頻頻側目看小東,小東坐在副駕駛上一動不動,模樣活脫脫的一具僵尸。

  王老大越想越害怕,他看了一眼小東拿著的箱子,里面竟然有一張冥紙露了出來,他心理的恐懼就被激化了,渾身開始顫抖。

  好不容易把車開到了指定地點,他剛要下車,小東出言阻止他說:“你別動,等我。”說著他抱著錢下了車,王老大很好奇,悄悄地跟了過去,樹林里閃出一個男人,矮小的個子,一臉絡腮胡子,一看就知道不是善類,他看見小東大聲問:“錢帶來了嗎?”

  “嗯!”小東說著拍了拍手里的箱子。

  “呵!”絡腮胡子笑了笑,指著小東手里的箱子說:“扔過來。”

  小東很聽話,扔了過去,啪一下箱子掉在地上,露出了滿滿一下子冥紙。

  “你他媽的……”絡腮胡子怒了,回手抽出了一把刀,向小東砍來,小東沒躲咯咯咯地笑了起來,那笑聲尖銳刺耳,一聽就是從女人的嘴里發出來的。

  絡腮胡子被嚇了一跳,他驚恐地大吼:“你……你是誰?”

  “胡子哥,不認識我了嗎?”小東嬌滴滴地說了一句,手還怪異的一揮,和大老爺們判若兩人。

  “你……你……瀟瀟……”

  “是呀!是我呀!就是被你掐死的瀟瀟。”小東前半句嬌笑,后面一句突然變成了尖銳的呵斥聲。嚇得絡腮胡子渾身劇烈顫抖,手里的刀差點掉了。

  “放屁,我才不信,瀟瀟已經死了,我昨晚親手掐死了她……”說著絡腮胡子拿著刀突然沖向小東,小東嬌笑著一躲,絡腮胡子連她的衣襟都沒碰到,她又嬌笑了一聲。

  在一邊看得渾身發抖的王老大,發現小東變了,變成了昨晚的紅衣女人,她的雙腳飄在空中,她的雙手長出了長長的指甲,然后掐住了絡腮胡子的脖子,沒見她怎么用力,絡腮胡子已經身首異處了。然后她突然回頭看向王老大的藏身之處,眼神帶著凄厲。王老大撲通跪在地上,顫聲說:“姑奶奶饒命呀,我也是迫不得已,我上有老小有小,兒子又在讀大學,我是沒辦法才做出這種豬狗不如的事,姑奶奶你就饒了我吧?”

  他一邊磕頭一點說,猛一抬頭看見一雙腳,他尖叫著捂住了腦袋,只聽小東說:“哥呀!沒事了,瀟瀟已經走了,她說,她雖然是個風塵女子,但是她也知道做父母的難,更何況她并不是你撞死的,所以她放了你一馬,希望以后你能小心開車……”

  小東說完扶起了他,王老大嚇得雙腿都軟了,半天才站起來。然后他沖著天空拜了拜嘴上喃喃地說謝謝瀟瀟的在天之靈。他沒抬頭,自然沒看見小東笑了,笑得特別詭異,像是女人的嬌態。

Tags: 都市鬼故事 出租車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igushi/154060.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