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鬼故事 > 

都市怪談之嗅聲匿跡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張執遠和顧曼曼結婚的時候,顧曼曼已經離過三次婚了,而且都是在一年以內。

  顧曼曼很漂亮,而且氣質優雅,這對于年輕的女性來說,是不可多得的資本。她應該得到男人的疼惜。

  但是她還是像個可憐的小皮球被那些男人一腳踢開。

  張執遠和她談戀愛晦時候就知道原因了,但是他還是決定要娶這個女人。

  漂亮當然是其中一個重要因素。

  張執遠把頭深深地埋到浴池里,只留了一雙眼睛在外面,奔騰的熱氣從水中卷了出來,他只在水里呆了一小會兒就忍不住,只好出來透口氣一會再鉆進去泡。

  他現在有些意識到那些男人為什么會和顧曼曼離婚了。

  他拿起毛巾擦干被水泡得發白的皮膚,然后滿意地套上衣服,走出洗浴城。

  他進家門的時候,顧曼曼正在客廳半躺著看電視。她穿著一件黑色的蕾絲睡衣,短短的下擺,露出一雙修長白皙的腿,小巧的腳丫上,十個涂著紅色指甲油的腳趾同樣精致可愛。看到張執遠回來,顧曼曼歡呼著從沙發上蹦下來,一頭扎進張執遠懷里,一股淡淡的香皂的味道很是清新。

  顧曼曼抱著張執遠從頭聞到腳,然后笑瞇瞇地說,你今天去的是金沙灘洗浴城。

  張執遠點點頭,拉著妻子一起坐到電視機前,剛剛坐下,顧曼曼突然皺著眉頭問道。

  今天誰碰你的包了

  包在辦公室放著,誰要拿個東誣什么的,碰到了在所難免嘛,張執遠強作鎮定地說道。

  顧曼曼皺了皺眉頭,伸出兩根白嫩嫩的手指夾住他的皮包,拎到洗衣機前,松手扔了進去。

  喂,我東西還沒拿出來呢。張執遠大叫。

  不知道誰用的劣質香水,熏得我頭痛。顧曼曼解釋道。

  這就是那些男人和顧曼曼離婚的原因。

  顧曼曼的嗅覺簡直比狗的還要靈敏。

  晚上,張執遠抱著妻子剛剛迷迷糊糊地進入夢鄉,顧曼曼突然坐起身來,把窗戶關嚴,然后拿著空氣清洗劑使勁噴,張執遠被,姬折騰得又醒了過來,趴在床邊有氣無力士也問,你在干嘛?

  外面有昧道,熏得我睡不著。顧曼曼一邊說一邊死命噴著空氣清新劑。

  好不容易顧曼曼折騰完上床睡了,張執遠卻失眠了,他瞪著眼睛盯了整整一個晚上的天花板。身邊是他美麗動人卻一無是處的妻子。

  顧曼曼本來在一間公司做文秘工作,但是干了半年就辭職不做了,原因是她新來的那個老總不太注重衛生,有好幾次她站在他面前聽他講話時,幾乎要吐出來。

  之后她換了好幾份工作,最后都是做不長的。

  她不可能找到一份不用鼻子的工作,因為人如果不用鼻子的話,也就不用活著了。

  呼吸是生活中無處不在的。

  最后張執遠說,你不要工作了,好好在家呆著,我養你。

  張執遠記得顧曼曼當時眼圈紅了一下,卻立刻把頭轉到一邊去,所以張志遠沒有看到她的表情。

  幾天之后,張執遠就后悔了。

  顧曼曼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張執遠的煙灰缸、茶杯之類的東西做一個徹底的清潔,然后煙灰缸就被請出了客廳,張執遠所有的衣服都被單獨放到一個柜子里,而且柜子不在臥室,而是在客房。然后顧曼曼丟掉了所有的地毯,換成了地板磚,她受不了地毯被人光腳踩來踩去卻只用吸塵器清潔。所有的被褥床單被換了全新的,而且每天都要更換一次,要不是張執遠攔著,顧曼曼一定會一天按三餐一樣換上三次。

  張執遠的家越來越干凈,卻越來越不舒適。來他家的客人也越來越少,試想想,誰走進他那一塵不染像個醫院無菌房的環境都會全身不自在,生怕自己弄臟了哪里。

  好在顧曼曼不介意張執遠和同事在外面聚一聚,但是回來的時候張執遠必須洗了澡再回到家,她絕對聞不了那些餐廳酒吧的煙火昧道。于是張執遠養成了每天回家以前在外面洗澡的習慣。

  她比最嚴重的潔癖者都有過之而無不及。

  今天是張執遠頂頭上司升遷而舉辦的宴會,大蒙都是帶家屬前去參加,張執遠當然樂意讓自己美麗的妻子去露露臉。但是坐在他身邊的顧曼曼卻不這么想,她死死捂著自己的鼻子i皺著眉頭,連走進宴會的時候,都是一副受苦的表情。:

  張執遠的頂頭上司喝的醉醺醺地走過來,張執遠暗叫不好。顧曼曼最討厭的就是男人的酒臭味,他想讓顧曼曼去旁邊避一避,可是上司已經看到了他們兩個。

  “小張,原來你老婆這么漂亮,還一直藏在家里不讓我們知道,真不夠意思。”

  “呵呵,她比較怕生,很少出門。”張執遠一邊應付上司,一邊看著顧曼曼的表情。

  顧曼曼倒是乖巧地放下了捂住鼻子的手,但是她的臉色十分的難看,張執遠心里想著不好,只聽嘔的一聲,顧曼曼吐了那個金身酒臭的男人一身。

  張執遠大驚失色,他轉頭狠狠地罵了顧曼曼幾句。上司的臉色也很不好看,不過他沒有多說什么,只是直接離開了宴會,大概是去找衣服換了。

  顧曼曼捂住自己精致的鼻子,一雙大眼睛水波般地眨動,看張執遠的上司走遠了。l她才噙著淚水湊到張執遠面前小聲說,他身上有尸臭味。

  張執遠忙捂住她的嘴,“胡說什么。”

  顧曼曼的淚水在眼圈里打轉,騙你是小狗。

  張執遠當即拉了她的手,出門找到他的上司,表示了歉意之后,便把自己的外套借給上司穿。

  “都這么晚了,要不然我們送你回家吧。”張執遠試著提議道。

  上司喝得迷迷糊糊的,知道自己也開不了車,便點頭答應。

  扶上司上床睡下,張執遠從上司的臥室走出來,看到顧曼曼正站在門口捂著鼻子,樣子十分痛苦。

  張執遠說,“怎么不進來。”

  顧曼曼搖搖頭,指著上司家的一面墻,讓張執遠報警。

  張執遠搖搖頭,“怎么報瞽,告訴警察這堵墻有問題?”

  顧曼曼讓張執遠摳摳那個墻的墻皮,張執遠照做,他直接一摳,發現墻皮是新刷上去的,也許這堵墻真的有問題。

  張執遠決定聽顧曼曼的,報警。

  張執遠的上司被逮捕了,就在他升遷的前一夜,警察在他家的墻里面,發現兩具已經腐爛的尸體,經鑒定是他的妻子和他的情人。

Tags: 都市怪談 鼻子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igushi/154054.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