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鬼故事 > 

為什么要吃我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阿凱、娜娜、宇晨,我們是在一個探險愛好者俱樂部里面認識的,宇晨是我的男朋友,也是他邀請我進到這個俱樂部里面的。最近,我們決定去攀登x市郊的一座雪山,出門之前,阿凱和宇晨備齊了干糧和水,由于路上要照顧娜娜和我我們兩個小女生,宇晨決定只攀到半山腰,休息一陣子就下去。

  一路上,為了我和娜娜兩個嬌氣的女生,阿凱和宇晨累得上氣不接下氣,終于到了半山腰,我們找了一處平緩的地歇息,周圍是皚皚白雪,像棉花糖的世界。宇晨把我摟在懷里,像寵愛一只小貓般膩乎,我感覺自己好幸福。

  不知道為什么,天黑得很快,我們看了下時間,發現只不過是下午三點多鐘,遠處的天空還是雪亮的。宇晨忐忑地跟我們說,山上天氣可能突變,會下大雪。言語間,雪紛紛飄下,而且風從山間迎面撲來,吹得我們睜不開眼睛。

  宇晨喊:“我們快找個地方避一避!”

  宇晨牽起我的手,拉著我跑,宇晨的手很暖,盡管風雪很大。

  我們找到了一個山洞,不深,不像是猛獸的洞穴。宇晨拉著我跑進來的時候,像是死里逃生般感動,我們忘乎自我地擁抱在一起接吻。當我們回過神的時候,發現只有娜娜一個人從洞穴外進來,兩眼流著淚花。

  “娜娜,你怎么了?”我牽起娜娜凍僵的手,問她。

  娜娜哽哽咽咽地講:“阿凱他不見了,剛才他在我身后跑著的,我轉身就看不見他了。”

  我想起洞穴前有段懸崖,很深。娜娜支支吾吾地問:“阿凱該不會掉下去了吧?”

  我和宇晨一時慌了神,娜娜已經蹲在一旁哭了起來,我連忙把娜娜抱在懷里,她身體好冰,瑟瑟發抖,我把她抱得更緊了。

  外面的風一直沒有停,呼呼地響讓人十分不安。宇晨從背包里掏出了食物,分給了我們,填不飽肚子但足夠我們抵御寒冷。我也看出宇晨的不安,抬頭吻了他的脖子。

  一直到了晚上,雪還是沒停,宇晨說我們得在山上過夜了,他把自己的大衣脫下來,披在我們身上,我和娜娜抱著度過了一夜。第二天醒來的時候我頭好痛,很明顯我感冒了,宇晨關切地摸了摸我的頭,很著急的樣子。但是不妙的事,外面一直下著大雪,絲毫沒有停下的意思。宇晨打開手機,發現沒有信號。娜娜不安地問宇晨:“我們該怎么辦?”

  我們只能在山洞里一直等,直到雪停了為止。一整天了,天氣都十分差,我們的食物不多了,畢竟大部分食物都在阿凱的背包里,結果阿凱卻不見了。我不知道我們撐得了多久,我們會不會變成洞穴里的白骨呢,說不定山里天氣太冷,我們最終會變成一具具干尸。

  這天夜里,我暈暈乎乎感覺到阿凱把我摟得更緊,他把嘴貼在我的耳邊,說了些什么,我聽不清。他看了看一旁熟睡的娜娜,跟我說:“淼兒,如果雪再不停的話,我們會餓死在山洞里的,但是我們還有希望。”他又看了一眼娜娜,“興許我們得吃掉一個人。”

  聽到這些,我心里害怕極了,可是我渾身沒有力氣,頭又好暈,說不出話來。我們已經兩天沒吃東西了!

  娜娜醒來的時候,看見了宇晨拿著一把刀,我看到娜娜眼里的慌張,她想逃,但是站不起來,我想我們之間只有宇晨還有些力氣。宇晨按住娜娜細小的脖頸,像掐著一只慌不著路的鴨子。娜娜哭喊著掙扎,苦苦地哀求宇晨放過她,但是宇晨已經餓極了眼,一刀子劃開了娜娜白皙的脖子,暗紅色的血一下涌了出來,順著脖頸流進胸口。我看著宇晨一層層扒開娜娜的衣服,用刀子割開內衣,娜娜躺在地上,渾身赤裸,纖細的身子白花花地展現在我們面前,我不敢看接下來的畫面,宇晨像解剖一頭豬一樣將娜娜剖開,割下一塊有一塊肉……

  我們靠著娜娜的身體撐了好幾天,可是外面的雪還像第一天那樣下著,宇晨幾次嘗試跑出去,剛邁出幾步就被逼了回來。

  我發燒得厲害,頭昏昏沉沉,好幾次快昏過去都被宇晨叫醒,他的大衣蓋著我的下半身,真的好暖,盡管我被凍得早就沒了感覺。

  “來,淼兒,吃了它。”

  我朦朦朧朧睜開眼,那是娜娜的舌頭,我忍不住想吐,但是我真的動不了了。宇晨把它塞到我嘴邊,細細地喂我,如果手里捧的是一碗粥,那畫面應該很溫馨。

  我昏睡過去,等再醒來的時候,宇晨一臉微笑,他輕輕吻了我的額頭,告訴我:“淼兒,剛才雪小了很多,我用手機聯系上山下的救援隊了,他們很快就會來找到我們。”

  我露出慘淡的笑容,感覺自己已經命懸一線了,身體脆弱得像玻璃娃娃,一不小心就碰碎。我看著娜娜的身體,只剩下一副骨架。

  “有人嗎?”我聽見有人在呼喊。

  “淼兒。”宇晨開心地叫醒我,“救援隊來了,我們有救了!”

  “可是。”宇晨臉色突然陰了下來,“淼兒,我殺了娜娜,我不能讓別人知道,對嗎?”

  “況且,淼兒,我只告訴救援隊只有我一個人活著。”

  宇晨掏出那把刀,殺死娜娜的那把刀,放到我的胸口。

  “淼兒,謝謝你,要不是你還活著,我恐怕活不到現在了。”

  我看見宇晨流出眼淚。

  “但是,我對不起你,淼兒。”

  他低下頭,輕輕吻住我的嘴唇,手里的刀猛得插進我的胸口,很冰。我疼,卻叫不出聲,宇晨咬著我的嘴唇,很用力,像當初熱戀的我們一樣擁吻。

  宇晨轉身離開,我看著胸口的刀,漸漸沒有了意識。

  在最后的時刻,我用盡全力掀開蓋在身上的大衣,只見,我的下半身,只剩下一副白森森的骨頭。

  我流著淚,想不明白,親愛的宇晨,你為什么要吃我。

Tags: 探險 雪山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igushi/154020.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