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鬼故事 > 

血色的漣漪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閆曉宇喜歡釣魚,多年了只要不是刮風或是下雨,他都會拿著釣魚竿在黃昏時去市郊的蘭溪湖畔釣魚。

  今天的湖面上很平靜,沒有一絲的水波。但整個湖面似乎被一層霧霾籠罩著,他根本看不見他甩下去的漂,他只好湊近一點,瞪大眼睛盯著湖面,即使這樣他還是什么也看不見,一陣冷風吹過,他突然感覺渾身有一種心悸的凄冷。于是他想離開這個令他有些恐懼的河邊,這時天突然暗了下來。他抬起頭,看到一片厚厚的烏云遮住了夕陽。

  他連忙伸手去收魚竿,可是魚線像是掛在了什么上,任他怎么用力都拽不下來,而且風似乎更大了,隨著風撲面而來的一股淡淡的腥味。雖然這腥味不是很明顯,但他的確能夠分辨出著是血的味道。

  風更大了,湖面被吹起一圈一圈暗紅色的漣漪,逐漸擴張,閆曉宇突然感覺此刻的湖水像一張血盆大口將要把他吞噬,強烈的窒息潮悶感讓他渾身打著冷顫。

  他拋下心愛的魚竿,正打算轉身逃跑的時候,魚竿的漂突然向上一竄,竄出了水面,下面隱約勾著一個黑色物體上,但由于天色昏暗,根本分辨不出那是什么,只是隱隱約約看出圓形的輪廓。

  這東西吸引了閆曉宇的腳步,甚至向前邁了一步想要看清楚那是什么,可是湖水太暗了,還罩著一層霧霾,他看不清楚,首先把一只腳試探著往水里放,當水沒至他的膝蓋時,他的腳站穩了,于是,他又試著將另外一只腳伸到水里。同樣,他的右腳也在水沒至膝蓋時,穩穩地站住。他伸出了手,朝著那個對他充滿著好奇的東西抓去。當他的手指將要觸那東西時,突然,湖面上刮起了一陣令他作嘔的腥風,讓他的胃翻江倒海。閆曉宇深吸了一口氣,硬生生地把胃里那些將要涌到嗓子眼兒的酸水給咽了回去。當他重新把胳膊伸出去的時候,閆曉宇發現,那個圓形的東西正隨著水波慢慢地向他這邊靠近。是的,已經很近了,那東西突然向上一揚,翻了過來,竟是一棵人頭翻滾在湖水里,此時人頭上一雙猩紅的眼睛死死瞪著他。

  “媽呀!”閆曉宇失聲尖叫,向后退的腳絆了一下,他一屁股坐在了水面上,冰冷的水刺激得他一激靈,轉身向岸上爬去,剛爬了幾下,他的腳脖子猛然一沉,有一股巨大的力量,想要把他拉進湖水里。

  他被迫嗆了幾口水,可他顧不了那么多了,拼命向岸邊爬去。

  終于他抓住了一根柳條,不顧一切地爬上了岸,大口大口地喘粗氣。他的心臟正以一種他從來不曾體會過的速度,劇烈地跳動著,此時的他渾身已經濕透了。

  那天之后閆曉宇沒敢再去湖邊釣魚,家人很奇怪,問他幾次他都沒說什么,只是夜夜噩夢纏身,夢里他又去了湖邊,湖還是霧蒙蒙的,他開始釣魚,一拉魚竿,一個頭顱被他生生拽了出來。

  “不!”他高喊,喊完、驚醒一身的冷汗。

  每當這個時候閆曉宇會點燃一支眼,閉眼眼睛,努力平復自己的情緒,但他知道他就快承受不住了,他不斷地問自己,那個頭是誰?為什么會出現在湖里?他的身體在哪里,他是被害死的嗎?如果是被害死的,他的突然出現是不是想要告訴他什么?這些問題同樣折磨他的心智,他真后悔當時沒有報警,如果報警了,他是不是就能夠安心一點。

  日子一天天過去,他一天天憔悴,他的主管張姐見他如此憔悴關心地問了他幾次,他都沒說什么,今天張姐把他叫到辦公室,曖昧地對他說:“小閆呀!我知道你喜歡釣魚,明天是周末,我陪你去釣魚吧!”

  張姐曖昧他不是不懂,是不想懂,聽說張姐看上的男人沒有能逃脫她的手掌心的。但是這件事上閆曉宇并不害怕,反正他沒有妻子連個女朋友都沒有,他怕什么?

  張姐本想讓他和自己去一家養魚場釣魚,花點錢她并不在乎,可是閆曉宇沒同意,他想去蘭溪湖,這地方他熟,而且一段時間沒來他出了恐懼還有些想念。

  張姐的臉色變了變,可是她立馬笑著說:“好吧!聽你的。”說完她胖乎乎的手摸向了閆曉宇的腰,閆曉宇只覺得一陣顫栗,有著蛇纏上了身的驚悚。

  “張姐別這樣,我開車那!”他小聲說道,委屈求全的樣子讓張紅爽極了。她喜歡年輕的男人和他們在一起她感覺自己也年輕了。

  蘭溪湖很快到了,閆曉宇把車停在了上次離開的地方,小心地撇了一眼水面,湖面輕悄悄的沒有一點異樣,他快速拿好了魚竿向湖邊走去,張紅跟在身后,不時看向兩邊,沒什么人經過,要是在黑一點,她的好事就成了,她知道在這件事上她有些變態,她總是想把這男孩弄得死去活來,讓他們求饒,那時她的感覺如同女王一般驕傲。

  其實她并不是生來就這樣的,以前她也老實本分,誰知她嫁給了一個變態,她老公總是找盡辦法虐待她,經常弄得她死去活來,剛開始她只是默默承受,可是都已經成形的孩子就這樣沒了,她恨不能把她老公大卸八塊,老公卻和沒事人一樣。

  不過沒多久她老公出了車禍,沒死卻成了癱子,此后她性情大變,表面上她照顧她老公無微不至,其實她每天晚上都想辦法折磨他,讓他生不如死,她還把年輕的下屬帶回家,就在他面前做愛給他老公看,他老公沒幾個月就蹬腿了,可是她的性趣卻從此不減,不知道誘惑了多少年輕下屬躺在她的身下。

  她想著想著嘴角露出了微笑,連起霧了都沒發現。直到大霧中飄出一絲淡淡的血腥味她才驚醒。

  “小閆?”她高聲喊道。

  “我在這里。”閆曉宇在湖邊沖著她擺擺手。

  她高興地撲了過去。

  湖水里又蕩起了暗紅色漣漪,一圈一圈……

  閆曉宇只覺得手上一沉,他立刻拉起了桿,可是桿太沉了,他一個人怎么拉也拉不動。“張姐幫我。”

  張紅暗笑,扭著腰走過去,從背后抱住閆曉宇雙手幫他抓住魚竿。

  “啊……”閆曉宇大叫一聲。

  “怎么了?”張紅從他背后伸出了頭,她看見了湖面,在湖面上一顆人頭竟向他們慢慢地劃過來,那猩紅的目死死地瞪著張紅,張紅尖叫一聲跌坐在地上。

  嘴里驚慌地嚎叫:“陸……明泉……”

  “誰?”閆曉宇驚恐地看著張紅問。

  “他是陸……陸明泉……”張紅恐懼地瞪大眼睛,語無倫次。

  頭顱越來越近了,幾乎貼在了岸邊,他的嘴一張一合好像在說:“還我身體?”

  張紅被嚇瘋了一般,狂喊著,然后爬想岸邊的柳樹下,用手去摳樹下的土,不久一具沒有頭的尸體被她摳了出來。

  閆曉宇松了一口氣,伸手從懷里掏出手銬銬在了她的手腕上。張紅這一刻才清醒過來,怪不得這個小伙子來應聘時挺面熟,他就是找她調查過陸明泉的小警察,那時候他梳得是短發,來應聘時頭發中分,很有型的樣子。

  然后她笑了,原來害過人一定會糟報應,這就是她的報應到了,小陸也是個帥氣的男孩,可惜太倔強,竟然無視她對他的好,她只能給他下了點藥,誰知他竟醒來后非要報警,她嚇壞了,所以殺了他,然后扔進了湖里。

  閆曉宇能破這個案子也是僥幸,他喜歡釣魚是真的,那晚的遭遇也是真的,夢里那個頭顱一直在想告訴他什么,所以他查了,查出了張紅這個變態的女人,案子到這里也算是告了一個段落。

  此后閆曉宇又來這地方釣魚,黃昏時來,天黑透了才走,一天他走得晚了點,霧又籠罩在了湖面上,一個人影站立在湖面上,慢慢地想他飄來,他的手一抖,魚竿掉在了地上。人影沒有繼續向前,可閆曉宇清楚地聽見影子說了句謝謝,然后一股風吹過,霧散了,人影也消失了。

Tags: 血色 漣漪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igushi/154008.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