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鬼故事 > 

都市怪談之兇車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林深新買了一輛二手豐田凱美瑞車,雖然是二手貨,但是已經花盡了他所有儲蓄。林深站在車子旁看著黑色的金屬漆在陽光下閃閃發亮,就像看著心愛的女人,既歡喜又疼愛。

  “林深行呀!買車啦?”鄰居張哥樂呵呵地走過來,抱著肩膀看著他的車,說:“這車不錯呀!幾乎全新的。”

  林深點點頭說:“是呀!我也是撞了大運了,車主著急用錢,所以我是非常便宜就把它拿下了。”林深說著嘴角咧開了個弧度,那模樣就像嫖娼后妓女沒和他要錢一眼,興奮欣喜。

  “你小子有福氣。”張哥羨慕地說道。

  “有事你吱聲,咱們也有車了。”林深豪氣地拍了拍車。

  張哥笑著說:“那感情好,到時候哥有事可不客氣了。”

  “瞧你!遠親不如近鄰,和我你客氣啥。”林深得意地回答。

  倆人正說的火熱,突然聽見張大媽的聲音在后面焦急地喊:“立冬快去找車,你媳婦要生了。”

  “嗯!”張立冬頓時慌了手腳,慌忙向外跑去。

  “張哥!坐我的車,你去扶嫂子。”林深自然不能看著不幫忙,雖然他并不想幫這個忙。

  “謝謝你了兄弟。”張立冬感激地看了林深一眼,向自己家里跑去,不一會抱著大肚子的張嫂出來,只見張嫂滿頭大汗,呻吟一聲比一聲慘厲,林深也被嚇壞了,手忙腳亂地幫著張立冬把她放進車后座,然后他一頭鉆進車了。

  車平穩快速地使了出去,剛出胡同口,林深正想踩油門,誰知張嫂突然大叫一聲,他一腳踩在了剎車上,車一頓,停了下了。林深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聽見一個孩子尖銳的哭聲,他心想壞了一定是撞上孩子了。他跳下車,瞧了一眼,要不是剎車及時,車前的小孩早就沒命了,如今他只是被嚇了一下,坐在地上大哭。

  林深走過去抱起了他,小孩的父母也聞聲跑了出來,見孩子沒事,車上又有孕婦,他們沒難為林深,讓他把車開走了。

  這一小插曲過去,林深開車更加謹慎了,眼睛死死盯著路面,就怕有一點點閃失。

  車一拐彎上了道,路上的車漸漸多了起來,林深隨著車流開的不算慢,很快把張嫂送進了附近的醫院,從醫院出來,林深的心還在劇烈的跳動,手不由得輕輕顫抖,點燃一支煙吸了一口。

  “這誰的車呀?”林深的身后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

  林深扭臉一看,一個老頭正神情古怪的看著他的車。

  “我的……”林深不高興有人這么看著他的車,語氣并不友善。

  “哦!這車看著面熟。”老頭說完伸出他那雙枯枝一般的手,摸了摸車身。

  “干嘛呀?摸摸搜搜的。”林深說完打開了車門。

  “等等!小伙子,這個車……”

  林深瞧著老頭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他不耐煩地說:“我的車咋了?”

  “這車是……是兇車。”老頭看見他坐進車里,急了喊了一嗓子。

  “啥?”林深的心咯噔一下,頭伸出駕駛室瞪著老頭罵:“你TM有病吧?”

  “你不信?唉!那就算我沒說。”老頭憐憫地看了他一眼,蹣跚著走開了。

  林深沒多想,以為遇見了神經病,他開車很快回到了家,到家后,他把車里里外外擦了個遍,累出了一身的汗,他正準備去洗澡的時候,鄰居張哥來電話了,告訴他個好消息,說他媳婦生了個大胖小子,要好好謝謝他!

  林深一聽也挺高興,隱約聽見張哥的母親要回家取東西,他自告奮勇地說:“我去接大娘,讓她等等我。”

  張哥推讓了一下,抵不過他的熱情,道了謝之后說等著他來接。

  林深掛了電話,跳上了車,這時候天已經快黑了,陰暗的胡同像一只冬眠的怪物沉睡著。他啟動了車子,凱美瑞立刻射出兩道雪白的光柱,僵硬地投映在胡同的深處。他一腳油門踩下,車子跌跌撞撞開了出去,突然林深覺得那里不對勁,后座好像坐著個人,他沒敢回頭,壓低了倒車鏡,見后座上坐著一個長發女人。這個女人低著頭,臉趴腿上,一頭長發低垂著,似乎是睡著了。

  “啊!”林深一腳剎車站住,扭頭去看,后座沒人,那么剛才是他的幻覺?他又抬頭看了看倒車鏡,女人趴在腿上的頭微微的動了一下,正慢慢地抬起來。

  此刻的林深再也顧不得許多了,他猛地推開了車門。雖然他感覺自己的渾身都在發抖,兩條腿也有些不聽使喚,但他仍然拼命的讓自己跑起來。

  此時的胡同內漆黑如墨,他根本辨不清方向,他也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只是看見門的時候,他用手拼命的晃動了幾下那扇已經被上了鎖的門,而后便順著門縫向里面大聲呼喊。

  在聲嘶力竭的喊了一陣之后,林深筋疲力盡的癱坐在了地上。此刻的他,無論如何也不敢再重新走回車里了。

  當他正瞪著驚恐的眼睛大口大口喘氣的時候,他聽見了一聲沉悶的關車門的聲音。緊接著,他聽到一種尖利清脆而富有節奏的敲擊聲,那聲音來自女人的高跟鞋。

  腳步聲在他不遠處停下,整個胡同又恢復了死一般的闃寂。除了他的呼吸聲,林深再也聽不到任何的聲音。

  當他正驚魂未定跑回車上時,他的耳邊又傳來了令他驚懼的高跟鞋敲擊水泥地的聲音。

  林深緊緊的靠在車座上,雙臂緊緊的抱在胸前,神經脆弱的瀕臨崩潰。可腳步聲依然再次響起,林深尖叫一聲跳起來,沖上車,一腳踩在油門上。

  突然他的手機響了,他被嚇了一跳,腳反射條件下踩了剎車。車站住了,林深聽見車外一個老太太罵罵咧咧地說:“誰家小王八羔子,差點撞死我。”

  林深的汗順著臉流了下來,心里想著要不是早上張嫂一聲尖叫,他可能撞死一個孩子,如今要不是張哥的電話,他差點撞死個老太太,經過了這驚心動魄的一幕,他再也不敢開著車了,下了車,他叫了一輛出租車,直奔醫院。

  到醫院他沒先去張嫂的病房,而是滿醫院里找下午遇見的老頭,他和好幾個人形容老頭的相貌特征,可是很多人都不知道,只有看門的老頭聽了他的描述說:“你說的是以前看大門的老頭吧?他挺倒霉的,晚上開門時被一輛黑色豐田凱美瑞給撞死了。

  聽說撞人的是個女人,撞完人她跑了,沒跑出多遠,車就撞上了柱子,她當時就死了。”

  林深聽完徹底傻掉了,他現在算是明白為什么他的車是兇車了,要不是遇見張哥一家有福的人,他早就惹禍了。

  不久林深把車送去報廢了,雖然損失了不少錢,可是他認為值得,這種車要是賣出去還指不定害死多少人。

Tags: 都市怪談 兇車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igushi/154006.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