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鬼故事 > 

查無此人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20天前,李平平有個包裹到了郵局,包裹上寫著“衣物”,是從山東寄來的,要送的地址是弋江區葛灣南坪壩142號,也就是李平平的家。郵遞員白義海跑葛灣那條線,這個時候他正打算從郵局辭職。郵局這里雖說每天只有半天班,可薪水太低,還不如出去打工掙到的一半。

  于是,白義海就有了拆開這個包裹的念頭。李平平這個名字,一聽就是小女人,那個叫劉克的人,沒準兒是她的男友,從山東給她買了新奇的衣服。白義海的女友劉娜總是說他給自己買的東西太少,質量差,檔次低。

  包裹寄來十天后,沒有人憑單來郵局提貨,于是白義海大大咧咧地拿著包裹回了家,第二天,他又辭了職。這樣,包裹就神不知鬼不覺地落到了他的手里。當天晚上,他拆開了那個包裹。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條素白素白的連衣裙。再往下,是一件綢衫,綢衫也是白色的,拿起綢衫,白義海的心狂跳起來,那下面竟然還有一條純白的項鏈。白義海留下了那件白色的綢衫,把項鏈和連衣裙給女友劉娜送了過去,當然,肯定獲得了劉娜的一陣熱吻。

  白義海一直待到入夜時分,他涎著臉說想留下來,可劉娜不同意,非得讓他回家。白義海無奈,只得又騎上摩托車,往回奔去。此時正值初夏,月朗星稀,蟲鳴聲聲。白義海還沒走多遠,手機就響了,原來是劉娜,她又叫他回到她那里去。

  白義海心頭一陣狂喜,等再次來到劉娜租住的那幢房,劉娜開了門,白義海一眼就看到劉娜已穿上了那件素白的連衣裙,那條項鏈也戴到她的脖子上,在燈光的映照下,她整個人都顯得素雅起來。劉娜柔聲地問道:“你說,我要不要再戴上一朵白花兒?”

  這句話正問到了白義海害怕的地方,白義海已經覺得情況不太對勁了,于是他怔怔地答道:“你說什么呢?”

  好在劉娜沒再說什么,只是讓他發動了車,載著自己出去兜風。白義海想了想,硬著頭皮答應了。

  車在寬敞的公路上行駛著,劉娜一直在車后默不做聲。白義海也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于是一直向前,不知不覺,就到了葛灣那里。等白義海意識到這一點,他把車猛地停下了,回頭正要說我們回去吧,這時,他瞪大了眼睛,月色之下,哪里還有后座上劉娜的影子?劉娜不見了。難道是自己在半路上把她給弄掉了?劉娜穿著裙子,是側身坐的,應該有這個可能。

  白義海瘋一般地把車往回騎。等到回到劉娜的出租屋,白義海發現門還是鎖著的。他輕輕叩了叩,沒人應答。劉娜沒有回來。白義海傻眼了,他不知道接下來該怎么辦。

  好在他站在門前不久,又接到了劉娜的電話:“你呀,我都不知道該怎么說你,拿了別人的東西,就該還回去呀。現在就要還,不然不吉利的。”此時的白義海心里稍稍定了些,他正要問劉娜在哪里,是什么時候下車的,可劉娜已經掛斷了,再回撥,對方不在服務區。

  白義海看看時間,不過才八點多一點兒。他決定,先回去再說。等明天天亮,把實話告訴劉娜,把這些東西送到李平平家去。白義海回到家之后,母親還沒睡,瞪著他問道:“劉娜今晚是怎么回事?怎么穿著白裙,還戴著白花?你以后要告訴她,愛美,也不能這樣。我剛才說了她幾句,她把衣服換了,丟在你房里。”

  白義海也顧不上答話,走進房間一看,那白色的連衣裙果然在包裹里,連同那條項鏈。劉娜原來已經知道了一切,白義海臉上**辣的,敢情她不聽自己說什么,是生氣呢。看來今晚必須得將東西送到南坪壩,然后向她解釋。不然,依劉娜的性格,以后再也不會理自己了。

  想到這里,白義海將包裹拿了出去,綁在車上,騎上車向葛灣出發了。葛灣并不遠,可南坪壩那里,白義海卻沒有去過。根據他的判斷,那里以前應該是農村,后來被圈進來的。到了葛灣,路上還有行人,很多人家也還亮著燈。白義海心定了些,他停了車,攔住了一個人,問清了南坪壩的位置,再次驅車向前走。

  車到了南坪壩,白義海越來越心慌。這里果然還保留著農村的村落模樣,一戶一幢平房,稀稀落落,門牌號倒是有,不過被嵌在門邊,必須得停下車慢慢找。白義海停了車,發現路邊這一戶是76號,那也意味著距離142號還有不到一半的房子。他扛著包裹,慢慢地向前找著。

  等走到了南坪壩的盡頭,白義海驚訝地發現,最后一幢平房是141號。142號,根本就沒有。

  他惶惑地四下看了看,這個時候,月色已被籠進了一片烏云中,天際雖說還有一點亮光,不過那已是星星的光芒了。路上一個人影也看不見,仿佛那些人眨眼之間全部睡下了,連屋里的燈也全部滅了。一陣微風吹過,隱隱地還有哭聲。

  白義海放下包裹,拭了拭額頭的冷汗,走上前去敲141號的門。142號和141號是鄰居,應該會知道的。門好久才開了,一個老人怒氣沖沖地站在燈光下,問道:“找誰?”

  白義海雖然被呵斥,卻還是很開心,起碼他膽大了些。他答道:“我找142號的李平平。”

  那老人瞪了他一眼,不耐煩地答道:“142號?沒有。這里沒有142號。李平平?沒聽說過。”說著,他砰的一聲合上了門,燈接著被拉滅了。外面又是一片黑暗。白義海垂頭喪氣地準備回去,可是,由遠及近地傳來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咯噔聲,一個聲音軟綿綿地問道:“大哥,你是不是要找142號啊,我知道,我正要向那邊走呢。我領你去吧,你對這里不熟悉,其實142號已經是另一個村落了。”原來是個女人。

  白義海道了謝,彎腰扛起包裹,跟著那個女人,向著141號前面的那條小路走去。走著走著,白義海覺得不對勁,因為道路前方一片漆黑,根本就不像是有什么村落的樣子,就是有,也肯定在很遠的地方。他猶豫著要停下來,那個女人回過頭來,還是那個軟軟的聲音說道:“走啊,快了。”

  白義海硬著頭皮又跟著走,前面黑黑的地方原來是一片樹林。也許穿過樹林,就該到了吧。可是,那女人突然回過頭來,說了句:“其實我也被騙了。我并不是想騙你的呀,不信你看。”

  順著那女人手指的方向,白義海看到前面的樹下還有一個人。樹干上垂下了一根白色的帶子,帶子還打了個圈,那人慢慢地爬上了樹,將頭伸進圈子里,縱身一躍,整個人被死死地吊在了樹上。

  白義海嚇得面如土色,他的腳哪里還能動得了半步?跑也跑不動,走也走不了。那被死死吊住的人眼看著就要被勒死,可就在這個時候,白義海看到了那人頭上似乎有個白色的東西一閃,難道是白花?劉娜和他開玩笑,說要不要戴上朵白花?還有母親,說今晚劉娜穿著白裙戴著白花,難道這人是劉娜?白義海掙扎著奮力向前走,可他面前的女人卻伸手拉住了他的衣角,嚷道:“不要去,不要去,讓我走,讓我走吧。我把你給我買的東西,已經還回來了。”

  四目相對,白義海嚇得癱軟了。眼前的女人,頭發散落,血紅的舌頭伸得長長的。白義海就要暈倒了,可他還是奮力地叫了句:“劉娜,我,我愛你,你不要死啊。”

  那女人忽然松開了手,飄飄蕩蕩地走了,一邊走,一邊咯咯地笑:“你都看到了,你都看到了,我其實也被人騙了啊,我走了,我走了,我把你買的東西還回來了。”

  白義海慢慢地恢復了一點氣力,猛地向前方沖了過去,他抱住了被吊著的那個人的雙腳,一點一點地向上舉起,可是那人的身子太沉了,白義海根本撐不動。他緩緩地移向了那棵樹,將身子靠在了那棵樹的樹干上,救不下來,那就扛吧,一直扛到天亮,總能遇上行人。

  也不知過了多久,天亮了。白義海迷糊中,感覺到一滴水落到了臉上,接著一個顫顫的聲音問道:“義海,是你嗎?”原來樹上的那人已慢慢回過氣來,自己伸手解開了帶圈,“放我下來!”那人叫道,原來真的是劉娜。

  劉娜站到了白義海的面前,滿臉淚痕:“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自從穿上了那件裙子,我的腳就像飄起來一樣,那種感覺,真的很詭異!”兩人對望了一眼,彼此身上都被露水洇濕了,劉娜羞紅了臉,一頭鉆進了白義海的懷里。白義海擁著她,目光無意中瞥到對面,那里有個新墳,碑上刻著死者的姓名:劉克。他撿起包裹,緩緩地放在那里。

  把劉娜送到了醫院之后,白義海接到了郵局的電話。“白義海,上回你送的那個包裹,就是李平平的那個,從山東來了電話,說是寄錯了,寄件人是李平平,收件人是劉克。喂,喂,你聽明白了嗎?這里面好像有些怪,前段時間,電視新聞上不是說有個騙婚的被殺了嗎?死者就叫李平平。難道她騙到這里來了?你當時投遞的,所以局長讓你再去一趟葛灣南坪壩,核實一下,然后再來辦辭職和養老手續。”

  白義海掛斷電話,呆了。

  原來,包裹里的裙子、項鏈是當初劉克送給女朋友李平平的訂婚禮物。不曾想李平平卻是個騙婚的女人,劉克氣不過,找到李平平之后將其殺掉,但未曾找到送給李平平的裙子和項鏈。回家后,劉克覺得在鄉人面前抬不起頭來,也自殺了。李平平死后,陰魂怎么也逃不過劉克的咒怨,所以李平平就變著法子把那裙子和項鏈還給劉克。然而,劉克的咒怨太深,他痛恨所有貪慕虛榮的女人,他想讓所有覬覦裙子和項鏈的女人都去死。這才導致了白義海和劉娜的遭遇。

Tags: 包裹 郵局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igushi/153999.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