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鬼故事 > 

父親的三次托夢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張兵出生在窮N代的家庭,在他四歲時,一場大火把本來就很窮的家燒得更加一干二凈。

在村里人的印象中,張兵除冬天身上有身破舊棉衣和褲子外,其它季節都是光著腚的,他面黃肌瘦地像只猴子,只要是能吃的東西他都吃,村里人將他起了個外號叫牲口。

還有人傳言,張兵的父母只有一條好褲子,兩人誰外出就相互換著穿。

但是張兵的母親家中再窮,卻從不向別人叫苦,只要家中還有一口飯,遇上誰到她家,她都要留給別人吃,硬說自己家中有飯吃,然后情愿自己和家人挨餓。每次村里發放救災或護困時,她家卻都是把指標讓給別人。

張兵的父親更是個村里出了名的老實人,家中所有一切事務都讓給母親做主,聽老婆指揮埋頭做事就行,村里人說他是個扎實核桃——悶。

在張兵十二歲那年,村里還是考慮到他家有真困難,就照顧他家,讓父親去學校廚房打雜,這樣終于解決了肚子饑餓的問題。

誰知好景不長,父親在學校做了三年,竟得了癌癥,村里知道他家底細,破例幫他家開了證明,讓他家多貸一些款。在病床上的父親摸著張兵的頭說:“我不行了,家中的爛攤子就要落在你身上了,我知道我的一生像條蟲,你長大了,一定會成為一條龍的。”

半年后,父親還是走了,欠下了治病、生活等二萬多銀行帳。

第二年,十六歲那年,張兵的母親拿不出錢給他讀書,只好初中沒讀完就隨著大人去上海做泥瓦工。

拼死拼活地干了一年賺了一千元,他高興地帶回家給母親還債,可母親卻將整個家交給他,整個家產也就是那四張貸款單,母親擦著眼淚,拉著張兵的手說:“兒啊,對不起,這個家我實在無法過啊,你也十八歲了算成人了,我也算把你養大了,你今后把家中的債慢慢還掉,日子會好過得,我以后一切不用你負擔了,就這樣吧。”說完任憑張兵在身后呼喚,她頭也不回地去了浙江的一位退休教師家,當起了另外一個家庭里的奶奶。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張兵還了銀行一千元,還剩二萬五,這一年才一千,要何時才能還完,張兵真想跳下河一死了之,唉。他甩甩頭。

那位繼父教師有六個女兒,個個對他母親都很很好,她倒是也不愁吃不愁穿了,唉,只要媽媽過得好就好。

張兵躺在床上睡不著,他還是有點恨母親,可又覺得恨不起來,恨誰,恨自己,對!一定是自己沒本事,掙不來大錢母親才拋棄家,離開他的。

他想了一個晚上,最后想明天就去上海,學別人在車頭碰瓷,那錢來的即快又多,如果真給撞死了,反正他也無牽無掛。實在不行就去搶銀行,反正活著,這打臨工一天才十五塊的工錢,想要還清銀行債,要等到牛年馬月呢。

張兵把辦法想好后,第二天晚上,終于放下心事很快便睡覺了。

恍惚中他看見父親來到他身邊,叫他幫他做房子。張兵想問仔細,可父親竟飄走了,他一邊追一邊叫,結果把自己給叫醒了。

此時張兵才想道,這次去上海弄錢還債,都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能回家呢,差點都把父親給忘了,不管有沒有以后,這次一定得去跟父親告別。

天亮后,他就急忙往山上走。到了墳上一看,傻眼了,父親的墳給野豬拱平了,連墓碑都翻在一邊,泥土還是新鮮的。

張兵氣急了,心想連野豬也欺負我一個孤兒。他只好回家拿來農具,把父親的墳填得好好的,他這一弄就是三天。晚上,他在床上想,嗬,父親倒很靈驗呢,這不是他對我托夢嗎?還真奇了怪了。

累了幾天,他很快就睡著了,正當他睡意正膿時,迷糊中又見到父親來了,這次父親叫張兵幫他撓癢癢,再幫他抓虱子。張兵覺得自己真的好累想睡覺,可父親卻不依不饒。張兵正覺得好煩,猛地一下醒了過來。他立刻想到了上次的托夢,咦,莫非父親還有什么事?

第二天,他去問了一下幫人看風水寶地的表叔公,叔公去幫張兵看了一下墓地,見旁邊都是板栗樹,再結合張兵父親的托夢,最后告訴張兵,需要另做(金盒收金)再安葬到另外一塊地。就是用木板做個盒子,漆上金色,然后把尸骨移放盒子里,稱作(金盒收金)。

張兵只好請了兩人幫忙又重新挖開墳墓,打開腐爛地棺板后一看,驚呆了,那尸骨上爬滿了密密麻麻地白蟻。張兵用刷子一點點地把尸骨弄干凈,然后把放它放進金盒里,再重新埋葬到離家更近一點的地里。這些事做好已經是四天后了。

那晚,張兵覺得這下父親的靈魂總該安歇了吧,他也可以放心地去上海了,豈料才剛進入夢鄉,父親的身影又出現在眼前。

只見父親像離世前那樣摸著他的頭,笑容滿面地說道:“兒啊,好孩子,你已經長大了,我家世代都是安分守己之家,傳到你這一代可別壞了名聲,你應該知道能干和不能干的事,你不能像我一樣像條蟲,你要成龍,飛向南方,那里有個扶持你的姑娘在等你。”當張兵想問仔細一些時,父親又飄遠了。

張兵夢醒以后,他細細地把父親說得說琢磨了一遍又一遍,他想了很多很多,直到天亮他一直沒睡好。

第二天,他去了繼父家,跟繼父借了一千元,然后來到了深圳,正好有一家服裝廠在招新員工。張兵進廠后,學了一星期就開始正式工作。

過年了,他留在廠里,拜了位師傅學裁剪。這師傅是本地姑娘,比張兵大五歲,很快他把裁剪技術學得精湛,兩個年輕人在不知不覺中已成為知己。

張兵在廠里肯吃苦能干,頭腦又靈活,老板很器重他。

兩年后,他掙了三萬多塊錢,回到家還清了所有的債務后,還多幾千元,他再來到繼父家,還給繼父一千元后,另外給了母親了三千元,此時他已經一點也不恨母親了,他知道,如果沒有母親當初的離開和父親的三次托夢,就不可能有他今天的成就。

從此爸爸再也沒有托夢給他。過了一年,他和師傅結婚了,后來,他夫婦倆開了一個制衣廠。再次來看父親時,墓前已有四人一起叩拜父親了,一對龍鳳胎叫喊著:爺爺!爺爺。

Tags: 父親 三次托夢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igushi/153983.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