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鬼故事 > 

現代聊齋之不知不知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從城里打工回來的張新,坐在家旁邊的一片小樹林里的一株油桐樹下,內心焦躁憂愁,他抬起頭看到滿樹葉片青翠,帶著夏日的勃勃生機,透過樹枝樹葉他又看到了湛藍的天空,覺得一切的景色還如同小時候那般。

  只是小時候多么無憂無慮,不用為生活而辛勞奔波,當然那時候也是勞動的,就是幫家里做做家務,放牛喂豬什么的,生活條件也相當艱苦,不僅穿著破爛,而且常年吃不了幾次肉,但那時候的人生是充滿希望的,覺得以后會穿著好看的衣服,吃好好吃的食物,那時候漫山遍野都是他和小伙伴們的游戲場所,童年每天的心情就如同這樹葉間的藍色一般。

  外出打工以后,張新確定實現了小時候的愿望:首先是終于從偏僻閉塞的農村走到了城里,看到了高樓大廈車水馬龍;他穿上了質量好一些的衣服——工廠里的工作服,即使每天干活活,也能夠穿一兩年不壞;也吃上了好吃的,一個月能夠吃到兩三次魚和肉。

  但他也感覺到了生活的艱難:不僅僅是常年超負荷的體力勞動,無論寒冬酷暑汗流浹背,而且整天與車間里的轟隆機器為伍,他的聽力大大下降,最要命的時候,一個月前因為車間臨時調動,張新有一次加夜班,一時沒適應,一個疏忽,竟然讓機器把右手手指切掉了一大截。那是一段食指,自第二個骨節之下,生生被切斷,隨即就被卷進了轟隆運轉的機器里,可以想像,它一定會隨著機器繼續走下去,永遠不會回到張新的手上來。

  雖然醫藥費廠子里是給報銷了,但廠子里卻不會負責幫張新另接一截手指到他食指上,而且出院以后,張新無法再在那廠里待下去了,因為他的雙手已經不全,廠里領導估計他無法再勝任原來的工作,即使那只是流水線上的勞動。

  坐在油桐樹下的張新,又忍不住看了看那只缺了兩節的右手食指,怎么辦呢?不只是丟了工作的問題,像這個樣子的手,可能以后找新工作都困難了。而且到了這個年齡,又是農村出身,沒有房子車子票子,可想而知,娶媳婦是相當困難了。而且,以后的漫漫人生路,怎么維持下去呢?

  身后的油桐樹上,一只蟬在拉長了聲音嘶鳴著,使得初秋的溫度更顯燥熱,不知道是不是幻覺,張新居然聽到這蟬的叫聲不是往常那樣的“知了——知了——”

  那一聲聲的,像是“不知——不知——”

  在這樣的蟬聲中,張新朦朦朧朧睡著了。他夢見一個男人向他走來,這個人的穿著非常奇怪,一身黃綠的長衫,透明如紗,但質地堅硬,裙擺有無數個褶皺,整個人像極了一只大蟬蛻。

  張新驚愕地看著他,穿著古怪的陌生男人說:“小伙子,我見你非常悲傷,實在忍不住想幫你一把。”

  張新問道:“你又是誰?”

  陌生男人說:“我是誰并不重要,如果你愿意接受我的幫助,請將你的右手伸出來。”

  張新猶豫著將食指已經殘廢的右手伸了出去,陌生男人從自己古怪衣衫的裙擺撕下一角來,輕輕放到張新的掌心上,然后說:“把它切成兩半,三天之后使用一半,一個星期之后使用另一半,你會得到兩筆數量可觀的錢財。”

  張新看到手掌上,那被撕下的一角裙擺,其實是一只蟬蛻,淺金色,透明。他疑惑地問:“這個,怎么使用,又怎么換來錢財?”

  陌生男人說:“它能夠治病,也能夠療傷。三天后,你去鄰村,那里有一戶人家有個生病的老人,你到時候把一半蟬蛻給他。一個星期以后,你去鎮上,那里有一戶人家有個受傷的年輕人,你再把另一半蟬蛻送給他。”

  然后不等張新問話,陌生男人迅速說了那兩戶人家的地址。

  這時張新從夢里醒來,看到眼前仍是一片明亮陽光,夢里的情景還歷歷在目,他的右手上并沒有什么蟬蛻。他把右手攤開朝天,看著空空如也的掌心,又忍不住昂頭看向身后油桐樹的枝椏,一只透明的蟬蛻正飄悠悠落下來,剛好落在他的右手掌上。

  真是神了。張新心里驚嘆道。

  終于等到了三天后,張新果真去了鄰村,找到了夢里陌生男人說的那戶人家,屋里傳來一個老人痛苦的呻吟聲,還有一家子人焦急的議論聲。張新走進屋去才知道,原來這老人大腿上忽然長了一個膿瘡,疼痛難忍,在火熱的天氣里還散發著陣陣惡臭,大小醫院去了無數家,始終治不好。醫院讓他家里人把他帶回家保守治療,這個詞說得好聽,實際意義大家心知肚明,就是回家等死。

  張新把口袋里的一半蟬蛻拿出來,讓那一家子人將它磨碎成粉末,然后敷在老人的膿瘡上。那一家人起先十分懷疑張新的來歷和動機,但當時老人的叫聲尤其慘,只得死馬當活馬醫了,說也奇怪,那一半蟬蛻粉撒在那膿瘡上不久,老人的疼痛真的減輕了許多。那一家子人留張新吃了午飯,還讓他留下電話,說是如果老人的膿瘡真的被張新的神藥給治好了,以后一定拿三萬塊錢去重謝。

  一個星期以后,張新準備去鎮上的另一戶人家時,先前那戶人家就有一個人,拿著三萬塊錢過來了,說:“老人的膿瘡雖然還沒有好,但是呈一天天好下去的趨勢,想必不久就會好了,我們信守諾言,這是給你的報酬。”

  張新收下了那三萬塊錢,然后出門去了夢里陌生男人說的另一戶人家。

  那是一個同張新歲數差不多的年輕人,遭遇也同他相似,剛剛操作一臺機器時不小心把手指切了,剛好也是右手食指第二個關節處。年輕人躺在椅子上,面色慘白,差點暈厥過去,有旁人議論著要趕緊把那受傷的年輕人送到醫院里去。

  張新看到了椅子下的一截手指,跟自己失去的那截差不多,他知道如果把口袋里的另一半蟬蛻給年輕人,一定能夠使截斷的手指愈合。但當他看著自己的右手食指缺失的那一部分之后,突然一想,何不用這截手指放在自己的食指上接合起來呢?

  于是,張新偷走了那截手指,回家以后,先是嘗試著將那截手指放在自己的斷指上,但那截血淋淋的手指無法粘在自己光滑如初的斷指上。嘗試多次無效后,張新一狠心,拿菜刀將自己的手指又切掉了一點,當鮮血源源不斷地流出來時,張新馬上把那截手指接在自己的斷指上,然后把那一半早就磨成粉末的蟬蛻灑在斷指接合的地方。

  沒有用。血水源源不斷地流出來,甚至將那珍貴的蟬蛻粉流得到處都是。張新意識到了什么,趕緊去了醫院。

  幸虧去得及時,醫生給他止了血,不至于有性命之憂。

  晚上,獨自躺在病房里的張新懊惱不已,悔不該相信那一個夢境,這下好了,不僅沒使自己的手指接起來,恐怕以后會更短了。但是如果夢境里陌生男人騙他,那為什么一半的蟬蛻能夠治愈那個老人的膿瘡呢?

  就在這些思緒里,張新睡著了,又做了個夢,還是那個穿著淺金色的陌生男人,他面帶怒色,說:“我本來是想幫你,沒想到你如此念心,如果你不心生邪念偷走那年輕人的手指,你還會得到一筆錢的。然而你做了壞事,不僅第二筆錢不會得到,就連第一筆錢,我也要一并收回去。”

  張新忍不住問道:“你究竟是誰?”

  “其實,我就是一只蟬。”陌生男人說完,從夢里隱去了。

  出院時候,張新一看醫藥費,剛好三萬塊,也就是說先前老人一家酬謝他的錢,全部用完了,而且剛剛好。

Tags: 現代 聊齋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igushi/153967.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