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鬼故事 > 

橋頭鬼事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夜里,天上沒有月亮,隱隱約約的只有幾顆星星眨著眼睛。王平富摸著黑兒在明月河里收昨天下午放的十幾張蝦網,嘿,收獲真不少,整整兩大桶呢。把蝦子裝在桶里后,他又把蝦網拋進河中。

  然后,他哼著小曲拎著桶從田埂上準備往小路上走,忽然一腳踩到一個柔軟細長的活物,接著腳上就是一股劇痛傳來。大腦第一反應就是:不好,被蛇咬了。他放下蝦網,一瘸一拐的就往小路上走,顧不得其他東西了。

  他心里暗想:在河邊如果遇到的是水蛇,那就無毒不至于要了性命。但如果不幸遇到了毒蛇,短時間內如果不找到人救命,到時中毒已深,說不定這條腿就得截掉,甚至喪命。他內心惶恐不安,臉色蒼白,那種疼痛和不適的感覺越來越嚴重。

  “啊——救命。”剛到橋上,他疼的哇哇大叫起來,心里恐懼加大,已經確定咬他的就是一條毒蛇。腿快速的腫起來,已經不能再堅持著往前走了,心說:“天亡我于此,天亡我于此啊!”他的意識逐漸開始變得昏迷,很快完全失去了知覺。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逐漸恢復了一點點的意識,朦朧著眼睛看見一個黑乎乎的人影,腿上的疼痛已經沒有了。自己是死是活?在哪啊?王平富心里一連串的問號。“你醒了,別怕,已經沒事了。”那個黑影平和的語氣讓他心里仿佛吃了一顆定心丸。“是你救了我?多謝恩公。”王平富激動地都要哭了,這大半夜的真以為自己會悄無聲息的死去,無人知曉。

  “客氣了。快起來吧!”黑影扶他站起來。

  奇了怪了,竟然一點都不疼,仿佛沒有受過傷一般。“請問你是怎么治好我的蛇毒的,您怎么稱呼,對了,您是不是位醫生啊?”王平富噼里啪啦問出了一大堆的問題,那黑影無奈的直搖頭。“你性子太急了,我怎么回答你呢?”

  王平富才不好意思的撓撓頭,說:“請問你怎么稱呼?”那黑影說:“我叫幽奎。”

  “您是醫生嗎?”

  “不是。”

  “那您怎么能治好我的蛇毒啊?您是養蛇人?”王平富很好奇。

  “也不是。”

  “那你是怎么治好我的蛇毒?”王平富越來越奇怪了。

  “因為,我是鬼。”幽奎輕描淡寫的說出這幾個字,卻讓王平富嚇得雙腿發軟,撲通跪倒在地,如搗蒜一般磕頭:“求您放過我,求您放過我。”“我既然解了你的蛇毒,怎么會取你性命呢?”幽奎的聲音空靈而縹緲,但是沒有一絲絲的惡意。王平富站起來,說:“沒想到我們人類最怕的鬼居然是我的救命恩人,回去之后,我一定去您的墳頭給您多燒一些冥錢作為感謝。不知您的墳頭在哪?”

  那鬼笑了,說:“你這人爽快,一看就是熱心腸。其實我也有一件煩惱的事情,正不知道怎么解決呢。”說罷,幽奎談了口氣,王平富忙問:“怎么啦?我能不能做到,只要我能做的,我一定竭盡所能。”那鬼說:“我的墳地就在南邊的山溝溝里,那里本來風水很好,住著舒服,可是一次地震把我的墳地震陷下去了,坡就變成了溝,沒有陽光,背風,常年被雨水浸泡著。”王平富說:“你是不是想要遷墳?”“嗯,正有此意。只是我家里的后輩早已不在,我也無可奈何。”

  “這事就包在我的身上了。”王平富拍拍胸脯。

  “那就多謝你了,我的墳墓里放著的是我的骨灰壇。”幽奎十分感謝。

  天一亮,王平富就去了南邊的山溝溝里,去尋找幽奎的墳墓。找了很久終于找到了,他拿著撬一鍬一鍬的挖起來,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于找到了一個壇子。他拿出來后請了一個道士重新選了一個風水寶地,把幽奎的骨灰壇埋下去。做完這些后,他心里十分的高興。夜里,他在家里燒了一盤子龍蝦,兩瓶啤酒津津有味的吃起來。

  突然一陣白霧飄進來,待白霧散去之后幽奎坐在他的身邊。王平富以為他是來感謝自己的,沒想到他一開口就說:“兄弟,你要倒霉了。”王平富一頭霧水,愣了半晌問:“怎么了?我已經幫你移墳了啊,你不喜歡啊?”“不是,你移走的不是我的,而是另外的一個。我的骨灰壇在它的下面,都怪我當時沒跟你說。他是陰鬼,就需要那樣的地方給它聚集陰氣,假以時日他就能幻化成鬼魔王。如今你給他遷了墳地,改了他的陰氣,阻止他修煉,定會讓你不得好死,你趕緊的去找道士救命吧!再晚就來不及了。”幽奎喪氣的催促著。

  “你救救我吧,你也是鬼,能不能幫幫我。”王平富怕的再次跪倒在地。

  “唉,我雖是鬼,可是打不過那個惡鬼。只能幫你拖延時間,快走吧!”幽奎趕緊催促道。

  王平富趕緊拔腿就跑,剛幾步路,就見一個黑影散發著陣陣寒氣向他逼來,嘴里喊著:“啊,我要你死。”幽奎突然沖上來,攔住他的去路。兩鬼糾纏在一起,扭打起來。王平富馬不停蹄的朝道觀跑去,進了道觀,整個人已經如爛泥一般。等他醒來,第一眼看見老道士,他把昨晚的情況一五一十的跟老道士說了。老道士渾濁的眼睛里閃著睿智的光,他掐指算了算,點點頭說:“走,現在我們就去解決它。”王平富不敢,老道士說:“怕什么,正中午的陽氣最盛,區區不成氣候的鬼怪怕什么。”王平富跟著老道去了,把那個鬼怪的骨灰壇挖了出來,老道士拿出黃色的符貼在封口,骨灰壇震動了幾下就沒有了聲息。

  “好了,沒事了。”老道士說完就頭也不回的走了,王平富又去了山溝,挖出來幽奎的骨灰壇重新埋在了新遷的墳地上。他為幽奎立碑,請道士為他誦經念佛,念往生咒,超度他讓他可以早日投胎轉世。

Tags: 橋頭 鬼事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igushi/153896.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