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鬼故事 > 

無情孽債鬼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李家兩女兒,老大李雙生性刁蠻潑辣和自私。老二李單比老大小兩歲自幼膽小溫順又懂事。她們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兩人長的都非常漂亮。

  從她們小時候開始,李雙總是欺負妹妹,有好東西都是自己霸占著,父母不管幫她們買什么東西。李雙都是搶著先挑選,之后,才將剩下的丟給妹妹。

  父母覺得李雙強勢的性格其實也挺可愛,長大了未必一定是壞事,也就隨之任之。

  在學校上學的時候,她合著男生欺負女生,老師和被欺負的家長多次上門告狀,但父親總覺得女孩子嘛長大自然就懂事了,不需要太認真管教。

  姐妹倆長成了大姑娘了。外人看來,李雙永遠是艷麗注目的牡丹花,而李單卻是牡丹花旁的那片綠葉。

  追求李雙的男孩有很多,但她總是喜新厭舊,隔天換一個。母親勸她要自重自愛,她卻恬不知恥地說那是因為她太迷人了沒辦法。如果母親如再嘮叨,她就耍脾氣摔東西。父親為了平息吵鬧,總是順著李雙。李單也勸姐姐要愛就得認真,結果讓姐姐罵她是妒忌、眼饞。

  這回,李單也戀愛,男友叫阿明。在學校里就追求過她,比她高兩級。她們談了一年,李單才把他帶來過父母。

  誰知,阿明一來到李單家,就讓李雙眼睛一亮好帥氣的小伙,比她那些男友帥多,于是,李雙那天打扮的格外漂亮,吃飯間也特別熱情,阿明雖然很羞澀,但眼神總忍不住常跟著李雙左右,就感覺是她的男朋友到來。李單送走男友的那個晚上,李雙說去找男朋友們玩,一直玩到天快亮時才回家。

  讓李單想不到是,本催著李單要結婚的男友突然提出與她分手,而且還明確表示他喜歡另一個女孩,而且那人也愛他,那女孩就是李單的姐姐李雙。

  沒想到一年的感情竟被一次見面而打敗。李單哭得像淚人兒,她問男友會不會后悔?會不會被姐給騙了?男友卻表示,今生非李雙不娶!望著這陌生的男友,李單的心都碎了。

  父母氣得無奈,只得好言相勸李雙,讓她別搶妹妹的男友。李雙卻厚顏無恥地說道,因為她長得本來就比李單漂亮,帥哥愛上她是自然而然的事。還說父母偏心,干嘛總偏向李單。

  雙眼紅腫的李單最后只好跟姐姐說,“那你以后可得愛得專一,好好珍惜這份感情”。李雙驕傲的說道“我的事你管不著。”

  過了些日子,李雙又換成個有錢的男友。只見阿明卻天天晚上等在李家門口,即使李雙已對他不理不睬,他也一直癡心地等待她回心轉意,這讓李單見了好心痛。

  李單和父母找李雙談了幾次。李雙卻說“他家原來那么窮,你們總不會逼我去他家吃苦受累吧,再說了他當初都狠心拋棄我妹妹,我這樣對他也是跟他學的,怨不得我。”

  讓李單更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那天,李雙走出門,阿明趕緊追上去表示他會一輩子真愛她,讓她千萬別拋棄他。李雙沒好臉地吼道“口口聲聲說愛我,要是真愛你就給我死一邊去。”沒想到阿明為表明決心竟真的朝邊上的水井奔去……此時,李雙卻頭也不回地走了。

  阿明就這樣為了李雙而去了另一個世界。阿明唯一的母親哭得死去活來的時候,而此刻李雙卻在與新男友卿卿我我。

  李單為李雙的絕情害死了阿明而難過,父母也為生了這種女兒而羞愧。而李雙卻像這些都與她無關。照樣過著我行我素的生活。

  李單與父母希望李雙改過自新,真心實意的愛個人過日子,但又提心吊膽的不知她還會傷害哪家。

  時間過了一年,這一天,有個與李單很談得來的表姐要出嫁了,她有心把男朋友的哥哥介紹給李單,他哥哥剛從部隊復員回來。

  剛好她當新娘這天缺少一個陪娘。于是表姐就找到李單給她看了一下穿著軍服的男友哥哥,

  誰知給李雙聽到了,李雙搶過照片一看,頓時覺得這男孩英俊瀟灑,她讓表姐幫她介紹,還對李單說,姐姐都二十七了,還沒找到合適的人選,你們做妹妹的應該成全吧。

  表姐不大喜歡李雙,她有點為難。李單雖對姐姐的行為反感和厭惡,但她卻真希望姐姐認認真真地戀愛成家別在傷害人,所以她也有心讓表姐成全她的一番心思,看看這次姐姐與那哥哥是否能成,也放下了大家的一樁心事。

  表姐理解了李單的一片苦心后就勉強答應讓李雙當陪娘了。

  這些日子她正無聊呢,這種能出出風頭的事她怎能錯過,那種場合,新娘已名花有主,那天倍受關注的其實是陪娘,這才是她的正意。

  表姐那天的婚車上,李雙打扮得比表姐還艷麗,她搶著坐在最前面。

  婚車一路向新郎官的村莊而去,正當拐彎處,前面突然來了一輛小車,司機急轉了方向盤,誰知車子翻到了路下。事故中,除了李雙當場就斃命外,其余的都是輕傷。

  李單與父母心想難道這是老天對李雙的報應啊嗎?傷心之余大家也只得將李雙辦了后事。

  到了第三天的回魂日,那夜李雙變成一只毛色火紅的大貓來到家里,電燈頓時忽明忽暗,忽滅忽亮。大紅貓猛地跳到桌上,劈里啪啦一氣將盤子、杯子、碗都打到地地上。

  正當一家人都感到驚慌失措時,父親突然從凳子上站起,又“叭”一聲重新坐下。母親與李單都望向他,不知他想干什么。

  這時,那只大紅貓失蹤了,只聽李雙的聲音從父親嘴里發出來,訴說她在那邊有多可憐,還說本是李單去的,卻讓她去替代受苦,說她有多冤……說著說著,父親還抹著淚大哭起來。那聲音和一舉一動都和李雙生平一個模樣。要是平時看見這瘦骨嶙峋的父親,做著這種滑稽的舉止,李單一定會捧腹大笑。

  可此時李單真想上去打她幾巴掌,可手伸到父親的眼前,立即僵直了,這是可是父親的身體啊。

  只聽李雙的聲音又起“打呀,你敢我!你這沒良心的,你不感激我還想動手,你要敢動手,我以后就這樣就不回去了,咯咯咯……”李雙笑的身子直顫抖。

  “那你到底想怎樣?”李單氣得快發瘋了,但也得忍住氣憤問道。

  “這才像我的好妹妹,我在這邊缺吃缺穿的你說該怎么辦?”

  “好,我都滿足你的要求,你看父親都這把年紀了,怎禁得住你這般折騰,求求你走了吧。”李單向姐姐乞求著。“好吧!要置辦很多很多東西,衣服、洋房、轎車、手機,對了別忘了還要錢和男人。”咯咯咯……聲音漸漸遠去。

  父親癱軟倒地,李單和媽媽趕緊扶著父親上床幫他按摩捶背,父親像生了大病,人也老了許多。

  一切都安李雙說的給她辦齊燒了去。家中終于平靜。

  但沒過多久,她又會一次次地來鬧騰。李單求她以后別來了,她每個月都會安時燒給她,但她卻說“你不懂那邊我有多寂寞,只要我高興誰也管不著。”李單讓她快去投胎了,重新來過做個好人。李雙冷笑道“我才沒那么傻呢。”

  李單交了個男朋友叫楊文,楊文父母是生意人,兩人情投意合。半年后,楊文提出見見雙方父母,然后定下親事完婚。

  楊文的父母與他并不住在一起,他一人住在郊外的一棟別墅里。

  見過楊文父母,父母立刻就喜歡上這又漂亮又禮貌的姑娘。下午楊文又開著車子,帶著李單來到李家。

  傍晚時分到達李單家。兩人下了車手牽手剛跨進大口,突然,一團火紅色飄進屋里。李單頓時臉色嚇得慘白,伸開雙手擋住楊文的去路。楊文并沒看見什么,他感到李單的舉動很突然而且莫名其妙。

  說時遲那時快,李單拽著著楊文的手往回跑,一直跑到車門邊,打開車門將楊文連拖帶拉地推上了車,并急急忙忙地說道“你快回去,我家有事,我明天一定會你解釋清楚的,快走啊!”楊文還想問什么,卻看見李單那又十萬火急的樣子,知道再問只能給李單帶來麻煩,只得一臉迷霧地把車開回去再說。

  望著遠去的楊文,李單深深地呼出一口氣。并挺起胸走進屋里。

  屋里的電燈閃爍著螢火蟲般的亮光,只見母親正在對著父親,不!應該是對著姐姐乞求著:“求你放過家人吧,你要的東西都給了,你怎么又回來呢?”

  “咯咯咯,怎么啦,你們是不知道我那邊的苦,整天沒夜沒日,陰霾潮濕。”姐姐笑的好恐怖,接著又哭的凄慘讓人直打寒顫。

  “姐姐,你別太過份了!你怎么從不在自身上找原因,你的一切都是你自作孽,怨不得別人。”

  “喲,你個沒良心的,我替代了你來這邊受苦,你非但不感激我還敢教訓我,哼!你剛才那個男朋友好帥啊,我一看就覺得他比那個阿明帥氣多了,好像還很有錢吧,你就不怕我又去搶走?”

  “住口!你是咎由自取,你不能再害人,阿明與你無冤無仇,竟死在你手里,你始終不知悔過,如今都做鬼了還要來繼續害人。”

  “咯咯咯,我還沒想要你的男友呢,你就這樣激動。”母親看著陰陽兩女兒激烈的斗著嘴,再看看被李雙占用的老骨之身。

  突然雙膝朝前一跪哽咽道:“李單,你就別與你姐吵了,她現在都在那邊受罪了,我們讓著她一些吧,她想還要什么就讓她提吧,我們盡量滿足她,你看你父親一把老骨頭了,怎禁得住這樣折磨啊。”

  “這還差不多,我此次就想要李單那模樣的帥哥,在一星期里給我送來,不然我得去找李單的那位了,咯咯咯……”李雙的浪笑聲漸漸遠去。此時父親像散了架的骨頭,頓時“叭”一聲身體從凳子上摔倒地下。

  李單氣得咬牙切齒,照顧好父親后,她左思右想一夜無眠。

Tags: 無情 孽債鬼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igushi/153869.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