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鬼故事 > 

都市怪談之錯愛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蘇倩是個很有主見的女人,自從結婚以來一直過著相夫教子的闊太生活,老公郭鵬自己創辦了一家招投標公司,通過幾年的努力經營,現在已經小有成就。可是有句話說得好,你永遠不知道明天和意外那個先來,就在上個月郭鵬的公司被騙走一百多萬,一直都是靠自己打拼的郭鵬每天倦容滿面,看的蘇倩很是心疼,可是他們的家境都是很一般,誰又能幫他們一把呢?

  晚上蘇倩輾轉反側,難以入眠,她想到了婆婆,婆婆為人刻薄,在郭鵬很小的時候因為溺愛郭鵬,反對公公管教郭鵬,便和公公離婚了,郭鵬自小被婆婆一人帶大,當初她嫁給郭鵬,婆婆一直都不看好這段婚姻,甚至說過“你們要是在一起,休想從我這拿走一分錢,除非我死”。幸虧郭鵬是個有主見的男人,他相信自己的選擇,相信蘇倩的善良可以感化媽媽。所以一直以來,雖然和婆婆住的不遠,但往來很少,直到自己生了兒子浩浩,婆婆對自己的態度才稍有好轉。于是蘇倩決定明天帶兒子去奶奶家。

  對于兒媳和孫子的到來,郭母很是驚訝,雖然不喜歡蘇倩,但還是很喜歡孫子的,畢竟這是郭家的血脈。蘇倩見婆孫倆玩的開心,于是趁熱打鐵地說:“媽媽,大鵬的公司被騙了,負債好幾十萬,希望您能幫幫他!”

  郭母聞聲,不覺一頓,隨即說道:“好你個蘇倩,當初我就反對你們倆在一起,現在好了,害的我兒子快要破產了,真是個掃把星,我還說呢,怎么今天這么好心帶孫子來看我,原來是惦記我的錢啊,要想要錢,除非我死!”說罷,將孫子帶到蘇倩面前,將母子二人“請”了出去。

  蘇倩吃了閉門羹,心里很是不爽,過馬路時還差點被車撞到,她腦子里不斷地想起婆婆那句“要想要錢,除非我死”,多年來受婆婆氣的蘇倩再也不想隱忍,他愛老公,勝過愛她自己,既然婆婆不想給錢,那就去死好了。

  蘇倩知道婆婆有低血壓的毛病,于是她來到藥店買來了硝苯地平,第二天便加了點硝苯地平煲了些養生粥,再次帶著兒子來到婆婆家,郭母不想開門,耐不住小孫子一個勁兒地喊“奶奶”,二人進屋,蘇倩對郭母說道:“媽,昨天是我不好,不該向您要錢,我也是心疼大鵬,是我的不對,以前也是我們太年輕,沒讓您老人家享過一天清福,我昨晚想了一夜,也想明白了,錢財都是身外之物,況且我們還年輕,只要一家人健健康康快快樂樂在一起比什么都重要,媽您說是不是?”

  郭母雖尖酸刻薄,但蘇倩的話很真誠,也就不再提昨天的事。

  蘇倩見郭母不再生氣,繼續說道:“媽,以后我和浩浩天天給您送些養生湯來好不好,以前都沒怎么照顧過您,以后我們一定彌補,再說您上了年紀,我和大鵬一定常過來看您。”

  自那日后,蘇倩天天將放了硝苯地平的養生飯菜送給婆婆吃,一個多月之后,郭母突發心梗,不治而亡。蘇倩披麻戴孝站在靈前,哭的撕心裂肺,前來吊唁的親戚都說蘇倩是個好媳婦,婆婆對自己那么苛刻,自己還那么傷心,晚上靈堂里靜悄悄的,蘇倩發現自己很有表演的天賦,不覺得笑出了聲,無意中卻看到婆婆的遺像也在嘲笑地看著自己,只是一剎那,認為是自己看錯了便沒再理會。

  郭母的突然離世使得郭鵬拿到了母親所有的遺產,變賣之后公司的債務也已還清,只是蘇倩越來越不好了,先是噩夢不斷,繼而總是看到婆婆的東西無端出現在自己家里,她問過老公,老公渾然不知,于是只當是自己勞累過度記錯罷了。

  終于有一天晚上,蘇倩夢到婆婆七竅流血向她索命,“拿命來,你這個蛇蝎女人,竟然我了錢財置我于死地!”“啊!”蘇倩大叫一聲,驚醒。老公眼神怪怪的看著她,她心里有鬼,于是問道:“我有說夢話嗎?”

  “沒有,”老公淡淡的說“可能最近你太累了,媽的事已經過去了,你別太傷心了,畢竟誰都不想她這樣,我知道你是個好媳婦。”老公的話沒有讓她有半點的輕松,反而讓她有種莫名其妙的感覺。

  一個月下來,蘇倩整個人變得有些癡癡傻傻的了,半夜總是喊“有鬼,不要過來!”郭鵬無奈,只好帶她去看心理醫生,醫生說蘇倩因心理壓力太大,導致了精神分裂,建議送往精神病院治療,郭鵬想到家里還有兒子,怕蘇倩會傷及兒子,只好接受了醫生的建議。從精神病院出來,郭鵬的嘴角微微上揚了一下,看來自己醫學的功底還是不錯,小小的致幻藥物加上熟絡的心理醫生就輕而易舉的將妻子送進了精神病院。不久之后,他的秘書就會正式成為他的妻子,想想秘書那嬌俏的模樣,郭鵬不覺笑出了聲。

  郭鵬短短幾個月失去了母親,妻子又患了精神疾病,留他一人又要照顧兒子又要上班,很是辛苦,親朋好友都很同情這個男人,蘇母有時會過來看看孩子,叮囑孩子要體諒爸爸,幫爸爸做點事情什么的,也勸郭鵬看開一些,蘇倩如果還清醒,也一定不希望郭鵬獨自承受這么多,郭鵬就算為了孩子也要找個善良的姑娘。郭鵬嘴上雖說要等蘇倩,但是心里卻樂開了花,連岳母都不阻止了,想想以后的日子真是幸福太多。

  轉眼間郭鵬自己帶孩子兩個月了,浩浩很懂事,每次看到爸爸疲憊的樣子,都會學著媽媽的樣子煲一些粥給爸爸喝。可是最近郭鵬總覺得頭暈,以為自己太過操勞導致遺傳的低血壓又犯了,于是也沒有放在心上。卻不想一天早上心慌的難受,感覺天旋地轉的,不敢起床,小浩浩見爸爸生病了就趕緊給爸爸煲了些粥,因為媽媽說過“如果不舒服,喝些粥就會好。”

  小浩浩拿著硝苯地平的藥瓶哭著對爸爸說:“爸爸,這種糖家里沒有了,去哪里買啊?”

  郭鵬看到藥瓶,想起最近浩浩給自己煲的粥,急問“這個瓶子哪里來的?”

  “是媽媽買的,原來媽媽給奶奶煲粥的時候都會放一點,說這樣更好吃。爸爸你不喜歡吃,那我以后不放了,你別生氣了。”小浩浩囁嚅道。

  郭鵬想到自己母親的死竟然是妻子一手策劃的,原來妻子的噩夢不是空穴來風,可是妻子又是愛他的,而自己卻又害了她,想想一切,心中甚是悲涼,閉上眼睛,恍惚間看到母親笑著向他走來,還變態地說道:“蘇倩這個壞女人終于得到了報應,本來媽想嚇死她的,沒想到還是兒子你聰明,精神病院才是她最好的歸宿,媽媽會經常過去看看她,好好地讓她享受生不如死的日子,以后再也不會有人來搶我的兒子了。哈哈哈……”,他看看近乎瘋狂的母親,又回頭看看床上的身體和床邊的小浩浩,眼角留下了悔恨的淚水。

  他不知道這場瘋狂的鬧劇到底是誰的錯?母親對他的愛使他失去了父親,妻子對他的愛讓他失去了母親,而兒子對他的愛又徹底失去了他自己,難道和自己最親近的人注定要生前糾葛,死后繼續癡纏嗎?

Tags: 都市 怪談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igushi/153785.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