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鬼故事 > 

徐瑾黑段子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柜頂

  我終于在醫院后面的一處小房子里找到了樊綱,聽說他找了一份沒人愿意干的工作,可是我看他這里還可以,房間雖然不大,但是很整潔清靜。樊綱聽我這么說,苦笑地搖搖頭,然后給我指了指房間里面的一扇門。

  我這才注意這間小房子有兩個門,于是我伸手打開了。剛探進頭去,我就立刻縮了回來。嚇死我了,原來里面是太平間!我這才明白樊綱找了一個看太平間的工作。

  “那你還敢干?”我問道。

  “這里薪水很高,而且我已經堅持29天了,再堅持1天就能拿到工資了,拿到錢我就不干了!”樊綱求我道,“你能陪我最后一夜嗎?”

  我點頭同意了。聊天兒到了晚上,樊綱給我拿了一床被子,然后放在了一排鐵柜子的上方,并囑咐說:“據說死尸晚上會動,就像電影里的僵尸一樣,你睡這上邊吧,安全一些!”

  說著,樊綱躺在床上和我又聊了一會兒,我們便睡了。

  深夜,我被推門聲驚醒。媽呀!十幾個平舉著胳膊的僵尸走了進來,它們眼神呆滯,好像在尋找獵物,我在柜頂上正好和它們四目相對。這時我才發現原來僵尸的眼睛是不會動的,它們只能看到我躺的這個高度!

  “它們餓了快一個月了,我堅持到現在不容易,對不住了,我熬不過今天就白干了……”樊綱露出了一絲奸笑,然后爬出了屋子。

  藝術家

  要想人前顯貴,必先人后受罪!

  這句話說得一點兒不假,可是王鑫就是不想受罪。既想在追求女生的時候能夠吹拉彈唱樣樣精通,又不肯專心苦練技藝。

  某日,寢室里的同學議論鬼上身的事情時,王鑫忽然有了靈感:要是讓一個曾經是藝術家的鬼上自己的身,是不是就能在女生面前顯擺一下了……心動不如行動!王鑫為此請了法師,由法師帶著他去找能上身的鬼,以便確保自己的人身安全。

  “找了好久,就這個是藝術家!”

  法師指著一個正游蕩的鬼說,“就是藝術領域受眾面小!”

  “無所謂,是藝術家就行!”王鑫倒是不在乎藝術門類,只要能讓自己在女生面前有面子就行。

  法師做法后,王鑫感覺一陣眩暈,接著手腳就不聽自己使喚了。鬼上了王鑫身后帶著他向湖邊人多的地方走去,一群女生正在聽一個男生彈吉他,都是一臉崇拜的樣子。

  王鑫想這下好了,接下來該自己表演了,不知這個鬼的藝術造詣如何?

  步履好輕盈啊,而且有些模特步,王鑫有些竊喜。“自己”一邊走,一邊瀟灑地解開了衣領的扣子,而且還一副傲視群芳的感覺!

  女生們果然被王鑫吸引了,數十人的目光都轉移到他身上。王鑫第一次看到男生們用嫉妒的眼神看著自己,這種感覺真爽。

  突然,好冷!

  “王鑫”迅速脫光了衣服,一動不動地站在原地,上百雙眼睛驚愕地看著王鑫……王鑫萬萬沒有想到這個鬼是個裸體行為藝術家!

  把頭還給我

  暑假要回家了,我和幾個同學在候車大廳里等車。

  好困啊,這還是我第一次在大廳里睡覺。人很多,想躺在椅子上很難。有個同學發現了一個不錯的位置,就是大廳外面靠河邊的公園長椅。但等我們到那里才發現,好的位置都被占了,只有一處極其黑暗的角落里貌似還空著一個位置。

  雖然很黑,但我還是摸到了長椅上。就我一個人,我可以伸直腿躺著了,那叫一個舒服啊!

  睡到后半夜,我忽然聽見長椅的另一面有人說話,聽聲音像是孩子和爸爸之間的對話。

  “爸爸我怕有鬼!”

  “不怕,我們就是鬼,沒什么可怕的!”

  我想笑,但又覺得不妥,爸爸騙小孩子睡覺無可厚非。

  “睡吧,別鬧了,把我的頭還給我!”

  “不,爸爸,我用你的頭吧,我不喜歡我的……”

  我以為聽錯了,剛想看個究竟,就發現黑暗中,那個孩子把自己的頭擰了下來……

  天亮了,同學們找到我的時候,我已經縮在長椅下很久了,并且褲子都濕了……

  哦,對了,他們還發現長椅那邊躺著一對在車站廣場賣藝跳大頭娃娃的父子,此刻他們睡得正香呢!

Tags: 醫院 寢室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igushi/153724.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