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鬼故事 > 

古怪的嫁妝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霉了!“周斌邊開車邊罵道。山路崎嶇,他開的破五菱面包車后面拉著個近兩米長的大木箱子。箱子里裝的不知道是什么破銅爛鐵,隨著顛簸丁零當啷,似乎是金屬撞擊的聲音。

  下午3點,送貨員周斌接到老板的任務,要把這一箱子嫁妝從鎮上運到山后的石方村。只有一條蜿蜒的山道通往村里,山路十八彎,一小時才堪堪來到那里。到底是怎樣狠心的父母,把閨女嫁到這個山溝?

  找對了門戶之后,出來迎接的是一對一臉愁苦的老人。他們對車內的木箱一籌莫展。”我是送貨的,不是搬運工,讓你們家年輕人出來搬。“周斌沒好氣地說。

  老頭木然地說:”家里就我們倆。“周斌往院內張望,果然冷冷清清,絲毫沒有辦喜事的樣子。周斌嘆了口氣,挽起袖子把箱子拖了出來。他累得齜牙咧嘴,終于把箱子搬到指定的東屋。周斌氣喘吁吁回到車上,卻怎么也打不著火。老頭在一旁看著,也滿臉替他著急。”附近有修車的嗎?“周斌沒什么信心地問。

  老頭果然說沒有,想了一下又說:”村長有車,但今天村長不在。明天等他回來你可以蹭他的車去鎮上。“現在已是下午4點,冬天天短,已經快要擦黑。周斌欲哭無淚。”在我家住一晚上吧。“老頭熱心地說。

  ”合適嗎?“周斌問,”你們不是要辦喜事嗎?“

  ”人還沒到齊呢,不著急。“老頭很是憨厚。周斌走下車,瞥見老太太在門后的陰影里站著,正上下打量著他,眼神讓他心里發毛。

  老頭把周斌領進東屋,說:”這屋平時沒人,你就湊合一下吧。“周斌掃視一圈,除了剛才他搬進來的箱子,就只有一張床和一個衣柜。

  一路勞頓之后,周斌也的確累了,他躺在床上裹起被子,不一會兒就迷糊起來。不知道過了多久,聽到老太太在院子里嚷了一聲:”你聽,有聲音了,是不是……“

  ”不是。“老頭沉聲喝止了老太太,”你聽錯了,別瞎想了。“然后兩人陷入沉寂。片刻之后,老太太幽幽地嘆了口氣,慢騰騰走回堂屋。老頭敲了敲周斌的門,周斌徹底清醒過來,應了一聲。老頭端著兩個饅頭和一盆肉進來,帶著歉意說:”沒什么像樣的東西,殺了只雞,墊補點再睡吧。“

  周斌的確餓了,把飯菜擱到木箱上吃了起來。老頭沒走的意思,周斌未料到他們還特意殺雞待客,非常過意不去,尷尬地問:”一路匆忙,忘了問您貴姓了。“

  ”我姓陳,我看你也就二十出頭,就叫我陳伯吧。“

  ”陳伯,這嫁妝都到了,喜事什么時候辦呀?“

  ”人差不多齊了,明天就辦。“

  ”我看喜字還沒貼呢,是不是忙不過來?村長的車什么時候來?明天有時間的話,我幫您布置布置。“老頭喜出望外,連連道謝,說:”村長一般下午出門,那明天就仰仗小伙子你了,我再去給你盛碗雞湯。“

  第二天,天色陰沉,老兩口在院子里準備貼喜字。周斌先去車里打火,依然打不著;只好回到院子看他們干活兒。雙喜字有些古怪,周斌仔細一瞧,原來兩個大紅喜字各有一點是白色的。”喜字掉色了,換一套吧,不太吉利。“周斌提醒道。陳伯看了一下,皺了皺眉頭說:”好像是有點沒印好,可沒有多余的,將就用吧。“

  周斌笑笑,心想窮人真是不講究,站上椅子說:”爬高的活兒我來吧。“陳嬸突然問:”晚上睡覺聽到什么動靜沒有?“周斌一愣,說:”我睡覺特別死,一覺就到天亮了。“陳嬸不甘心,接著問:”箱子……“陳伯突然插話:”箱子沒事吧,嫁妝都在里面,我倆擔心被人偷了。“

  周斌寬慰老兩口:”放心吧,釘子都好好的,原封不動。“陳嬸失望地嘆了口氣,把蘸了糨糊的笤帚遞給他。

  忙了一陣,依舊不見新郎官露面,周斌按捺不住好奇心,問道:”這嫁妝都來了,新郎什么時候去接新娘?“老兩口默然不語,周斌隱隱覺得有問題。過了半晌,陳伯才說:”小伙子,不瞞你說,我們要辦的是冥婚。“

  周斌差點從椅子上掉下來,脊背一陣發涼,叫道:”你們怎么不早說?“陳伯一臉愧疚,陳嬸卻抽泣起來。冥婚在農村頗為流行,如果兒子還沒結婚就故去,父母未盡到責任,心里會一直不安。直到某個人家死了女兒,便通過中間人把尸體買回來開棺合葬,辦個冥婚,就算盡到了心。也正因為介紹人從中獲利,女尸的價格越炒越高,如果是個門當戶對的年輕姑娘,費用和真結婚也差不了多少。陳家老兩口想必為此已經傾家蕩產。想到這里,周斌心中不忍,便沒再言語。

  布置完堂屋,開始收拾東屋。周斌站在椅子上掛彩帶,眼睛瞄著昨天運來的大木箱子,心念一動,問:”女方的,那個,什么時候送來?“陳伯干咳一聲,說:”已經送來了。“周斌心里”咯噔“一下,注意到陳伯和陳嬸的眼睛都直勾勾地盯著木箱,他頭”嗡“的一下,真的從凳子上摔了下來。

  原來箱子里裝的不是嫁妝,而是女尸。他和女尸共居一室睡了一夜!周斌不由怒火中燒,沖著老兩口吼了起來:”大老遠你們讓我送這個,還讓我在這屋睡了一宿!“陳伯囁嚅道:”早就跟你們老板說過了,我們付了三倍的運費……“周斌氣呼呼地說:”帶我去找村長,我要回去。“

  陳伯自知理虧,無奈地說:”咱們去看看吧,村長不一定在。“剛到大門口,陳伯往路上一指,叫道:”村長。“周斌循聲看去,大路上空空蕩蕩,哪里有什么村長。他正要回頭質問陳伯,忽覺腦門劇痛,眼前金星亂冒,踉蹌幾步摔倒在地,蒙眬中看到陳伯手持一根短棍,正冷冷地盯著他。

  周斌覺得口干舌燥,緩緩睜開眼,發現身在東屋床上,窗外的天已經暗了下來。自己已被緊緊捆成了一個粽子。周斌掙扎半天卻無濟于事。老兩口聽到動靜走了進來,陳伯把燈打開。昏黃的燈光下,周斌看到大木箱已經被打開,一個嬌小的姑娘穿著鮮紅的長裙躺在里面,脖子上一串黃銅鈴鐺顯得格格不入,透著說不出的詭異。

  陳嬸蹲下來用手摩挲著鈴鐺說:”我滿腦子都是鈴鐺聲,晚上做夢也是,我夢見咱們小玉活過來了。你看她的臉還紅撲撲的。“陳伯聲音哽咽:”咱們小玉是煤氣中毒,那樣走的臉都是紅的,沒有痛苦。咱們實現小玉的愿望,讓她安心去吧。“

  陳嬸盯著女兒,淚如斷線:”小玉別怕,爹媽在那邊給你安個家,我們也去那邊給你看孩子。“然后不舍地把鈴鐺摘下來,遞到陳伯手里。周斌覺得”小玉“這個名字有點耳熟,他掙扎著往木箱里看去,隱約看到那姑娘下巴上的一顆黑痣,難道是陳子玉?陳子玉曾是周斌的女友,僅僅交往了半個多月就分手了。陳子玉在飯店里當服務員,周斌經常給飯店送調料,一來二去,倆人就認識了。年初短暫交往后,周斌覺得一個送貨的和一個飯店服務員在一起毫無前途可言,就提出了分手。陳子玉號啕大哭而去,周斌從此再也沒有她的消息,很快就把她忘了。

  ”認出來了嗎?周斌。“陳伯問。周斌的頭微微點了點,又像是在發抖。陳伯坐到床沿,聲音沙啞:”你倆分開后,小玉就像魔怔了一樣。可強扭的瓜不甜,我們只好勸她盡量想開點。過了大半年,她終于好點了,本要開始新的生活,老天爺卻不開眼,讓她煤氣中毒。我這個當爹的沒錢沒本事,不能讓女兒過上好日子,只能滿足她最后一個心愿了。“說完,陳伯湊過去把鈴鐺系在周斌的脖子上。

  ”這是什么東西!“周斌拼死扭動,仿佛戴上了一條毒蛇。

  ”我們山后有個風俗,人死了先要戴一串鈴鐺,封進棺材后萬一活了,搖搖鈴鐺,活著的人聽到響聲就會把棺材破開。“陳伯望向陳嬸說,”那是舊社會醫療條件差,把不少暈倒的人當成死人給埋了,所以才有了給死人戴鈴鐺的習慣;現在條件好了,也就只是個流傳的風俗了。“

  ”為什么要給我戴上?“周斌顫聲問。

  ”給你戴不是看你能不能活過來,是看你什么時候死。我們不活埋你,等你在箱子里什么時候沒了動靜,鈴鐺不響了,我們就什么時候下葬。“陳伯說完,沖陳嬸使了個眼色,兩人過來抬起五花大綁的周斌,放進了木箱里,和死去的陳子玉并肩躺著。周斌厲聲大叫,箱子蓋上了,他眼前頓時一片漆黑,喊聲被悶在了里面。周斌聽到外面綁繩子的聲音,不一會兒三根繩子勒緊了木箱,即使在里面再怎么踹也踹不開。

  周斌呼喝叫罵,聲嘶力竭。這村子房屋稀疏,鄰里都相距甚遠,別說悶在箱子里,就是在外面叫也很難有人聽見。周斌一動,脖子上鈴鐺亂響,這響聲仿佛可以索命,讓周斌心膽俱寒。他索性消停了,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陳子玉煤氣中毒,皮膚雖然紅潤,尸體卻早已僵硬冰冷,散發著一陣陣腐氣。木箱里非常狹窄,周斌側身躺著,拼命活動手腳,希望能掙脫捆綁,但繩結越掙越緊,周斌再三嘗試終于筋疲力盡。

  他絕望地躺著,沒想到人生最后一次送貨,送的卻是自己,而且把自己送進了地獄。周斌算不上一個好戀人,和陳子玉交往從來沒用過真心,連花都沒送過一朵。有一次,正好趕上她過生日,周斌甚至懶得買禮物,隨手將兜里的萬能工具送給了她。陳子玉歡天喜地地接過來說:”這是我長這么大,第一次有人送給我禮物。“然后一本正經地讓周斌教她怎么用。這萬能工具是周斌公司發的,手表盤大小,內部折疊了小刀和起子等小型的工具,平時方便拆包裝用。

  周斌靠著陳子玉的頭,已經開始失去求生的意志,感到胸悶得難受,他感覺蓋子在向下沉,讓他喘不過氣來。突然,黑乎乎的木箱里似乎進入了如豆的亮光。周斌一陣興奮,以為木箱被打開了。他努力仰起頭辨認,發現亮光居然是從陳子玉眼睛里發出來的。正在這時,陳子玉的臉緩緩轉向他,露齒一笑,說:”周斌,你來了,我倆再也不分開了,就像你送我的刀子和起子,永遠疊在一起。“

  周斌嚇得魂飛魄散,拼盡全力躲向一邊,”咚“的一聲撞在了箱子壁上。脖子上的鈴鐺叮當作響,將他從幻覺中驚醒。等等,周斌電光石火間想到一件事,殘存的意識又將他拉回人間。他艱難地挪動身體,趴到了陳子玉身上,用嘴咬她的領子。胸前的鈴鐺硌得他生疼,他強忍著疼痛把紐扣撕掉,露出陳子玉的脖子。果然,她把萬能工具穿了根繩,像個寶貝似的戴在了脖子上。周斌如同老鼠一般咬斷了繩子,把萬能工具含在嘴里,牙齒舌頭一起上,花了半個小時打開了刀子。他咬住刀子,開始割手腕上的繩子。

  箱蓋被悄無聲息地打開,周斌警覺地從里面站了起來,滿嘴是血,面目猙獰。外面夜色正濃,星月昏沉。周斌溜出東屋,看到院子里紙錢散落,白幡招搖,儼然是個靈堂。白天貼好的雙喜字格格不入,平添了幾分詭譎。院中一座香案,上面擺著三張黑白照片,分別是老陳夫婦和陳子玉。

  周斌連滾帶爬來到車里,發現方向盤下面果然被動過手腳,內部的電線斷了一根。他擰開鑰匙,用顫抖的手接線打火,五六次才打著。發動機一響,院內的堂屋門應聲而開,周斌聽到急促的鈴鐺聲由遠及近,正快速朝他而來。他右腳踏死油門,離合一松,車子如離弦之箭撞翻了半拉草垛,疾馳而去。后視鏡里,周斌看到陳伯和陳嬸披紅掛綠穿金戴銀,一副辦喜事的打扮,脖子上各自的一串鈴鐺收不住勢,兀自發出清脆的叮當聲。

Tags: 嫁妝 冥婚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igushi/153659.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