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鬼故事 > 

眼鏡里的女人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最近的阿亮忽然變成了一個即失敗又失意的人,生意做砸了女朋友也跟人家跑了,從此他便一蹶不振,現在的他整日里游手好閑、無所事事,一有空閑就跑去網吧,再不就是喝喝酒,打打架,以此來消磨無聊的時光。

  那天,阿亮在酒吧里又喝得爛醉,剛出來就又去了網吧,本想在網吧里湊和一宿算了,做生意欠了一屁股的債,債主們隔三差五的就去他家催債,反正現在那個破家回不回都是一樣的,可屁股還沒坐熱呢這酒勁兒就上來了,阿亮的胃里翻江倒海實在難受得很,就又不管不顧地跑了出去,站在門口吐了半天,稀里糊涂的他出了網吧就再也沒進去,人喝多了這腳底像踩了棉花似的,跌跌撞撞的不知走向了哪兒。

  正晃晃蕩蕩的向前走著,忽然一陣陰風吹過,阿亮好像被鬼遮了眼,不知怎么就來到了一個陰森的胡同口,甚至還在那里莫名其妙地摔了一跤,就在他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時,手里竟莫名其妙地抓住了什么東西,阿亮揉了揉眼睛一看,原來是一副精致的女士眼鏡,不知怎么就攥在手里了,阿亮像著了魔呆呆的盯著那副眼鏡看了半晌,越看就越著迷,最后竟稀里糊涂地把那副眼鏡帶在了臉上,就在此時突然一道白光閃過;

  “丫的找死呀!走路不長眼睛。”回頭時一輛摩托車疾馳而過。

  此時,受了驚嚇的阿亮倒是變得清醒了不少,眼不花了酒勁兒也散了,看什么都清清楚楚的,甚至別人看不見的東西他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剛起身沒走多遠,阿亮就在一堆垃圾里,隱約的看見有什么東西在閃著藍光,阿亮像瘋了似的,走上前去就開始倒騰起來,突然阿亮找到了那個發光的東西,那是一個臟不拉幾的小盒子,打開一看原來里面裝的竟是一打嶄新的人民幣。

  “我去,發財了。”興奮的阿亮立馬酒意全消。

  那天晚上他回到了家,看著手里那些嶄新的人民幣又興奮又驚奇,總以為自己是在做夢,看著手里的鈔票又看看那副美到極致的眼鏡,他興奮的睡去卻又在驚愕中醒來。

  接下來的幾天阿亮總是把頭對著地面,總是坐著天上掉餡餅的美夢,總想著在路上再撿到點什么,起初他一無所獲,可沒用多少時間他就驚喜的發現,只要晚上他帶著那副眼鏡出來,就總會看見地上的藍光,而冒著藍光的地方他就總能撿到寶貝,什么大大小小的鈔票,金戒指,金耳環,手機,手表甚至是幾分、幾毛的硬幣,可當他把眼鏡一摘,他就又什么也看不見了,此后阿亮就把它當成了寶貝,每天都帶著它盡管那是一款女士的眼鏡,盡管不少人向他投來異樣的目光,可一直處于興奮狀態下的他根本去想別的,只當是上天給他的補償。

  接下來阿亮就把這當作了一種職業,每到夜深人靜的時候他就會帶著那副眼鏡到街邊巷口去‘淘寶’,還別說每天晚上他都收獲頗豐。有了寶貝,有了錢還了外債,阿亮的日子就開始滋潤起來了,除了他那不勞而獲的新營生以外,沒事依舊會到酒吧里喝喝酒、吃吃飯、唱唱歌別的就什么也不去做了。

  可好景不長,阿亮揮霍的越多就越發的離不開那副眼鏡,除了洗臉睡覺以外他根本離不開它,他已經不能把這副眼鏡隨意的摘下來了,只要一摘下來阿亮的眼睛就會充滿血色,見不得一點陽光,甚至會干癟的凹陷下去。可阿亮根本不會在意這些,這樣無憂無慮的生活已經好久沒有出現過了,他不能離開它更不能離開那副眼鏡。

  又是一個愜意的晚上,收獲頗豐的阿亮心滿意得的又走進了酒吧,要了一瓶上好的酒和兩碟精致的果盤,剛喝上幾杯一個妖艷的女人便靠近了他,阿亮本不想搭理她,可那個女人實在粘人的很,忽然阿亮回頭瞥了她一眼不耐煩地向她吼道;

  “滾蛋——”自從阿亮的女人跟別人跑了以后,他對女人已經失去了興趣,更何況是那種女人。

  “你、你喊什么呀,討厭——”說著那個女的就將手里的一張卷成圓柱的報紙丟在了他的身上,隨后就信誓旦旦的走開了,一個人喝酒也的確無聊,看著桌子上的那張被卷成筒的報紙阿亮便好奇的打開了,翻來倒去的都是一些花邊新聞,就在阿亮要將那張報紙隨手扔掉時,忽然在一個不顯眼的地方,阿亮看到了一則尋人啟事,一個叫凝兒的,美麗的姑娘在午夜走失后至今下落不明,看著報紙上的照片,阿亮竟發現那照片上的女人帶著的那副眼鏡好像很熟悉,突然他若有所思的把眼鏡摘了下來,正仔細對照著;

  “走開——”突然阿亮向身后不由自主的怒吼道,一雙紅得像火的眼睛、一張模糊的女人的恐怖的臉龐,在阿亮的臉上凸顯出來,嚇得正要向他靠近的人驚恐萬狀的跑開了,面對所有人驚恐和異樣的眼神阿亮隨即帶上眼鏡離開了酒吧。

  自從看了報紙上的那個女人,阿亮就開始作做噩夢,他總能夢見一個長發飄飄的姑娘糾纏著他,他甚至出現了幻聽幻視,有個聲音一直在他的耳畔說;

  “救我,救救我——”

  有時他甚至會從那副眼鏡里清楚的看見那位美麗女人的樣子,和她從前的一些場景有快樂的、喜悅的、痛苦的,也有恐怖的影象歷歷在目。

  為此,阿亮甚至去醫院做了幾次檢查,可什么也沒查出來,徒勞之后,他開始意識到也許是那副眼鏡出了問題,之后他有了想扔掉或毀掉那副眼鏡的念頭,他想把那副眼鏡摔得粉碎,可他整個人都感到撕心裂肺的疼痛,他想把它扔到沒人可以觸碰到的地方,可他眼睛卻流血不止,他想把它扔進烈火中燒掉可他的眼睛也會在炙烤中備受煎熬,沒有那副眼鏡他什么也做不了,跟瞎子一樣,無論阿亮想將那副眼鏡怎樣處理掉,可一覺醒來那副神奇的眼睛總會完完整整的回到他的身邊。

  接受不了這種折磨的阿亮開始尋找真相,尋找報紙上的那個漂亮的姑娘,似乎冥冥中有人指引,那晚他按著腦海里的記憶和一些模糊的影像,阿亮找到了他撿到那副眼鏡的地方,陰森恐怖的巷口似乎有什么在牽引著他,隨后它便不由自主的向黑暗的更深處走去,漸漸地一切都開始變得清晰和明朗,透著血光的腳印、血跡,讓人毛骨悚然,正要接近事實的時候,突然有三個黑影從角落里竄了出來,阿亮看不清他長得模樣,只是看見他們渾身散發著黑色的氣息和惡臭,眼睛里冒著惡毒的綠光,就在阿亮愣神兒的功夫,那幾個人拿出明晃晃的刀子正要向他襲來;

  “啊——”忽然一道恐怖的身影從阿亮的身體里掙扎著撕裂了出來,伴著尖銳而刺耳的哀嚎聲,它重重撞擊到那幾個人的身上隨即便破碎消失了,那三個黑影被這突如其來的恐怖景象嚇得魂不附體,頓時就逃之夭夭了,那些人逃竄后,戰戰兢兢的阿亮已然嚇得兩腿發軟,就在阿亮驚魂未定的時候,突然又一道閃光的人影在不遠處向他招手、給他指引,他壯了壯膽子又繼續按著線索向前尋找。

  就在一個半敞著的門口旁,一個破麻袋橫放在那里,里面的東西散發著瘆人的寒光,顯然那是一具尸體,阿亮哽咽著喉嚨、心驚膽戰的打開了那個麻袋口,忽然一張熟悉的臉,一張美麗而冰冷的臉出現在他的眼前,只是少了那副眼睛,阿亮悲傷不已強忍著疼痛把眼鏡摘了下來,小心翼翼的把它戴了回去,之后阿亮便報了警。

  一陣清脆的警笛聲劃破了夜的寂靜,黎明時分狹窄的小巷里已然圍滿了人,當阿亮被帶到一邊接受盤問時,那個警察突然在阿亮的眼前變成了一團散發著惡臭的黑影,阿亮突然進入了一種幻境,凝兒被害的經過歷歷在目,殘忍手段泯滅人性的場景在阿亮的眼前統統浮現了出來,圍觀的人群里也同時出現了兩個魔鬼的身影。

  “你為什么殺她?為什么這么殘忍?你還是不是人?”阿亮突然抓住了他,抓住了還在假惺惺詢問他的那個警察。

  “你干什么?你松手。”那個警察極力的想掙脫阿亮的束縛。

  “是他殺了她,是他們。”阿亮向其他辦案的警察喊道。

  “你胡說什么呢?你松開松開。”那個人開始原形畢露。

  “這是什么、是什么?你是殺人兇手、你、還有你。”他的內衣兜里忽然閃著血光,阿亮掙脫束縛從他衣兜里掏出來幾張凝兒的照片,隨后又試圖從人群中揪出那兩個人、兩個魔鬼。那個警察做賊心虛、眼看事情敗露,倉皇失措間竟突然從腰間拔出手槍,先把向他走過來的兩名同事擊倒在地。

  “下地獄去吧——”就在那個黑影把槍指向阿亮的時候,阿亮突然的沖上去和那個警察搶奪手里的槍,千鈞一發之際凝兒的冤魂透過阿亮身體,咆哮著也沖向那些害死她的惡魔們,就在此刻陰風驟起緊接著幾聲急促的槍響過后一切又回歸平靜,定睛一看阿亮竟鬼使神差般的奪過了那把手槍,甚至還打光了所有的子彈,隨即那三個人都應聲倒地,之后籠罩在她們身上的黑影也逐漸消失了,被吸進燃燒的裂縫中去了。

  事后經過調查,那個警察勾結當地的兩個流氓做人口販子,那晚抓到了凝兒百般折磨后,看著寧兒頗有姿色都想嘗嘗鮮,凝兒以死保存清白免受侮辱,凝兒死后她冤死的靈魂寄存在無意間掉落的眼鏡里,她的身體一直被他們藏在出租屋內,被肆意的踐踏,她的靈魂久久的得不到安寧,就那天他們三個正想要毀尸滅跡,結果阿亮在凝兒的指引下發現并找到了這里。

  事情過去以后阿亮莫名其妙的成了英雄,甚至還得到了一筆豐厚的獎金,凝兒的怨氣終于消散了,阿亮的眼睛也好了,沒有了那副眼鏡沒有天上掉下來的寶貝,他又開始做起了小生意,雖然掙錢不再那么容易,但他卻活得很真實,現在的他唯獨缺了一個真心愛他的女人,那天忙碌了一天的他終于回到家,疲憊不堪的他倒頭就睡,午夜時分他被一股冷風驚醒,臥室的門突然慢慢地被打開了,阿亮揉揉干澀的眼睛一看,一個渾身散發著溫暖光芒的女人走了進來;

  “凝兒——”此時她笑了阿亮也笑了,似乎他們早已經不再陌生。

  也許是阿亮的善良使得凝兒不愿就這樣離開,也許她仍心愿未了,因為凝兒還沒談過戀愛,還沒有嫁人,第二天一早阿亮從美好的夢中蘇醒過來,看著手里面那副失而復得的眼鏡人一下子有了精神,他從床上一躍而起,隨手便把那副眼鏡帶上了,看著那大千世界,似乎那里面還隱藏著無數美麗的東西等待他去發掘.

Tags: 眼鏡 兇手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igushi/153577.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