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鬼故事 > 

山棗你吃嗎?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楓葉沙沙作響,山上一座古廟廟上傳來了一陣陣的敲鐘聲,我不自覺得望向了山頂上的哪座寺廟,不自覺得入了神。

  所有人小時候都比較調皮,經常性的去一些危險的地方的玩耍,正所謂:初生牛犢不怕虎,好奇心害死貓。

  “劉澤,走,去山上摘棗子吃!”

  此時,我正在樓上看著山上那個寺廟看,卻聽見好友王越正朝著我大喊。

  我一見是他,立馬匆匆的下樓了,卻碰到了剛好回到家的奶奶。

  “奶奶好。”王越看到奶奶比我叫的都親切,一臉天真的笑容。

  “你們去哪里玩啊?”奶奶眉開眼笑得看著我倆問道。

  “夏日炎炎,去山上摘清脆可口的棗子吃。”王越憨笑著說。

  奶奶笑容突然變得嚴肅起來。

  “嗯,去是可以,但是千萬不能進那座寺廟,知道嗎?”

  “哎呀,奶奶,啰里啰嗦的,我知道了。我們都十七八了,不要再和唬小孩子一樣了。”我有點煩躁的回答道。

  “嗯,知道就好。對了,拿上鐮刀,差不多了就回來吧,別讓家人天天為你們操心。”說著在屋內拿出了鐮刀遞給了我。

  “奶奶,我們走了。”

  “嗯,那你們小心點。”

  說罷后我們就匆匆往山上走。

  “澤哥,你說,為什么他們都不愿意讓我們去山上那座寺廟呢?”王越走著突然提到了這個敏感的話題。

  我詫異的看了他一眼。

  “難道?你家里人沒有跟你說過嗎?”

  “說什么啊,怎么都不讓我進那個寺廟,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問原因但是家里人沒告訴我,難道你知道啊?可以告訴我嗎?”王越一下問了一連串的問題。

  (我內心想了想,為什么他家里人沒有告訴他呢?)

  “澤哥?怎么了?怎么不說話了?”王越突然打斷了我的思緒。

  “嗯,我可以告訴你,但是你不能告訴別人我告訴你的。成嗎?”

  “好。”

  王越一口答應了下來。

  “我聽我奶奶說,在這座山的背面有一種奇怪的生物,只要被他盯上三秒,人就會發瘋,見什么咬什么…后來后山就被封了,不讓進。”正當我還沒有說完,王越突然插嘴。

  “可是,那和寺廟有什么關系呢?”

  “后來有一個人不知道什么原因,非要去后山。然后…”

  我突然閉口不在說了,突然感覺到空氣中有一絲涼意。

  “怎么說一半,突然不說了?很讓人著急啊。”王越突然著急了。

  “下次再和你說吧,現在也差不多有棗了。”我說到。

  拿著鐮刀,在山上摘著紅彤彤的山棗。拿著一個塞到嘴里,甜滋滋的味道。

  “味道真好啊,甜絲絲的。”我咀嚼著嘴里的野棗,說著拿出了口袋一個一個的往里裝。

  不一會,口袋差不多就裝滿了。

  “好了嗎?王越。”我喊道。

  “王越?”再次喊道。

  我只顧摘棗,卻沒發現王越突然不在了。突然心里咯噔了一下。

  (剛剛還在啊,怎么一會就不在了?)

  我正準備四處尋找他的時候,他突然出現在寺廟附近向我招手。

  我只好跑了過去。

  “你怎么突然跑到這里來了?摘的差不多了,我們回去吧?”我趕緊的督促到。

  “你著什么急啊,你看,我在寺廟后面發現了什么?”王越突然把手伸出來,手上面居然有一個類似于棗一樣的果實而且還比棗大很多倍。

  “我的天,這是什么?怎么這么大?頭一次發現這么大的棗。”我驚訝地看到他手上的棗。

  王越便拉著我的手來到了寺廟的后面,只見有一顆蘋果樹一樣的棗樹,上面卻只有幾個和大棗一樣的水果,紅的仿佛像心臟。

  倆個人從樹上摘下來以后,一人拿著一個吃。順手一人裝了三個到口袋。

  “澤哥,既然我們都走到寺廟門口了,不如我們進去看看吧?”王越好奇心突然泛起。

  “可是奶奶說過,不讓進的,萬一出點什么事情的話?誰也招架不了啊。”我趕緊說道。

  “你還是我認識得劉澤嗎?好歹我們都到這了,進去看看,什么也不碰,應該沒事的。”我在王越慫恿又在好奇下于是打開了寺廟的大門。

  打開大門后,看到一顆紅色的楓葉樹和一個在院內的一口巨鐘,再往里面看,發覺佛祖隱隱的造型。

  于是我踏進了寺廟,王越在身后跟著。

  左右都有隔廊,中間那口大鐘顯得奇怪,幾乎就是落地鐘。

  閣廊每個角落都有一尊佛,似乎在守著那口鐘似的。

  我立馬發現了不對勁,趕緊往后退,撞到了正在上前的王越。

  “不好,我們走。”我當機立斷。

  “怎么了?我們還沒有進去,為什么要退出來?”王越見我突然退出來立馬問我。

  等我關了門以后,我才告訴他,現在屬于夏秋交替,紅楓樹照理說已經開始落葉了,但是我發現地上并沒有葉子。肯定是有原因的,再一個就是這寺廟已經很久沒人了,但是佛的顏色不僅沒有掉色反而更加整潔干凈。

  “難道你想說這里有人嗎?”王越疑問了。

  “我奶奶曾經說過這里很久沒有人了,自從那件事發生。”我和他說道。

  “到底什么事?你倒是說啊。”王越有點急了。

  “我們先回去,等下告訴你。”

  說罷后,我轉頭不停腳地跑。

  “怎么說跑就跑啊,也不打聲招呼。”

  王越氣喘吁吁的跟上了我。

  與此同時,寺廟里面穿出來猛烈的敲鐘聲。

  “你難道還沒發現嗎?鐘聲是那口落地鐘發出來的,落地鐘不可能發出那么大的聲音。”我和他這么解釋道。

  “那么?難道后山里的東西和這口鐘有關系?”

  王越看著我問道。

  “是的,傳說,有個人去山里找什么東西,后來那個人回來的時候瘋瘋癲癲的,被山里的僧人看到了……結果卻…”我說這的時候,寒毛都豎了起來。

Tags: 山棗 寺廟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igushi/153572.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