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鬼故事 > 

農村靈異故事之天譴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四十年代,六月里的夏季,在長白山林中,突然下起了瓢潑大雨。幾個狩獵人,他們分別是,四十七歲的柳巴夫、四十三歲的劉福田、三十八歲的王建華、二十五歲的趙建東向著不遠處放山人遺下居住的窩棚沖去,他們進得屋中屋外的大雨下得更大了。電閃雷鳴不斷聲聲,“咔嚓嚓……咔嚓嚓”的雷聲就響在這現已是四人躲雨的小窩棚里。這大雨還是再下,要比原來下的更急促了,那雷聲是圍繞著這間小窩棚一個接一個炸響個不停。當人們明白過來的時候,才發覺有不對之處,只聽得柳巴夫他說,“不對?我說劉福田,你聽,這雷它是圍繞著咱們四人避雨的這個小窩棚所響所劈打?”

  “是呀,柳哥我也聽出,聽老話講……難不成我四人當中,誰做了傷天害理之事不成?在我們這四人當中有雷劈之人?”

  “我也聽說過……這雷它找三世?”在他二人說話的時候這雷聲響的更急更密切了。

  “轟隆隆……咔嚓嚓……轟隆……咔嚓嚓”

  天越來越昏暗,那閃電白白著光一道道接連不斷的打著劃著。

  “真有此事?我怎么沒有聽說?”

  “嘿嘿,嫩芽子,建東你才幾歲?等著你到了我的年歲你什么都會知道。”是柳巴夫在說。

  “轟隆隆……咔嚓嚓……咔嚓嚓”此時的雷聲仍然是一個接上一個在圍繞著這間小窩棚在打。再也沉不住氣的劉福田他說,“不好,柳兄,我看這雷……它說不定真是在找我們四人當中的誰?為什么是圍繞我們避雨的窩棚在劈啊?”

  “福田大哥、柳巴夫兄長,你看啊,不,你是說我們四人之中誰犯了天理?雷它要劈誰?總不能是我們四人一起劈吧?”在王建華他的問話中雷聲電光更加急急了。

  “怎么會有這等事?我我也沒做什么壞事?我是孝順父母的!”

  這三人沒有聽害怕的趙建東他的解釋,只聽得柳巴夫他說,“這樣吧,今兒這雷它響得真是有諸多的蹊蹺,我們四人當中必有一人是有罪過,可能是雷它要找的對象,你們看,這樣如何?”柳巴夫說道這里他停下不再說了,只聽得劉福田他焦急的詢問他催促著說,

  “柳哥你看怎樣好你就照直說,我們大家全聽你的,你就快說吧。”

  “我看這樣,我們四人把自己頭上的帽子一一扔到屋子外,要是雷聲它不響,證明此人沒有什么罪過。”

  “好,就聽柳巴夫大哥的,好,我先扔!”說著說著,三十八歲的王建華就摘下了自己頭上帶著的帽子扔了出去,說也奇怪!剛才還是電閃雷鳴的天空突然,那個急促的響雷它不打了,居然它停了下來,雨還再下。

  王建華笑呵呵的說,“柳兄,劉哥,看我沒什么事?那雷它找的不是我?”王建華他說完走出了窩棚把自己的帽子拾了回來,他高興著走進了窩棚里。他的腳剛剛落地,“咔嚓嚓……轟隆隆……咔嚓嚓”密集的雷聲又起,“好,王建華他沒有什么不是,我是大哥那就該是我了,好,我不連累你二人,我現在就把帽子扔出去。”說著說著柳巴夫就把他的帽子扔了出去,他同王建華一樣,雷不響了,閃電也不劃了連雨也停住了。

  “就剩下你我二人,這雷找三世又是我說的,難道這雷真得找上了我?這回該是我劉福田扔帽子了。”說著說著四十三歲的劉福田再看了一眼趙建東他把自己的帽子扔到了屋外,雷聲也是沒響,電光隱跡。

  “啊!不是我們三人?是是你,趙建……”在眾人吃驚中,二十五歲的趙建東他哭喪個臉,回頭看著眾位說,“我真的沒有做過壞事,就連和爸媽頂嘴我我都沒有過。”王建華說,“你跟我們說沒有,你聽你聽?你好意思讓我三人與你陪葬?”

  “咔嚓嚓……咔嚓嚓……轟隆隆,轟隆隆……咔嚓嚓。”密集的雷電比原來更是密密急急,“趙建東,你還是快把帽子扔出!”突然一個大火球跟隨著一聲雷鳴就在眾人眼前穿過,它是順著東墻角進又從北墻角出去,王建華他厲聲喝道,“你你還不快把帽子扔出去啊?你要干什么?沒做壞事你怕什么?快扔。”

  “是呀,趙建東,如果你自己證明不是王建華他所說的一樣,你就趕緊快把你的帽子扔出去……如果雷聲停了誰還會怪罪你啊?你還是快扔出去。”

  “轟隆隆,咔嚓嚓……嚓”又一個大火球順著窗戶進來,它滾動來回在窩棚里燃燒

  “看看,我們別再跟他廢話,柳巴夫大哥,王建華弟弟我三人走,這窩棚就留給他,也比看他這窩囊樣好,走,我們再不走,看見沒有?雷它都今屋里來了。”

  “柳大叔你你幫我說說啊?我們就住在前后院?我我真沒有做壞事……你你你們為什么這樣逼我?”

  “咔嚓嚓……轟隆隆,咔嚓”

  “熊樣,你到底扔不扔你的帽子啊?你真要大家陪著你著雷劈?熊貨!”

  “好,好,劉叔你你想著跟我媽媽說,‘就說下輩子兒子再來孝”

  “啰嗦,我看,還是你留下,我們走!”

  “啊!啊……我扔我扔!好,我扔,我扔。媽爸”一個半弧形影子雨中一閃,一頂帽子扔出了門外落到了雨水中。

  “咔嚓嚓,咔嚓嚓,轟隆隆”

  那頂帽子被雷擊著起了火,雖然大雨瓢潑電擊的帽子火苗燃燒得更高了。

  “啊!?雷……那雷真是要劈他?”

  “真看不出是你,你小子,趙建東!”

  “是呀!雷找得真的是他!”

  “你們不要猜疑,我聽說雷找三世,但不知是他那一世?”

  “啊……啊!你們不要說了,不要說了,啊……啊……”一個人早就動身瘋跑,跑出了窩棚,就跪倒在雨中他大聲喊道,“我不曾做的壞事,為什么?為什么?雷你要劈我啊?”

  “咔嚓嚓……咔嚓嚓……”隨著一聲驚雷炸響,狂風猛卷,環環旋旋不見跪在雨中的趙建東。

  不知多久,不知過多久,趙建東在雨水中醒來。他懵懂的想著,“我,這是在那里?是陰間?我當真被雷劈死?”他下意思去摸自己的身體,“啊!我的手、胳臂、還有這腿腳它都好使?掐一下自己,自己知道疼。我沒有死,我這是在那里?”

  “轟隆隆……咔嚓嚓”

  “轟隆隆,咔嚓嚓,咔嚓嚓”

  “啊!?這是那里?”在閃電的幫組下,趙建東他完全清醒過來,看清楚自己仍然在深山里,弄不清自己為什么會被狂風攝到這里。此時的雷聲更響更密集了,那個雷它還再劈,閃電它打得更為明亮,“轟隆隆,咔嚓嚓。”

  趙建東跟隨著雷聲他看見了,他驚慌著自語著,“啊!這這雷它不是在我的身邊炸響,不是要劈我是是……啊!原來是這樣,是我前方的那一棵大樹?”就在趙建東離距不遠的前方有一棵大松樹,雷是圍繞著這棵大松樹在劈在響。

  這棵大松樹它可真高,不但樹身粗壯,它的年齡要在百年之上。趙建東他還再遐思,雷聲更密集,是圍繞著大松樹的上端串串在炸響,“啊!怎么?怎么會?”趙建東他看見了,他不敢相信,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快速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定睛望去,“啊!這這,這深山野谷怎么會有個娃娃他他竟然站在了樹上?而且是站在了樹梢上?”他急忙再度揉了揉自己的雙眼認真仔細看了過去,只見得,在這棵大松樹的樹尖上,一個四五歲,只穿著一件紅肚兜兜的白白胖胖的小胖小子,他正站在了那里,他的手里握著一面小紅旗,只見得,一道白光閃過,“咔嚓嚓,咔嚓嚓”此時雷聲響起,一道明亮的白光向他那個小胖小子劈打過來,只見得,這個小胖小子他手里握著的小紅旗迎著劈下來的雷電一恍,那道白光就不敢向他劈下,只得偏離他劃過炸響。幾番幾次雷電劈去那個小胖小子都是手晃動著小紅旗,雷劈他不得。“孽障!”趙建東罵過,他看個清楚明了,此時的趙建東他早已被震得倒在了地上,他爬起來,揉了揉被震聾的耳朵,“孽障,你不是人。”

  “這深山野嶺?四五歲的孩子?你竟然站在這樹梢?你你分明是個妖怪!”說著說著,趙建東他伸手就把背后的獵槍抄起,推上了子彈,他在瞄準,“咔嚓嚓……轟隆隆”雷聲依然大作,那個樹尖上的孩子依然是,手舞著小紅旗,左一下,右一下,前一下,后一下,那個雷就是劈不著他。“孽障,我讓你舞。”趙建東罵完,他瞅準了時機,他瞄準了那個揮舞著小紅旗的左手,“我讓你揮舞,哪里跑。”他扣動了扳機,“呯”一聲槍響,一道紅光滑下,“咔嚓嚓”一聲驚雷打過,把個趙建東震得昏厥過去。

  “咔嚓嚓,咔嚓嚓,咔嚓嚓。”震震雷聲滾過把趙建東震得昏死過去。

  夏風柔柔的吹著,趙建東他睡得好沉,許久許久他從睡夢中醒來,“啊!我這是怎么了?不是不是在射擊?射擊那個小紅旗,對,不知我射中了沒有,哦,我想起來了,我射中了,我是被雷震暈了。”

  “那個站在樹梢上的小男孩它是什么妖怪?雷,靂中了它沒有?”

  “我還是不要操它們的心,看看這是那里?現在是什么時候?”趙建東他舉頭透過密集的樹梢向著天空望去,藍藍的天空,星星早已出滿,不僅雨停歇了,就連淋了許久的趙建東他的衣服早已是半干了。趙建東他從地上爬起向前摸索著尋找自己的獵槍,他還再摸索尋找,在離他不很遠處他摸到了自己的獵槍。他拿好,慢慢站起身來,活動了一下筋骨,向著前方看去,一棵大松樹就在趙建東他的眼前,那高高的樹梢上早已不見了那個帶有紅肚兜兜的小男孩。“那個妖怪不知劈著沒有,真是安靜!”他還再瞭望眼前的這棵大松樹,“什么味?這樣難聞?腥臭腥臭。”趙建東嘀咕著他還再沉思,夜更深了,滿天的星斗出齊。

  “這雨是什么時間停歇的,不知他三人還在那個窩棚里?我這是身在那里?離家多遠?”

  “啊!不好,看我多大意?我得趕緊尋找一些干柴,燃上一堆篝火,免得被野獸傷害。”于是趙建東他沒有向著山上尋去,而是向著山下起了步,他是尋找一些干柴。“啊!”一聲驚叫,趙建東他摔了一個大前趴,趙建東伸手去摸,他開言道,“我當什么,原來是,一截樹木把他絆倒,是誰解倒這粗樹木沒有搬回家去?放在這里絆人?”他說完跨過了那截樹木又向前尋找干柴去了。

  “啊!狼?”他看見了就在地上的半中有一束盈盈綠光

  “虎?不會……我怎么就看見一只眼睛,而且是在最矮處?幾乎是臥在了地上?這是為什么?”嚇得趙建東,趕緊躲藏到了樹后,可是趙建東他那雙眼睛仍然望向發有綠光的地方。許久許久他不見有一絲動靜,更沒有什么可疑之處,還有動物的嚎叫于是趙建東他咋著膽子向著那個發有綠光的地方走去。

  “啊!”當他用手去摸發有綠光的東西時驚的他跳了起來,“這這……這是什么?軟軟乎乎……還是個肉身?”嚇得趙建東他跌坐在了地上,一動也不敢動。

  那個明亮的東西依然在那里發著光芒,坐在地上的趙建東借助這白白的光芒他看清了,首先映入他眼簾的是斑斑鱗紋,那道道凹起的鱗紋有小碗大小,它的腰身看不真切,憑模糊的輪廓它有很粗,要在水桶那么粗細。一個機靈趙建東他彈跳了起來,“啊!他是什么?”我快快躲開這里,于是嚇得趙建東撒腿就跑。他的身后沒有反應,靜靜的,只有他自己的奔跑的腳步聲,他還再往山下坡跑,“哐當”他又被一個東西絆倒,這次摔得不輕,他居然翻起了空翻,半晌他才得爬起來,就在離他不遠處的山坡上,他看見了剛才那個發著綠光的東西,現在仍在那里發著綠光要比原來更明亮許多。

  “啊!它究竟是什么?它仍在那里,沒有追趕我。”

  “剛才我被什么絆倒摔得這樣重,待我仔細查看查看。”于是趙建東他掏出了火柴,把火柴劃著,“啊!這這不是有截樹木,是是好大的一條蛇的腰身?”

  “啊!那個發亮光的東西……難不成,它它、它是夜明珠!”此時的趙建東顧不得摔得疼痛,向著山上那處發有綠光的地方跑去,他來到了近前把火柴劃亮,“啊!蛇頭?夜明珠?”

  他快速看向了另一端,“啊!”只見得,那顆眼珠子沒有了,深深的一個被雷電燒焦的大大的窟窿,不見了那顆夜明珠。

  “夜明珠,夜明珠……”

  “哈哈哈,我發財了……發財了,夜明珠……媽媽、爸爸”他竟哭了起來。

  “為什么你你……你們三人要誣陷我?我是好人,我是好人!媽媽、爸爸,我沒有做傷天害理的事,是不媽媽、爸爸。”趙建東他還再哭,他還在傷心著哭。

  “誰能相信我?誰能相信我?”

  “天哪!天哪……你你,你終于還回我……一個清明身!”

  天漸漸明亮起來,那顆夜明珠的綠光慢慢變成了淺綠色,趙建東拿起了匕首,向著蛇的眼眶處剜了下去。一棵碩大的夜明珠就被他取出。只見,趙建東突然打起了一個冷戰,他的耳畔想起了話語,“年輕人,夜明珠你不能這樣帶下山去,你會有生命危險,快,快,你不要害怕,按照夜明珠的大小,你趕緊把自己的小腿肚子劃開把夜明珠裝了進去,再到那個蛇倒地之處取些土上在你的刀口上。快快,莫忘,莫忘!”

  又一個機靈,趙建東恢復了以往。他按照仙人的指點一一作完,他站起身,真得沒有感到自己的腿疼痛,他感激著向著那顆大松樹望去,“啊!怎么會?會有字跡呈現?!”

  就在這棵大松樹的樹身處,被電擊,深刻下十四個字,“不是天譴雷電擊、神槍助力除妖孽!”

  看到此的趙建東他拜倒在這棵大松樹下,兩淚縱橫,滾滾而泄……他回頭看那被雷擊斷的蛇身要在小半摟之粗,他又往大松樹下看去,他在尋找尋找被自己擊落的那一面小紅旗,趙建東他看見了,什么小紅旗,就在大松樹的地上有個血衣,用來包裹胎兒的胎盤就在那里停放。“啊!聽娘說過,雷是干凈東西,這胞衣它是臟東西,怨不得雷它擊它不得?原來如此?”

  “啊!他他,雷公他怎么我是神槍手?”

  他又往下望去,望向把他二次絆倒的蛇身,“啊!那是什么……骷髏”就在蛇的腹中他看見了大小不一的骷髏,還有沒有化凈的人得手和腿。

Tags: 農村 天譴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igushi/153539.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