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鬼故事 > 

西樓女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據說一百多年前,粵西之西江堤畔的瓶隱巷曾有一戶住在巷尾深處的莊姓人家。

  入住前,賣家先說這宅子順風順水,搬進去住必定家道通達,末了又提醒他們切記不要到最西側那所種竹有水塘的偏院去。尤其是那二層小樓上,最好上鎖閑置,別讓人攪擾。說是那樓上曾有人在月夜見到有一妙齡女子出現,有時飛在屋檐上對月膜拜,有時又在窗內來回走動,不時作捧書閱讀狀。但她從不騷擾住家的安寧,住家在白天上樓探過,也無甚收獲。后請來風水先生詢問,先生說那是位暫居修行的保家地仙,她逗留數年自然就會走的,只要住家不去騷擾,不僅兩下無事,這地仙還能保家安寧。

  莊家主人并不信這些怪力亂神之說,且覺得既然怪祟對家人沒有大礙,那小小西院不妨就徹底鎖上罷了,自此照舊歡天喜地搬進去。那處西院一直深鎖著無人問津,慢慢地被人遺忘在記憶深處。

  時間倏忽而過,到了莊家第四代時,這家生了一位少爺,取名為莊少賢,自幼聰明伶俐,寒窗精進,到十七歲那年竟一舉考中秀才,頓時家宅榮耀。莊老父十分欣慰,大擺宴席饋贈鄉鄰,在瓶隱巷中連設百桌、三日三夜不休止的流水席,煞是熱鬧。

  熱鬧過后,莊少賢仍得繼續寒窗苦讀的日子。他一直嫌自己住的書房位于宅院的中樞,不時有家人在附近來回走動。這天恰逢初一,家廚供齋,宅中婦女在廊外過道間焚燒一些紙錢,忽地有幾片隨風飛入書房,飄在他攤開的一本書上。

  莊少賢讀圣賢書自然遠鬼神,只覺心中氣悶,便撂下書本,也不要仆童陪伴,自己就在家中各處閑逛起來,不知不覺走到最西側那上鎖的小院門外。他伏在門上張望,見到院中各色野菊、苦荬花開得過人般高,且黃、白、紫色的各色花朵錦簇,十分繁茂,還有幾棵倚墻的桃樹,雖然無人打理,但在這初夏時節,仍結滿一些青嘴帶紅的毛桃,著實可愛。還有那二層小樓,雖然陳舊蒙塵,但做工精細的雕花屋檐和窗欞,無處不透著文氣,想來當年居住此間的人也是一位知書娟秀之人。莊少賢心中一動,也不知哪來的沖動,轉身就去父母房中,說自己看上那西院的僻靜幽雅,想要重新將之粉刷裝修一番搬進去,定會有利自己的生活起居攻讀。

  莊少賢的父親莊成斌年屆不惑,半生忙碌生意經營,膝下卻只得這一個兒子,自小又伶俐爭氣,所以向來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他張口就想答應,但轉念又想起自己幼時,莊家祖父曾反復囑咐過,西院小樓恐有怪祟,所以務必封鎖隔絕,家人勿進,便面有難色地將經過如是一說。莊少賢自是不信鬼神,擺出一套圣賢理論反駁父親,旁邊的管家亦站出來解圍,說其實那西院丟空多年也沒有事故,應該是無大礙的,老爺不放心的話,到城里請幾位高道來做場法事就好了。

  管家不知從哪兒拉來了一個草臺班子,做的法事也是走走過場,并沒有不測發生,之后再張羅工匠漆工,把西院里外修葺一新,擇了個日子就讓莊少賢搬進去安置了。

  莊少賢入住西院一晃過去月余,只覺小境清幽,兼之沒有家人來往的煩擾,甚是悠閑自得,自此除了對父母的晨昏定省,身邊只留一個小童烹茶打掃外,越發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圣賢書。

  然而自從搬入西院后,他就不時做一個相同的夢:夢中有位年約二八、穿著前朝服飾的美貌端莊女子,盈盈入室來到莊少賢的面前,自述說:我是前明端州知府蘇宗之女蘇苓,不幸于未嫁前早亡,距今已整五百年,昔日因得七星巖仙觀道長教化,修得地仙導引還陽之術,所以死后羈留人間持續修行,今功德期滿,幽冥也恩準赦命還陽,又因為與莊公子世有夙緣,今世當再續夫妻情緣,只是恐怕公子嫌棄,所以前來泣請公子救活。

  莊少賢在夢中有些迷糊,每回見女子哭訴,只覺她楚楚可憐,卻好幾次都期期艾艾沒法開口答應,醒來后又覺得這未免有些怪力亂神,便拋諸腦后。直到兩個月后,女子再次來到夢中朝他下跪,哭說三日后便是她活著時的生日,也是她重生為人的唯一時間節點,如果錯過日子,她就再無轉生之期。

  莊少賢這次將她的容顏看得尤其清晰,她發鬢上簪有一支鎦金垂珠紅偏鳳釵,頸項系一段紅寶流蘇纓絡,只覺這女子果然是極有官家氣質的閨秀,又看她哭得梨花帶雨,心中便生出許多憐惜與不忍,終于點頭答應道:“我愿意救你重生,具體要怎么做?但說無妨。”

  女子頓時破涕為笑,拭去眼淚起身向莊少賢細細說些準備事宜。兩人詳談到窗外傳來雞鳴,女子摘下頭簪放到莊少賢枕邊說:“自古男女山盟海誓,如今與君生死相約,以簪為誓,切勿遺忘。”說完俯身行禮,莊少賢伸手去扶,手卻碰到床帳,整個人才從夢中驚醒過來,起身查看屋內,門窗一如睡前那樣緊閉完好,但點燈一看,蘇苓贈送的那支鎦金鳳釵卻果真擺在枕邊,他拿起細看片刻,心中既覺吃驚又覺欣喜。

  接下來的兩天,莊少賢就按照之前跟蘇苓約定好的,托詞自己想要整修西院花園,讓管家找來工匠,把院中桃花樹周邊二丈長寬的土地挖下三尺深度。三尺泥下露出幾方堅硬的方磚,管家和工匠有些驚訝,莊少賢推說天色已晚,讓眾人回去,只留小童侍書在。晚上兩人用鐵鍬撬開方磚,磚下出現墓穴,穴中有一具棺木。侍書害怕不敢觸碰,莊少賢便讓他在一旁掌燈,獨自往下挖掘。開棺材板時可謂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待掀開棺蓋,棺中現出一堆褪色錦衾,衾中睡著一位美人,細看眉眼裝束果然就是夢中所見的蘇苓,雖過數百年時光,依舊面目如生。

  莊少賢遂將蘇苓從棺中扶出帶回屋內,讓尸身頭朝東睡在榻上,腳底點起上等沉香熏染,又拿來事先準備的新鮮牛乳滴到她眼瞼上,剩下的牛乳則擦拭她的五官臉孔,侍書被他打發去廊外用燒茶的炭火煮一碗黍米飯,再熱一碗米酒來,做好后熱氣騰騰地放到蘇苓的身邊。此時天色已大亮。莊少賢讓侍書看守蘇苓的身體,自己到父親處主動說出蘇苓的事。

  莊成斌自然不信,但隨莊少賢去西院親眼見過后,不得不相信兒子說的話是實情。待他離開西院,總覺得事情沒有那么簡單,關于古尸不腐,他從小倒是聽老人說過另一個說法,就是有些地方因為土壤和風水特異,形成了所謂“養尸地”。人死后無意中下葬在那兒,就會百年不腐,尸體被發現后,就是身軀豐潤、面目如生的模樣。這樣的尸身歷經數百年日月,會逐漸化為尸妖。

  尸妖和狐妖山怪一樣,常會變幻蠱惑人類。所以莊成斌憂心忡忡,第二日便只身驅車去城內最大的道觀純陽宮。道長程風子與他頗有交情,見他一臉憂色前來,便把人帶到室內詳談。聽莊成斌言罷,程風子沉吟片刻才道:“道家地仙,是指的長生住世并且不死不僵之人,此女死臥地下數百年,必是尸妖,但貧道修行淺薄恐不能敵,我與你一道去趟悅城,到悅城龍母祖廟,屆時焚書一封予西江龍母娘娘,她是兩廣粵地江山沿岸的守護祖神,必有神法收復此妖。”

  事不宜遲,道人挑選一名弟子跟班,三人即刻驅車上路。當晚趕到西江上游五十里的悅城,找間客棧住下。第二日一早就去到龍母廟內,廟祝認得程風子,自然引進神殿正中,一番祈禱祝說儀式下來,程風子手握朱砂毛筆在表紙上書寫一封表文,隨即在神像面前恭敬焚燒。說來也怪,表文燃盡不到一炷香的工夫,殿外便雷雨大作,程風子偕莊成斌到檐下向外張望,就見殿前江面卷起一股龍吸水颶風,那龍形風柱上天后便往東邊端州城的方向飛去。

  程風子長噓一口氣,安慰莊成斌道:“龍母娘娘調兵遣將神速,恐怕那就是她差遣座下的龍子神兵前去你家瓶隱巷查探妖情了。”

  莊成斌不知如何應對,懸著一顆心。一行人待雨停后便驅車回端州,途中山路耽擱,在驛站住了一晚,第二日才回到瓶隱巷。

  一行人直奔莊家,就見莊家大門前擠滿街坊,管家帶著仆從在門內忙碌張羅,看見莊成斌回來,家人都如聞大赦,圍上來對莊成斌述說昨夜一場大雨,降下雷電劈到了莊宅幾處,以西院為首,引致相連的一處套院也起了熊熊天火,天明前才算撲滅。莊成斌記掛兒子,忙問莊少賢的去向,管家說還好莊少爺因昨夜莊家祖母偶染風寒,莊少賢極孝,心憂祖母病情,為了夜里親自照料,便帶著童兒侍書臨時搬到祖母房間的下處就寢,所以夜半雷電擊中西院著火時,他和書童都并不在院中。現在西院一片狼藉,莊少賢哀慟他那一屋剛置辦不久的藏書雅室,此刻正親自帶人在那兒收拾焦土瓦礫。

  莊成斌震驚不已,帶著程風子趕到西院,果真見莊少賢正一臉焦慮地指揮著下人在西院正堂位置收拾。那里正是他先前擺放蘇苓尸身的位置,然而收拾好那焦黑的長榻,卻見榻上只剩一攤人形灰燼。莊少賢悵然若失地呆立了許久。

  程風子見了,長嘆一聲,雖不知這妄圖借莊少賢手還陽的尸妖想如何作祟,但天雷及時趕到將之降服,也算是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Tags: 書房 法事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igushi/153534.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