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鬼故事 > 

亡妻留下的臺燈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我不是個迷信的人,也不是個疑神疑鬼的人。事實上,我連算命和星座都不相信,只相信眼前看到的。可事情發生后,我卻始終不敢相信,那真的是巧合嗎?

  那盞臺燈是小雪留給我的,那是她和我結婚時唯一的嫁妝。兩年前,她因癌癥離開了我,我曾經一度陷入極其悲傷和痛苦之中。我至今仍記得小雪在臨終前拉著我的手對我說,別怕,我去那邊會保佑你。

  有很長一段時間,我沉浸在酒精的麻醉中。整個人精神恍惚,醉生夢死。我是一個政府公務員,專門負責土地審批調研,我的狀態和情緒影響了我的工作,為此被領導點名批評。

  王敏就是這個時候走進了我的世界。王敏是一家地產公司的總裁助理,工作上,我們一直有業務來往。我承認,她很漂亮,可我從沒對她有過非分之想,在我心中,小雪依舊是我的唯一。

  那次市委組織的酒會,我又喝多了。我認為我完了,我甚至已經決定破罐子破摔,不在乎了。可就在市委領導即將看見我酒醉瘋癲的時刻,王敏救了我。她巧妙地將領導們引到了一邊,然后返身回來將出盡洋相的我送回了家。

  那晚的月色很好,王敏在小區花園里狠狠地抽了我一耳光,她對我喊,你醒醒吧,懦夫!

  我被她震住了,臉上火辣辣的。月光灑下來,映著她淚水晶瑩的臉,我心如刀絞。

  那之后,我決定從悲傷中走出來。我扔掉了所有能喚起悲傷記憶的物品,只留下了那盞臺燈。那是一盞金色琉璃制的臺燈,是小雪祖母用過的。小雪一直很喜歡它,每天都擦一擦。它的性能也始終非常好,那么久了,從未出現過故障。

  王敏利用工作的便利,給我找了一套公寓,22層。最初我拒絕,我怕有人誤會這是受賄行為。可王敏說,你交房租,交停車費,跟所有租房的人一樣,我不過是做了一次免費中介。

  搬家的時候,我只有兩包衣服,和那盞臺燈。王敏很喜歡它,用手去摸,卻過了電,疼得眼淚直流。王敏說,一定是你前妻留下的。我能感覺出它的敵意。

  我覺得扯淡,只是一盞燈,一盞老舊的燈。王敏要扔掉它,我想了很久,還是沒舍得。我知道,我還是不能完全放下心中的小雪。

  我承認我是孤獨的,思念的悲苦無處述說,內心堆積著傷痛后留下的寂寞。王敏陪著我,一起逛街,看電影,或者坐在22層的落地窗前,在那盞橘黃色的臺燈下喝咖啡,聽音樂。

  我的傷痛在她的安撫下慢慢愈合,那段時間,我快樂且溫暖著。

  王敏第一次留下來那天晚上,是她的生日。我們兩個開了瓶紅酒,一起吹了蠟燭。后來,她要走,她說我們的身份比較敏感,怕被人誤解。

  我拉住她,問,我單身,你單身,誰規定不能相愛?

  我把相愛這個詞咬得很重,她聽了,臉紅了,一頭撲進了我的懷里。就在這時,那盞臺燈撲地一聲,滅了。

  王敏被嚇了一跳,可我卻不管不顧,一年多時間里,我的世界缺少溫存,我幾乎已經忘記了女人的味道。王敏猶豫了一下,就重新投入到激情中。

  由于搬家不久,那臺燈是房間里的唯一光源。我和王敏在黑暗中纏綿一晚,然后相擁而睡。第二天我清晨醒來,我發現,那臺燈竟然又亮了。

  我和王敏的感情很快升溫,可讓人常意外的是,只要我和王敏有一點親熱行為,臺燈就會熄滅。等我們分開,它又自己亮起來。

  王敏恨透了這盞燈。她說,它被你前妻附體了。

  我知道她是開玩笑,但還是找來了裝修工人,一口氣在墻壁天棚裝了五盞燈。那晚,我把所有的燈都打開,然后坐在家里王敏回來。

  可我再也沒等到她。半夜的時候,一個檢察院的朋友給我打來電話,他問,你和王敏到底啥關系?

  我問他,怎么了?

  他說,王敏出事了。

  我做夢也沒想到,我不是王敏唯一的男人。事實讓我吃驚,除了我,王敏還有兩個男人,一個是稅務局的科長,一個是質檢總局的處長。處長因為受賄被雙規,于是咬出了一長串。包括王敏,以及王敏的老板。

  可讓我意外的是,王敏說她接近我,其實是為了工程審批的需要。她說她在我家里安裝了針孔探頭,想拍下我和她在床上的錄像。可惜很不巧,由于臺燈故障,她只拍到了一片漆黑。

  檢察院的朋友問我,你跟我說實話,你到底為她做過什么沒?

  我說沒有,我以為,我愛她。

  朋友罵了句傻瓜,就掛上了電話。我轉回身,看著寫字臺上那盞幽幽泛黃的臺燈,心里一瞬間五味翻滾。

  小雪說,別怕,我去那邊會保佑你。

  是的,我想,這是我能想象出來的唯一解釋。

  那之后,那盞臺燈再也沒出現過故障,它在我的房間里一直亮著,光線昏黃,幽幽神秘……

Tags: 亡妻 臺燈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igushi/153528.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