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鬼故事 > 

半夜乞藥的女孩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林老頭最大的愛好是喝幾兩,但酒量卻不大,喝幾口就醉熏熏。林老頭的職業是個鄉下農民,“副業”是“蛇化子”,也就是閑余去野外捉些蛇啊蛙啊龜啊等等這些比較值錢的野生動物去賣,尤其是捉蛇。以前的農村多有從事這種“副業”的人,現在卻不多見了,因為很多動物包括一些蛇都受保護了,雖然有許多酒樓餐館里還能吃到蛇,但真正野生的很少,吃的多是人工養殖的。

  捉蛇這種事情可不容易,因為沒有一定本領那可真夠危險,隨時會把命丟掉。林老頭的祖上幾代都當過蛇化子,有秘制的蛇藥配方,包括捉蛇技巧,采藥煉制蛇藥的訣竊,治療蛇咬傷的技術等等,全都傳給了他。當然,現在的林老頭也是早已不捉蛇了,但蛇藥卻還是會配制的,因為自己不捉蛇了,但世界上會不小心給蛇咬傷的人卻不少,尤其是在鄉下農村,他配些蛇藥也還可賣錢。

  這個事兒就是林老頭告訴我的。林老頭現在的年紀六十歲,但這個事兒卻不是現在發生的,而是在三十年前,也就是林老頭還是個年輕人的時候,那時不能叫他為林老頭,該叫他為大林才是。

  在一個夜黑如漆、暴雨如驟的夏夜,大林喝了幾口酒,上床睡覺了。

  半夜,忽地聽到很急的敲門聲,大林問道:“誰呀?”

  門外的雨聲中,傳來一句很稚嫩細小的女孩聲音:“我,我來買你的藥的。”

  大林有些醉意,身體很乏,懶得起床,何況又是這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三十年前那時候的村里,還沒有通電,于是就在屋內回答她,說:“買什么藥這么急,明天天亮了再來吧!”

  門外的小女孩聲音說:“我家里這幾天都出現了蛇,很嚇人。我是來向你買蛇藥的,這附近的人,都說你是捉蛇的,你的藥很好,既有可以治蛇咬傷的,又有可以把蛇驅逐走讓蛇近不得身的。求求你開下門,賣給我一副藥吧,免得我家里再來蛇,把我們咬了!”

  大林聽到有人家里有蛇出現,起了點精神,“蛇?你家里出現了蛇?大不大?人有沒有給它咬傷?”

  “還沒有咬到,但就怕明天它再來,把我們咬了。”

  大林起了床,點了油燈,找來一副蛇藥,開了門,遞給門外的人,那是一個六七歲的小女孩,細弱的身子,穿著一件不合身的大人雨衣,卷著高高的褲腿,赤著腳,連鞋子都沒有穿。雖然頂著件雨衣,可她渾身還是濕透了。

  大林說:“五角錢。你把它們灑在家的四周,蛇聞到就不敢近前的。要是給蛇咬傷了,把咬傷的地方的毒血擠盡,然后涂上我的藥就行了,幾天功夫就復原了。”

  “可是……可是……我沒有那么多的錢……”小女孩說道。

  “什么,五角錢也沒有?還這么半夜的叫我起來?那你有多少錢?”大林問。

  “我只有這么多。”小女孩伸出手,手里抓著一把沾滿了水的硬幣,以及幾張濕透了揉成一團了的紙幣。

  大林接過錢,“一分,兩分,五分……才三角錢?這才一半多一點,遠遠不夠啊。”

  “是不夠……可是我只有這么多錢,是我家里拿得出的全部錢了……你就行下好,送給我藥吧,以后有機會,我會報答你的。”雨中的小女孩可憐地乞求。

  大林猶豫了下,“算了,給你吧,我從沒賣過這么便宜的,有些人我還收一塊錢呢。只是,好像我沒有見過你,你是誰家的孩子?”

  “我是鄰村來的。”小女孩指指大林屋后的山。

  山的旁邊,有一條小路通向鄰村。

  “怎么這么晚了還叫你個小孩出門,你家大人呢?”

  “我沒有爸爸,我媽媽身體不好,走不動,于是只好我出來。”小女孩答。

  小女孩接過藥,道了謝,轉身走了,一瞬間就消失了黑夜里。

  大林看看屋內的鐘,晚上十二點多了,又看看屋外漆黑的雨夜,嘀咕道:“連手電筒也沒有,這小孩居然是摸黑來的,也真是夠可憐的……”

  第二天繼續下大雨,晚上半夜,大林早已睡覺了。

  忽地又響起了急促的敲門聲,把大林吵醒了。大林很惱火,問道:“誰呀,半夜敲的什么門?”

  又是稚嫩而細小的還透著膽怯的聲音:“我……是昨天晚上來向你買藥的……”

  大林很不高興,“怎么又是你,又半夜跑來做什么?”

  小女孩答道:“請問你能不能再給我一些驅蛇藥,因為我把你昨天給的蛇藥灑到我家周圍,但今天蛇又來了,沒有趕走它,可能是藥不夠……”

  “什么藥不夠,我配的藥怎么可能沒有效果?”大林聽了有些不高興,昨天的錢都沒有給夠,還是半買半送的,已經便宜你了,反過來居然還嫌我的藥不好!大林又問道:“你今天帶錢了嗎?”

  “我……我沒錢……我的錢,昨天晚上全給你了……”

  “什么,一分錢也沒有?那是我翻山越嶺去深山里采來的草藥,還冒著被毒物咬的危險捉來蝎子、蜈蚣、蜘蛛等等一塊配出來的。你以為我配藥很輕松嗎?”大林半夜睡著覺給人吵醒已很不愉快了,聽到人家又還是沒錢來討要藥的,更加不爽。

  “我知道你也不容易……我有錢的時候,我會還給你的。求求你開開門,送我點藥吧,我真的需要……求求你……”小女孩越說越難過。

  “昨天我還是半送給你了,今天怎么又來白要?你去找足夠錢來再說,你要知道,我就是靠這個為生的,我也是窮得叮當響的人,我也不能白干活啊!”沒錢,大林懶得起床,即使有錢,在這半夜里大林也懶得起床。他的酒勁還沒消,渾身正乏,此時正是睡覺休息的最好時機。

  “我家里早就沒錢了,昨天給你的錢,那都是我平時去外面玩的時候撿到的,好不容易積存下來的……求求你……以后有錢我會還給你的……”小女孩在門外哭了。

  大林聽得到心軟,于是起床了,給了小女孩一副蛇藥,說:“算了,就當我是幫下你的忙吧。這次絕對有用的了。”

  小女孩拿了藥并沒走,睜著眼,充滿著乞求,“我……我還想問問,你能不能去一趟我家里?”

  “為什么?”

  “其實……其實是不僅我家里溜進了蛇,我媽還給蛇咬了,但用了你的藥后,已經好多了,真的謝謝您!但是,我還希望您能去我家里幫我媽看看,看看還有沒有事……以后有機會,我會報答回您的。”

  大林看看屋外漆黑一片的雨夜,猶豫了一下,很有些不情愿,可在這個看上去可憐兮兮的向他乞求的小女孩面前,又不好直接拒絕,便找托辭:“這天氣不好,很大雨,舉傘起不了作用,我也沒有雨衣。”

  “雨衣,我這里有。”小女孩說著,指指身上穿的那件很不合身的大人雨衣。

  “你帶了有兩件雨衣么?”

  “不是,只有一件,就是我身上這件,給你穿。我跟在你后,撐在雨衣后擺就行了,或者我不用撐也行,你一個人穿,我在雨里走著就行了。”

  大林對她的回答很意外,“可是,天這么黑,看不到路,我的手電筒電池也沒電了。”

  “我熟悉路,我帶著你走就行了。”

  大林對這個小女孩的回答無話可說了,但還是不太情意出門,說:“我的藥很好的,用了我的藥,沒幾天就自會把藥毒除盡了,不用我去看也行的。你先回去吧!或者,改天不下雨了,白天的時候,我再去幫你看看你媽媽。”

  小女孩原本以為把大林說動了,正要把雨衣脫下來給大林,見他還是拒絕了,有些失望,但還是道謝離開了,一會兒就消失在漆黑的雨夜里。

  大林看看屋里的鐘,又是半夜十二點多,想著小女孩赤腳走在雨中的瘦弱身影,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第三天,天晴了。下午大林去鄰村的一位熟人家串門和吃晚飯,又多喝了幾口,從熟人家出來時已是晚上九點多了,天黑如漆,大林沒有帶電筒,好在路是熟悉的,模模糊糊地看得到些影子,微帶醉意,在暗中摸索著慢騰騰地回家。

  半路上忽地又下起了大雨,夜色更黑。大林踏著路邊一塊松動的大石,摔跤掉到路邊的深溝坑里去了,摔得很慘。深溝里盡是荊棘草藤,把他全身都刺傷劃傷了。更不幸的是,那塊石頭也一塊掉下來,砸在了他的腳上,雖然沒有砸斷,但離斷掉也不遠了。

  大林本就帶著些醉意,人有些暈暈沉沉的,此刻又在暗中摔到深溝里傷了,一下想爬起來也爬不起來。

  大林躺在深溝里暗叫苦,這回慘了,大概要在這里躺到天亮了,這雨也不知什么時候停,明天看來要淋出病來了,真是倒霉,連傷帶病。

  忽地,大林的身邊冒出句聲音:“你起不來了嗎?我扶你要嗎?”

  大林嚇了一跳,模糊中,他看到身邊是一個瘦弱的細小人影子,他也聽出那個聲意來了,正是前兩天晚上半夜找他買藥的小女孩。

  大林太意外了,“你……你怎么會在這里?”

  “我一直還想找你去看下我媽,所以我一直跟著你,只是我什么也沒有,沒有錢,也沒有禮物,已經麻煩過你幾次了,不敢向你開口。”

  她居然一直跟著自己?半夜里,有個身影一直跟在自己的身邊,遠遠地看著自己,自己居然沒有發現?大林聽了背后隱隱生起一股涼意,不知是吃驚還是害怕,“什么,你……居然一直跟著我?”

  “是的。你起得來嗎?我幫你好嗎?”小女孩說。

  “看來暫時是起不來了。你人小,扶不動我的。”

  “試試。前邊不遠就有個上岸去的路口。”說著,小女孩來牽拉大林的手,想把他拖出去。

  “我穿了雨衣,給你穿要嗎?”小女孩問。

  “不,不用了,反正我也已經淋透了,再穿也起不了多大作用。”大林也清醒了很多,掙扎著自己的身體使勁,搖晃著站起來,手用力撐在小女孩肩上,跟著她走。大林感覺得到小女孩全身冰涼,在他的身體重量的壓力之下,身體在輕微地發抖,隨時都會彎膝趴下去,大林不是什么大個子,但她的身體在大林面前,明顯的是太瘦弱了,支撐不起他的重量,但小女孩硬是撐住了。

  費了好大勁,好長的時間,小女孩把大林扶回了家。雖然摔倒的當時動彈不得,其實時間一長,身體慢慢恢復過來,后來路多半是大林自己走回去的,但要是沒有小女孩在一邊的扶,可能也沒有這么輕松。

  回家里坐著歇息了好久,大林發現,小女孩還是卷著高高的褲腿赤著腳來的,她的腳上早已被路邊的石子雜草荊棘等等印和刺得傷痕累累。

  看來,她家里沒錢也確實是真的,連出門都沒有一雙鞋子穿,前天能拿出三角錢來買藥,據說也是她平時在外撿到的錢,好不容易才積存下來。大林很不是滋味,他雖然也是個窮得叮當響的人,但至少腳上還有鞋子穿,有時也還能去野外捉到些蛇蛙去賣錢。

  他想找雙鞋子送給她穿,但他是光棍一人,家里根本沒有小孩的鞋子。只得找了幾件舊衣服,幫她纏在腳上。

  “你媽媽好了嗎?”大林問。

  “用了你的藥,已經好很多了。其實我也不好意思來找你,我一分錢也沒有,已經叫你送過兩回藥了,又還想叫你去看下我媽媽。只是,蛇還是出現在我的家里,它好像是想把我家當作窩了。”

  “什么,蛇想要在你家里作窩?你家是在哪里,怎么蛇那么容易就溜進來了?”

  “在鄰村的半山腳下。”

  “我幫你去看看,現在就去。”

  “可是你剛才跌傷了,腿也不便……”

  “那沒事,外傷而已,過幾天也就好了,等下我們走慢點。倒是你家里總是有蛇,那才是叫人害怕。”

  大林取了些蛇藥和捕蛇的家伙工具,拿了手電筒,舉著一把傘,要小女孩帶他去她家。

  小女孩把雨衣脫下給他,“你穿雨衣吧,剛好是大人穿的。我人小,舉傘就行了。”

  大林跟著小女孩沿著山路七拐八彎地到了小女孩家里。

  小女孩的家里很窄小,她找來支只剩下非常短小一截的蠟燭點亮,大林剛看到小女孩的媽媽就嚇壞了,因為小女孩的媽媽躺在床上,一條很大的蛇正趴在她的身上,而她居然好似睡著了,毫無知覺。

  那是一條毒性很強的銀環蛇,渾身一節白一節黑,在屋里的昏黃燭光映照之下,在她媽媽的身上靜靜地盤成一團,渾身透著一股令人發寒的冷酷氣息。

  大林兩手涂上蛇藥,走前去,蛇聞到他手上的藥味,變得很溫順,一動不動,大林取出工具,輕輕松松地就把這條蛇夾進了蛇袋里。越毒的蛇,可以賣得越貴,這條銀環蛇起碼有兩斤多重,可以賣個不錯的價錢,這比起以往大林在野外山上到處尋找蛇洞,揮鋤頭挖掘蛇洞捉蛇,甚至挖了半天的泥土,洞中蛇影都見不到只是挖了個空洞來,這回輕松不知多少倍。

  小女孩的媽媽還在沉睡當中,似乎根本不知道屋里進了人。

  大林也不想吵醒她,一切靜靜地處理,叫小女孩告訴自己她媽媽被咬傷的地方,小女孩輕輕地捋起媽媽的褲腿,咬傷之處正在她的小腿上。

  大林察看了一下,又靜悄悄地在傷口四周涂了點蛇藥,說這傷不礙事,過兩天就好了。

  然后,大林要離開了,此刻,那一短截蠟燭也點完了,火滅了,屋中一片漆黑。

  小女孩跟他道謝:“真是非常感謝您,既送了藥給我們,您又還上門來看我媽的傷,可惜,我沒有錢給您報酬,以后等我有錢的時候,我會報答您的。”

  大林使勁搖搖手:“不用不用,我還得感謝你救了我。何況,今晚在你這里抓到的這條蛇,可賣得的錢,比什么蛇藥錢、看傷錢都多得多了。以后你家里要還是有蛇溜進來,你都可來找我。”

  大林舉起傘就要出門,屋外還在下雨,小女孩說,“你還是穿雨衣吧,舉傘遮擋不了雨水。”

  大林接過雨衣,說:“也好。過幾天我再還回給你。”

  “不用還了,就送給你吧,當作是您送藥給我們和幫我媽看傷的報酬。”

  大林告別著出去了。

  幾日后,大林把蛇賣了幾十塊錢,那在當時是很豐厚的一筆錢。他買了些東西,和一雙小孩穿的鞋子,帶上那件雨衣,憑著模糊的記憶,去尋找鄰村的小女孩家。

  可是,他找了半天也沒有找到那個小女孩的家。

  他很奇怪,去問鄰村的人家,鄰村的人告訴他,他們村里根本就沒有這樣一棟房子,也根本沒有這樣一對母女,問他是不是搞錯地方了,可能是別的村子。

  大林很奇怪,他前幾晚確實是來這個村子的,只是黑夜里記不清具體位置。

  村人告訴他,聽你說的位置,倒不像是在村里,而是村后的山上,那里沒有住什么人,倒是有幾座荒墳,也不知埋的是什么人,也不知埋了有多少年頭了。

  大林驚聽了訝極了,找過去,那里果真是有數座孤墳,其中一座的周圍,還清晰地留著一串腳印,他辯認了一下,其中正有自己的腳印,并且在墳的周圍,他還隱隱地聞出自己配制的蛇藥的味道。并且在墳上,發現有數個泥洞,憑他的經驗可知,那正是蛇洞。

  大林知道自己前幾晚是見了鬼。

  大林忽地明白了,這座墳里埋的應該是一對母女,這幾天有一條蛇溜到這里,把這座墳墓當作了窩,并且還咬了墳中的死人。自己在這一帶是有名的捕蛇人,小女孩來找自己,正是為了想驅走溜到墳中的蛇。

  是她們給自己送來的一條大蛇賺的錢,而且她們來找自己,也沒有如傳說中的鬼故事里那樣耍什么鬼把戲,用樹葉子或者冥幣變成錢來騙自己,而是拿著真錢來求自己,那據說是小女孩在外面玩耍時零零散散地撿到的錢,好不容易才積存下來的。那件送給自己的雨衣,其實也很破很爛了,也許是小女孩在外面哪里撿來的,小女孩幾次來,都披著那件雨衣,其實就是想叫大林去看看她的媽媽,出門時候可以穿,避免讓他淋雨。她們都是可憐人,不知是什么人,也不知什么時候死的,又給不知什么人簡單葬在那里,所以她們什么也沒有。

  那之后,大林也念著鬼的情意,有時還會去拜祭一下,祭些貢品燒點紙錢什么的,不過再也沒有遇見過她們,不知她們現在過得如何了。

  我聽了林老頭給我說的這個事情,很是懷疑,覺得這是他編出來的,怎么可能會有那么荒誕的事情呢?

  林老頭急了,說:“這都是真的,我騙你做什么!我直到現在,都還保留著當初的那件雨衣,這都三十年了!你不信,我去拿給你看。”

  然后,林老頭果真從屋里拿出一張干干皺皺的、不知有多少年歷史了、非常殘破的雨衣給我看,又說:“你要再不信,我還可以帶你去那座荒墳。”

  我沒有叫他去帶我看那座荒墳,即使我跟他去看了,但一座山中荒墳我又能看出什么來,山中荒墳多的是,怎么可以隨便憑一座荒墳的存在,就證明林老頭說的那座墳中曾跑出“人”來找他?但是,正常人都不會好端端地在家里收藏一張破爛不堪的雨衣的,而林老頭把這樣一件破雨衣收藏在家里幾十年,那這件雨衣對他必定有很深的意義才會如此,所以,看來這確實是真實的事情了。不過我心里還是隱隱地猜想,該是當年曾有位小女孩來找林老頭討藥給被蛇咬的母親治傷,林老頭受到很深的感觸,多年之后依然印象深刻,再經過他的渲染,于是演變成了一個鬼故事講給我聽。

Tags: 荒墳 女孩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igushi/153490.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