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鬼故事 > 

好心的鬼老板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09年的時候,余光和朋友在廣東創業,那時候大家都沒多少錢,三個人東拼西湊的開了家小公司。

  三人在當時一個地點挺不錯的大廈租了間辦公室,因為只有余光一個人是外地的,其他兩人都是本地的,他晚上就住在那里。

  白天是辦公室,晚上拉出一張行軍床就是臥室,那時年輕也不覺得苦。

  租房子那天三人和阿輝的女朋友小美都到場,小美是砍價高手,最后的租金讓三人覺得這房子和白給的一樣。

  “房子這么便宜,不會有問題吧?”向來膽小的阿寧說?

  “你不要瞎說呀,晚上余光還要住呢。”小美說。

  阿輝壞笑著推推余光,“沒準還能遇到個聶小倩。”

  幾人說說笑笑就忘了這件事,資金有限,辦公區只簡單的裝修。三人即是老板又是業務,小美負責做飯和行政工作。

  白天幾人很少有同時在辦公室的時候,只有晚上能回來開個碰頭會。

  小美一個人在辦公區帶著也很無聊,想著到別的樓層轉轉,看看人家公司都是怎么運行的。

  要說這大廈還真是不錯。里面的公司非常多,還有美容院,理發店。別的樓層都是滿滿的,唯獨他們這層特冷清。

  余光他們公司是在電梯的右手邊最里面一間,還有一間美甲店和一間商貿公司,左邊都是空著的。

  小美挺好奇的,想去看看究竟。左面原來是一間公司,門口的牌子是某某商貿公司,掛了一把大鎖。里面是一個個格子間,陰森森的,挺嚇人。

  小美剛要走,格子間里突然閃過一道黑影,只是一閃而逝,小美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眼花。她定睛細看,靜悄悄的什么都沒有。

  小美背脊一涼,加快腳步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小美下午去做美甲和美甲店的小女孩聊到那間公司。

  “哎呀,你膽子可真大!那邊鬧鬼的,我們都不敢在這層上廁所。”

  小美好奇心重,繼續追問。女孩又說,“我來的時間也不長,聽以前的前輩說,這層不干凈,邪的很。我倒是沒看見過,不過晚上可不敢單獨留在這。”

  美甲店的幾個女孩子在晚上下班的時候,確實都是一起離開,從沒見過他們單獨離開。

  小美和阿輝商量要不要告訴余光。阿輝這人心大又不信邪,覺得小美是小題大做。小美聽阿輝這樣講,她也不好再說什么。

  一天晚上,余光送走了眾人,發現沒煙了,他煙癮又極重。十二樓有一家超市,這個時間還沒關。

  余光套了一件衣服就出了門。白天還好,晚上的走廊空蕩蕩的,整個樓層只有他一個人,想著也挺慎人的。

  余光沒帶手機,好在逃生通道的燈是亮的,只是綠幽幽的,更加森冷。

  余光買完煙等電梯,想不到這個時間還有人,電梯里一個穿黑衣服的男人低著頭站著。他的頭壓的很低,看不清五官模樣。

  余光伸手按樓層,發現所有的燈都是暗的。也就是說這個男人從進電梯就沒有按樓層,一直等到余光叫電梯,才跟著上來。

  余光害怕了,他害怕的不是鬼,是壞人。有心出電梯可自己一個大男人不能太慫。余光不敢背對著黑衣男人,他靠著電梯壁,斜眼觀察著男人。

  男人一動不動,對于余光的進入無動于衷,好像沒有察覺。沒一會兒電梯就到了余光的樓層,他出來后又回頭看了一眼,男人依舊低著頭,好在沒有跟著他出來。

  余光松了一口氣,他剛想往自己走廊右邊拐,眼角的余光瞟到左面的公司,發現一個黑影正在往前走。

  余光心想該不會是賊吧,他不想多管閑事,而且那地方也沒什么可偷的。可目光還是忍不住看向那邊。

  是一個黑衣服的男人,慢慢的向里面走,他走的很慢,腿腳有些僵硬。余光忽然意識到這個男人的身高和穿著和電梯里的人一模一樣。可那個人明明沒有出電梯。

  走到那間公司門前,男人突然不見了,不是進了門,是在門前一閃就沒了。

  余光知道自己遇到不干凈的東西,第二天把遭遇和其他三人說了。最害怕的是小美,“你看我和你說什么了。”她指著阿輝說,“要不然我們搬走吧。”

  房子是租了一年的,本來就沒錢,要是搬走,難道上大街上辦公。反正不是他們這一間,白天也鬧不出什么,只可憐余光晚上還要在這住。

  阿寧讓余光去他家住,可余光知道對方家里也沒地方,只要自己不出去就沒事了。

  一天下午,余光一個人在辦公室整理意向客戶資料。忽然聽見有敲門聲,他以為是其他人來了,看也沒看就去開門。

  外面空無一人,余光能聽見旁邊美甲店的音樂,兩個女孩剛好現在門前閑聊,看他探出頭禮貌的打招呼。

  “剛才有人過來敲門嗎?”余光問。

  兩個女孩對視一眼,都搖頭,“沒有呀,我倆一直現在這,沒看見有人過去敲門。”

  余光撓撓頭說,“可能是我自己聽錯了。”

  余光回到辦公桌前接著整理資料,不知怎么,突然特別的困,眼睛都睜不開了,迷迷糊糊之間,他看見一個黑衣男人站在門旁。

  余光想動也不能動,說話也張不開嘴,黑衣男人就是那天電梯里看見的,他一步步走向余光。

  但他并沒有傷害余光,而是拿起桌上的座機電話,翻動著余光剛剛整理的資料開始打電話。余光聽不清他的話,慢慢的沒了意識。

  余光是被阿寧的開門聲驚醒的。阿寧提著一大包吃的招呼余光過來吃東西。

  電話聽筒搭在余光的胳膊上,可他剛剛并沒有打電話,難道是那個黑衣男人?

  余光后怕,撿起掉在地上的客戶資料。余光無心飲食,和阿寧說了剛才的事。阿寧說他是太累了,做的夢,余光堅持剛才確實看見了。

  就在兩人僵持不下的時候,電話響了。余光去接電話。

  “余老板呢,我明天下午去簽合同,你看你們有時間嗎?”對方說。

  余光一頭霧水。對方姓張,是一個久攻不下的客戶,就是余光剛剛整理的潛在客戶資料里的第一個人。

Tags: 老板 租金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igushi/153481.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