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鬼故事 > 

幽魂島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阿爾杰農·布萊克伍德

  一

  故事發生在加拿大湖區的一個幽僻的小島上。那里湖水清涼,在炎熱的夏天常吸引蒙特利爾和多倫多的市民去那里休閑度假。就這么一點特色,似乎還不足以打動我們這些心理學系的學生。然而,我們還是去了那里。

  失望之余,同行的二十多人當天就回蒙特利爾去了。只有我一人獨自留下,準備在那里待上一兩個星期,為的是把幾本該讀而沒讀的法律書讀完。

  那時正值九月下旬,肥碩的鮭魚和狗魚在湖底悠閑地游動。它們要等北風和早霜降臨,氣溫驟降后才會慢悠悠地游到湖面上來。楓樹林已透出絳紅和金黃的色澤,潛鳥的叫聲像人的瘋笑,在隱蔽幽靜的海灣上空回響。這么古怪詭異的叫聲,在夏季是從來聽不到的。

  只身一人留在孤島上讀書,和我相伴的僅有一座兩層的度假小屋和一條獨木舟。其間,唯一可稱作打擾的是一些小花栗鼠,以及附近的農民每周上島一次來送新鮮雞蛋和面包。一切都很好!

  不過,我的同伴們在離開小島時曾得到過多次警告,要他們提防印第安人,晚上也不要獨自在外面待得太久以免凍傷,因為這兒氣溫會降到零下四十度。他們走后,我就開始覺得不對勁了。小島遠離人煙,與世隔絕,方圓六七十里內沒有別的島嶼。大片的森林就在我身后不到兩三米處,沒有任何人居住和活動的痕跡。不過,小島看起來雖籠罩在荒涼和沉寂中,那些巖石和樹林間似乎還回蕩著兩個月前人們留下的歡聲笑語,時時喚起我的回憶。當我走在巖石間時,我會恍惚覺得有人在叫喊,而且不止一次,我好像聽見有人在喊我的名字。

  我住的小屋共有六個小臥室,每個臥室都用松木板隔開,里面放著木制床架、床墊和一把椅子。我在這些房間里只找到兩面鏡子,其中一面還是破的。

  當我在屋子里走動時,木地板會吱吱作響。房間里分明還殘留著先前住客的痕跡。我幾乎不相信自己真是獨自一人留在這兒,不由得希望能找到某個落下的伙伴。或許,他正費力地要擠進一個根本容不下他的箱子里,躲藏起來。有一間臥室的房門比較沉,打開它頗費時間。我便自然而然地想到,或許有人正藏在臥室里,緊拉著把手。我若打開門,迎面就會撞到那人的雙眼。

  整幢房子上上下下走了一遍,我決定把自己的臥室設在一間有著小巧陽臺的房間里。小陽臺就在走廊的上方。房間很小,床卻很大。那床墊是所有房間中最好的,還有一扇小小的氣窗可以看日出日落。我的臥室下面是客廳,那是我起居和閱讀的地方。

  島上到處生長著楓樹、鐵杉和雪松。前門和走廊前唯有一條小徑穿過森林直通湖邊碼頭。林木緊緊圍著小屋,最細微的一陣輕風,也會讓枝條擦到屋頂,輕扣到小屋的木質墻壁。日落后不一會兒,夜色便濃得化不開,在門外十碼遠的地方,僅靠客廳四扇窗戶透出的燈光,一英尺外的東西就休想看見,稍走幾步便有可能撞上樹干。

  我利用那天剩余的時間忙著把自己的東西從帳篷搬進客廳,補充食品儲備,還砍了許多木頭,以備一星期的生爐取暖之用。將近日落時分,我又劃著獨木舟繞小島巡視一圈。在此以前,我是做夢也不會想到自己會做這些事情的,現在一個人離群索居,就不得不自力更生了。

  上岸時,我這才感到小島是那么孤寂。日落西山,北方透出一點暮色微光。黑夜轉眼就要降臨。好在獨木舟已安全靠岸,我把它翻轉過來,摸索著沿那條林間小路回到走廊前。六盞燈立刻在前屋亮起,但到我去廚房用餐時,屋子還是影影綽綽的。燈光不夠亮,我甚至能從屋頂的空隙間窺見星星。

  那天我睡得很早,四周一片靜寂,連一絲微風都沒有,除了吱吱作響的床架和窗外潺潺的溪流聲外,我卻聽到了一種異樣的聲響。半夜醒來,那寂靜沉沉地壓在我身上。我不由得毛骨悚然。忽然,我聽到外面走廊里和旁邊的空房間里好像有腳步聲,還有衣服的沙沙聲和壓低嗓門的說話聲。然而,睡意最終壓倒了一切,我的呼吸聲和這些神秘的吵鬧聲漸漸混合在一起,成了夢中的一片模糊聲響。

  一個星期就這樣過去了,我的“閱讀”計劃進展順利。然而,在我獨自生活的第十天,卻發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那天我從夢中醒來,突然對自己的房間產生了一種異乎尋常的厭惡感。房間里詭異的氣氛幾乎使我窒息,而我越是想解釋清楚這種厭惡感從何而來,越想讓自己冷靜,越想弄個明白,這種感覺就越厲害。房間里好像有什么東西讓我莫名地恐懼。說來似乎有點荒唐,但當我穿好衣服后,這種感覺依然揮之不去。我禁不住渾身發抖,且有一種想盡快逃離這房間的沖動;而且,我越是想壓制這種沖動,它就變得越強烈。終于,我箭步沖出房間,穿過走廊,飛步下樓進了廚房。這時,我才稍稍感覺好一點,好像剛從極其危險的瘟疫區里逃了出來。

  在準備早飯時,我細想著過去幾天發生的事情,希望從中發現恐懼感的來源。我唯一能夠想起的是在一個暴風雨的夜晚,我突然驚醒,聽見走廊地板的聲響。我敢肯定那里有人在走動。我于是取槍下樓,查看所有的門窗,但卻并無異樣,只有幾只老鼠躥過,外加幾只甲蟲在地板上爬行。這顯然不能解答我心中的疑問。

  整個上午,我照例看書。中午稍事休息后我準備去游泳,然后再做午飯。突然,那種感覺又不期而至,而且更加強烈。就在我要上樓去拿一本書時,我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懼。進屋后,更不舒服,惶惶不可自制。于是,我決定不再看書,整個下午劃著獨木舟釣魚。直到黃昏,我帶著五六條黑鱸魚回來,準備做晚飯。

  此時,睡覺對我來說成了大問題。我打定主意,如果回臥室后還有那種莫名其妙的恐懼感,我就搬到客廳去睡。我還盡量說服自己,這并不是向荒唐的恐懼感屈服,而只是為了能安然入睡,因為只有睡好了,第二天才能繼續看書。

  于是,那天晚上我就把床搬到樓下的客廳里,而且面對著大門。之后我似乎安心了不少。樓上臥室的門已被我鎖上,那里再有什么鬼魅出沒,我也不用擔心了。

Tags: 孤島 獨木舟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igushi/152389.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