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鬼故事 > 

鬧鬼的房子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愛德華·布爾瓦·萊頓

  我有一個朋友,他是一名作家兼哲學家,有一天,他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跟我說:“真有意思啊!上次分手之后,我在倫敦市中心發現了一幢鬧鬼的房子。”

  “真的是鬧鬼嗎?鬧什么——是幽靈嗎?”

  “哦,這個問題我答不上來。我只知道事情是這樣的:六個星期之前,我和妻子到處尋找備有家具的公寓。當我們穿過一條僻靜的街道時,看見有家房子的窗戶上面貼著一張告示:‘出租公寓,家具齊全’。這個條件對我們正合適。我們走進房子,一下子就看上了它,于是就租了一個星期,可是第三天我們就離開了。這世界上沒有什么力量能讓我妻子再在那里住下去了,我的感覺也是這樣。”

  “你看到什么東西了嗎?”

  “對不起,我一點都不想讓你笑話我疑神疑鬼,另一方面,我也不想讓你憑空接受我的看法,如果你不親身去體驗,會覺得我是輕信。我只想告訴你一點:讓我們退避三舍的原因,并不僅僅是由于我們在那兒的所見所聞(你完全有理由認為,我們當時是由于頭腦發熱產生了幻覺,或者是受了別人的蒙騙),而是因為,每次當我們兩個人從一間沒有布置家具的房子門前經過時,都會由衷地感到一陣不可名狀的恐懼,盡管在那間屋里我們既看不到也聽不到任何東西。

  “其中最奇妙的一件事,就是我生平第一次和我妻子的想法不謀而合。雖然我妻子是個笨女人,我卻在第三天夜里同意,無論如何不會住到第四個晚上。

  “就這樣,第四天上午,我找來負責管家并照應我們的那個女仆,告訴她,我們不太習慣住這個房子,我們不會住到這個星期結束。她冷漠地說:

  “‘我知道其中的原因,你們已經住得比其他客人都要長一些,在這之前,很少有人待到第二個晚上,除了你們,再沒有人住到第三個晚上。可是我想,這是因為他們對你們相當客氣。’”

  “‘他們——誰呀?’我做出微笑的樣子,問道。

  “‘怎么了,就是那些在屋里神出鬼沒的人呀:不管他們是誰,我不在意他們。許多年以前,我住在這間屋里的時候,就認識他們。當時我還不是仆人。可是我知道,總有一天他們會要了我的命。我不在乎,我老了,無論怎樣,我不久就要死了,然后,我就可以和他們待在一起了,還是待在這所房子里。’

  “那個女人的語氣平緩而沉悶,讓我感到敬畏,這也打消了我與她進一步交談的念頭。我付了一個星期的房租,我和妻子都非常高興,因為這么便宜地就讓我們逃脫了。”

  “你把我的好奇心激起來了,”我說,“我最喜歡的事就是睡在一間鬧鬼的房子里。把那個地址給我吧——你們灰溜溜逃離的那家房子的地址。”

  我的朋友把地址留給了我。我們分手之后,我徑直去了那家公寓。

  它坐落于牛津街北面,在一條蕭條卻又體面的大道上。公寓的大門緊閉,窗戶上沒有貼告示,我敲了敲門,也沒人來應。就在我轉身離開的時候,一個在附近撿錫罐的小男孩對我說:“您是要找這屋子里的人嗎,先生?”

  “是的,我聽說這房子要出租。”

  “租!哦,女管家死了,她死了三個星期了。盡管吉先生出價很高,也沒有人愿意待在這幢房子里。我媽媽是他家的雜工,他答應付給她每周一英鎊,只要她打開窗子透透氣,我媽媽都不愿意。”

  “不愿意!這是為什么呢?”

  “這幢房子里鬧鬼。有人發現女管家死在床上,大睜著眼睛。他們說是魔鬼扼死了她。”

  “嗨!你說起吉先生,他是房東嗎?”

  “是的。”

  “他住在哪兒?”

  “在g大街的什么地方。”

  “他是干什么的?做什么買賣嗎?”

  “沒有,先生,他沒什么特別的,只不過是一個普通的上等人。”

  因為那個小男孩慷慨地提供了信息,我給他付了一點兒小費,然后去g大街吉先生的住處。那個地方離這條因為鬧鬼的房子而聲譽鵲起的街道不遠。我運氣很好,碰上吉先生在家。他上了年紀,外表精明,舉止大方。

  我直截了當通報了姓名和職業,又說我聽到了那所房子鬧鬼的傳聞,非常希望親自考察一下這幢人們眾說紛紜的房子。如果他能把房子租給我住,哪怕只是一個晚上,我也將感激不盡;無論他需要多少租金,我都愿意支付。

  “先生,”吉先生彬彬有禮地說:“房子您盡管使用,時間長短悉聽尊便。房租不成問題,最近出的那些怪事鬧得這幢房子一文不值,您要是能查出其中的原因,我感謝還來不及呢。這房子租不出去,因為我甚至找不到傭人去收拾它,或是應個門。

  “不幸得很,這間房子里鬧鬼(如果我可以用這個字眼),白天夜晚都鬧,只不過在夜里更擾得人不得安寧,有時候會讓人毛骨悚然。那個可憐的老太太三個星期前在那間屋子里去世了,她是我從感化院領養過來的,因為她幼年時與我家有些牽扯,家境不錯的時候,曾經租用過我叔叔家的那幢房子。她受過良好的教育,意志堅強,是唯一一個能聽從于我,留守那幢房子的人。事實上,在她突然過世之后,驗尸官到處盤問,惹得那幢房子在左鄰右舍臭名昭著,我也就死了心,不打算再另找管家了,更別說是有人會租用它。如果有人承擔地方稅和國家稅,我情愿免費租給他住一年。”

  “這座房子是從什么時候開始出現這個情況的?”

  “這個我說不準,可是有好多年了。我前面提到的那個老女仆說,三四十年前她租住的時候,房子就在鬧鬼。實際上,我一輩子都在東印度公司工作。

  “我是去年返回英格蘭的,回來繼承我叔叔的一筆遺產,那幢房子就是其中一部分。我發現房門緊閉,沒有人居住。有人告訴我那房子鬧鬼,沒有人愿意去住。這聽起來實在是無稽之談,我置之一笑。

  “我花了一些錢,重新粉刷了墻壁,修葺了房頂,又給那些老式家具添加了很多新的花樣,然后做了廣告,招來了一位要住一年的房客。他是個上校軍官,退休后拿半份工資。他拖家帶口地住進了這幢房子,他有一個兒子、一個女兒,還有四五個仆人。第二天,他們全都搬走了。盡管這些人對所見到的東西眾說紛紜,總之都是些同樣可怕的東西。上校違背了租約,但是我實在是不能譴責他,甚至不能責備他。

Tags: 房子 閣樓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igushi/152105.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