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讀者文摘 > 

親愛的,對不起

時間:2018-02-05 18:37來源:wgswz 作者: 楊樹也

在翻弄丈夫邢高軍的遺物時,秦珂雪意外發現一張五千元的匯款回執單。這張回執單就像一場突如其來的暴風雨,把她和邢高軍醇濃的夫妻感情打擊得搖搖晃晃。

毛秀花,一個陌生女人的名字。難道,自己的家庭早被人攻城掠地,她還蒙在鼓里?

她看著披著黑紗相框里的丈夫,忽然覺得有點陌生。不行,她一定要弄清楚。

按著匯款單的地址,她找到了龍山鎮,又走了半天的山路,傍晚時分才到了毛家屯。

天剛下過小雨,小路濕滑,秦珂雪歪歪斜斜,深一腳淺一腳。

毛家屯說是個村莊,其實是幾個山丘,幾戶低矮破舊的房屋零散蹲臥著。

那就是。順著老農手指的方向,她看到了毛秀花的家,那屋子像極了發霉的饅頭,潮濕里帶了酸味和雞窩、羊圈散發出的刺鼻的糞騷氣。歪歪扭扭的石頭胡亂地堆砌成低矮的院墻。

忽然,墻邊的柴草動了下,鉆出一個人來,愣愣地看著她。

這是她男人,有精神病。老農搖著頭走了。

大姐。背后有女人低怯地叫她。她轉過身,這就是她日思夜想的情敵?

一個瘦弱的山村女人,蒼白的臉上還能看出幾分清秀。女人背后,跟著一個衣衫破舊的十多歲的少年,孩子的鞋明顯小了,腳趾從破洞處鉆出來。秦珂雪的心不禁一酸。

進屋吧,大姐。女人聲音仍然低怯的,驚喜的眼神里夾雜著慌亂和不安。

屋子里可以說家徒四壁,但墻上卻貼著好多紅色的獎狀,給這個貧困的家平添了幾分喜氣。

你孩子讀書很用功呀!秦珂雪脫口贊道。

嗯,還行。女人抿著嘴掩飾不住自豪。

天暗下來了,女人亮起油燈,在柜子內翻弄半天,面露難色。秦珂雪明白,說,不用忙活了,我已經吃過了。咱們一起靠在床上說會話吧。

邢大哥是好人。女人流著淚說。

半年前,邢大哥來這里辦案走訪,正碰上男人犯病,邢大哥背著他到龍山鎮,然后送到縣城治病,還付了花費。還寄錢給孩子讀書,說再困難也不能耽誤了孩子。前幾天本想親自來感謝,卻看到了以身殉職的邢大哥的葬禮,我,我沒敢進屋。女人嗚咽著攥住秦珂雪的手。

兩人相視流淚,像一對久別的姐妹。

天亮的時候,院內傳來吵鬧聲。

原來是男人又犯病了,用頭撞墻。少年緊緊拉住男人,男人忽然不停地抽孩子耳光,血紅的手指印立刻隴了起來,少年繃著嘴蓄著淚死不放手。

天哪,多堅強懂事的孩子!秦珂雪心里一陣緊痛,沖上前幫著女人制服了男人。

女人迅速給男人打了鎮定針,男人慢慢安定下來。

秦珂雪摟過少年,問:疼嗎?

少年含著淚搖搖頭。

秦珂雪走時,偷偷把身上的幾百元錢放在枕頭下。

回到家,秦珂雪替丈夫邢高軍換了鏡框,撫摸著他身著警裝的相片,眼淚撲簌簌地掉,呢喃著:親愛的,對不起,對不起……”

Tags: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duzhe/26023.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推薦故事
熱門故事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